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磨合

  蒋段把碗放好,盛好饭后拉着宋乐坐在凳子上,把筷子塞在宋乐手里:“吃!”

  想了想,再补充道:“吃不饱就揍你,不吃也揍你!”

  宋乐拿着筷子的手抖了抖,捧着碗低头默默吃了起来。

  蒋段看着碗里的饭,今天还是做的粥,很清,都可以数的清里面有多少粒米。

  喝了口粥,看着桌上的鱼汤,然后把粥倒回锅里,说道:“这个明天吃,今晚喝鱼汤。”

  然后把手伸向宋乐的碗,看着宋乐的捧碗的手紧了一下,然后放松。

  宋乐看着蒋段把粥倒回锅里,起身端着锅,嗫嚅:“我把……把锅……端过去。”

  蒋段低声应答,正端着碗盛汤,没发现宋乐有些自嘲的神情和有些苍白的脸色。

  宋乐把锅端进伙房后,并没有出来,坐在灶口的小板凳上低着头。

  有些自嘲,明明知道自己不该奢望,还相信蒋段会对自己好,还会被那些温暖所吸引。

  真愚蠢!

  怎么可能会改变,自己这么差!

  没有好的出身!没有好的长相!一点也不会服软!不会伏小做低!也不会哄蒋段开心!真如蒋段形容的那样,像个木头……

  今晚又要饿肚子了。

  伙房里还有些饭菜的香味,闻着肚子更饿了。

  睡着了也许就不饿了,但是还没伺候蒋段洗漱,不敢去睡,害怕又被蒋段抓住什么把柄收拾。

  而且今晚蒋段让自己把所有的床单被套都放在了他床上,最近越来越冷了,白天还不觉得,晚上更加难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睡着……

  摸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起身准备打碗水来充饥,也不敢动锅里的稀粥,害怕……

  蒋段一个饼子都快吃完了,还没看见宋乐过来。

  天气渐凉,饭菜只是微烫了,再不来吃,估计就要凉了,也不知道在伙房里磨蹭什么。

  起身往伙房走去,见宋乐弯着腰,上半身猫在水缸里,像是要自寻短见一般。

  蒋段吓得怒吼:“你干什么!”

  急冲冲的往宋乐那儿跑去,在宋乐松手的瞬间抓住了他的衣服,一把把他抓出来,看着宋乐被水打湿的发尾,怒吼道:“你在干什么!”

  宋乐低着头,没答话,抓紧衣角,看着宋乐这样,蒋段也有些无力,实在不知道该拿这样的宋乐怎么办。

  抓着宋乐的手,拎着宋乐的发尾,怒冲冲的往房里走去,拿着布拭擦宋乐还滴着水的发尾。

  宋乐在蒋段怒吼的时候,吓了一跳。

  随后知道,自己完了,又惹蒋段不开心了。

  在蒋段怒气冲冲抓着自己手,揪着头发往房里走去的时候,更是害怕的颤抖。

  被蒋段扯着僵做在凳子上,不过在蒋段拿着布帮自己拭擦头发的时候,有点迷糊了,不是要挨打吗?!

  蒋段擦完宋乐的头发,知道头发干了才蹲下,对着宋乐的眼睛,轻声问道:“你刚才在干什么?不是说好相信我的吗?为什么要自寻短见?”

  宋乐看着蒋段的眼睛,有些紧张,但是又无处闪躲:“我……我喝……喝水。”

  “你这么久没过来,就是想喝水?”蒋段有些不敢相信。

  “嗯……”

  “那你为什么不和热水?”

  “热水……房里才有,不多……柴火……柴火也……不多。”

  虽然宋乐回答的断断续续,但是蒋段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烧热水浪费柴火,而家里柴火不多,所以宋乐一直以来都是喝冷水,但是蒋段记得,之前的蒋段每天的洗漱都是温水,从来没碰过凉水,对宋乐的心疼一点点在心底扩散。

  但是……

  “那你怎么不来吃饭,有鱼汤就可以不用喝水了啊?”

  “喝鱼汤?”宋乐歪着头,迷惑的重复。

  蒋段忍住揉头的想法,“对啊。”

  “你……不……不是……不许吃饭,不许吗?”宋乐有些紧张,轻声反问。

  “不许?”,蒋段想了想自己刚才吃饭时候的反应,才反应过来。

  面前这人,太过于敏感,以为自己之前把粥倒在锅里就是让他不要吃饭的意思,而自己又太过于随意,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举动会给面前这人传达什么样的信息。

  轻叹一口气。

  抬手揉了揉宋乐的脑袋,轻握着宋乐的手笑道:“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今晚你做的粥,我不知道,所以熬了鱼汤,我想今晚可以只喝鱼汤,把粥留着明天喝,这样也可以节省一些粮食。哪知道你个小笨蛋居然想了那么多。”

  宋乐听着蒋段的解释,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他原来是这样的意思啊,自己居然还把对方想那么坏,自己怎么能这样险恶的揣度他的良苦用心。

  再次揉了揉宋乐的头,起身坐在旁边的板凳上。

  拉着宋乐的手,把他揽在自己腿上坐着,感觉到宋乐再次僵硬的身体,轻抚着他的背,下巴一下一下的磕在宋乐的肩窝上,对着他的耳朵说道:“不是说好的相信我吗?原来是骗我的啊!”

  宋乐一听蒋段的话,砰的一下站了起来,“不……没……不骗你……”

  “嘶……”蒋段揉了揉被磕着的下巴,看着宋乐紧张的向自己伸了伸手,然后又把手缩了回去,低着头不断的悄悄瞄自己,捏衣角的两指不断的搓着,没说话。

  “还好没磕着舌头,不然你可得好好帮我舔舔,消消肿。”蒋段戏谑道。

  宋乐听着蒋段的话语,脸哄的一下红了,更加紧张的偷瞄了一眼蒋段的下巴,发现只是有些微红。

  蒋段看着面前这人害羞的都快把自己缩没了,伸手牵着宋乐的手,轻快道:“问题解决了,那么现在去吃饭吧?!”

  “嗯……”宋乐听蒋段转移话题,心里轻轻松了口气。

  摸了摸碗,还好饭菜都没凉,把筷子塞在宋乐手里,然后把打好的鱼汤放在宋乐面前,再给他另一只手里塞了一个饼子:“吃吧!”

  宋乐低头轻轻咬了一口饼子,很香,不清楚自己几年没有吃过肉了,好像自从父亲爹爹病了以后就没吃过肉了,再悄悄喝了一口鱼汤,还是很香。

  看着宋乐一口饼子一口鱼汤的吃得很香,但是一点也没夹菜,蒋段有些无奈,很想使劲挠一下自己的头发,夹了一个虾肉,送到宋乐的嘴边:“张嘴!”

  宋乐看着自己面前的菜,愣了愣然后张嘴准备轻轻的衔在嘴里,不敢碰对方的筷子,害怕被嫌弃。

  蒋段看宋乐一张嘴,就直接有些粗暴的把虾肉塞在了对方嘴里,威胁道:“再不夹菜就揍你!”

  宋乐看着蒋段拿着放在自己嘴里过的筷子,夹了块姜丝塞在他嘴里吃着,有些感动,有些发愣,没有嫌弃,没有觉得自己不干净,没有……

  蒋段看着宋乐不断的发愣,两口把饼子塞在嘴里,然后几口就把鱼汤喝了,抢过宋乐手里的饼子拿放在他嘴边:“张嘴!”

  宋乐木木的张开嘴巴,蒋段看着宋乐含在嘴里没有动的虾肉,拿开饼子用另一只手戳了戳宋乐的脸颊,“把嘴里的嚼了!”

  宋乐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想喂自己,有些慌乱。

  想拿过蒋段手里的饼子自己吃,蒋段躲开宋乐伸过来的手:“看你看我都看呆了,今天就我喂你吧!”

  宋乐有些羞,又有些呆,愣愣的说道:“不用……自己吃,我自己吃!”

  蒋段没理宋乐的话,看他把嘴里的东西咽下以后,然后把饼子放在宋乐嘴巴,示意他张嘴吃,宋乐有些羞涩,除了小时候,还没有被人喂过饭,自己这么大人了,居然被人喂。

  宋乐看着嘴边的饼子没张嘴,蒋段拿着饼子在宋乐紧抿的嘴唇上碾了碾,看宋乐抬眼看自己,蒋段抬了抬下巴示意对方张嘴。

  看着蒋段大有你不张嘴我就一直这样的意思。

  张嘴咬了一口饼子,有些凉了,刚咽下嘴里的饼子又发现嘴边又是一碗鱼汤。

  宋乐抬手想接过碗,看着自己一抬手对方就把碗挪开,自己一放手又把碗挪过来。

  于是宋乐就着蒋段的手喝了一口鱼汤,但是蒋段从来没喂过饭,不知道端着碗需要倾斜多少。

  当宋乐抬手推碗时,才知道自己倒得太快,鱼汤都顺着宋乐嘴角往身上滴了。

  蒋段放下手中的碗,拿着旁边架子上的擦脸布往宋乐的嘴边抹去。

  不理会对方的闪躲,又夹了筷子姜丝塞子对方嘴里,看着宋乐鼓着腮帮子一口一口的咽下自己喂的饭菜,心里有种莫名的满足。

  擦,终于体会了一把喂宝宝的感觉了,虽然这是一个大宝宝。

  一口一口的喂着,直到宋乐轻轻推开自己手里的碗,轻声说道:“我……我吃饱了”

  蒋段愣了愣,看着手里还有大半个饼子,在瞅瞅桌上半碗鱼汤,扭头问道:“你刚才喝水了吗?”

  宋乐摇了摇头。

  没喝水还吃这么少,早上中午也是,那时候自己还想的是,到时候出去转转,运动一下,估计晚上就能多吃点儿了。

  没想到他饭量居然这么小,怪不得那么瘦。

  “你是小猫吗?饭量这么小,再吃几口!”蒋段轻声道。

  说着继续把手里的饼子放在宋乐的嘴边,不过马上又拿回来了,放在桌上,然后从碗底拿出一个饼子,继续放在宋乐的嘴边。

  宋乐看着蒋段的动作,有些不解。

  蒋段看着宋乐又在发呆,盯着自己手里的饼子,解释道:“那个有些凉了,碗底下的会热一些。”

  看着面前这个眼睛又开始发红的人,蒋段的心疼慢慢加大。

  有些无奈,有些叹息,还有些爱怜,轻声道:“快吃吧!”

  拿自己的碗重新盛了碗鱼汤,送在宋乐嘴边,再从碗底夹了块虾肉:“快吃吧,一会再凉了!”

  再喂宋乐吃了小半个饼子,他再一次扭了扭头,推了一下蒋段的手:“我吃不下了。”

  蒋段放下手里的碗,伸手想摸一摸宋乐的胃是不是真的吃饱了,但是自己一伸手,宋乐就抖了一下。

  蒋段想了想,没解释,因为宋乐迟早都要习惯自己伸手并不是为了打他,而且必须习惯。

  摸着宋乐的胃,再摸了摸肚子,在心里感叹了句:这就是骨瘦如柴。

  瞅了瞅宋乐的脸,这就是面黄肌瘦。

  摸完以后,拉着宋乐坐在自己腿上,才解释道:“只是想摸一摸你是不是吃饱了!看你是不是个小骗子。”

  蒋段的鼻息就在耳边,轻轻吹动着耳朵上的小绒毛,痒痒的,还有些害羞,但是自己并不讨厌这样的亲昵,还有些喜欢。

  然后他拿着宋乐的手,带着他抓着桌上已经凉了的饼子,放在自己的嘴边,大咬了一口,咽下后,说道:“礼尚往来,刚才喂了你,你现在也喂我。”

  蒋段带着宋乐的手捧碗、夹菜、喂食,直到把两个宋乐吃剩的饼子和鱼汤吃完喝完以后,才带着宋乐放下手中的筷子,而此时的宋乐已经羞得满脸通红,连脖子都是粉粉的。

  蒋段吃完后,拉着宋乐的手起身,“帮忙把这些放进伙房,然后再烧点水,嗯?”

  “嗯。”

  看着坐在灶前拿着柴火的宋乐,蒋段把碗筷放在灶台上一个一个清洗。

  收拾好厨房,帮宋乐把热水打出来,灭了火,然后端着热水往房里走去,边走边回头道:“跟上!”

  回到房里,蒋段拿出另一根洗脸布打湿了,然后递给宋乐。

  看着眼前又在发呆的宋乐,打开洗脸布,捏着宋乐的下巴,让他仰着脸替对方一点一点轻柔的擦着脸,并出声威胁:“不许动。”

  宋乐果然不敢再动,帮他擦完脸,然后搓了搓洗脸布,再一次帮他擦了一遍脸,然后才是自己洗脸,几下洗完脸后,拉起宋乐,把他的手放在水里细细的洗着。

  擦干手,换上洗脚的盆子,把洗脸水倒在脚盆里,搬了个板凳放在脚盆边,顺手把他鞋脱了,准备帮宋乐洗脚。

  宋乐见状,立刻把脚缩了回去,捏着衣角,不安道:“我……我自己来,自己洗。”

  哪有夫郎给自家小哥儿洗脚的!说不去还不得让那些老哥儿给说死,没一点规矩。

  看宋乐这么大反应,蒋段也清楚这个社会,不过自己还要和宋乐过日子,不管以后能不能走到最后,但是希望在相处的这段期间他们两可以正常的交流,不要把自己当成洪水猛兽,日子需要商商量量、公平公正的过。

  抓着宋乐的脚踝没有松手,抬头轻声安慰:“乖,不怕!”

  脱掉鞋袜,看着宋乐脚背上覆盖的巨大的疤痕,明知道不是自己做的,但是心里还是有巨大的愧疚,摸了摸脚背的疤,“对不起……对不起。”

  是替死去的混账的蒋段道歉,也是为自己心里巨大的愧疚和悔意道歉。

  把宋乐的脚洗干净,用布把水拭干。

  抓着他的脚,在脚底用指甲轻轻的勾了几下,看着面前猛的缩脚、眉眼弯弯的人,蒋段恶作剧般笑了笑,然后俯身抱着宋乐把他轻轻放在床上,扯过被子盖在他腿上。

  转身快速的把脚洗干净,也没去倒水,准备把水留在那儿明天浇后院的小菜园。

  关好门穿,回头看着乖乖坐在床上,跟着自己的动作转着眼珠的人,像幼儿园的乖宝宝。

第四章 磨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