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八、林宪负伤

    两人顺利到达楼顶,申坤腿还有些颤抖,林宪头上的汗也顺着耳后根不断滑落。

  申坤回头看着宽度不过二、三十厘米的梁,深深吐了口气,爬在边缘看楼底下,两个被派来执勤的刑警一人一边,偶尔有些交谈,偶尔打个哈欠。

  抬起手表一看,都凌晨四点二十分了。老大说,这个时间段行动比较容易得手。

  顺着楼梯下到五楼,申坤正翻着衣兜,准备拿工具开锁的手一顿。

  门是开着一条小缝的,只是楼道里太过昏暗,看不清罢了。

  申坤连忙给后面的林宪打手势,林宪拔出枪,将申坤拉到身后,手搭在门把上。

  猛得将门拉开,空荡昏暗的过道,看不清的客厅,黑洞洞的,让人感到恐惧。

  林宪举枪走在前面,申坤紧随其后。突然,‘啪嗒’一声,随着电流通过的声音,刺眼的光充满房间。

  眼睛根本无法适应突然之间的灯光,偏偏伴随而来的便是一声枪响,林宪只能凭感觉顺势一躲,却还是被打中了腰侧。

  剧烈的疼痛让林宪感觉到有些晕眩,而申坤因为下班交枪,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只见一个身穿连帽黑色风衣的男人走出,脸上带着口罩。

  他枪口指着申坤,同时眼睛的余光还注意着已经滑坐在地上的林宪。

  申坤趁着男子注意力分散,原本举着的双手突然就去夺男子的枪,而男子一时不妨,险些被夺去。

  俩人在狭窄的过道里,你来我往,拳风阵阵。

  但,申坤毕竟倾向的是勘察,很快就处于下风,听到楼道里的动静,想来该是执勤的民警察觉到了不对劲,正在上楼。

  男子下手更狠,一脚踢在申坤的肚子上,申坤一下撞在后面的墙上,手捂着肚子,脸上尽是痛苦。

  男子弯腰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枪,林宪悄悄举起手枪,朝着男子的方向开了一枪,垂下了的手,枪落在地板上,发出闷响。

  男子捂着被击中的右臂,也无心查看林宪和申坤的死活,匆匆奔出门,向楼顶而去。

  上来的两位刑警,一个忙进屋查看俩人的情况,拨打急救中心的电话,通知局里,另一个跟着上到了楼顶。

  空荡荡的楼顶,那名刑警四处查看,却都没有发现踪迹,血迹也只到天台门口就没有了。

  那名刑警又转了一圈,还是没什么发现,只得转身离去。

  而那名男子这时才露出身形,只见他脚踩着六楼上部的一个装饰构件,双手紧紧抱着一旁的雨水管。

  艰难的爬上楼顶,男子看了眼已经被血水染红的手帕,若不是及时包着伤口,怕是根本躲不开。

  男子向着他来时的通道走去,和林宪一样的方法,只不过,走的是靠左的那根。

  ————

  师珉带上病房的门,一休忙问到,“医生怎么说?”

  “老大体内的子弹已经被取出来了,没有伤到要害,只需要好好休养,等麻醉药劲过了就醒了。

  申坤只是外力猛力撞击导致的腹部软组织损伤,没有造成器官内出血,这几天最好不要有过激运动。”

  申坤挣扎要坐起来,一旁的师珉连忙扶着他,一休忙拿了床被子给他靠着。

  “我觉得吧,我和老大在现场遇到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凶手,他再次回到现场,肯定是现场有他必须回去的证据。

  这回就算不能完全洗刷小雨的嫌疑,但好歹又有了个目标啊。

  赶紧的给钱昆打电话,让他一定把现场仔细再仔细的搜一遍。”

  说完,也不客气,顺手就拿过易临手中的水杯一饮而尽。

  易临挑挑眉头,没说什么。

  师珉把放在申坤肚子上的冰袋翻个面,说到,“你以为就你聪明啊,钱队长天刚亮就带着人去了。”

  一休还一脸八卦的到,“我来的时候还听说了,小雨的大哥现在已经在老吴的办公室了,这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师珉轻拍了下他,“你小点声,让老大好好休息。”

  几人看向另一张病床上的林宪,苍白的面色掩去了平日的冷硬。

  易临道,“放心吧,麻醉劲还没过,就算是地震了,也得你背着他才能逃命。”

  话虽这样说,声音却是下意识的压的更低。

  “对了,涂淼那?”

  “在监护室外守着舒伟那。”

  “你们快去忙吧,我看着老大,有事找护士就行了。看“青”这架势,别舒伟到时候再出事了。”

  “昨天晚上已经出了,只不过没得手,我们也没抓住人罢了。”师珉说道。

  “那你们还这么淡定?”

  “你肚子上挨了一脚,脑子也废了?这所有的事儿,都交给二队查了,我们插不上手啊!”,一休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说。

  “那你们记不记得,是几点啊?”

  “四点左右。”易临想了想。

  “四点?我记得我和老大到舒伟家的时候也是四点二十多了。”

  申坤皱眉,总觉得有些奇怪,却说不上来。

  ————

  “队长,这”

  钱昆走过去,只见连接过道和客厅的那里是包着木框,而木框因为年久,中部靠下的一颗钉子松动,凸出来了,上面挂着几根类似丝线的东西。

  “应该是有人走过的时候,衣服挂上面了。

  装袋送检吧,再仔细点,桌角凳底都不能放过。”

  一个刑警进门,“队长,有一户居民说是看到过黎警官。”

  “在哪那?”

  “三楼。”

  “我现在就下去。”

  ……

  “你好,能跟我说说是什么情况吗?”

  “哦,是我正抱着孩子,手上还提着东西下楼那。

  然后就她,照片上那女的,慌慌张张的就往上跑,然后我俩就撞上了。

  晚上,楼道里又没有灯,模模糊糊凑着外面的光,应该还挺漂亮的,没想到今天一看照片,这么漂亮。

  你们别看我现在这样,其实我年轻的时候,那也是…”

  钱昆微笑道,“看的出来,您年轻的时候肯定也很漂亮。

  那您有没有看出她神情,或者身上有带什么东西啊,这些有没有?”

  “反正应该就是挺慌的,挺急的样子。至于带什么吗?”妇女想了想,“那倒没有,当时那顾得上看这些啊!”

  “那她来之前,您有没有听到五楼有什么动静?”

  “这中间还隔着一层那,我能听见什么,又没顺风耳千里眼的。”

  “那您知道,您这上头,四楼那家为什么没人吗?”

  “四楼那家他们儿子有出息,发大财,两三年前就高高兴兴的搬出去了。

  这破地,也就家没钱的才住在这里那!”

  “那您和五楼,舒先生那家熟吗?”

  “我和那家女人说过几次话,因为我老带孩子去广场玩,他们女人也老在那跳舞。

  和他家男人不怎么熟,他天天早出晚归的。听那家女人说就是个普通的打工的小头头。

  唉!也不知道惹了谁,出了这么档子事儿。楼下那些流浪猫、流浪狗怕是要饿着了,还听说,他老是帮助一些流浪汉什么的。

  这没儿没女的,该节俭点的,要是有个病有个灾的可怎么办呦!”

  “好,谢谢您的配合。要是有什么想起来了,可以再联系我们。”

  ……

  忙了半上午,二队才在楼下准备集合,准备回局里。

  “舒督警平时看着挺严厉,没想到这么有爱心。我再也不崇拜林队长了,谁让他老气舒督警。

  以后崇拜舒督警啊!”一个刚刚在旁边记笔记的刑警说到。

  钱昆摇摇头,“我们当警察的,不能只看表面。你今年刚毕业,还是要多学习。”

  “队长,什么意思啊?”

  看着远处窝在门口的流浪猫,钱昆拿出钱包,挑掏出一百元递给他,说到,“你拿着这钱,去买点吃的,给那些流浪猫狗,我就告诉你。”

  “队长,我有钱”

  钱昆塞给他,道“你刚工作,能省就省。

  有一回我和老吴喝酒,他喝醉了告诉我,林宪其实一直对舒督警很是帮助,只是我们大家,包括舒督警都不知道罢了。

  他知道舒督警拿自己的工资帮助别人,自己却过的捉襟见肘。

  为了不被发现,就和老吴偷偷提议,选十名在警察工作岗位上奋斗了一生的优秀警察,每月进行生活补助,其中就有舒伟。

  而这笔钱,就是你敬爱的林队长出的,除了老吴,没其他人知道。”

  “原来是这样啊!队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行了,赶紧去吧,你林队长有钱他就做更大的好事,你队长我这种没钱的,就力所能及,喂喂流浪猫就好了。

  生命是平等的嘛!”

  那名小警察突然回身到,“队长,我也很崇拜你的。而且,你八卦的本事不比一休哥差啊!”

  钱昆一笑,“一会儿自己回去吧!”

  ————

  男人看着在屋里等着他的伙伴,走到一边沙发上坐下,不发一语。

  “你去干什么了?”

  “去医院了,本想听听舒伟的死讯,高兴高兴,没想到,哼。

  好不容易又找到动手的机会了,却没成功,可惜了!”

二八、林宪负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