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我不能接受,我就开始想办法了我跟我妈说:“要不把猫小孩袋到哪个兽医院去吧给她打个麻醉针,然后在那坏声给拔了”但问了一圈锦州没有会拔牙的兽医,看来这条路走不通了,我又想了一下办法,我给我老公打电话,诉说我如何如何想念她,然后让她近期回来一趟,她说妥协一下,然后我就跟他说了猫小孩的事,我说“猫小孩最近有一颗牙坏了,已经折了,但还没掉下来呢,你回来正好给她一嘴巴,把她那颗坏牙打掉吧”他说“我不敢,我怕把她挠的像斑马一样”于是我跟他说:“那算了,你不用回来了”弄得我老公也很郁闷

  我老叔总来看我,我又开始打他的主意,他跟猫小孩没有那么熟,我想把猫随用胶布绑上,然后让他打猫小孩一嘴巴,不马上放开拿半小时再打开,等她消气一点,我把这个计划跟我老叔说了,他当然是没同意还批评了我几句,猫小孩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心思,经过她的不懈努力,终于把那颗病牙给掰掉了,她有能正常的吃饭了,再也不卡卡响了,但是牙白治了又开始原来一样了,似乎比原来更甚了。

  这次治没有开始那么容易治了。她口味变得挑剔了也变得馋了,原来喂他药的时候可以在肉里拌药,他吃肉也不得不把药给吃了,但现在不一样她现在吃馄饨刚开始是老挑馄饨里的肉馅吃,发展到后来馄饨不符合她的口味,她连肉都懒得挑了,基本是连看也不懒一眼,然后我就往鸡胸脯里拌药,她也连闻都不闻,她是吃狂了,鸡只吃炸鸡还吃鸡胸脯肉,鸡肝不吃煮的只吃炒饭,吃的还不太热情,鱼也不吃河鱼,只有“多宝鱼”和“带鱼”爱吃红烧或者煎的,别的做法都一般。她“轮秋膘”那天吃的挺开心,连吃了九个饺子,因为那天的饺子是“皮皮虾”馅的,现在不给她往饭里和药,她吃的这挑动捡西和药她就更不吃了现在每天吃饭里面就给放一丁点药,也没什么效果,所以她牙疼始终也没好。

  她现在不反对实物挑三拣四,对就餐环境要求也很高了,他感觉饭碗放在地上吃的不太愉快,她认为她在柔软的床上晒着太阳那样悠闲的吃饭,对于她来讲是件很开心的事,于是她就往这方向做努力,那天给她弄完饭以后她走过来用那种我见忧怜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又不停的叫,似乎有什么要求,徐姐跟着她,她把徐姐带到碗边上冲人叫了叫,冲人踢了踢碗,徐姐就跟着她把饭端走,把饭碗端着跟着她,以为她要到我这屋地上吃,因为这里阳光也很充足,就把饭碗给她放到地上了,但她还是不满足,她一下子跳到了床上然后看着徐姐不停地叫,徐姐就把饭碗放到了床上,于是她开始心满意足地快乐地用餐了,然后第二天她又想上床吃,但我妈妈在家,她对猫小孩挺严厉的,当天是猫小孩最爱吃的红烧带鱼,但她没有马上吃,她到我床底下开始喵喵叫。他知道只有我能说得动我妈,徐姐是肯定不能帮她说话的我也是:“爱知己拖,中人知事”。我开始求我妈了:“把碗给她拿上来吃饭”开始求得时候我妈妈态度不太激动,只是口气挺硬断然的拒绝了我,猫小孩应该是认为还有点希望,所以也没有放弃,就在那等着谈的结果,直到后来我终于给我妈磨的情绪爆发了,她严厉说他能吃就吃,不能吃就饿着吧,上来吃是绝对不可能的,别白日做梦了,猫小孩一听见这话知道是彻底没戏了,灰溜溜的去吃饭了。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