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都是因为荷尔蒙

  春天快过去了,树绿了,花儿开始盛开。

  一种特别的情绪,在潮湿的空气里发酵。大学里的男男女女们开始穿上轻薄的衣服,有一种东西随着温度的提高,弥漫在大学的校园里,它叫荷尔蒙。

  化学系9002班,在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适时推出了青年公园的野餐烧烤活动。

  班里大多数人采用和李默同样的方式,从魔都的西南角骑车到东北角的青年公园。李默骑着自己的大一时入校花45元买来的爱车,在周日早上6点开始出发,一群同样年轻的大学生,有的带着肉和蔬菜、有的带着木炭,有的带着女同学,李默选择了带木炭。

  从西南角,上中山路,经过外滩、五角场,一路欢歌笑语,花了大约两个小时到达目的地。

  在家很少干活的李默,选择了生火。班里的7公主,大多选择处理肉类,还有一群人给女生打下手。

  班导师朱梅老师是刚毕业的研究生,也是班里最漂亮的女性。其它也就张欣引人关注。张欣似乎对李默最近的表现有点疑惑,有意没意地往李默身边凑。

  从批发市场批发来的猪肉、鸡肉、蔬菜,被女生们用特制的调料腌制好,打下手的男生,把它们穿成串。公园出租的烧烤箱,已经放入了木炭,倒上酒精点燃。

  “嗷、喔…”看到点着的木炭,男男女女都激动地拿着各种串,在5个烧烤箱边一试身手。互相炫耀自己烤出的肉串、蔬菜味道。

  李默默默地看着,心里想,“这是多好的年龄啊!同学们你们将来会知道,这是自己在人生中最快乐单纯的时代”。

  吃了个半饱后,在朱梅老师的组织下,大家分组开始赛歌。李默又和张欣分在一起。前世的李默只会唱《少年壮志不言愁》《90恋曲》等有限几首歌,唱的一般,这一次也是躲在后面。张欣倒是落落大方,小脸红扑扑的。几首歌唱得,又多了几双仰慕的目光。

  自由活动的时候,李默自己一人坐在湖边的石头上。看大家嘻戏玩水。还有同学租了公园里的游船。

  “李默,我觉得你最近有点奇怪?”张欣走过来问。

  “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可能是事情比较多”,李默有点敷衍。

  “对了,最近你学生会的工作挺红火的,听说都上报了,有什么好机会也给我提供下啊”。

  “还有听说,你们找了个联谊寝室?”张欣接着问。

  李默知道张涛的意思,想结束这样的试探。“是啊,是外语系的学妹,有一个还挺漂亮的,我准备去追,也不知道别人是否能看得上”

  这一下像击中了蛇的七寸。张欣立即神情不自然起来。“那好吧,我觉得你能行,加油啊”。“那个我找老师有点事,先走了”

  李默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暧昧和纠缠不清只会害人害己。

  这时候,前世发生的一件事,同样发生了。老四林原别在裤腰上的价值近800元的爱华录放机,掉到了湖里。一群人脱了鞋,卷起裤腿,下湖去捞。

  林原站在水浅处,大声指挥,到后来,声嘶力竭地开始指责下水的高盛同学,“你怎么那么笨,我刚才说的,是西边,西边去捞”

  气的高盛直接上岸。遂后更多的同学上岸,到最后,林原的爱华录放机也没有找到。

  李默如同旁观者,看着这一幕地发生。明知道会发生,但也无力阻止,也无法阻止。年轻时,总要犯些错误。

  竞赛保送进入魔都科技大的林原,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高高瘦瘦,看上去很是斯文。然而,太自私的性格决定了他在大学时没朋友。当然异性朋友不算,颜控的女学生什么时候都是少不了的。

  回去的车队,依然热闹壮观。善忘的年轻人一路歌唱,迎着斜阳,回到学校。

  都回到寝室的511诸位,一片沉默,除了老六杨成林,没有人去安慰林原。大家好像忘了这个事情,也忘了有这么一个人。

  本来就少在寝室出现的林原,从此就更加早出晚归了。

  李默心里可以原谅林原多次晚上吵醒并指责自己,但无法认可这个人。虽然李默知道,20年后林原混的很不错,高级白领。

  但重生的李默还是无法把他当弟兄。

  如同前世一样,朱梅老师在野餐后几天,开始组织大家学跳舞。“三步”、“四步”、“恰恰”。有着20多年舞龄的李默,迅速被前世的扫盲者朱老师认定为有灵气,学得快。

  从此也开启了这一世李默跳舞的历史。

  舞厅,一个时代的象征,当时流传过十亿人民九亿舞这句话。在那个全民学跳舞的年代,不会跳舞感觉就像缺乏一种生活技能。大大小小各个单位,几乎都在组织学跳舞,有点规模的单位都有好几个舞厅。

  票价不高,一元。前世的李默,在感觉被张欣伤害后,迅速在舞厅找到了心灵依托。每逢周末傍晚,头上打着摩斯,修剪好胡须,穿着仅有的肥大的西装,系着红利带出发,从大舞厅跳到环境更好地教工舞厅,在时间开放的五六日三天,基本上每周必去,最后更发展到去附近魔都师范的舞厅。

  舞厅是上一世的挚爱,其实进入21世纪后,基本上社会上已经很难找到正规的舞厅。大众迅速地抛弃了这种娱乐方式,选择了KTV、迪厅、酒吧。仅存的的舞厅也成了老年专场。

  魔都科技大有两个舞厅。学生体育馆周末改成的学生大舞厅,另一个是教师活动中心的教工舞厅。教工舞厅周五、周六、周日开放。

  学生大舞厅也是学生老体育馆,木质地板,顶上有当时流行的镭射灯组。西面尽头是个小舞台,可以有乐队演奏。平时这里是学生体操、拳击等活动场所。周六周日这里对学生和老师开放,凭工作证和学生证入场。

  经常出入这里大多是大三大四的学生,经常有外校的学生和街头的小混混混进来。偶尔也会发生流血冲突,大学生自律队有人轮流驻守。

  学校受海派文化影响,风气偏软。追求优雅和绅士。客观上也影响了学生的人生。解放后到20年院庆,可以说出去的校友部级以上屈指可数,大多出技术领导。最有名的校友是一个91届管理系的知名编剧。

  93年以前,学校的灰色领域一直是由武力最强大的东北人控制。学校团委下面的录像点、租书点、舞厅、大学生自律队都是东北人为主。直到一次东北人和中原委培生的流血冲突,东北势力受到重挫。

  现在正是交谊舞的黄金时期。从重生后的极度兴奋到走向正轨后,李默的精神稍微松懈下来。是时候再去回味一下跳舞的感觉了。

  1992年五月末的一个周日晚上8点,李默一身白衬衣,牛仔裤,冒牌老人头皮鞋、寸发进入学生大舞厅。

  在一堆汉奸发、深色西装的男子里,李默如同鹅群里来了一只鸡,很不和谐、很不绅士。李默找了个靠门的角落坐下。这是长期混迹舞厅的秘诀,上人的时候,这个角度可以在亮处观察妹子,看到合适的再跟随到达妹子附近。

  看了一个小时,李默深深感叹,自己大学时代错过了多少妹子啊,悲哀!

  深受PS所害的李默,能欣赏到素颜的妹子,真是穿越大福利啊。

  然而李默还是没动,跳舞不是主要的,要的是找回那种情怀。那种2005年出差到BJ去人大学生舞厅想要寻找,也没有找到的情怀。然而当时面对喊大叔的妹子,什么情怀都没了。

  微黑的灯光,球形镭射灯,翻转着,折射出迷离缤纷的世界。《月亮代表我的心》,《小城故事》,直击李默心灵的最柔软处。

  这个时候,魔都科技大学生舞厅的另一个奇观出现了。

  花甲之年、风度翩翩的校长陈衡教授9点15分和二十多岁貌美如花的女秘书出现了。在学生们一番指点下,老教授宝刀不老地开始跳花华尔兹。

  这对舞伴的表演,并未影响大家纷纷上场。老校长2年后就要退休了,第二任夫人和孩子移居美国,此时正闹离婚。李默清楚地记得,这位女秘书半年后就成了陈校长的第三人夫人和三产办主任。

  老校长跳舞的规定动作是,跳一个小时,然后去50米外的学校宾馆晨院包房和秘书一起休息,毫无顾虑,视规则如尘土。这在90年代初的SH简直是惊世骇俗。

  SH高校届流传着老校长的传说,而学生视老校长为偶像,李默知道老校长不是人生赢家,退休后的老校长被教育部处理,什么委员教授什么的待遇全没了,三夫人也接受调查,再最后去了美国。

  一个曾经有希望往上走,不到三十岁就出版学术专著的老校长的人生轨迹令人唏嘘。李默站在这里,只是想更清晰地观察这一个传奇人物。

  大一刚入校,老校长就给90级全体学生讲课,讲《辩证唯物主义》,这一课受益终生。李默也经常给别人说,人还是要读点哲学的,如果你不知道为什么,请看看《辩证唯物主义》,会有帮助的。

  看着两人的优美舞姿,李默真想对老校长说:“校长你也花时间再研究下《辩证唯物主义》吧,你现在危险了”。

  然而只有目送。

第四章 都是因为荷尔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