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两地恋情

  “John,我要回家了”。第二天一早,李默在家里就接到了伊萨贝拉的电话。

  “为什么?是不是你父亲?”李默觉得有点不妙。

  “亲爱的,父亲觉得我们的爱情来得太快,希望我提前回家,可以冷静下,我该怎么办?”伊萨贝拉说着说着哭开了。

  “我可以和你父亲谈一下吗?”李默还想挽回形势。

  伊萨贝拉呜咽地回答:“父亲给我买了今天回欧洲的机票,John,他让我走前不要见你”。

  “该死”!李默沮丧地跌倒在床上。

  现在的中国在欧美人眼里还是贫困落后的国度,欧洲人看一个中国人就像魔都人看乡下人。

  20年后,西班牙,呵呵,一个二流欧洲国家而已。可是现在,李默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傲慢和偏见啊。

  李默安抚住伊萨贝拉,让她先听父母的话,然后答应有机会一定去马德里去看她。两个人交换了联系地址和电话,就这样李默的爱情进入两地阶段。

  见不到、摸不着的爱情总是很熬人。

  很快1993年结束了,在这一年,全国经济开始加速。

  1月1日捷克斯洛伐克正式分裂为捷克和斯洛伐克。

  1月20日美国第42任总统、46岁的威廉?杰弗逊?克林顿正式入住白宫。

  3月2日我国接入Internet的第一根专线,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租用ATT公司的国际卫星接入美国斯坦福线性加速器中心的64K专线正式开通。

  4月8日世界上跨径最大的斜拉桥--SH杨浦大桥合龙。

  4月27日“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和“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辜振甫,在新加坡举行会谈,史称“汪辜会谈”。

  5月9日~5月18日——第一届东亚运动会在中国SH举行,共有9个国家参赛。

  7月23日美国无中生有地指控中国“银河号”货轮将制造化学武器的原料运往伊朗,制造了震惊世界的银河号事件。

  10月15日曼德拉、德克勒克同获诺贝尔和平奖。

  12月15日国务院作出《关于实行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的决定》。

  过完1994年元旦以后的一天晚上,女汉子沈玉洁找上们来,一进酒吧就质问李默。

  “我们王瑞萍怎么了,我们以为你们会一直走下去的,你怎么见异思迁,找个外国女朋友?”

  李默拉着沈玉洁上了二楼,找了个沙发坐下。

  “别激动”,李默倒了杯水,给沈玉洁端过去。

  “我和瑞萍谈过将来的想法,她有出国的愿望,我感觉她的想法不固定,而且我们也没有那种不顾生死要在一起的感觉,走近一点,大家都有点局促,所以我想我们还是后退一步。”

  沈玉洁又问:“你怎么知道将来你不会出国?况且你还找个外国女朋友”。

  李默说:“我不会出国,我的根在中国,伊莎贝拉不一样,她不会想很多,而且中外观念不同,有些事情我和她做了,可能对她只是美好的故事,但若是和王瑞萍做了,如果有变化,就是极大的伤害”。

  沈玉洁似乎明白李默的意思,讥讽地对李默说:“不就是那点事情吗,不做会死”。

  李默苦笑:“这个,有时候真的很难说,我也不想伤害瑞萍”。

  沈玉洁明白了李默的意思,生气地走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看王瑞萍幸亏没和你谈下去”。

  511室的反应也很大,李默一回寝室,像惹了马蜂窝。连班里其它寝室的人闻讯都跑来了。

  “嗨,哥们行啊为国争光了”,这是正能量的。

  “哥们,我听说白人和黄种人尺寸配不上啊”,这是阴暗论的。

  “嗨,听说老外特开放,你小子那个了吧”,这是猥琐论的。

  老大还算正常,问了李默今后的打算:“你们这样,将来怎么办,你出国?”

  李默笑着说:“将来?还不好说,伊莎贝拉被他爸强制回国了,两地恋情,看情况吧。”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其它李默只能一笑而过。

  老五蔡斌问:“哪你和王瑞萍怎么办”,终于有人想到了王瑞萍。

  “找她好好谈谈吧,王瑞萍也要出国,变数太大,不耽误人家姑娘了”李默解释道。

  老五蔡斌听完,叹了口气:“就是马上要毕业了,将来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哪”。

  寒假前半个月的傍晚,李默把王瑞萍约出来,在校园里散步。王瑞萍情绪有点低落:“我不知道沈玉洁要去找你,不过回来她倒是给我说了”。

  “妈妈一定要让我出国,美国有个姑姑,这样也好,我们还是朋友吧?”

  “当然,我们还是朋友,最好的朋友”。李默坚定地回答。

  王瑞萍突然抱住李默,静静地不说话,然后转身离开。

  李默突然想起张学友的吻别。

  前尘往事成云烟消散在彼此眼前,

  就连说过了再见也看不见你有些哀怨。

  想要给你的思念就像风筝断了线,

  飞不进你的世界也温暖不了你的视线。

  连续两个妹子的分别使得李默的情绪有点低落,半个月过去,李默坐火车,回到中原的小城。

  一进院子,就看到在厨房忙碌的母亲。

  “哟,你可回来,你爸又去车站接你去了,这老头,又没接到”。

  李默笑着说:“我那么大个人,还要接”。

  “我给你弄点鸡蛋茶,你等会”,母亲打了个招呼,又钻进厨房。

  中原当地习惯,客人来了喝鸡蛋茶,也就是水煮鸡蛋花加糖。母亲高兴地忘了自己不是客人了。

  没过一会,父亲回来了。看到李默就说:“咦,你到家了,我还以为今天回不来了”。

  现在通信很不方便,家里没有电话,李默只是写信要回来,说了大概的时间。

  “对了,我听你姨夫说,王力他们不回来了?”父亲问李默。

  “是啊,车票不好买,他们刚去新鲜,也不想回”,李默倒是让他们回家,谁想到这几个人说,刚来几个月又回去太麻烦。

  “听说你挣钱了,还买了车?”父亲谨慎地问。

  李默觉得可以给父母多透点,“我写书挣了一百来万,后来炒股又挣了不少,在魔都买了大房子,开了一个酒吧”。

  “啥,一百万?”父母都很诧异,在这个小县城,万元户都是了不起的事情。

  “爸,我给你们留50万”李默对父亲说。

  “不要,上次你给的,还没花,你的钱自己存着,要钱我会说”父亲果然不同意。

  “小默,你毕业去哪还知道,到时间找媳妇都要钱,我们帮不上忙,靠你自己,钱你自己存着”。

  “那,爸妈,开春暖和了,把房子修修,盖个二层楼,回头我找图纸,保证盖得漂漂亮亮的”。

  李默想大四下学期会很清闲,让大家有时间联系工作。当然学校也管联系,但基本上好单位轮不上一般人,干脆回来帮家里盖房子。

  晚上,听到消息的两个姐姐也回来了,二姐中专毕业分在政府,还比较清闲。三姐在工厂里,就忙多了,李默知道三姐的厂现在效益虽然好,但最后还是倒闭下岗的结果。

  可是现在让三姐不在这个企业做,她也不会同意。在封闭的小城,有个单位就是铁饭碗,李默觉得说服不了她去做生意。况且现在,想买商品门面房都没有,留待以后吧。

  两个小家伙,看到舅舅带来的礼物都很高兴,李默也乐得带着他们出去买炮,买吃的。

  两个姐姐很关心李默毕业去哪,有一个上大学的弟弟,对家庭来说是很荣耀的事情。现在大四了,现实有时候很残酷。

  家里人没有能力干涉李默毕业的事情。只有祝愿李默能有个好的出路。

  “别担心家里,我和你三姐招呼着的,能留在魔都最好”,上过学的二姐还是比较明白。

  “二姐,我在魔都买了房子,已经是魔都户口,毕业应该留魔都吧”。

  前世,两个姐姐对李默也是极好,父母基本上是姐姐在照顾。李默有点愧疚地说:“姐,我写书、炒股挣了不少,你们有困难一定要和我说”。

  “好了,知道你有钱,王力都沾你光了”,三姐心直口快。

  前世,李默在家里的机会不多,现在对这样的家长理短还是很向往。是啊,还有什么比和在乎自己的人一起更开心哪。

  狗肉朋友,纸醉金迷只不过是一场风而已。只有这些不论你什么情况都会关心你的人,才值得珍惜。

  在家的李默,偷偷买了电视、冰箱和空调。父母虽然反对,但现在的国营商场,想退基本不可能。

  过了个年,一晃又要开学了,李默提前几天回到魔都,毕竟还有自己的酒吧和表哥表妹。

  过年期间,人依旧很多,在衡山路,李默就看到好几个洋房在装修,看来衡山路的热闹,不远了。

  开学前,李默去龙翔给王沪生一家拜晚年。乘机和李萍谈了连锁水果店的问题。李默让李萍考察魔都城区适合开水果店的门面,关键是看哪些门面是可以收购的。

  李默准备让精明可靠的李萍牵头成立一个连锁水果蔬菜销售公司。李默把门面买下来后,租给李萍。并告诉她,头三年免费。连锁水果蔬菜销售公司投资100万,资金李默出,李萍以目前的店面和管理占10%的股份,李默担任董事长。

  李默不干涉李萍的管理,只是自己的表哥和表妹要进入管理层。李默对公司的盈利不太关心。只对自己门面的升值关心。没有李萍的配合,这些门面,李默是无法得到信息的。

  李萍感觉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到了,痛快地表态说,要动员自己下岗的姐妹,找房源,开公司。现在魔都政府鼓励下岗工人创业,像李萍这样自己创业,吸引资金,带领下岗工人,李默估计很快就会成为下岗再就业的典型。

第十九章 两地恋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