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山村的生活

  李默没有烧柴火灶的经历,火头不是大了,就是快熄了。一顿晚饭搞得李默成了黑包公,想起镇上看到的液化气换瓶站,看来又要去镇里了。

  马马虎虎吃完晚饭,李默带着富贵出了院子。

  山村不光是不方便,此时辽阔的天空挂满星斗,李默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壮丽的天空。前世的雾霾使得看星星成为奢侈的想法。

  干冷的空气,让李默的思维更加活跃,想起了很多。这里不是李默的家,自己也不可能呆很久,但这里也许可以让李默找到平静,心灵的平静。

  物资匮乏的人们,生活会很简单,在这里李默试图让自己大起大伏的生活变得简单点。

  至于伊萨贝拉和儿子,李默不敢去想,就让他们留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

  至于对儿子和父母是不是有点残忍,李默还没有认真地去想,只是想躲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摸摸地舔着伤口。自己企业什么的,李默更不想去想,这个世界离了谁都可以,没准会更好。

  回到屋子休息的李默,裹着自己带来的被子,褥子薄了有点冷。

  第二天天蒙蒙亮,没怎么睡好的李默就起来了。带着富贵走出院子。

  前方是一片山林,富贵显得非常兴奋,在山林里钻来钻去,也许最适合在这里的是富贵,城市体现不了它的价值。

  此时,山林里最后一批红叶还傲然挺立在枝头,伴着大片枯黄的叶子,这并不调和的色调,组成了别具一格的冬景。

  一阵风吹来,叶子掉落下来,发出了一阵沙沙的声音,让人感到一阵阵萧索悲凉。

  “汪汪”,富贵嘴里衔着什么,从林中窜了过来,露出自己优美的曲线。然后一个急停,在李默的脚边蹲下,吐出嘴里的东西。

  这是一只即将死去的兔子,腿还一蹬一蹬。

  “干得不错”,李默拍了拍富贵的头。

  “可以打个牙祭了”,李默心里想,弯腰提着兔子的腿,转身回到学校。

  “哎呦,野兔啊”,“是狗咬的吧,不错的猎狗”,迎面撞见宋校长。

  “真好,老宋,给拿回去”

  “别啊,我在你这收拾,中午咱俩喝几杯”,老宋看来兴致不错。

  “那行,这柴火灶,我还真弄不成”,李默同意了老宋的建议。总体的来说,李默是个随和的人。

  天开始亮了,李默用热的块烧了开水,泡了一碗方便面,当了早饭。老宋扒了兔子的内脏,扔给富贵,就当富贵的早餐了。

  一会功夫,老宋把兔子收拾干净,挂在院里的树上。

  “老师好”,不停有来上学的同学问好。

  同学好奇地看着李默,富贵,还有那辆摩托。再就是那只扒了皮的兔子。

  一上午,李默先后给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的同学上了语文课,数学课。中间课间操,李默带着大家跑步。跳广播体操,李默自己还没有学会。

  山里的孩子比较听话,一上午,李默还没有发现调皮捣蛋的。但课堂比较枯燥,孩子们基本上没有提问的。也许老宋就是这么教他们。

  比较糟糕的是孩子们的发音。也难怪一口当地普通话,俗称“半自动普通话”的老宋,怎么可能教好孩子的普通话。

  “别急,慢慢来”,中午边喝酒,边吃红烧兔肉的的老宋,介绍了一下学校和学生的情况。郭寨小学附近有12个自然村,大概3千多人口。地处伏牛山区,交通不便,人烟稀少。本来河阳县就是国家级贫困县,年人均收入不到200元。郭寨就更穷了,基本上是靠天吃饭,靠山吃饭。

  有点本事的青壮年都进城打工去了,留在村里的基本上是老弱病残。很多孩子上学是因为家长不知道该怎么安置孩子,还有的连学都上不起。

  老宋自己是土生土长的郭寨人,高中毕业就成了民办教师,一晃就是三十年。自己在郭寨有地,县里的现金补贴也经常拖欠。

  国家这些年对民办教师采取“关、转、招、辞、退”的方针,分区规划,分步实施,逐年减少民办教师数量,老宋享受政策的光,2000年转为公办教师。

  在郭寨小学这个谁也不愿意来的地方,老宋也成了唯一的正式教师。附近的孩子小学毕业,就要到白城住校上初中。

  不让再招民办教师了以后,公办教师谁也不想来,老宋打了好几次报告,没办法只有自己一个人带课,还好李默来了。

  “老弟啊,看得出来,你也不是简单的人哪,不管怎么样,你解决了我的大问题,孩子跟着我,都学毁了”。老宋感慨地说。

  老宋想象不到,随着国家财力的提高,教师成了热门职业。估计不久后,这里就会有新的老师了。

  李默安慰老宋:“没有新老师,我李默是不会走了”。

  听了李默的表态,老宋又多喝了几杯。

  下午,李默继续教自然、音乐、英语。李默照书本教的时候,看着大家一脸木然。李默突然觉得自己要尽快出去买一些东西。

  第二天下午,李默安排了一下午自习,然后开摩托出山了。

  回来的时候,李默带回来一个液化汽罐,一个液化气灶;一大包教育类、电影、音乐VCD碟片;还有一个大功率的电脑音箱。

  李默原来带得有笔记本电脑、光驱和吉他。这样李默就具备了简单的多媒体教学能力。只是可惜投影仪现在还不普及,要买得到市里去。

  第二天教室的玻璃上结满了雪霜,早晨孩子们鱼贯而入,嘻戏声一下驱散了空气中的寒意。

  突然歌声从教室里响起,孩子们找到了它的来源。这是两个黑色的音箱,大多孩子人生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

  “同学们,好听吗”,李默大声问孩子们。

  “好听”,李默接着说:“以后啊,老师每天课间会给大家放音乐,带大家学唱歌,好不好?”

  “好”,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有了这个小插曲,李默觉得今天孩子们听课更加精神集中,情绪也更加快乐。

  李默从此以后,音乐课以听音乐,教歌为主。这样李默的吉他也有了作用。

  而自然课,李默带孩子们走入山林,或者让大家看电脑的资料片。其它主课,更是大量采用了多媒体的资源。

  年轻的李默给孩子们带来了山外的信息,带来了原来没有看到的世界。

  小李老师迅速成为了孩子的偶像,李默自己也越发感觉到自己在村里地位的提高,经常有孩子和家长,会送一些栗子、蘑菇等山货。

  “付出永远比索取更愉快!”,李默第一次真切地体会到这一句话。

  在安定下来后,李默开始走访失学儿童的家,希望自己能把这些孩子劝回学校。

  老宋不怎么看好李默的行动,关键是钱。国家义务教育前世2006年才实现。一年几十元钱学费,很多家庭都负担不起。

  走访过程中,李默看到了很多穷困的家庭。

  赵庄有一家单亲家庭,父亲因病逝世。母亲带着三个孩子,家里就一土炕,连桌子都是土台。一进家门,两个女孩子在床上躺着,孩子母亲在灶台烧火做饭,幸好还有救济粮。

  李默奇怪两个孩子不起床,孩子母亲羞涩地说,家里太穷,就一套衣服,谁出去谁穿。

  李默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谁想到山里的家庭会这么穷,这么苦。

  李默当时把自己带的钱,大概200多元全给了这个母亲。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孩子上学。

  当时团中央发起“希望工程”,200元钱真的能改变一个穷困地区孩子的命运。

  李默回来和老宋说了感受,这些情况,老宋当然知道。

  附近的村民很多年前就有个梦想:“啥时候俺村能修条通往外界的水泥路啊!”就像赵村,148户人家分布在方圆10平方公里的七沟八岔里。

  没有路,山里的山货出不去,外面的物资也进不来。赵村好不容易争取到了修建一条水泥路的项目和资金,不过,由于坡陡山高,一条路整整修了5年,还没有修好。

  有的村路修好了,生活却依然艰辛。“娃们上学还是得跑个十来里,哪家有人生病了,依旧是实在拖不下去了才往医院送,每年辛辛苦苦种的庄稼还是刚刚够吃。”

  老宋还说了个例子,村里年年发救济款、救济粮,吃完喝完接着穷。以前有干部搞了个养羊的点子。家家户户发了两只羊,结果一个月不到,羊都进了大家的肚子里。

  常年与山外与世隔绝,不激发大家致富的念头,不去了山里百姓的穷、懒、馋的根,脱贫难!

  目前看,扶贫光是修几条路,拉进来电线杆、用上自来水,还是不行啊。也许只有移民才可以解决问题。李默想起来前世的移民扶贫模式。

  可现在的平阳市,大批国有企业不景气,工人下岗,财政困难的很。

  一个字,“难”。

第四十五章 山村的生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