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青松镇白祁

  钢铁洪流城北百里之外的青松镇内,镇民们依旧是努力的工作,从工厂主那里换取少量银币来维持这来之不易的生活。

  青松镇郊外生长着茂密的青松木。虽说与燃料黑石相比温度与燃烧时间都差的太多太多,但是黑石这种物资根本不是寻常百姓能够使用的,大多数的黑石都被做为战车,战舰的燃料使用,只有极少一部分的富庶人家能用黑石作为燃料,同样黑石的价格已经是用金币来计算,平常工人若敢在工作时偷偷将黑石带出工厂不仅仅是要赔付相当高的处罚金,更有可能被扔到荒野变成荒野猛兽的晚餐。

  所以对于普通居民来说松木成为了取暖的必须品,而青松镇的青松木廉价且优良致使青松镇的松木就非常受到欢迎,这才让青松镇成为极北地区的一个贸易城镇。每天贸易不断,重型货运卡车日夜不绝的像城内运送刚刚砍伐下来的松木。而城镇也起初从一座依靠山林的林场小镇变为贸易密集的青松城镇了。

  城镇卸货区,一辆辆重型卡车如同猛兽般嘶吼着在土地上梨出一道道沟壑,与其说青松镇的重卡是卡车倒不如说是一辆辆小型的火车,光是卡车的内燃机就有一辆贵族小汽车那么大,内燃机燃烧的当然也是由松木加黑石粉制作的混合燃料,车箱上的松木被统一的裁成十米,一捆捆的用铁链固定在车上,终于到了卸货区卡车吐出一口黑烟,伴随着沉重的声音内燃机熄灭了,仿佛在说结束了,但是短短的几十分钟后,这群卡车将会再次奔赴林场,好像永远不会停止一般往复工作直至报废。

  而青松镇的工人也一样,不停歇的工作就是为了吃一口饱饭。整个卸货区占地庞大却不混乱,数以千计的工人在工头的指挥下从重卡上卸下松木,之后由起重机钓到货仓内,犹如有序的军队一般。

  终于到了日落时分,白天工作的工人们开始收拾行装回家,而夜晚将会有另一波工人到来来重复他们白天的工作。李泰坦也脱下满是油污的工作服穿上了自己的粗布衣扛起背包离开了工地。

  李泰坦习惯工作后来到青松镇东的酒吧坐一会,喝上一杯酒吧的自酿啤酒,顿时感觉一身的疲倦都会抛掷脑后。仅仅每天所挣的银币在喝完啤酒后仅仅够买两个面包果腹。

  来到酒吧李泰坦找到了一个离舞台最近的位置,慢慢嘬着啤酒欣赏着脱衣舞女郎的艳舞,不时地跟很多工友打招呼。

  ‘今天劳拉真的漂亮啊,这小皮裤简直成了酒吧的半壁江山啊,说什么我要给她打赏’大胡子喊道。

  ‘大胡子,我看你是被啤酒喝昏了头了吧,就你扛木头挣得那几个板子被你婆娘看的死死地,过过眼瘾就算了’红发连声喊道

  大胡子一眼不屑的继续用目光在劳拉身上搜刮着她身体一切。

  李泰坦顺势将两个银币扔上台,喊了一句‘使劲跳啊宝贝,赏你的’

  紧接着脱衣舞女郎跳的更加起劲了,不时很多工人想,这家伙脑子生病了吧,一下扔出去了一顿晚饭,看来今天他们家的小白祁要饿肚子了哈哈哈哈哈。众人发出一阵哄笑。

  李泰坦听着脸红,闷头干了啤酒穿上布衣往门外走去。走在青松镇的街上以是晚上,风夹杂着阵阵寒意,李泰坦不禁想起了五年前儿子出生的那天。

  就在五年前的深夜,李泰坦的老婆在生下小白祁的时候难产,李泰坦不相信这套路的一切会在自己身上发生,

  于是心痛的问‘小妹,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孩子的,小家伙还没有名字,你看他的眼睛多像你啊,还有这可爱的小手,他在抓他的妈妈呢。你要坚持住啊。你还要为这个小家伙起个名字呢。

  就叫他白祁吧,白皙胜雪,生于祁山之南。小妹虚弱的说道

  不对啊,他应该叫李祁啊,为什么叫白祁,小妹你要坚持住。不!

  李泰坦撕心裂肺的喊道,他怀中的小妹也带着惊恐香消玉殒了。就在这个夜晚李泰坦失去了他最心爱的女子,但是他还是按照小妹临终的愿望,给小家伙取了白祁这个名字。

  一到家,李泰坦李泰坦有气无力的推开了木门,本就不大的家中一个硕大的小朋友占据了很大的空间‘白祁你在干什么’

  烤火啊,天凉了不吃饭我就感觉浑身没有力量。还很冷’白祁委屈的看着李泰坦。

  白祁也倒是生的可爱,皮肤白皙眼睛呈现出黄水晶的颜色,五岁的他像个瓷娃娃,招人喜爱,跟那个满身汗臭机油的李泰坦完全不像是父子。

  李泰坦也不是丑陋,蓬松的乱发下一对深邃的眼睛注视着白祁,也许是工作的缘故让李泰坦看上去无比邋遢,但是布衣下结实的肌肉表现出了他男人的一面。

  李泰坦走到火炉前说‘白祁,你知道我为什么叫泰坦吗,是因为我的爸爸妈妈希望我想泰坦机甲一样,无坚不摧。你身为我的儿子也要像我这样想一个男人一样,不要因为吃不上一顿饭就发牢骚。你要听话。站起来出去跑一圈就不饿了。’

  白祁展现出了与同龄孩子更睿智的眼神‘是不是今天又喝多酒了,所以面包也没了。’

  李泰坦顿时愤怒无比‘老子自己挣得钱想怎样花就怎样花,惩罚你跟家长顶嘴,今晚没有晚饭,等两天我忙完了就送你去学校,看你都五岁了,青松镇同龄的孩子都出门上学了,你还在家什么都不做,真是不成气候。’

  白祁没想到李泰坦终于有一天愿意送他上学了,青松镇说是学校不如说是技术学校,里面根本没有知识和别的教育,因为工作的需要。往往学校都会教一些器械和车辆的使用,以至于青松镇是极北地区第一个驾照年限最低的地方,钢铁洪流的孩子还在学知识练体能的时代,这里的孩子已经可以开抓钩机了。

  学校的费用也不高,只要是青松镇的工人家的小孩,只要满五岁都可以进学校,伙食跟工人一样,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而学校距离工地并不遥远,每天很多伐木工人都是趁着空余时间去学校看看孩子,对于这种近乎免费的教育很多家长还是很喜欢的。但是近乎免费也需要交纳二十个银币,对于很多家庭来说攒一攒就够了。

  对于李泰坦来说也就是几天的啤酒钱。

  可是他都不愿意出,宁愿将白祁关在家里也不愿让他上学。

  听到李泰坦让他上学,白祁心中也充满着好奇,到底学校里有什么呢,也是跟我一样的小伙伴吗。

  就在白祁以为自己老爹要让自己上学正在开心的时候,李泰坦却不这么想;一个小孩一张嘴,要是没有他,我一个月能喝好几杯啤酒呢,反正他自小与我不亲近,找个机会送到林场里我就搬离青松镇,去远处的其他城镇找找活路。这样我们彼此都好过吧。

第二章;青松镇白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