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各表一枝

  “清……呃,我还是叫你易安吧。”辛延年看也没看对方,只是狐疑地望着手中那冰冷而孤傲的宝剑:这莫非就是你所说……

  “不错,”易安道:“这就是晋武帝用已经幻化成人形的秦朝传国玉玺熔炼而成的绝世宝剑——龙泉。”说话间一股骄傲油然而生:“他能化形于物上,穿象而达本,让你我,不,让你这样的武林高手每出一招都能够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不仅节约内力,每一个字都可直指咽喉。”

  “唔,”辛延年似懂非懂地摩挲着手里晶莹而温润的玉剑:“可我还是不明白,我既然已经告诉了他灭吴之战必胜,你为什么还要阻止我告诉他的大显还有十年?难道你不希望四海一同的局面吗,如果再像三国一样兵燹肆虐,那么百姓就会又处于水火之中……”

  “哎呀辛大人,”易安捋了捋稀松的胡子道:“他司马炎根本就不是历史的核心人物,早死晚死没多大区别,咱们还是赶紧赶路直捣黄龙,拯救我华夏文明要紧呐。”沉下眼睛的易安透过睫毛看到辛延年爱不释手地把玩这宝剑,继续说:“通过上一次的失败我已经摸索出了捷径,咱们这次先灭四天王,再战亡灵法官……”

  “易安不必多虑,”辛延年把剑舞得左右生风:“就是现在和文伥魔对决老夫也毫无惧色。经此一战待我极登大位定封你为护国法师,哈哈。”

  “在下不胜屏迎待命之至。”易安恭敬道,右手始终紧握着那柄没有出窍的玉剑。

  “你就是李……”面试官细小的眼睛在树脂镜片的后面不断眨巴着。

  “佷。”李佷殷勤地答道。

  “嗯,父母是文化人呐,”面试官扯了扯领带又重新威严起来:“我抽出来时间和你见面你应该感到庆幸。”

  “真的是非常的感谢您。”李佷奉答道。

  “我们这里转正以后三到五千,实习期没有工资包食宿。”对方的语气被呼呼作响的空调吹得冷冰冰的:“既没有经验专业素养又不高,那么年轻人你能吃苦吗?”

  “能,能,”已经历过几次失败突然看见希望的亮光李佷迫不及待地答道:“我能吃苦不怕吃苦,专业技能我也是有的,”说着便窸窸窣窣地要从手提包里翻出证据来:“我在学校得过一次演讲比赛二等奖和两次征文优秀奖还有……”

  “不不不,”陷在沙发里的面试官不耐烦地搔了搔头:“你这些都没有用,啊,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也当过学生干部,你做这些所谓的荣誉都是给老师跑腿儿干活儿得到的,学校的荣誉我们只认奖学金,你这四年一次都没有……”面试官俯身看着李佷,双肘撑在宽大的实木桌上两手合十轻蔑地说:“我们要的是编辑出版、新闻中文相关专业的学生,你找第一条就不符合,更别说从业经验了……”

  “我从小就喜欢看文学作品尤其喜欢诗词,看到好的诗不背下来就睡不着觉,”李佷并非故意打断对方的话,他迫切的想要抓住眼前的机遇,虽然他像很多同学一样还没有做好面对现实社会的准备,他吞咽了一下继续说:“我也有一定的文学功底我的记忆力很好,背的诗从来都不会忘。”

  “哦,是吗。”面试官扶了扶眼睛,重新审视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而对方回应他的是热情而坚定的眼神。

  “哼哼,有意思,”主考官重重地甩了甩手腕调整好浪琴所在的位置:“既然你是最后一个,现在离下班还挺早,来咱俩就耍耍——诗词建龙会玩吧,嗯,知道规则吗?”

  “一人点字一人对诗,声调可以不一样音节必须一样。”李佷认真地回答。

  “好,”面试官一字一顿道:“锄禾日当午,除。”

  “除却巫山不是云,云。”李佷非常钟爱这个游戏,虽然他往往只能和自己吟对。

  “入云深处亦粘衣,亦。”主考官看了看自己的裤裆说。

  “一行白鹭上青天,白。”李佷火热的内心自信满满。

  “嗯——,”对方沉吟了一会儿:“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迥。”

  这个字不简单了,李佷略加思索即脱口而出:“金阙西厢叩玉扃,金。”

  接下来面试官开始故意点出很多生僻的音节,而李佷倒也颇能应付的来,在对方点出一个“赊”字的时候,李佷自然的想到了伟大诗人李白的一首名句,可是话到嘴边竟口不能言,似有一团棉絮赌住胸膛,瞠目结舌地支吾半天,对方终于失去了耐性,把躲在裤裆上的爱疯普拉屎往桌上一扔:“所以这个时代不需要会背诗的人,你看我用手机上网,啥都能查到,分分钟灭了你,还目空一切什么文学少年,搞得跟怀才不遇似的,哎呀,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李佷感到窝囊,在万分之1秒内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又一次的失败,但开阖的下巴没能遮住不争气的话:“经理,我,我这次……我……”

  “啊,”已经起身的面试官整了整衣襟,挥着手在头上划着无形的十字,好像在为李佷下一场的面试祈福:“回去等通知吧。”

  炎炎的夏日被路口树荫下坐着的老人用蒲扇扇凉了,虽然到了饭点但李佷却没有感觉到饿,他不想回去虽然这是他在学校外的寓所能呆的最后一夜了,但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眷恋。是啊,恋人兄弟值得留恋的东西都已经离别,回去看到空空荡荡的出租屋不也只能徒增伤感吗?况且他那里的行李留到明天收拾也还来得及。就这样一个面目稚嫩却西装革履的少年行走在尘风中,虽然漫无目的却步履很快,似乎知道自己冥冥中要碰见什么事似的。李佷越走越快似乎想让灵魂挣脱这没用的躯壳,但渐渐的他的两耳开始能够听到行人的脚步声公共汽车的刹车声卖西瓜小贩的吆喝和整个城市在喧闹中显出安详的样子,夜来了。他好像恍然大悟起来他知道了他要去找糖糖,虽然自己还没能找到工作,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早晚的事嘛,见到糖糖啦就说自己找到了工作,至于是什么工作嘛,嗯——留在路上想吧。情绪平复下来的李佷简单的辨别一下方向便折身往学校跑去,由于心血来潮的想法突然改变了行走的路线,身后一辆车唰地一声与他擦身而过,李佷望着汽车尾灯怔住了,他毫不担心自己刚才的安危,只是虽然汽车贴了膜副驾驶上的轮廓也能让他一眼辨得清晰,即使没有十二分的确定但李佷还是追着汽车狂奔起来,他似乎迫切的想证实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

各表一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