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莫过宽恕

    林宪看着这份悔过书,年少时的情形不断在脑海中浮现。

  父亲亲手逮捕母亲的那一刻…

  父亲绝情推开自己的那一刻…

  母亲的泪水以及车辆爆炸的瞬间…

  爆炸的火尚未熄灭,烧红了林宪的眼眶。

  就因为一个人心中的一丝不忿,毁了一个家庭。

  林宪曾从老吴口中猜测出,当年或许是自己的父亲与他有些过节,他才会一直为难自己。

  林宪将这种为难当成对自己的鞭策,越来越精益求精,任务也完成得越来越完美。

  后来,老吴说出他弟弟的事儿,自己虽然不觉得父亲哪里做的不对,却还是想去看看他。

  在他家楼下,林宪看到他笑着扶起摔倒的孩子,逗弄喂食一些没人要的小狗,不是在局里铁面无私,严格到甚至有些苛刻的舒督警。

  警察是该保持理智的,可林宪压了又压,心中的火气还是喷发而去,“你现在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

  我父母都已经死了,他们或许在死的前一刻还恨着对方,怨着对方!

  你一句对不起能弥补什么?”

  ……

  门外的人听到林宪低吼声,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失控的林宪。

  之后便是一阵很长时间的静默,隔着一堵门的他们都感到一阵压抑。

  林宪慢慢平复自己的情绪,眼神不再癫狂,“不要说这些没用的,黎雨是不是袭击你的凶手?”

  舒伟摇摇头。

  “那你认识袭击你的那个人吗?”

  舒伟摇摇头,在纸上写到,“他带着口罩”

  林宪深吸一口气,问到,“你认识当初给你档案袋的人的人吗?”

  “两个都不认识,第二个人更像手下之类的。”

  “能看出年纪吗?”

  “当初他看着也就四十到五十岁。”

  当年四十到五十,现在该是满头白发了吧。

  林宪问完他想知道的,不顾舒伟呜呜丫丫的阻拦,出了病房。

  能和他平静的说话,不代表能原谅他。

  黎雨见他出来,什么也没问,上前推着回自己的病房,舒太太也没再说什么。

  师珉一休等一群人自然接着“晒他们的太阳”,反正现在专案组全被停职,难得如此清闲。

  ————

  回到病房,黎雨扶着林宪躺好后,就要去解他病号服的扣子。

  林宪按着她手,“如果你平时能这么主动着急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不过,现在我们在医院那,你…”

  不想看到她眼中的担忧。

  黎雨白了他一眼,拉开衣服,果然,因为情绪激动,伤口又渗出血迹阴在纱布上。

  黎雨请护士拿来东西,又替林宪从新包扎一遍。

  刚刚包扎好,守着舒伟的刑警就敲门进来,“林队长,舒督警有纸条给您。”

  说着递给林宪一张折叠整齐的纸张。

  “谢谢”

  林宪打开,上面只有一句话——我愿意,为我犯下的错承担责任。

  林宪看罢,掏出放在口袋里之前在病房里谈话内容,与这张纸放在一起折好,收了起来。

  “过两天我陪你回家一趟罢!”

  “啊?”黎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林宪坏笑,凑到她耳边,故意将声音压的低沉,“我说,趁着这几天没事,我陪你回去见家长!”

  “我哥和我嫂子管不住我的。”

  …

  ————

  “老大,你找我啊?”

  “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

  “老大,你伤还没好,怎么能出院!”

  林宪放下喝粥的勺子,“小声点,这是医院。

  让你去就去,我的伤没什么大事。”

  “可是…”,一休咽下后面的话,只能妥协。

  一休提着东西走在后面,林宪步调缓慢的走在前面。

  ……

  本来在局里配合调查的黎雨接到一休的小报告,知道林宪出院,就匆匆赶回家里。

  进门就看到林宪懒散靠在客厅沙发上,手中的遥控器不停换台,不知道换了几圈了。

  见到黎雨便把遥控器随手一扔,“我饿了…”

  黎雨无奈,林宪受伤后,就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各种撒娇。

  接水开火,因为林宪伤口的原因,黎雨只是下了清汤面,放了青菜和鸡蛋。

  看他吃的津津有味,黎雨也挑了两根送进嘴里。

  嗯,不错,看来还是蛮有天分的。

  很快,林宪一大碗面就见底了,连汤都喝的不剩。

  “你吃完先去休息一会吧,我下午还得去局里那。”

  林宪不动,把碗往旁边一推,爬在桌子上看着她。

  黎雨越吃越慢,主要是某人眼神太过灼热。

  黎雨咽下口中的食物,“你没吃饱?”

  “没”

  看着林宪嘴角意味深长的笑容,黎雨赶紧把自己面前的面推过去,“锅里没有了,你吃我的吧”

  林宪又推过去,“你吃”

  “那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我看!”

  小猫炸毛还是很可爱,林宪自然不介意再撩拨一下,“咱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什么!”

  “谁跟你老夫老妻了,证还没领那!”

  此话一出,黎雨便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怎么整得跟她多‘恨嫁’一样。

  “哦!,那我们现在去”

  说着,站起来拉着黎雨就要出门。

  “别别别…”

  黎雨‘好不容易’才把林宪哄得乖乖的回屋睡觉。

  …

  屋外的太阳还依依不舍,挂在空中。

  林宪将手随意搭在额头上,等眼睛稍有些适应后才睁开双眼。

  “黎雨?黎雨?”

  见黎雨还没回来,林宪简单洗了脸,便拿着车钥匙出去了。

  ————

  “谢谢配合,慢走…”

  在钱昆说出,欢迎下次再来之前,黎雨很不客气,转身就走。

  在配合调查这几天,她已经充分了解了钱昆的‘幽默活跃’,如果当初一休也去了二队,他俩都能出个组合了。

  “小姑娘,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林队长那?”

  也没等黎雨回答,老板直接又问到,“吃点什么?”

  “一份红豆,一份紫薯,再抄两个小菜,带走。”

  “好嘞,那边有书,先看一会儿,马上好。”

  不一会,老板提着一个保温盒出来,“我看你是一个人开车来的,袋子肯定不方便,就拿保温盒给你装了。”

  “太谢谢了,我明天把保温盒给你送来。”

  “没事,不急用,下回来吃的时候捎过来就行了。”

  “好,谢谢啊!”

  “慢走,注意安全。”

  ————

  一个夫妻合葬墓前,林宪静静站在那里,凝视着墓碑。

  这只是一个衣冠冢,由于距离爆炸中心太近,当时的现场基本找不到完整的尸体。

  墓碑上,男左女右的两张照片。

  左边男性的照片用的是一张穿警服的照片,凌然正气。右边女性岁月掩不住的娇俏甜美。

  可以看出,林宪大体还是随了其父,眉眼间有一丝其母的影子。

  林宪掏出一叠纸,淡淡说到,“父亲,我虽然还没有完全查出当年的真相,但是,我已经可以确定和母亲无关。

  这是字条是当年经手的警察亲笔所写,您看看吧。”

  说着,林宪掏出打火机将字条点燃,看着字条由白纸慢慢变成黑,打开水瓶,把火熄灭。

  “其实这个警察您也认识,他叫舒伟。现在,他也算是为当年的事付出了代价。

  我也不想让他现在再去担什么责任,还不如让他在外面日行一善。

  看完这些,相信凭您多年的经验也能看出这事不简单了吧,不过,我想,母亲肯定已经和您解释清楚了吧!

  您说是吧,母亲。毕竟,你们都走了那么多年了。”

  或许,在自己更年轻的时候,或者是刚刚入职当警察的时候,知道了这件事情,恐怕,他还会心怀仇恨,不能释怀。

  只是当了这些年警察,见过太多罪恶,太多生离,太多死别。

  有时候,他们也会几天几夜埋伏在人犯家附近,赌他们对家里人的一点不舍,趁机将他们抓获。

  自己在那些人犯父母、妻子、特别是孩子眼里,可能也是拆散了他们的人。

  ————

  黎雨回到家,一边换鞋一边朝屋里喊到,“出来吃饭了!”

  “人哪,又跑哪了?”,黎雨把保温盒放到桌子上,看见水果盘底下压了纸条。

  “我去看你的公公婆婆了。”

  黎雨想到在医院里,林宪说的话,觉得还是去看看比较放心。

  恒远公墓地处R市偏南的一座矮山上,以前可是说算是郊区了,所以才会用来修墓地。

  只是,现代城市发展太快,以呈包围之势。

  再矮也是山,一条宽阔的公路斜斜上去,在门口,黎雨看见了林宪停在那里的车,还好没错过。

  只是公墓已经大门禁闭,黎雨看到不远处值班室亮着灯,“能不能麻烦开一下门?”

  “这么晚了,来墓地敲门,人家会以为你是要回家呐!”

  暗影处,林宪带着苍白带着病态的面孔出现,来到黎雨身边随意依靠车门。

  “那你哪?翻墙的时候也不怕吓着人家?”

  “他眼神再好,架不住我身手敏捷,动作快啊。”

  黎雨想了想,“那样更恐怖好不好!”

  月下星空,女人嗔怒,男人调笑。

  夜晚本该冷冷清清的墓园前,值班室里的灯一夜未关。

三十、莫过宽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