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六、舒伟遇袭

    老吴对黎雨摆摆手示意她坐下,说道,“舒督警,林宪的追捕计划是经过我批准的,该负什么责任我会负。

  你要是有什么意见可以向上边反映,至于我该负什么责任也是上边说了算的。”

  见老吴一字不让,舒伟咬牙道,“吴尔,你以为我做不到?”

  “令兄虽然位高权重,却一直是公正公平,清廉自律。”

  “你别给我提他!”舒伟甩开凳子满脸怒火出去。

  老吴让其他人都先回去,带着林宪回办公室。

  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档案袋,交给林宪,“你一直苦苦追寻的答案就在这里。”

  林宪掏出里面的资料认真看起来,每一个字都不肯错过。

  吴尔点起一支烟,眯着眼睛,讲述那桩陈年旧事。

  ……

  专案组又围成一圈,不过这次讲故事的是一休。

  “说起来咱们老大也算是子承父业,林父名叫林弘,当年也是一段传奇。

  林父为人正直,秉公执法,也就是这一点才得罪了舒伟。

  舒伟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哥哥从政,也很是争气,现在可是个大官。

  舒伟警校毕业,各科优秀,也可谓是前途无量。

  舒伟和他弟弟那特别亲,只是他这个弟弟却不争气,一直被两个哥哥光芒笼罩着。

  后来,总跟流氓地痞的混在一起,年轻气盛,失手杀人。

  负责调查案子的警察就是林父,证据如山,自然没什么可说的。

  舒伟求到林父,要给他钱,想让他把案子给模糊下,可以让他弟弟减轻一些刑罚。

  林父那性格,自然是拒绝,还将舒伟贿赂办案民警的事情报给了上级。

  本来该严肃处罚,上级看在他哥哥鞠躬尽瘁的份,他自己本身也很优秀,就从轻处罚,发送县级从头做起。

  舒伟又求到他哥哥那里,就一句话,烂泥糊不上墙。

  最后他弟弟还是被判了死刑。

  所以啊,舒伟才会这么和老大过不去,只是一直都抓不到老大的错处,他也没办法。”

  ……

  “这不可能,我母亲怎么回事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如果不是种种证据都指向你母亲,以你父母恩爱的程度,他怎么可能狠的下心,亲手逮捕你母亲?

  而且,她不仅仅是杀人犯,还是当初R市黑道盛极一时的一个黑道组织首领的女儿,你的外公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虽然这个组织后来莫名消失,但并不能改变他们的身份。”

  吴尔语气有些缓和,“其实就是怕你难以接受,我和你爷爷当时才会选择对你隐瞒。

  而且,因为从头到尾调查过这件案子的刑警只有我一个人还活着,证据也被全部被一场大火烧毁,不具备结案条件,只能当成悬案封档处理。

  你看到的这份档案也只是当年档案员失误,导致没有归档的一点资料罢了。

  其实当年调查过这件案子的警察活着的不只我一人,还有一个,舒伟。

  只是,当年因为他弟弟的事情,他才被调离,手上的工作全部分散给了其他办案人员。

  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走吧。”

  林宪觉得全身有些僵硬,跌在沙发上两次,才站了起来。

  吴尔张了张嘴,要说就索性一次全说完吧,“黎家现在虽然是一个身家清白的大集团,热心公益。但之前却有一些黑道背景,所以,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和黎雨的关系。”

  最后那句,别让你父母的故事重演,总归还是没有说出口。

  看着林宪一步一步挪出办公室,吴尔瘫坐在椅子上,脑海中都是当年好友一步一步发现真相后,震惊痛苦的表情。

  ……

  “小雨,我们先走了!”

  “再见”

  黎雨跟专案组其他人道别,原本热闹的办公室只剩下她一人。

  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可恶的老吴拉着林宪说什么那!都五点多了,还不放人回来,好不容易能正常下班一次啊!

  黎雨来到老吴办公室门口,敲门。

  “请进”

  黎雨推门进去,却没有看见林宪,“老吴,林宪那?”

  吴尔举起手腕,看下时间,“我四点多就让他回去了啊。他是不是最近太累了,直接回家休息了?”

  黎雨挤眉弄眼的,“老吴啊,你俩是不是有什么小秘密啊?”

  吴尔一笑,“既然是秘密,我肯定不会告诉你了,你可以去问林宪嘛!”

  “切,不说拉倒!我下班了啊,老吴,你也早点回家歇着,一把年纪了都!”

  说完,便大笑着跑出去,怕挨打似的。

  “嘿,你个小丫头片儿”

  ……

  黎雨向停车场走去,心里还在想,老吴到底给林宪说了什么。

  到停车场一看,林宪的霸气的路虎还停在早上的位置上。

  没有开车,电话也不接,能去哪啊?

  黎雨走到大门口,门口老赵喊住她,“小姑娘,林队长给你留了东西。”

  老赵在桌子上翻了翻,拿起一把钥匙递给她。

  黎雨认得,这是林宪的车钥匙,“老赵,林宪有说什么嘛?”

  “他只说,让把钥匙给你,其他什么都没说。”

  “那他当时的神情啊,语气啊,是什么样的?”

  “哈哈,小姑娘,你太看得起我老赵头了!

  整个警局谁不知道,林队长是有名的…”

  老赵想了想,“哦,用你们年轻人的词说就是,面瘫,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你说,我能看出什么啊?”

  黎雨被老赵老顽童的样子给逗笑,对老赵说道,“谢谢”

  老赵忙摆摆手,口中直念叨着,不用不用。

  ————

  黎雨回到家,每个屋子都看了,却没有发现林宪回来过的痕迹。

  黎雨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支着脑袋。林宪不在,没人给做饭,也没心情吃饭。

  听老吴的意思肯定不会把他们的谈话告诉自己,自然也问不出林宪的下落。

  黎雨盯着手机,眼睛滴溜溜的转,有了。

  “一休?在干什么呐?”

  一休贱贱的声音传来,“小雨,你这个时候不该和老大情意绵绵,恩恩爱爱吗?

  给我打电话干什么,不会是移情别恋,喜欢上我了吧!哈哈”

  “什么恩恩爱爱?”

  “今天是老大的生日,你不知道吗?

  不过老大估计也不会提起。”

  “为什么啊?”

  “唉,今天虽然是老大的生日,却也是他父母的祭日。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你知道他父母葬在哪里吗?”

  “恒远公墓”

  ————

  黎雨开着车正赶往恒远公墓,手机传来一阵震动声。

  将车子停在路边,黎雨看到手机上被推送出一条视频信息。

  画面里,只有舒伟一人,他躺在地上,满脸痛苦的挣扎着,口中鲜血涌出。

  而他的身边丢着一段舌头,明显就是从他口中切下的。

  而他的心脏旁,擦着一把尖刀,虽然离心脏还有一定的距离,但如果不及时救治肯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短暂的视频很快就结束了,黎雨给林宪打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又相继给一休、申坤等专案组其他人的电话都打了一遍,却具是无人接听。

  黎雨将手机扔在副驾上,启动车子,直奔舒伟家。

  她知道,这是一个针对她而设置的陷阱,她的手机信号一定是被屏蔽了。

  ……

  舒伟家住在老旧的筒子楼里,外墙的墙漆大片大片的都剥落了。

  昏暗狭窄的楼梯间墙壁上都是红漆喷上的小广告。

  由于黎雨跑的太急,差点撞着抱着孩子下楼的中年女人,黎雨连忙将她扶住。

  “哎呀,你这人,跑这么快做什么啊?东西都撞掉了,真是倒霉。”

  黎雨把地上的袋子提起来,递给她,“对不起,对不起。”

  黎雨侧身让过那名妇女,来到住在五楼的舒伟家。

  防盗铁门和里面的木门皆是虚掩着,黎雨用脚尖顶开。

  不长的过道通向客厅,地上舒伟仰面躺在洁白的地板上。

  黎雨上前查看,还有生命体征,冲去卫生间拿了条干毛巾,把尖刀周围给捂住。

  看到客厅有一部座机,刚站起来,门口传来声音,“老舒啊,你怎么又不知道把门关好啊,小偷进来怎么办啊?”

  随着脚步声,舒太太的身影出现在客厅,一地的鲜血,面色苍白的舒伟以及满手鲜血的黎雨。

  “啊,杀人了,杀人了!”

  舒太太一边大叫道,一边抄起一旁的花瓶向黎雨砸去。

  黎雨灵活的躲过,“您先别激动,我是警察。”

  见舒太太扑倒在舒伟身上,要移动他,连忙制止,“不能动他,刀也不能拔出来,您马上去报警叫救护车,我来止血。”

  说着,还把手中的警官证递给舒太太。

  负责这片安陵派出所的刑警和医院救护车很快赶到现场。

  例行公事,黎雨随安陵派出所的出勤刑警回去调查。

  审讯室里,“黎警官,请问您是怎么知道舒督警遇害的?”

  “是我的手机收到一条视频。”

  “可以让我们看看吗?”

  黎雨把手机内存翻找一遍,没有,明明收到视频时,她就警惕的点了保存。

  负责审讯的周队长面无表情,“黎小姐,如果你找不到你口中所谓的视频。那很抱歉,作为在案发时间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你,我不得不怀疑,你有杀害舒伟的嫌疑。”

二六、舒伟遇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