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耳光还给你!

  之前等待药材的时间,林斩一直在静养。

  此刻药材齐全,林斩便开始了炼丹。

  出生于炼丹世家的林斩,对这炼丹之术,自是了然于心。

  丹药,可以加快修武者的修炼速度。

  修武修的是领悟,也修的是资源。

  没有诸如丹药这样的修炼资源,即便领悟力再强,那也很难快速提升修为。

  所以,炼丹师,不管在哪,都会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丹药品级,从低到高,分为九品至一品。

  炼丹师的级别,也随之对应。

  能炼制九品丹药的炼丹师,便是九品炼丹师。

  能炼制难度更大的六品丹药的炼丹师,便是六品炼丹师。

  依此类推。

  现在林斩正在炼制丹药。

  这炼丹的门道,分为水法炼丹和火法炼丹。

  炼丹者在凝气境的时候,就可以使用水法炼丹,来炼制丹药。

  而那火法炼丹,必须得达到元府境,并且,能够凝结出元火秘焰,才可以施展。

  掌握水法炼丹的人,可以称作炼丹者。

  而掌握火法炼丹的人,能炼制出九品丹药的人,便算是入了品级,才可以称作炼丹师。

  所谓水法炼丹,就是通过普通火焰熬煮已经调配好的丹液,最后熄火,使其自然结晶,进而形成丹丸的方法。

  水法炼丹,看似简单,但对于控火要求,也是极为高的。

  火力控制不好,就会毁了一丹炉的丹液。

  通过水法炼丹炼制的丹丸,虽然不入品级,但适合凝气境的修武者服用。

  因为,大多数九品丹药,都不适合凝气境的修武者服用。

  如果强行服用的话,便会被药力反噬。

  没花多少工夫,林斩通过水法炼丹,便炼制好了一些丹药。

  林斩炼制的丹药,其品质,不是一般丹药能比的。

  炼制好的这些丹药,分别是淬经丹、锻体丹、小金创丹,以及一枚凝肤丹。

  而这枚凝肤丹,便是林斩特别为赵兰炼制的。

  这枚凝肤丹,能使皮肤洁白润泽,而且,还能抚平伤痕,不留痕迹。

  通过服食小金创丹,林斩极快的恢复着自己受伤的身体。

  通过服食淬经丹和锻体丹,林斩极快的提升着自己的修为。

  修武境界,由低至高,分为凝气境、元府境、真元境、万象境。

  合称修武四境。

  每一境界,由低至高,又分为一重至九重。

  而所谓的凝气境,就是吸收天地元气,气聚丹田,凝结元力,淬经锻体。

  此时的林斩,感受到自己肉身和经脉的蜕变;

  感受到不断吸收着元气的那种快感;

  感受到元力凝结的那种充盈感。

  林斩前一世,本就经历过凝气境,再加上现在这些林斩自己炼制的丹药的帮助,林斩此时的修炼速度,可谓快得惊人!

  第二天,林斩就从凝气境三重,提升到了凝气境五重!

  “秋竹,我很快就会去救你!”

  走出房门,林斩看向天际,在心里重重的说道。

  “斩儿。”

  在林斩这留宿了一夜的赵兰,就是想看看闭关了一个晚上的林斩,恢复得如何。

  “兰姨,早!”

  林斩精神异常抖擞。

  同时,林斩没有掩饰自己凝气境五重的气息,故意让赵兰感受到。

  “斩儿,五重!一个晚上!”

  “而且,斩儿,你的身体也完全恢复了!”

  赵兰露出非常吃惊的神色。

  之前的林斩,多年一直停留在凝气境三重。

  现在死而复生后,只一个晚上的时间,修武境界就提升到了凝气境五重。

  这让赵兰不得不相信,林斩在那梦中,确实是有奇遇的。

  感受到林斩的气息,赵兰自是对林斩更有信心了,也更加放心了。

  “兰姨,这都多亏了我的奇遇,”林斩再次辩解道,“对了,兰姨,这有一枚凝肤丹,是斩儿专门为你炼制的,可以抚平你手上的疤痕。”

  “斩儿,你真的变强了。”赵兰眼含泪花,露出开心的笑容,“好,兰姨这就服用。”

  这凝肤丹的效果,可谓是立竿见影。

  赵兰刚服下没多久,她手上的疤痕,就消失了一小半。

  “这药丸真不一般!”

  赵兰虽然知道林斩现在已经掌握了炼丹之术,但林斩炼制出的丹药的效果,还是让她非常震惊。

  “兰姨,不出五日,你手上的疤痕就可以消失。”

  林斩自信满满的说道。

  “好,好,斩儿,兰姨很开心。斩儿,你有这炼丹的本事,以后一定会有极好的发展,那炼丹之术,切莫随便透露给外人。”

  “好的,斩儿明白。”

  砰!

  然而,就在此时,林斩小院的门,突然被踹开了。

  林斩和赵兰的目光,也随之望了过去。

  “嗯?林斩,你……居然没死?”

  一阵惊疑的声音传向林斩。

  “我说是谁这么没教养,原来是陈家的小畜生来了。”

  林斩轻蔑的回了一句。

  来人正是陈家二少,陈辉。

  “你说谁小畜生呢,是不是还没被打够呢,你这个被赵家赶出家门的废物!”

  陈辉完全没把林斩放在眼里。

  “少爷!”

  此时,陈辉身后,出现了一个被反绑着双手的姑娘。

  这姑娘洁白的衣服上,有几处破损,而且布满了污尘。

  姑娘的脸上,还有明显的红掌印。

  这红掌印,即便现在已然暗淡了许多,但还是能清晰的看出来。

  虽然姑娘现在的妆容,早已抹去,但,这样更显出了姑娘那一部分没有被弄脏的脸蛋的粉嫩。

  姑娘刚喊出声不久,就立马被陈辉的一个家丁,堵上了嘴巴。

  “秋竹!”

  林斩急切的喊道。

  “秋竹!”赵兰也急切的喊道,“陈家二少,你快快放了秋竹!”

  “赵兰,你若是敢出手,我爹是不会放过你的,哼!这废物林斩的事,赵家是不会管的,你没有赵家做后盾,还是掂量掂量你自己个人的实力吧!”

  陈辉完全没有把赵兰这个长辈,放在眼里。

  陈辉很清楚,眼下这里最强的人,就是赵兰。

  所以,陈辉这么威胁赵兰,就是不想让赵兰出手。

  毕竟,自己的父亲,现在不在这里。

  “没大没小,看我不教训你!”

  赵兰说着就想出手。

  “兰姨,这样的小畜生,不值得您亲自动手,让我来收拾他!”

  说着的同时,林斩拦住了赵兰。

  陈辉说得对,林斩的确已经不是赵家的人了,所以,林斩不想让赵兰陷入其中。

  此外,林斩动手的话,才会更加给赵兰解气。

  “废物林斩,就凭你,我可以打死你一次,就可以打死你第二次。不妨告诉你,我今天来你这破烂地方,就是想让你的臭丫鬟知道,你已经死了,让她对你死了那条心,以后好好做我的婢女,哈哈,现在,既然你没死,那我就再次当着她的面,将你打死!”

  陈辉狂妄的说道,同时,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

  在陈辉看来,杀死一个林斩,不会有半点后果。

  因为,被赶出赵家的林斩,没有半点势力!

  “辉少,辉少,让小的来解决这废物,切莫脏了您的手。小的是凝气境三重,足够对付这个受伤的废物。”

  就在此时,陈辉身边的一个灰衣家丁,主动请命道。

  这灰衣家丁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乘人之危。

  此前,林斩和这个灰衣家丁,都是凝气境三重。

  如果林斩没有受伤,灰衣家丁要想击败林斩,是有一定难度的。

  但现在,情况却完全不同了。

  林斩死而复生,身上一定伤势不轻。

  此时,便是击败林斩最好的时机,也是在陈辉面前表现的最好时机。

  灰衣家丁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洋洋得意。

  但他又怎会知道,现在的林斩,已然蜕变。

  “好,就你上,这要是传出去,林斩被我的一个小小的家丁给打败了,那得多好玩呀,哈哈哈!”

  陈辉期待着这样的结果。

  “抢了我的秋竹,伤了我的兰姨,今日,我会让你们爬着回去!”

  林斩愤恨的回道。

  “废物林斩,看我来打趴你!”

  灰衣家丁一拳打出,朝林斩头部直击而去,凝气境三重的力量,完全释放而出。

  “小畜生的狗,给我滚!”

  林斩一脚踹出,踢向灰衣家丁的脸部。

  瞬息工夫,那灰衣家丁,就被踹飞到了墙上,口吐鲜血,之后,便狼狈至极的爬着回到了陈辉边上。

  “该死!没用的东西!”

  看到这样的情况,陈辉自是一肚子的气。

  本来想让林斩丢丑,现在却让林斩风光了一把。

  刚才,林斩压抑住了自己凝气境五重的气息,仅仅透出凝气境三重的气息,使出的力量,也是凝气境三重的力量。

  之所以能一脚踹飞那灰衣家丁,是因为林斩一眼便看出了那灰衣家丁出拳的路数。

  “小畜生,下一个,轮到你了,我说过,我会让你爬着回去!”

  林斩再次轻蔑的看向陈辉。

  “好你个废物,击败了我的一个家丁,就能把你狂妄成这样,看来,你也就这点出息了,你刚才再怎么厉害,也只是凝气境三重,我是凝气境四重,把你打死,是轻轻松松的事,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有什么招!”

  陈辉刚才丢了面子,此刻怒气上涌,涨红了脸,双拳早已握紧,不是一般的火大!

  “哦?那你就试试看。”

  林斩随时奉陪。

  “去死吧!”

  陈辉没有一点留手,全身气血奔腾,将力量汇聚在拳头上,猛力挥出。

  顿时,一道强劲的拳劲,朝林斩扑面而去。

  “你就这点实力吗?”

  蔑视一声,此时林斩已经没有必要隐藏自己的修武境界。

  跟着,林斩凝气境五重的力量全部释放,挥掌而出。

  瞬息间,一道强悍的力量便喷薄而去。

  啪!

  只一巴掌,林斩就把陈辉的拳头,给打了回去,显得很是轻松。

  被轻易击回拳头的陈辉,此刻惊呆了一般的看着林斩,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况,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情况。

  林斩可没有给陈辉任何发呆的时间,紧接着,又是一脚踹出,击中陈辉腹部,直接将陈辉踹倒在地。

  由于陈辉刚才怔住了,对于林斩这一击,没有一点防备,所以,受伤很不轻!

  “不……可……能……”

  被打得迷迷糊糊的陈辉惊呼着,依旧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在青山镇上的各个家族子弟中,以前的话,要说废物第一,可能是林斩,但要说废物第二,可以说,就是陈辉了。

  陈辉今年也是十六岁,修武境界也只是才达到凝气境四重。

  所以,要说陈辉也是个废物,倒也不为过。

  只不过,陈辉是陈家家主的二儿子,有强大的庇护。

  在镇上,倒也不会有人敢去得罪陈辉。

  在陈辉那边,不仅是陈辉,连陈辉带来的几个家丁,也都惊住了。

  趁着此时,秋竹猛地挣脱了束缚,跑到了林斩身边。

  林斩立即为其解开了手上的绳子。

  “秋竹,你没事吧。”

  看着眼前的秋竹,林斩关切的问道。

  “少爷,秋竹没事,秋竹没事,少爷,刚才你,真棒!”

  “你没事就好。”

  林斩抚摸着秋竹的脸,说道。

  “兰姨,你的手没事吧?”

  秋竹看向赵兰说道。

  当日赵兰去陈家要人的情形,秋竹全都看到了。

  赵兰的手,便是被那陈辉的父亲打伤的。

  “秋竹,兰姨没事。”

  赵兰温暖的目光投向秋竹,同时轻轻的帮秋竹拭去了嘴角的一抹尘垢。

  接着,林斩走到了陈辉的面前,傲然的看着陈辉。

  此时陈辉在家丁的参扶下,无力的坐着,他那投向林斩的目光,已经露出了胆怯之色。

  他非常担心林斩会继续对他下重手。

  “秋竹,这小畜生是怎么打你的?”

  林斩看向秋竹问道。

  “少爷,他扇了我十余个耳光。”

  说话的同时,秋竹还揉了揉自己的脸蛋。

  “陈家二少,现在,是该还的时候了。”

  林斩目光锐利的看着陈辉。

  “林斩,你,你敢。”

  陈辉的言语中,虽然还夹带着威胁之意,但已经全无底气了。

  “那你看看我敢不敢。”

  话音刚落,林斩就是一个耳刮子扇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打得陈辉仿似看到了白日的星星。

  陈辉的那几个家丁,完全不敢上前插手。

  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耳刮子响起。

  噼里啪啦下来,陈辉的脸,已经完全的变了个样。

  而且,陈辉已经几近晕厥。

  以林斩的力道,这耳光打下来,结果可想而知。

  “滚!”

  打完,林斩朝着陈辉的那几个家丁,厉声喝道。

  现在,陈辉的这伤势,虽不至死,但在一年之内,下不了床,是无疑的。

  P.S.作者君的笔名是大白夕,封面上的笔名弄错了。

大白夕说
P.S.作者君的笔名是大白夕,封面上的笔名弄错了。

第2章 耳光还给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