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吾爱吾家

重生之吾爱吾家

六竹书生N 著

纯爱小说
类型
2016.12.29
上架
2.43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巨变

  不管怎样,生活还是的继续。

  这是蒋段第一百零一次感叹着!

  看着面前清一色的男人,蒋段使劲抓了抓本来就很乱的头发,垮下肩膀,背着背篓垂头丧气的往家里走去。

  “蒋爷儿,回家了啊?”路上有人说话。

  蒋段还停留在自己沉重的打击中无法自拔,虽然听见了声音,但是听着那如女子般娇滴滴、矫揉造作的声音,实在是没有心情回答。

  旁边有人喊了一嗓子:“蒋段,问你呢!”

  “啊?”蒋段茫然的抬头四望:“啥?”

  “没啥。”旁边提醒蒋段的老人无奈的摇头道。

  蒋段看了看一跺脚、娇哼一声、昂着下巴走掉的花孔雀,抖了抖,继续往家里面走去。

  花孔雀名叫李花花,一个非常娘气的名字,并且人如其名,是村里的一枝花,哦不,不能说是一枝花,一枝草,狗尾巴草,不对,应该是珍草。

  据村儿里人形容就是:“这李家小哥儿就好比的城里的贵哥儿,并且还是没主儿的,这草飘谁家还不清楚呢!”

  对于花孔雀的暗恋,蒋段是无奈的。

  这段孽缘还是原来的蒋段造下来的。

  不久前花孔雀因为在山上扯疯,非要去那小悬崖边儿上去采花而从山上掉下来,砸晕了刚好从悬崖地下路过的蒋段。

  蒋段被路过的猎户救醒,腿扭伤了,头也被磕流血了,不过并无大碍。

  在猎户背他回家的路上,他色咪咪的摸着花孔雀的小手:“你没事吧?伤着没?要不要请个大夫给看看……”巴拉巴拉扯了一堆,扯得本来就因为内疚而羞愧的花孔雀直接变成羞涩了。

  心道:“这人真不错,自己砸伤他,他不但不怪罪,还关心起我来了。”

  下山路本就不好走,前段时间才下了雨,他们还拉拉扯扯,卿卿我我的,惹得背着蒋段下山的猎户烦躁不已。

  又要看着路,又要防着野兽,又要时不时扶一下快滑倒的花孔雀,还要在他们手拉手乱动的时候顺着他们的节奏走,以防一摔摔一串儿。

  蒋段在被背到山脚下时,流血过多,坚持不住,晕了过去。晕过去时,还不忘扯着花孔雀的手,虚弱的喊了句:“小花花,我喜欢……”

  话没说完,就晕了。

  不知是生无可恋,还是天赐良机。

  蒋段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他是华国都城的一贵公子,家里有一家不小的公司,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骄纵松懈,反而从小就积极进取,长大后出国深造。

  回国后用自己节约的十来万块钱零花钱开始发家,在经过九年的打拼,终于开了一家不小的软件开发公司,公司不算很大,但是每月也有十几万的收入。

  年前谈了一笔大生意,蒋段一高兴,就把家里爷爷珍藏多年的两瓶陈年老酿拿出来,为自己庆祝。

  记得自己明明是感觉后劲上来了,爬上沙发准备睡觉来着,结果刚爬上去,眼前一黑,再一亮,自己就穿越了。

  装修虽然很有古韵,但是也太破了吧。

  床罩都补了好几个疤,一张一看就是用了很久的木桌,桌子上有一个茶壶两个水杯,明显可以看到茶壶嘴缺了一大块,两个板凳,其中一个明显可以看出来是斜的,一只腿脚还用看不清颜色的布缠了好粗。

  “唔……”蒋段躺在床上动了一下,腿疼得他不自觉的发出了声音。

  床边底下突然冒出一个人,坐起。满脸睡意说道:“夫郎,我没睡着……没睡着,真的,我睁着眼睛呢……”

  蒋段看着趴在床边满脸睡意的男人,无语。

  这特么是唱的哪出儿?夫郎?什么玩意儿?

  床边的人看蒋段一语不发的盯着他,越发的紧张,使劲揉了揉眼睛,慌忙的爬起来,站在床边不安的揉着衣角,嗫嚅道:“我……我就睡了一会儿,就一会儿……”

  蒋段觉得很莫名其妙,想说:你睡不睡关我毛儿事……

  但是张了张嘴,嗓子干涩得发音都困难,于是道:“水……”

  那人愣了愣,慌手忙脚的走向房间唯一的桌子,抓起破旧的茶壶到了一杯水端到蒋段面前,低着头道:“给……”

  蒋段看那人没有进一步帮忙的意思,于是伸手接过杯子,准备坐起来喝,但是这具身体无力得可以,一用劲眼前就发黑。

  蒋段无奈,准备躺着喝,刚把杯子举到嘴边,“啊……”他惨叫一声,水杯一下子扣在脸上了。

  晕过去的前一秒蒋段只想仰天长啸:“WTF!!!”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有淡淡的月光从破旧的窗纸上透进来。

  蒋段慢慢的起身,感觉自己好了很多,至少没有那么无力了。

  身上也很清爽,估计是那个男人给他换了身衣裳。

  陈年老酿真带劲儿,一喝就特么喝穿越了。

  蒋段打量着四周,在刚才晕过去的那段时间里,蒋段看见了这具身体的过去。

  这具身体也叫做蒋段,是八里村的一农户,家里有房有车有媳妇儿,房是坐落在山脊脚下的一座类似四合院儿的小院儿,车是一驴车,媳妇儿叫宋乐,因为家里太穷为了给父亲和爹爹治病,不得不嫁与以前的蒋段那个人渣。

  以前的蒋段是出了名的混和渣,天天和狐朋狗友赌博、喝酒,亏得他有个好爹,不管儿子怎么样,宠着就是。

  这一宠,就宠过头了。

  花钱如流水,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家里钱财供应不上,他爹爹就只有加班加点的干活,争取多挣点儿给儿子花,结果钱没挣多少,人给累死了。

  这宋乐刚嫁进来的头一年,他父亲爹爹因为病拖太久不治而亡,这蒋段的爹爹也死了。

  于是蒋段就觉得是宋乐克死了他爹爹,让他没有了钱财的来源,无法出门鬼混了。

  本来之前宋乐嫁进他们家,他就不乐意,总觉得有约束,所以对宋乐也不怎么乐意搭理,这下更是不耐烦了,天天有不如意的地方就对宋乐拳打脚踢,可谓是禽兽不如。

  蒋段撑起身子往床边儿下望了望,果然!

  宋乐躺在床脚下,裹了层薄被,蒋段悄悄伸手摸了摸,就是一层布。

  他抖了抖,自己在床上盖着棉被都感觉着冷飕飕的,这原身可真是个畜生,好像是宋乐双亲一去世,他就立马把宋乐赶床下去睡去了。

  其实家里也不是没有床,但是蒋段怕分房睡让爹爹念叨不给钱花,所以让宋乐睡床脚下,营造出一幅我们还是感情不错假象。

  要不是家里需要个免费的做饭、洗衣、打扫、整理的,蒋段觉得以前这具身体应该早把宋乐赶出去了。

  想了想,伸手拍了拍宋乐“哎……”

  蒋段手一拍到宋乐肩膀上,宋乐就醒了,应该说是身体就醒了,精神还迷糊着,可见宋乐对以前这蒋段到底有多惧怕。

  “夫郎……我……”

  “到床上来睡!”蒋段打断他的话。

  “不……不用了,床下挺好的,不用,我不用……”宋乐是彻底吓醒了,慌忙的拒绝。

  “上来!”

  “我……”宋乐还想拒绝,但是看见蒋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低下头,咬了咬嘴唇,慢慢的解开衣带脱衣服。

  本来蒋段还想的是,这宋乐是把外衣脱了来睡,看来不用自己多说不要把外衣穿着睡觉。

  结果看着宋乐把外衣脱了,然后就脱中衣,一件一件的,蒋段才感觉不对劲,这人上床睡觉是有裸睡的习惯吗?

  看着宋乐浑身发抖的捏这最后一件贴身衣物的衣带,伸手把他的下巴抬了起来,果然!

  紧咬嘴唇,满眼的泪水。

  想了想,哎!以前这蒋段让宋乐上*床睡,那就真的是上*床,睡!

  蒋段抚上宋乐的眼,慢慢的把他的泪水抹去,放低音量,尽量的温柔道:“我睡够了,想坐会儿,你把我扶凳子上吧!”

  宋乐在蒋段替他抹去泪水时,就愣住了,这人又在玩儿什么花样。

  听见蒋段的话,宋乐低头嗯了一声,扶着蒋段坐在了这个房里唯一的好凳子上,还给他倒了一杯水。

  蒋段坐下后,长叹了一口气,看着窗户:“你去睡会儿吧”

  “床上!”蒋段补充道,“不许拒绝!”

  宋乐张张嘴,然后低头“嗯……”

第一章 巨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