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行走巴萨罗那

  安东尼奥.高迪对巴塞罗那的影响无处不在,古埃尔公园就是其中一个杰作。公园原本是为富人创造的花园,由高迪设计的台阶、喷水池、市场、广场、走廊等,处处都能带给人惊喜,整座公园像一个童话世界,又像一件悬挂在空中的巨型艺术作品。

  昔日大师精心创造的私人园林,如今是人民快乐的海洋。

  另一个值得看的是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主会场和国家宫。

  国家宫,建于1929年万国博览会前,是蒙锥克山脚下的重要建筑。站在西班牙广场上望向蒙锥克山,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国家宫的雄伟建筑。晚上,大厦前的“神奇喷泉(FuenteMagica)”随音乐舞动,变幻出无限的光与影。

  设于国家宫内的加泰罗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MNAC)是加泰罗尼亚最重要的博物馆之一,收藏着从新罗马时期、哥特时代直到到现代的艺术品。特别是11-13世纪的新罗马时期艺术作品,多为比利牛斯山脉的教堂中壁画、雕刻的原作,非常珍贵。在国家宫前,可以俯瞰整个巴塞罗那。山海相间的美丽城市。

  前世就在这里,李默立下有生再来巴萨罗那的誓言。时空转换、沧海桑田。李默又怎么会知道,是这样再次来到了美丽的巴萨罗那。

  “亲爱的,你怎么了”伊萨贝拉感觉李默的表情不对。

  “没什么,有点感慨,你知道我一直想来巴萨罗那,愿望终于实现”李默没有多说。

  “那好吧,我们下一站去西班牙村,离这里不远”。

  西班牙村建于1929年,是为当年在巴塞罗那举行的世界博览会而建的。这个风景如画的村子是由XavierNogué,MiquelUtrillo和RamónRaventós在研究了西班牙各地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风格的建筑之后设计和建造的,建筑师FransiscoFolguera任总指挥。在这里展示着西班牙各地富有民族特色的村庄和建筑,有“西班牙的缩影”之称。

  由城堡、民居、广场组成。还有一个毕加索艺术馆,里面有一些毕加索作品的临摹和现代艺术家的作品。

  最与众不同的是,在村里有各种各样的手工作坊和工艺店。艺术家们现场向游客展示具有西班牙特色的各种手工制造工艺技术。诸如陶瓷、玻璃、面具、布艺等等,数不胜数。而且做出的工艺品当场以不高的价钱卖给游客。可惜没有民俗方面的展示。

  前世没有欣赏到弗拉门戈舞,这一次,李默一定要去欣赏一下。回到酒店,李默和伊萨贝拉在酒店餐厅,简单吃了一顿晚餐。时间已经到晚上10点半了。对于西班牙人说,夜晚才刚开始。

  弗拉门戈舞号称和斗牛并列为国粹的舞蹈,在巴萨罗那很多酒吧可以欣赏到。

  一路上,看不完的浪漫风情,在兰布拉大街上上到处是行为艺术者,这是一座色彩斑斓、充满了妙趣横生的城市。

  伊萨贝拉带李默来到了兰布拉大街上TablaoCordobés酒吧,在TablaoCordobés酒吧内,每场演出都会有约15名艺术家参与。

  TablaoCordobés酒吧的弗拉明戈舞表演并没有特定的模式,弗拉明戈舞讲究即兴表演,每一个舞者会根据自己的心情和感受周围的气氛自由发挥。

  一进入酒吧,李默就看到在吉他伴奏下,两队男女在舞台上,舞步时缓时快。男舞伴穿紧身黑裤子,长袖衬衫,一件饰花的马甲;女舞伴头发梳成光滑的发髻,穿一身大红的紧身胸衣和多层饰边的裙子。旁边有人伴唱,叫“坎特翁多”,用吉他音乐伴奏,是安达卢西亚的民间音乐。

  吉他声时而缠绵细腻,时而暴风骤雨。男女舞伴伴着音乐,舞步时而柔情似水,时而刚劲有力,最后吉他手在吉他上弹下最后一响,舞蹈者亮出最优美的造型,一切都嘎然而止。

  观众们往往在目不暇接的时候,突然结束,情不自禁地欢呼喝彩。此起彼伏的“Ole”声,是对表演者的鼓励和支持,反过来也是表演者在观众那里获得的应合。

  酒吧不大,只能有大概150多个顾客,大家都坐的很近,离舞者也很近,舞者情绪很容易感染观众,大家欢呼着,互相碰杯,就像节日一般。

  李默的东亚面孔,常被周边的人认成RB人,知道李默是中国人后,不少人都来和李默打招呼。

  巴萨罗那是一个热情洋溢的城市。酒不醉人自醉,回到酒店已经快2点了。管他哪,反正也没有事情。

  第二天,李默没有开车,上午11点多,两人沿着兰布拉大道,行走在罗马旧城区哥特区,这里有巴塞罗那的主教堂,有诸如古罗马城墙的遗迹。主教堂门口有一个大广场,广场边上有许多卖画的艺人。

  继续往东走,很快就到了巴塞罗那海滩,那里有是纪念哥伦布出海发现新大陆的雕像。海边有一个巨大的广场,街道两旁都是小吃摊。海边有游艇码头,停泊了大量的游艇,不远就是沙滩。在这里可以享受阳光和海风。

  李默和伊萨贝拉在海边的一个餐馆坐下,享受一顿墨鱼海鲜饭。用墨鱼汁制成的海鲜饭不仅墨鱼是黑的,连米饭也是黑的,味道很独特。

  李默没有听从伊萨贝拉的建议去看斗牛,李默对这种残忍的游戏不感兴趣。

  正好是星期六,下午有巴塞罗那和皇家社会队的比赛。现在还不是西甲鼎盛的时候,前世这个时候国人对西甲没有什么概念。没人预料到从05-06赛季开始随着巴塞开始崛起西甲开启了长达11年对欧洲足坛的统治。

  李默和伊萨贝拉一起去了巴塞罗那队的主场诺坎普球场,选了一个不错的位置,欣赏了一场赏心悦目的比赛。巴萨主场氛围还是那么嗨,也许现在的氛围更纯粹,没有过多的金钱味。

  如果说有愿望,巴萨的比赛算是一个吧,满足了这个愿望,李默和伊萨贝拉在巴塞罗那浪漫的地中海城市又玩耍了两天,心满意足地回到马德里。

  回到马德里,李默又遇到一个难题,见伊萨贝拉的母亲玛丽莎,马德里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伊萨贝拉还有个哥哥胡安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学习经济学,没有回马德里。

  第二天一早,李默就被伊萨贝拉拉去添置服装、美容理发,一身欧版修身西装,小头收拾的光可鉴人。

  “亲爱的,你的礼物准备好了吗”,回到宾馆伊萨贝拉有点不放心。

  李默从行李箱中拿出一本书,“英文版《第三浪》,作者签名版,怎么样?”

  “太好了,都有英文版了?”伊萨贝拉欢呼雀跃,脖子上李默买的翡翠项链也跟着欢腾。

  “要包上吗?”李默对西班牙的礼节不大清楚。

  “交给我了”伊萨贝拉转身出了房间,不到15分钟就回来了。红色的礼品外包装,显得很有档次。

  下午三点,心中颇为忐忑的李默坐伊萨贝拉的车到了市区的一家联排别墅。

  尾随着伊萨贝拉进门后,一眼看到客厅里沙发上坐着一位中年女士,皮肤比伊萨贝拉略黑,带着金边眼镜,气质温婉高雅。

  见到女儿和客人,玛丽莎起身和李默打了一声招呼。

  “欧拉”,然后请李默沙发就坐。

  李默的西班牙语日常用语已经没问题,和玛丽莎客气几句后,送上礼物后。

  “可以拆开吗?”玛丽莎很有风度地问。

  “这是我的荣幸”,李默很有礼貌地回答。

  “妈妈,这是John写的书,英文版”,伊萨贝拉。

  “是吗,我家的宝贝和我说过多次,要认真拜读一下”,玛丽莎很认真地对李默说。

  “伊萨贝拉,你招呼一下John,我准备一下下午茶”,点心、水果、红茶,看母亲在忙碌,伊萨贝拉拉着李默参观自己的家。

  上下两层,下面是客厅、敞开式厨房、客房、健身房,上面是主卧、公主房、书房。

  伊萨贝拉的公主房整个一个粉红色的世界,到处是娃娃,仿佛是童话世界。伊萨贝拉兴奋地给李默介绍,这个娃娃是父亲5岁买的,那个娃娃是7岁母亲买的……。

  李默心里嘀咕,看来伊萨贝拉是个娃娃控,还特别恋旧。

  一圈转完,回到客厅,玛丽莎已经收拾完,开始看书。

  “John,你随意,你的书很有意思,我需要看仔细点”,玛丽莎似乎对李默的书很感兴趣。

  李默慢慢地喝着红茶,心情开始平静下来,看来兆头不错。

  “John,你觉得未来的世界是计算机的天下?”玛丽萨突然问李默。

  “严格意思上说,是网络的世界,大数据的世界。”李默进入神棍状态。

  “喔,怎么说”

  “计算机只是工具,包括智能手机,将来由电脑组成的互联网和手机组成的移动互联网必将彻底改变这个世界”

  “计算机不再是科学家的工具,它会像电视一样成为人们的必须品,而手机也越来越智能化,具备了电脑的功能,人们无时无刻不和世界联系,大量的信息流冲击着世界和每个人,而掌握信息源头和通过大数据掌握经济社会规律的公司和人将成为世界的英雄。”

  “你会是这样的英雄吗?”玛丽萨问。

  “我不会,我喜欢普通人的生活”李默说得是心里话。

  “你会在马德里居住吗?”玛丽萨又问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我会在马德里买套房子,随着全球信息化,世界将变成地球村,地理距离不再是问题”,李默还是有点回避。

  玛丽萨也觉得现在谈这个问题有点早,继续和李默就书中的一些观点进行讨论。

  “John,我觉得你这本书对西班牙很重要,你考虑发行西语版了吗?”李默觉得又一个馅饼落下来了。

  “没有,我西文版的版权还在手里,玛丽萨你可以帮我吗?”李默顺水推舟。

  “没问题,你在马德里多住几天,我替你问问”,玛丽萨愉快地答应了。

第二十九章 行走巴萨罗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