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谁有炼丹天赋?

  也许,自己前一世所在的南炎圣朝,就在火云王朝的旁边。

  也许,南炎圣朝,离火云王朝,非常之远,甚至远到穷尽自己一生,也无法到达。

  这些,都不是没有可能。

  但不管怎样,只有变成了强者,才有可能回到南炎圣朝。

  而只有回到了南炎圣朝,才能斩昏君,杀妖后,为父母报仇!

  思虑至此,林斩又想到了自己前一世的未婚妻,沐小雪。

  “小雪,不管你是在火云王朝,还是在南炎圣朝,还是在其它任何无法想象的地方,我,林斩,你的未婚夫,都一定会找到你,迎娶你!”

  林斩在心中坚定的说着。

  这已然成为了林斩的信念。

  虽然在前一世,林斩跟沐小雪相遇、相识、相知、相爱,只有短短的一年。

  但林斩跟沐小雪的感情,足以撼天动地。

  至于怎么寻找到重生后的沐小雪,林斩早就在心里有了盘算。

  在这世上,除了那《终古战经》里的第一篇所记载的“元气修行法门”外,还存在很多法门。

  这些法门,功能各不相同。

  不但有帮助修武者提升力量的,还有其它各种想不到的。

  其中有一种法门,叫“推演法门”。

  精通推演法门的修行者,可以推演世间万物。

  他们可以预知生死,预知人生,足不出户,便可通过推演走遍世界。

  甚至,还可以通过推演,预知世界的发展。

  更甚至,可以改变世界的发展,改变世间万物的发展,几乎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

  林斩不奢求有这份机缘,习得这一类的推演法门,只求能遇到一位精通推演法门的修行者,帮其推演出沐小雪重生之后的所在。

  而且,除此之外,也许,此时的沐小雪,跟林斩一样,为了报仇,也正在寻找着通往南炎圣朝的路。

  也许,到时候,即便没有那精通推演法门的修行者,林斩跟沐小雪,也有可能,不期而遇。

  翌日,赵家府邸。

  “兰姨,平日一般有多少丹药,可供家族子弟修炼呢?”

  在不耽误自身修炼的同时,林斩想为家族的子弟,特别是十六岁一辈的子弟,炼制丹药。

  想在短时间内让他们的实力,有一定的提升。

  自从林斩进入了凝气境八重以后,炼丹的速度也提升了很多。

  所以,现在林斩,不仅可以满足自己的丹药需求,也可以满足家族子弟的一些丹药需求了。

  因为,青山镇武比,第四名到第十名,也能获得镇长为此次武比准备的修武资源的奖励。

  同时,前十的名次,也是提升家族在青山镇地位的一种途径。

  “家族子弟每月都能领取三粒淬经丹和三粒锻体丹,除此之外,各支脉还可从所掌管的家族产业中,额外获得一部分丹药,这么算来,家族子弟每月平均能领取七粒淬经丹和七粒锻体丹。”

  赵兰详细的说道。

  林斩暗想,七粒,实在是太少了。

  自己平日,单是一天,就服用了三十多粒丹药。

  修武需要大量的资源,这句话不假。

  照这样看,即便是家族中有资质好一些的子弟,也可能因为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而被耽误。

  “兰姨,能拿一些族人服用的丹药给我看看吗?”

  林斩平日都是服用自己炼制的丹药,从来没有领取过家族丹药,所以,现在想观摩观摩那些丹药。

  随即,赵兰就将十粒淬经丹和锻体丹给了林斩。

  只一眼,林斩就露出了稍许吃惊的神情。

  “怎么了,斩儿。”

  赵兰有些疑惑的看着林斩。

  “兰姨,这些丹药,都是从杜明那里买的吗?”

  杜明是青山镇唯一的炼丹师,林斩自然而然的猜测道。

  “没错,可以说,镇上几乎所有的小家族,都依赖杜明的丹药,而这杜明是封家的人,所以,单从这一点看,封家能成为青山镇两个大家族之一,就很正常了。至于镇长李家,他们不依赖杜明,他们有他们自己获取丹药的渠道。”

  赵兰知道林斩对炼丹之术很有研究,便将青山镇丹药市场的情况,分析给了林斩听。

  “杜明是封家的人……”思量片刻,林斩问道,“兰姨,这些丹药,分别是多少钱一粒?”

  “分别?”赵兰有些不明白,答道:“每一粒都是十金。”

  赵兰语气很平淡,仿似在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

  “什么?十金一粒?而且,每一粒都是十金?”

  林斩仿似有些不敢相信,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怎么了,斩儿,有什么问题吗,我们这么多年都是按照这个价钱买的,水牙城的炼丹房也都是这个价。水牙城的炼丹房的丹药供不应求,如果我们青山镇没有杜明炼丹师,那么,我们青山镇的这些小家族,就很难买到丹药了。所以,大家都很感谢杜明炼丹师。而且,斩儿,你能起死回生,也是多亏了杜明炼丹师的那枚起死丹。对了,说到这,我还一直没有感谢杜明炼丹师。”

  赵兰以为,林斩虽然会炼丹,但对这丹药的市场价,应该是不太了解,所以才会表现出很惊讶。

  “兰姨,有件事,当时我没告诉你,是怕你太操心,不过,现在,我可以说了,那天我的起死回生,是梦中的高人救了我,并不是那枚起死丹的作用。”

  林斩现在要开始对付杜明,所以将这些说了出来。

  “斩儿,也许,那枚起死丹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呢?”

  从赵兰的话可以看出,杜明在青山镇已经建立起了足够的“信誉”。

  “兰姨,那枚起死丹,其实,是粒废丹,兰姨,你被骗了。”

  林斩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废丹,怎么……”

  赵兰一时难以置信一般。

  “兰姨,而且,刚才你给我看的那十粒淬经丹和锻体丹,没有一粒能价值十金。”

  林斩道出了自己刚才惊讶的原因。

  “有这回事?”

  赵兰看着林斩,等着林斩道出更多的实情。

  “兰姨,不同水平的炼丹师,炼制出的丹药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同种类的丹药,也是有好有坏的,这个我们炼丹师以纯度进行区分。纯度也是衡量一个炼丹师炼丹水平的标准。纯度越高,丹药药效越好。纯度分一成到十成,纯度十成的丹药,就是饱满的丹药,是同种类最好的丹药。”

  青山镇的小家族,很少有人知道丹药还分纯度。

  接着,林斩继续解释道:“那十粒丹药,有三粒纯度是四成,有六粒纯度是三成,还有一粒纯度是一成!一成的纯度,几近废丹。”

  “真没想到。”

  赵兰自是相信林斩的判断。

  “淬经丹和锻体丹,纯度四成的,大概一粒五十银,纯度三成的,大概一粒二十五银,纯度一成的,几乎卖不出去,所以,那十粒丹药,加在一起,只有三金的价值!”

  一金就是一百银,结合着自己前一世的认知,以及对这一世的市场考量,林斩能推算出这些丹药的价值。

  “三金?”

  听了林斩的讲述,赵兰知道那十粒丹药价值没那么高,但没想到居然只有三金的价值。

  要知道,杜明可是每粒都卖十金的。

  “还有,兰姨,纯度九成的淬经丹或者是锻体丹,价值在三金左右,只有纯度达到了十成,价值才有十金!”

  “原来如此,斩儿,为什么纯度九成和十成差了那么多?”

  赵兰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知识。

  “纯度九成到纯度十成,中间可以说是隔着一条巨大的鸿沟,不但是炼制更难,而且,效果也有天壤之别。拿淬经丹和锻体丹来说,一粒纯度九成的药效,只相当于两粒纯度八成的药效,而一粒纯度十成的药效,相当于十五粒纯度九成的药效,而且,还不止如此,纯度十成的丹药在吸收上,还有巨大的提升,远非纯度九成的丹药能比。”

  经过林斩长篇大论的讲诉,赵兰对丹药的知识也增涨了很多。

  “兰姨,我想看看家族中是否有人具备炼丹天赋,如果有的话,我想教他炼丹,因为,如果我夺得了武比第一,很快就要去水牙学院,到时候,就没有时间了。”

  林斩考虑得很长远。

  对付杜明之前,林斩要将炼丹这门传承,传给赵家。

  林斩首先要选出有潜力学会水法炼丹的子弟。

  因为,这水法炼丹,可以说是炼丹之术的入门。

  炼丹讲究的就是天赋。

  炼丹天赋分为水法炼丹天赋,和火法炼丹天赋。

  有些人在修武方面很强,可就是入不了炼丹之门,就是因为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当然,炼丹天赋只是前提,炼丹更重要讲究的是传承。

  没有炼丹传承,炼丹天赋再好,那也是空谈。

  “那好,斩儿,我安排家族子弟给你筛选。”

  赵兰明白,自己的斩儿非池中之物,所以,此时能留下这门炼丹传承,对今后赵家的发展,无疑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之后,在家主赵兰、二长老和三长老的安排下,家族中,不管老小,全都一一给林斩探查着是否有水法炼丹天赋。

  族人都非常好奇,而且都有着或多或少的怀疑。

  毕竟,林斩精通炼丹这事,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

  更何况,在他们看来,林斩只是个家族中的小辈,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耐。

  不过,在怀疑之余,族人更多的是兴奋。

  因为炼丹的诱惑,实在很大。

  而且族人看到赵兰、二长老和三长老那很笃定的样子,都在一定程度上,相信林斩会炼丹。

  看着族人一个个好奇的模样,林斩没做过多的解释。

  一轮下来,家族中的长辈,没有一个有水法炼丹天赋的。

  林斩有些皱眉。

  接下来轮到家族小辈。

  炼丹这门传承能不能留在赵家,就看家族小辈的了。

  看着不太妙的情况,赵兰、二长老和三长老,也都纷纷皱起了眉头。

第19章 谁有炼丹天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