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五、一次交锋

    林宪带着师珉来到拘传间,这是一间不足五平米的小房间。

  警局里确认犯罪罪名的罪犯都会被先带到这里,等警局和监狱联系沟通好后,再转去监狱,等候诉讼。

  整间屋子唯有外墙上方有一长条形的窗户,瓦数小而泛黄的灯泡,仅仅摆了一张单人床,一个床头柜。

  床头柜上放着一摞普及法律知识、教化思想的书籍。

  从这个警局建成至今,已不知有多少人摸过这些书籍,当然也有些罪犯至死不悔。

  林宪面前的这位该是属于后者,听到推门声,也不回头看一眼,只是透过那扇小的不能再小的窗户看着远处天空。

  “你想出去?”

  “不想,我只是在想,我什么时候能上去找她。”

  “你没有其他亲人吗?为了她,你至你年迈的父母不管不顾?”

  “胡敏是我爱了大半辈子的女人,再说,又能怎样,事儿已经犯下了,你能现在立刻放我出去,当我从来没杀过人?”

  “我不能,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但是,我可以给你指一条改过自新,争取宽大处理的路。”

  “我不需要。”

  “你知不知道胡敏为什么会走向这样一条极端的路?

  胡敏她自己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心理问题,她去就医,却被犯罪分子利用,最终是那名犯罪分子点燃了她心中的那颗炸弹,使她,使你都走上一条不归路。

  胡敏,牛超,李文他们都有错,但都罪不至死。

  现在你有机会帮助我们找到他们的老巢,实施抓捕,别错过。”

  “你胡说,胡敏有什么错?都是那对狗男女的错!”

  “胡敏的哥哥胡建,胡庆,他们…”

  “他们两个玩女人,跟胡敏有什么关系。

  胡敏跟我说过这事,她有一回撞见她两个哥哥扶着一名女人回家,她问过她哥哥,她哥哥跟她说,都是一些贪慕钱财的女孩,关几天玩玩就放她们回去了。

  你说,这些事跟胡敏有什么关系?”

  林宪和师珉对视一眼,“好,就算没有关系。那你是不帮我们了?”

  “帮”

  林宪掏出芯片交给他,“你把这东西放在口袋里。

  最好能乘机把这个东西放在一个穿西服的人身上。

  万贺,注意安全,小心为上。”

  ————

  一辆警车缓缓驶进警局大门,在办公楼门前停了下来。

  车上下来一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林队长,久仰久仰。

  这是交接令和我的证件,看一下,没问题就签个字。”

  林宪接过笔,签好字后,一份交给黎雨保存,一份连带着笔交还给那名警察。

  看着青五和万贺被押到车后座,林宪对那名警察说,“注意安全。”

  目送警车开出警局大门,专案组众人也纷纷坐上早已准备好的普通车辆,一休也冲回指挥中心,接通各组的对讲器,定位追踪芯片。

  ————

  三组,林宪一组直接和押送车一样出门右转远距离跟上。

  黎雨一组和师珉一组皆是左转,通过一休的指挥绕路包抄。

  ……

  林宪开车和押送车保持三两辆车的距离,而押送车也在按照正常的轨迹行驶。

  二监在东郊,而警局靠城市西边,正巧横穿R市。

  林宪目光紧盯着前面的押送车,“马上快到老区了。”

  老区路窄,岔路也多,两边摆摊的流动商贩,穿梭来去的电动车,老年三轮代步车…

  三股道的车流穿过眼前这个红绿灯就会合并成两股。

  林宪知道“青”一定会选择人多车杂的老区动手。

  左转灯亮,排在第一个的押送车启动左转,林宪排在第四,也准备启动车子,左转灯却突然变红,只过去了两辆车,将林宪一组卡在了这个十字路口。

  林宪紧皱眉头,准备从直行道过左转,偏偏不巧,一辆公交车驶来,左边是隔离带,右边是公交,硬生生阻断了林宪的通道。

  “还好,师珉刚刚右转跟过去了。”

  还在等待直行灯的申坤黎雨显然也发现了这个被刻意缩短的信号灯,心里都知道,“青”开始出动了。

  看到押送车顺利左转,路边,一辆黑车也缓缓从停车位里驶进车流。

  “老大,不好了,出现一辆和押送车一模一样的,前面是T字路,它们一左一右转弯。”,刚刚转过来的师珉看着远处行驶的两辆押送车,有点蒙。

  “申坤已经过去了。申坤跟左,师珉跟右”

  好不容易,左转灯再次亮起。

  林宪轻握方向,油门和刹车仿佛琴键般,不断的超车前行。

  师珉和申坤在路况允许的情况下全力加速前进。

  一休盯着眼前的大屏幕,在两辆押送车分开后,也能分辨出真假,“师珉那组是真的。”

  林宪命令到,“申坤,截停。”

  “是”

  ……

  申坤加速,将那辆假的押送车截在路边,黎雨从车上跳下来,掏出枪指着司机,

  “下来,抱头。”

  从车上下来一个明显就流里流气的男子,露着大黄牙,“美女,什么事?”

  黎雨冷声到,“抱头,蹲下。”

  男子照样嬉皮笑脸的,“好好好,美女说什么就是什么。

  美女,你这是假枪吧,快收起来,别吓唬人了!”

  申坤上前一脚将其踹翻,“假枪?那你要不要试试看看?”

  说完,一把将其撸起来,丢给后面俩个队员。

  俩队员拿出手铐将他铐起来,申坤问到,“说,为什么开着这俩车出现在这儿?”

  男子一看遇到真老虎了,立马乖乖交代,“警察叔叔,是有一个人给了我五万块钱和这辆车,让我等在这里,看见一模一样的车就跟着开,在路口往相反的方向走。”

  黎雨说到,“走吧,别跟他在这浪费时间。”

  申坤向一个队员交代,“你带着他开这俩车回局里,好好审审他。”

  “是”

  ————

  押送车开到一条两边都是居民楼的路上,这个时间点,这条路上并没有什么人。

  一辆黑色轿车从对面开过来,快要和押送车插肩而过时,一个急转弯停在了押送车前面。

  一个急刹车,押送车堪堪在距黑色轿车不足十公分的地方停下,驾驶位上的警察再也支撑不住般,一头砸向方向盘,滴滴的笛声刺穿耳膜。

  副驾的警察和后座上的万贺也歪歪斜斜的倚在靠背上,双眼紧闭。

  黑色轿车上下来一人,背对着爬在半空中的太阳,看不清晰。

  那人右手持枪,边向前走,边对着刚刚打开车门的刑警开枪。

  还好反应够快,后座刑警立马拉回车门,挡住一枪。

  第二枪紧随其后,打破车窗玻璃,那人紧盯这师珉他们的一举一动,一时间以一人之力压制四人。

  青五带着手铐的手拉开车门,优雅迈下。打开副驾门,从警察的上午口袋拿出钥匙,打开手铐。

  虽然易临平日里话不多,但,毕竟专案组在一起办案也不少时间了。

  易临突然直起身,枪口直指持枪男子便是连发三枪,也不看中没中,立马推动靠背柄顺势躺平,回击的子弹擦着他的发顶而过。

  师珉趁机打开车门一个翻身滚落在地,借着车子掩护向男子开枪。

  男子左手从身后掏出一把,隔空抛向青五,却被一颗子弹打偏。

  林宪将车停稳,保持刚刚开枪的姿势不变,对着青五又是两枪。

  青五就地一滚,虽躲开致命部位,右肩还是中了一枪。青五顺手将被林宪打偏的手枪拾起。

  这时黑车突然发动,横冲过来,青五和男子一边开枪,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待两人刚坐好,黑车打了个方向,急转弯向前冲去。

  林宪一脚油门到底,也追了过去。

  黑车天窗被打开,带着计时器的炸弹被丢了出来,黑车减速的瞬间,天窗探出半个身子,瞄准红色引线。

  林宪急打方向,车子向着路灯杆而去。而炸弹在刚刚的位置爆炸。

  ————

  专案组众人被叫去会议室,舒督警和老吴已经等在那里。

  老吴示意他们坐下,舒伟却是将桌子拍的震天响,“丢了一个重要犯人,什么都没抓住,都还有脸坐?”

  老吴脸上和事老的笑挂不住了,林宪可不管这么多,拉开凳子便坐下来,还顺手帮黎雨把凳子也拉开。

  黎雨也不客气,直接坐下。更不要说向来以无视不关紧要的人为宗旨的易临和涂淼,也是毫不客气。

  而师珉、申坤和一休就显得稍微有些腼腆,看了舒伟一眼,然后才坐下。

  “你们…”

  一休感觉他后牙槽都快要爆,但没办法,谁让他没事总找事,还非和老大过不去。

  “林宪,你不要以为你破了几桩大案,有个什么神探的名号,你就可以不把领导放在眼里!”

  见林宪不理他,舒伟接着拍桌子,“说吧,丢了青五这事谁负责?”

  林宪刚要开口,就被黎雨就腾的站起来,“诱捕计划本来就有一定的不稳定因素。更何况这次我们面对的还是一个极其狡猾,有能力有策划的组织。

  更何况,青五是故意被我们抓,就算这次我们不利用他进行诱捕,将他老老实实送进监狱。

  他也一样能在对他提起公诉前走出去,还不如我们趁机多了解一下对方的实力和人数。”

二五、一次交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