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她从这次出逃之后,吃饭变痛快了,我很开心,不过好景不长,这种好现象只能维持三天。从第三天她就开始恢复了老样子,然后那天做的豆角炖五花肉,把肉挑给她了,她就吃了三四口就不吃了,那个剩到第二天她就更不吃了,她不吃隔夜的东西,就只好倒扔了;第三天,第四天她也是这样,终于大家都发怒了,最先发怒的是徐姐,徐姐说不给她和了,能吃就吃,不能吃就饿死,她看不看徐姐很不以为然,因为她感到徐姐是外人,我妈妈也批评她了,她依然不以为然,她知道我妈妈宠爱我,而我宠爱她,所以我妈妈即使生气但要我求情还是能对她不错的,但问题是那天我也生气了,我就说:“地下室正好有个猫包,把猫小孩给关进去,然后给猫小孩关进地下室,关她半天再拎出来,给她去去病吧。”我决心要把她拎楼下地下室,一直要求我妈妈把猫包给拎上来,她一看我决心已定,把表情一下子从胸有成竹变成绝望,像我妈展出萌萌的表情了,从前她从来没有向我妈展示过,平时我妈妈在她心中是最没有分量的,她认为有我撑腰我妈妈纵使不乐意,也能经量满足她的,但这次不一样了。从我这里发出惩罚她的号令了,她就知道完了,大势已去,现在他只有放低身价的哀求叫声,终于给我妈叫得没执行我的话,她算是逃过一劫,然后她来我这屋在我面前坐着研究着我的反应,我看她眼睛闪着研究一会,她就跳到猫窝里睡觉去了,她应该还想平时那样以为我总会心软的,总会先妥协的,然后她在高高在上的接受我的道歉,不过这次她错了,我没开管她,我真的很生气,她等了一宿也不见我有任何动静,她这次真的害怕了。每天早上我六点醒,她还在猫窝里,但那天她听见我醒了,马上就高跳到我身上了,两个爪子一个按一个抬起那样不停的弄,那按摩一样。徐姐跟我妈过来,她冲他们两个喵喵地叫,弄成各种小萌样,终于把我们都哄好了。我们游给她弄饭了。不过,这一次她接受教训,再也不敢挑衅了,给的东西基本都能吃完,一顿吃不完半夜也吃完了,这大概就是“知耻而后勇”吧,但她身上还有一些小毛病,那天徐姐和我说:“你哪天在弄她一次,”我说:“不行,总弄她该不怕了。”

  我认为:这就跟教育孩子似的,你也不能总吼她,也不能总打她,不能让她总看到你发怒的样子,让她不知道你的底线,对你有一定距离,她永远不知道你的底线在哪里,这样她会怕你,你不经常和她发怒,你反怒一次她才会记住。现在有不少亲自活动我是很赞同的,我好的时候也会带着佑佑参加各种亲子活动,孩子确实需要家长的陪伴,那种陪伴和爱抚是别人都不了的,但是我有不太赞成孩子跟父母的完全混浠长幼、尊卑关系,家长和孩子可以是亲密无间的朋友,但绝对要在孩子心中树立家长不可侵犯的权威,这当然也需要家长与时俱进不断的学习,让思考不僵化,有的家长说:我说的就是对的,你必须听我的。这是最不负责任的话了,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从来没跟我说过这种话,他们心中都六十多岁了,但都特别喜欢接受新事物,思想不僵化,所以对家长的要求就是:少玩手机多多陪伴孩子,不断学习跟上孩子节奏。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