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出门儿

  “家里缺东西?缺什么?”蒋段还是继续问。

  “盐。”宋乐抬头悄悄睨了一眼,赶紧低下头,脚尖悄悄的蹭了蹭另一只脚尖。

  “哦,那你刚才去问的时候有位置吗?”

  “没有。”宋乐有点遗憾的说。

  没有位置就说明自己明天要走着去集市,要起得很早,要走很远的路,不过应该不用担心,这几天自己吃得饱,穿得暖,走路也不用担心没劲。

  就是不知道买好东西回家的时候能不能找着位置。

  “那这样吧,明天我去,你在家看屋,缺啥我去买。”蒋段兴致勃勃的建议。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了解这个世界,而不是靠着混乱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啊?”宋乐被蒋段的话语吓了一大跳,心里焦急得不行,但是又不怎么敢反驳。

  蒋段挑挑眉:“可以吗?路那么远,我去买吧。”

  宋乐吞了吞口水,点头。

  “那行,明天除了要买盐,还需要其他的东西吗?比如说棉衣?还有家里缺什么,我一次性买回来吧,买好了一下子背回来。”

  “盐,布匹。”宋乐想了想,只说了两种。

  “嗯?就这两种?不需要其他的了吗?冬天快到了,不买点寒衣御寒吗?买布的话,你想做什么,是自己缝制吗?”蒋段噼里啪啦问了一堆。

  “嗯……我……我做衣服……你……寒衣……薄。”

  “哦,好吧!那你再想想还缺什么,明天顺便一起带回来。”蒋段思索后答道。

  吃完饭,蒋段还是有点激动,来来回回的在院子里踱,半晌才缓下这股激动劲儿来。

  开始搜寻房子里有没有什么活可以做的,自己做了,宋乐也可以轻松一些。

  转了半天,没发现什么事,想了想,朝正在伙房里收拾的宋乐喊道:“我出去一下,晚饭之前回来。”

  等了半天,没听到回答的声音,想以宋乐的性子也不可能大声的回答自己,抓抓头拿着背篓就往山脚走去。

  那天在山脚下找的吃得都吃得差不多了,有一些当成干货存了起来冬天吃,这里冬天也不知道有没有东西可吃,而且看家里的环境,估计也是掏不起那个钱买些吃食的。

  农民就这不好,靠天吃饭。

  而且以原身以前的混账程度,也不可能是那种帮家里干活挣钱的人,蒋爹爹去世后,家里的大小事一直是宋乐在做,之前自己又是个不顶事的败家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生活拉扯着过的。

  在山脚下又用背篓装了大半娄的小鱼小虾,并且运气不错发现了几个黄鳝洞,抓了十来条准备过冬的鳝鱼。

  这抓黄鳝的技巧还是之前老爸教的,当时老爸开了一个度假村,里面就是可以自个儿钓鱼抓兔子给后厨去。

  还记得那时候老爸告诉他,看见洞就挖,肯定能挖出个东西来。

  那时候自己听话,也觉得挺有趣儿的,的确看见洞就挖了,结果挖出一堆老鼠出来,把他吓得哇哇大叫。

  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挖黄鳝洞的时候还一直怕再挖出来一堆老鼠,不过显然他运气很好,挖洞的时候都是仔细观察过的。

  掂了掂手里的背篓,很好,可以很好补充一下营养了。

  仔细检查了一下背篓的孔,确定黄鳝不会从小孔里跑了,才摘了几片比较大的树叶放在背篓里,转身往山脚深处转去。

  秋季瓜果飘香,是个收获的季节。随处都可以看见些吃食,找到栗子、木耳、野蒜苗等一些食物,还发现了一棵梨树、一颗山楂树,但是背篓里已经装满了东西,所以他只是拿衣服兜了一些梨。

  回到家时,天已经开始擦黑,宋乐正站在门口往外望,加快脚步走上去,笑问:“等我吗?”

  “嗯……”

  蒋段有一瞬的心悸。

  吃完晚饭,收拾好今天的收获。

  想着明天就要出村儿了,蒋段觉得自己有点儿激动。

  睡不着!

  虽然有点儿丢人,没见过世面一样的。

  但还是激动得在床上翻来翻去的烙饼。

  侧过身来,透过月光看着躺的笔直、睫毛一直在闪的宋乐,蒋段有点儿想笑。

  这孩子,装睡都装不像!

  想和宋乐聊聊的,但是想想又没什么可聊的,聊什么?

  说自己不是原来的蒋段,自己是魂穿了?

  古人封建,不仅是制度,还有思想。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何况自己还是这种玄之又玄的魂穿。

  说到魂穿,就不得不思考一下自己本来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喝个酒也能穿越,而且这个蒋段到底是死了,还是他们灵魂互换了。

  如果是灵魂互换的缓,蒋段觉得自己有点儿恶心,让原身的灵魂呆在自己本来的身体里,享受着他父母家族的宠爱、朋友的亲近真心恶心得不行。

  如果说着原身品德好一些,蒋段或许还不会这么觉得。

  不过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自己连什么情况都不清楚,想多了还费脑子。

  扭头看了看还在不断闪烁的睫毛,蒋段玩心大起,轻轻的撑起身子,屏住呼吸,慢慢俯身,用手从旁边扯了扯宋乐。

  在宋乐猛的睁开眼睛的刹那,“啵”的一声响亲上了他的睫毛。

  看着他傻愣愣的眼睛一睁一张,嘴巴微微张开,明显是吓住了,蒋段觉得心里很有成就感,把脑袋埋在对方肩颈上嗤嗤笑了起来。

  这孩子太可爱了,哈哈。

  宋乐看着对方在自己颈窝闷闷笑,有些没反应过来,温热的气息吐在脖颈的感觉很明显,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微粉,不自在的缩了缩肩膀,伸手抵住蒋段,想把他推开,但是没成功。

  蒋段笑够了,抬起头对着宋乐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轻声道:“晚安,乐乐。”

  看着呆愣愣伸手摸着自己额头的宋乐,蒋段把他的手拿下来轻吻了一下塞进被子里,然后和着被子一下下的拍着:“睡吧……”

  宋乐眼神闪烁了一下,闭上眼轻轻叹了一口气。

  天大亮的时候,宋乐还有点迷糊,看着已经穿好衣服忙里忙外的蒋段有点缓不过劲儿来。

  “醒啦?”蒋段端着碗伸着脖子看见宋乐已经半支着的身子,笑道:“醒了就去洗漱,洗漱完来吃饭。”

  “你……你做好饭了?”宋乐吃惊的看着他手里的碗。

  “对啊,你再不起来我一会儿就要来叫你了。”

  “怎么……不喊醒……”宋乐有点不安,夫郎不但给自己洗脸洗脚,还下厨做饭,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就连那些日子过得红火、郎君关系和睦的家里都没有的事,夫郎关系再好,也没听说过夫郎会帮自己夫君做这些事的。

  “喊醒你?”蒋段放下碗,拿着宋乐放在床边凳子上的衣服,边一件一件理好后往他身上套边说道:“我喊啦,睡得跟个小猪仔似得,怎么都喊不醒。”

  “啊?”宋乐脸一瞬间羞得通红,但是马上又惨白:“对……对不起,我……”

  自己居然睡得这么死,怎么办,夫郎会不会厌烦自己,本来就没有哪个夫郎会给自己夫君做这些事的,不合规矩不说,还会落了自家夫君的威风,让外面的人以为自己是个欺负自家汉子的泼哥儿。

  蒋段一看宋乐的脸色就知道,这孩子又想歪了,真是,连叹气的想法都没有了,只想问问老天,穿你大爷的,为毛要给他安排这么一个小屁孩儿,随便两句话就能想这么多,想了想宋乐以前受的那些苦,又只得收起自己的那些暴躁,抹了把脸。

  边帮宋乐穿衣服边凑近他,瞅着他的脸笑道:“想什么呢,脸色这么难看。”

  穿好衣服,用被子把他腿盖好,围着他的屁股,抬手把宋乐抱在自己腿上,感受了一下瘦到只剩排骨是什么感觉。

  用手抬起他的下颚,盯着他眼睛,温声问道:“想什么呢?为什么说对不起?嗯?可以告诉我吗?”

  宋乐在蒋段抱他的时候就已经有点回不过神了,怎么还是这么温柔,难道不是应该发火吗?自己这么落自家夫郎面子。

  看着眼前这人明显的愣神,蒋段的心里被WTF占满,但是没办法。

  老妈说过:一起过日子,有小问题,要马上解决,以免铸成大错;有大问题,更要立刻解决,以免让错误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

  但是这三句话里有两句都是问题的局面让蒋段暴躁不已,真想来一句,去*他*娘*的问题,去*他*娘*的大错。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不能说不来,不然不知道又误会成什么样。

  “嗯?”蒋段晃了晃宋乐:“怎么不说话?”

  宋乐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蒋段腿上,把自己圈得紧紧的,一只手捏着自己下巴,凑得很近,挣扎了一下,被更大力镇压了。

  “说什么?”

  “对啊,说什么呢?”蒋段装作疑惑的样子,摸摸下巴想了想,然后兴致勃勃的建议道:“就说我刚才说你像小猪仔儿喊不醒,你脸色大变的原因,如何?”

  然后一只手放在宋乐的咯吱窝下面,威胁似得按了一下:“嗯?”

  宋乐在对方把手放在咯吱窝的时候就想起了,昨天自己和蒋段做的约定,相信他!扒拉了一下那只手,扯不掉。

  对啊,说好的相信他,可自己就因为这一两句话就……

  但是真的是害怕透了,一点点的温暖呵护让自己既着迷又恐惧。

  “说啊?”蒋段追问,手还威胁性的挠了几下。

  宋乐咯咯的笑了两声,鼓起了一点勇气:“夫郎……做饭……外面……他们会说,会损威风……不好……”

  虽然只有断断续续几个字,蒋段想了一下也就明白了,这个社会,恐怕想自己这样对自己夫君的,不但不会被赞扬,还会被那些嘴长嘴碎的哥儿拿来说道宋乐。

  不过自己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为什么要样样都遵守这个时代的规矩呢?

  大环境无法改变,自己家里还不能有所改变吗?如果真的是像其他家庭那样对自己夫君,事事都论尊卑,以自己这随性的性子,估计没几天就过不下去了吧。

  组织了一下语言:“我知道,但是夫郎我以前对你不好,现在想要改正,这是在我们家里,没人会知道,而且只是做一些小事而已啊!”

  没人会知道!哼哼!到时候就让全世界知道,自己是个三好男人,哼哼。蒋段在心里YY。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先起来吃饭,饭菜估计都凉了,我去热热。”蒋段揉了揉宋乐的脸颊,然后故意沉声道:“算了,夫郎先帮你把裤子穿好再去吧?”

  说着就一手去掀被子一手拿起旁边的裤子。

  “不,不用,自己来,我自己来。”宋乐停止胡思乱想,脸又瞬间通红,使劲捏着被子不让蒋段掀开。

  蒋段在宋乐看不见的角度勾了勾嘴角,故作遗憾道:“真的不要我帮忙吗?”

  “嗯,不用。”宋乐肯定的点点头,脸色更红了。

  蒋段亲了亲宋乐的额头,把他连着被子放到床上,用失落的语气道:“好吧!那我先去热饭。”

  端起碗,来到厨房,放下碗后,捂着嘴无声的笑道:哎呀妈呀,这孩子太可爱了,一点儿事儿就面红耳赤的,哈哈哈哈,比小仓鼠好玩儿,也比自己家的小土豆好玩儿。

  小土豆是蒋段在现代的亲弟弟,比蒋段小一轮,是个调皮捣蛋的机灵鬼,每次做了坏事还有本事让家里人更宠他,不过这孩子从小就是个不省心的,每次最大的爱好就是撩他哥,撩得他哥每次心中暴躁不已,抹把脸还是温和的微笑道:“没事!”

  蒋段喜欢小孩子,或者说是喜欢自己的弟弟,虽然每次和弟弟在一起自己都在暴走的边缘徘徊,但是每次最心疼的就是他,和小土豆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开心,但是自己很忙,忙学习,梦工作,忙人际,和小土豆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很短,弟弟虽然也喜欢和哥哥一起玩耍,却很理解蒋段,只是每次很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于寂寞,太过于想家,他把和弟弟平时相处时的态度放在了宋乐身上,或者说蒋段现在完全是在学小土豆,使劲撩宋乐。

  在现代,亲吻额头,抱着自己弟弟坐在腿上,这些都是合理。

  可蒋段还没回过神来,这是古代,封建制,他这么撩宋乐,那可真是大大的误会,在宋乐眼里,那是真的宠爱,宠溺,郎君之间的那种。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这些恶作剧在他看来没什么,可在宋乐眼里那就是撩*骚。

  热好饭菜后,宋乐刚洗漱完。

  吃完饭,蒋段拿着宋乐给的一掉钱,拨拉拨拉的往集市赶去,要布,还要盐。

  哎,古代真麻烦,特么的,这么点儿东西还要专门去一趟集市,你说近还好,可特么的还远得很。

  虽然对于买一点儿动西就要跑老远,但是蒋段心里其实还是很暗爽的,终于特么的可以见世面了。

  

第七章 出门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