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二、青五被捕

    胡家老宅地处整个小区中间靠后的位置

  ,近几年又无人居住,几乎不会有人注意这里。

  只见他俩最后将车子停在了胡家老宅门口,其中一人隔着铁门的花艺栏杆向里面张望,回身和另一人从车上搬下来一个纸箱子,放在门口。

  放在后座上的对讲机传来师珉询问的声音,“老大?”

  “等他们走了,让人跟上去,其他人原地待命,不要让居民进入这片区域。”

  “那个箱子里,装的会是什么”黎雨好奇的问到。

  看到林宪要下车,黎雨连忙拉着他,“我也去。”

  俩人靠近纸箱,呼吸都有些紧张,毕竟,给他们送一个炸弹,这种事,青五还是做的出来的。

  远看还不怎么觉着,离近一看,都过了林宪这个大长腿的膝盖了。

  “怪不得,要俩个人搬那。”

  黎雨拿出一把刀,准备把胶带划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随着胶带一点点划开,原本封闭的纸箱因为有了光亮,里面开始变得清晰。

  一具蜷缩的无头尸体,身上穿的依稀可以看出是病号服,因为鞭打,几乎已经是布条状了。

  计时器连着引线穿过他咽喉…

  林宪拉着黎雨转身就跑,纸箱中,本来静止的时间被启动,只有五秒。

  随着数字不停的跳动,计时器的红灯也一闪一闪的,林宪将黎雨护在怀中,向

  路边的草坪扑去…

  “崩”,如烟花般绚烂,血肉横飞。

  林宪脸色阴沉,拾起一旁的对讲机,“马上把五十米以内的楼封锁,挨家挨户的检查。”

  一休慌张的跑过来,“没事吧?”见黎雨还未回过神来,轻轻推她一下,“小雨?”

  林宪也担忧的看着她,黎雨,“青五竟然把炸弹放在胡建的肚子里,他是怎么想的?”

  ……

  不远的一栋楼上,躺在躺椅上悠闲的人,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微笑说道,“怎么样,漂亮吗?看那一地血肉,真是,啧啧…”

  “你自己欣赏吧,我该出现了。”

  悠闲的人状似无意的问到,“非去不可?”

  搭在门把上的手顿了一下,头也没回,“当初没能拦着青二,你觉得能拦住我?

  我一定要亲手将他完完整整的送到地狱,属于我的地狱”

  “你已经把他杀了,为什么还要去给他陪葬?”

  “你又怎知是陪葬?”

  “林宪是个不错的对手,要不是老爷子警告,刚刚的炸弹就不会有时间设定。”

  “你的意思,我会死在他手上?”

  那人又是微微一笑,“不是你,是我们,我们最终都会死在他手上。”

  ……

  “唉,先生,这里是案发现场,你…”

  看着眼神慢慢变得充满挣扎的警察,青五唇角自信的上挑。

  身后,举着枪的微微颤抖,想要瞄准,眼前却模糊一片。

  意志力摇摇欲坠间,终是放了一枪,便倒下,不省人事。

  青五侧头看了他一眼,对他破坏自己的计划十分不满。

  没有抱箱手,自兜里伸出,掌心闪过金属的光泽。

  离得最近率先赶来的林宪,枪口对准青五,冷声到,“青五,放下枪。”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见四周不断赶来警察。

  师珉和小王在申坤的掩护下将地上的队员架起,交给后面的赶来的队员。

  青五随手把枪扔下,举起刚刚拿枪的手,回身对着林宪微笑到,“我想祭拜一下我母亲。”

  虽是询问,却更像是告知一声罢了。根本没有管林宪是否同意,打开铁门上的大锁,推门而入。

  青五双手捧着纸箱,径直向着庭院里一颗树下而去。

  林宪举着的枪始终没有放下,也进了庭院,专案组其他人也紧随其后。

  树叶仿佛受不住风的力,一片一片缓缓落下。

  青五将纸箱放在一旁,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头。

  清风送来青五的声音,飘飘忽忽

  “妈,我给你报仇了。我亲手给你报仇了”说着,拿过一边的箱子,打开

  “你看,我把他的头带来,祭奠你。

  我永远都忘不了,你拉着我的手,嘱咐我,一定要活下去,要报仇。你说是你害了我,让我别怪你。

  妈,我不怪你,当初要不是你掩护我逃出这个地狱。我怕是早就和你一起被丢弃在这里了。

  也不会有今天的大仇得报,妈你放心,我很快就该去找你了。”

  ————

  从倒视镜里看着老老实实带着手铐,坐在师珉和一休中间的青五,黎雨有点不敢相信,他们现在竟然在押送青五回局里的路上。

  青五祭拜过他母亲后,毫不反抗,乖乖的戴上手铐,走过林宪身边时,问到,“我知道你们有规矩,但是能不能让我母亲入土为安?”

  林宪没有回答,如他所说,他们有他们的规矩,取证是必要的流程。

  易临将地上的箱子拿起来,里面放着胡建的头颅,眼睛里插着两根针,下面用冰袋和泡沫板垫着。

  易临仔细查看了胡建的眼睛后,再回想李文和胡庆的眼睛,心中猜测出为什么唯独他们三个眼睛里有针。

  ……

  回到局里,林宪让师珉先带青五去审讯室。

  老吴已经等在专案组的临时办公室里,“欢迎,这次顺利抓住青五,或许能对“青”这个组织的背景、人数、目的有进一步了解,你们要继续努力,抓紧时间审青五,争取撬开他的嘴。”

  老吴说完,就乐呵呵的走了,留下专案组的人瘫在椅子上。

  林宪放下水杯,“涂淼,审青五的事,还得你担起来。”

  “嗯”

  ……

  审讯室里,涂淼和青五对视着,林宪坐在一旁,悠闲的喝着茶水。

  而审讯室旁边的屋子里,专案组其他成员围在透视玻璃前,观看审讯室内的情况。

  一休,“他们难不成是在用意念力交谈”

  黎雨,“我感觉他们是在互相试探。”

  “看他的手指”,易临说到。

  众人纷纷看向涂淼的放在桌子上的手,他的食指断断续续的敲打着桌面。

  审讯室内,有些凝固的气氛配上敲打桌面的声音,两人针锋相对。

  涂淼敲桌子的手指开始变得有些迟缓,鼻尖开始冒汗。

  青五放在桌下的双手越握越紧,已经开始泛白。

  不过片刻,两人挺直的身子同时向后靠去,从他们平静的表情,无从判断这场心理战的胜者。

  青五一笑,“你是个不错的对手,承让了。

  涂警官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你们有什么问题赶紧问,过了这村可不行一定有这店了。”

  涂淼被他一通连损带贬也不急,翻来面前的笔记本就开始问。

  “你们一共有多少人,都擅长什么?”

  “该你们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该你们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林宪将杯子放下,默默走到墙边的饮水机,耳朵自然也没有放过身后的对话。

  “为什么指使胡敏杀李文?”

  “涂警官可不要冤枉我,我只是将胡敏心中的怨愤放大了而已,可没有指使她杀人。”

  林宪弯腰拿出一个一次性杯子。

  “那为什么只有李文、胡庆、胡建眼睛里有针?”

  “因为他们三个人的眼睛都是灰色的,邪恶的灰色。”

  青五漂亮的五官变得扭曲,“以前,我最想要干的一件事情就是把胡建胡庆的眼睛给挖出来,我讨厌他们看我的眼神。

  后来,我觉得,在他们清醒的时候,在里面插上针,看着他们的瞳孔里,针尖慢慢放大,他们的眼神变得恐惧,想要挣扎却挣不开束缚的样子。我很喜欢。”

  林宪将水杯放在青五面前,“喝点水吧。”

  青五点头,“谢谢”,说着,端起杯子呡了一口。

  林宪坐下后,“真是遗憾,其实我一直以为,你会直接在我们面前自杀,像青二一样。”

  专案组,“…”

  “林队长又想问些什么?”

  “不管我问什么,你都不会回答,还有什么可问的。”,林宪顿了顿,“不如,我们来聊聊,你为什么要学催眠吧。”

  “噩梦如影随形,我每天晚上都得自我催眠。”

  “那没有学会的时候那?”

  “没有学会的时候,都有青一给我…”

  青五也反应过来般,“其实,你知道了青一也没关系。

  因为,你早就见过他,就是三年多前那个跟你提起十年前的人”

  青五站起来,身体前倾凑近林宪,“林队长还记得?”

  青五直起腰,灿烂一笑,也不管其他人都作何反应,朝门口走去。

  专案组其他人已经在门口了,青五微微一点头,便绕过他们,往前走了。

  “把他带到拘传间,笔录给他拿去签字。”

  涂淼看了一眼林宪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反手将门带上。

  “老大怎么了,怎么脸色突然很难看?”

  见青五在师珉的陪同下的在远处等着,涂淼低声说到,“林宪说他要想些事情,让别进去打扰他。”

  说罢,走过去把记录本塞给师珉,“送拘传间,签字。”

  ……

  黎雨让他们都散了,各忙各的去。自己又回到隔壁的房间。

  透过玻璃,看着对面的林宪,双手抱拳撑着额头,眼睛紧闭,不知想到什么…

二二、青五被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