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西班牙式婚礼

  11月18日下午5点,李默和伊萨贝拉的婚礼在马德里一家教堂举行。在神父的主持下,在伊萨贝拉亲朋见证下,两人各自宣誓,“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我都爱你、尊重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在众人的欢呼中,两人交换了戒指,并亲吻在一起。

  经历过四年的两地爱情长跑,又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在一起。宗教仪式结束后,大家一起到了伊萨贝拉的家。

  西班牙人婚礼上最隆重也是最热闹的时候,是新郎新娘切结婚蛋糕。宴会进行了一会,一盘巨大的蛋糕,放在小车上,推了进来。李默和伊萨贝拉走到蛋糕前,在众人的欢呼声、鼓掌声中,共同持着一把不锈钢长刀。

  两人假装抢着切蛋糕,李默手腕的力气要大一些,眼看蛋糕就要被切开,伊萨贝拉抬起一只脚,想去踩李默的脚面,李默借机用力切下去,蛋糕被切成两大块,同时顺势弯腰伸手脱下伊萨贝拉一只鞋,高高举起。客人们热烈鼓掌,欢呼新郎得胜,并分享结婚喜庆蛋糕。

  其实,这是事前商量好的,伊萨贝拉故意将脚抬高,而且鞋子没有系上带,以便让李默一下就能脱下来。

  客人们分享蛋糕时,会想出各种点子逗新郎新娘。有的要求李默和伊萨贝拉当众拥抱接吻,有的要求李默和伊萨贝拉介绍恋爱经过,有的要求李默和伊萨贝拉跳弗拉门戈舞……。李默和伊萨贝拉一一应付下来。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好在没有特意为难的。

  最后,新郎新娘翩翩起舞,客人们也成双成对地伴着跳李默和伊萨贝拉起来,就连伊莎贝拉的父母也高兴得进入舞池跳起来。热闹欢乐的家庭新婚舞会一直到第二天天明才结束。

  所有的仪式完成以后,西班牙新婚夫妇一般会有蜜月旅行。李默和伊萨贝拉商议后,选择了伊萨贝拉姥姥的出生地古巴,虽然已经没有什么亲戚在那。

  前宗主国的西班牙和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两人去古巴,相当容易。

  11月20日早9点,李默和伊萨贝拉在马德里机场登机,大慨10个小时到达哈瓦娜机场,不需要签证。在抵达机场后只需要花20美元填写一张入境卡。

  古巴位于加勒比海西北部,东与海地相望,南距牙买加140公里,北离美国佛罗里达半岛顶端217公里,由古巴岛和青年岛等1600多个岛屿组成,1120万人。

  在苏联解体后,古巴经济遇到很大困难,1997年10月,古巴共产党五大召开,在坚持四大决议的同时,首次提出把经济工作放在优先地位。在美国长期封锁下,旅游业是古巴主要创汇产业。

  哈瓦那位于古巴岛的西北海岸,是古巴共和国的首都,人口超过220万。哈瓦那一年四季都适合旅行,相对的旺季在每年11月中旬到来年4月中旬之间。一般圣诞节和新年,是游人最多、费用最贵的时间段,这个时间会涌入大量的加拿大游客。

  下飞机,李默打了一个的,直奔预定的MELIACOHIBA酒店,这是西班牙MELIA集团投资的酒店,附近还有几家豪华酒店。这里有游泳池、美容按摩、酒吧等西方酒店有的一切,价格比马德里还要昂贵,是的,李默一来就发现了。对外国人,哈瓦那真是一个昂贵的地方。这些豪华酒店古巴人不能随便进入。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古巴人的家庭旅馆里住。便宜而自由。

  在酒店安顿下来后,已经是傍晚,李默和伊萨贝拉在附近先转了转,酒店对面就是一家外汇商店,类似中国以前的友谊商店。在那里所有的古巴人都可以去消费,只要你有CUC(可兑换比索和美元挂钩,1:1),对外国人,到这里第一件事,就是换CUC。哈瓦那大部分的经济都是从游客的CUC上得到的,而一月工资相当两百人民币的古巴人,想改善生活,就必须从它们视线里的外国人身上得到。

  CUC使用的范围之广是和国内以前的情况所不同的。80-90%的古巴人有海外关系,来自国外的汇款都会变成CUC,所以在古巴应该有两套大规模使用的货币系统,而不象国内那时侯只有很少人能得到和使用。这深刻地改变了古巴人和古巴经济。在苏联解体后,古巴失去了来自前东欧国家的支援和市场,全靠蔗糖和雪茄的经济太单一。旅游成了经济的重中之重。

  李默来之前,很难想象这里还是富人的天堂,外国人受到很好的保护,警察到处都是。这里灯红酒绿,DISIC、酒吧、俱乐部很多,很多场合的物价远超西班牙。这样的刺激不知道对于古巴人意味着什么?

  第一天,实在是太累了,李默和伊萨贝拉在酒店简单吃过,倒头就睡。

  第二天开始游览哈瓦那。可以选择旅游大巴,也可以选择三轮车。李默选择了酒店旁边的出租车。

  先是哈瓦那革命广场,举行阅兵和大规模群众集会的场所,革命广场旁左面是古巴内政部大楼,正面镶有格瓦拉的头像,右面是老卡的头像。独立纪念碑高耸入云。

  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建筑是白色的哈瓦那国会大厦,外形是美国国会大厦的翻版,建成于1929年,1959年之前一直是古巴政府所在地。白天的时间,这里大多都是外国人,以及各类出租车,包括马车,人力车。

  对于中国人,华人街也是必去的,可惜现在只是空余一个牌坊。古巴革命以前这里生活着上万华人,这里有为纪念19世纪下半叶在古巴独立战争英勇战斗的华侨修建的纪念碑,落成于1931年,碑文“没有一个古巴华人是逃兵,没有一个古巴华人是叛徒”,可惜这里已经没有几个华人了。

  老卡革命后,大批华人因为资产被没收,逃离了这里。剩余的几百华侨,都已经很老了。现在的古巴对中国的改革以及社会发展宣传不都是那么正面的,大多数古巴人对中国的印象,估计还是穷困和问题多多。所以当地人对中国人热情不如对欧美人。当然是看在钱的份上。

  这里一切和中国刚改革开放如此相似,所有人都想挣钱,出租车司机、厨师、门外的闲汉。各种各样的人,一见外国人就会推荐他们朋友从厂里偷拿出的雪茄。警察看到古巴人和外国一起,会盘查,甚至古巴人会被抓。偷、抢很少,至于你受骗了,那很正常。古巴的福利和保险制度很好,仍然运转,孩子上学免费。8岁之前,国家替你养着,牛奶什么的国家免费发放。古巴人不会有存钱的概念,有钱就去消费。

  因为受美国封锁,这里的车大多很破烂,你可以看到上世纪初的古董车一直到90年代中国的偏三轮。可以说这里街头是就是汽车博览会。

  哈瓦那另一个有名的人物是美国人海明威,这个伟大的作家当年住宿的酒店,长去的酒吧都成了旅游热点。古巴长期受西班牙人统治,又是当年非洲贩奴的中转站,所以建筑与西班牙非常相似,很多已经年久失修,人种上非常复杂。简单说就是黑的、白的、棕色的,什么样的都有。

  对于李默,哈瓦那即熟悉,又会感觉很陌生,李默知道,他们的路还很长。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与落后生产力之间的矛盾长期存在,而且在美国的围困下,穷则思变,希望他们的路能平坦。

  白天看风景,第二天晚上,李默和伊萨贝拉打的去Tropicana,这是是哈瓦那最富盛名的夜总会,自1939年开张以来就非常有名,即便在情况不太好的革命年代它也坚持了下来。这里是古巴有钱人和外国游客的娱乐天堂,位于哈瓦那西郊一处偏僻的地方。司机一听去Tropicana,笑着说“星光下的天堂”,哈瓦那人就是这么称呼Tropicana。

  客人一般8点半之后陆续到达,李默和伊萨贝拉提前了一点。舞台有好几个,黑暗中喷水池中的半裸的男女正在舞蹈,而周围的热带植物仿佛沉睡般进入了浅呼吸。

  大概有1000多个座位,不同的位置不同的收费,还要求正装,拍照也要收费。节目很热辣,热带国家就是这样开放。有舞蹈、唱歌、还有杂技。

  全场大多是外国游客,热烈的拉丁音乐,配以绚丽的艳装和奇异的服装。跳到嗨处,演员会请大家一起参与。这时候气氛好到快要爆炸。

第三十八章 西班牙式婚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