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第一步棋

  过了几日,魑魅魍魉接到傲茕传召来到紫殿,要随着傲茕下界。傲茕换上紫衣便装没了平日的荣光高照、高不可攀,此刻俨然一副邻家妹妹的形象,那绝美的脸没了昔日的光环看上去更亲切了起来。魑魅魍魉四人一改往日低头听命,此时也都抬起头正视傲茕,只是如此随意的看这个有着绝对能力,绝对容颜的上司的脸,倒让这四个刀枪不入、冷酷无情的人冷不丁红了脸,魑掩饰了下自己的失态,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傲茕微笑着看着这四个黑衣遮身,还带着斗缝遮着大半张脸的护法们,回答道:“出发不急,只是你们就打算以这身装扮下界?那凡人可没仙界胆子大。”说罢,傲茕扬手一挥,将魑的斗缝帽子掀开了,魑惊觉,猛然转头差点就出手攻击了那掀他帽子之人,他从未以真脸视过人,见过他们真容的都已是灰飞烟灭之辈,其余三人见状也后退一步,本能的做出了攻击状。傲茕见状笑着说:“别紧张,原来魑长得这般好看,为什么要遮着脸呢?”傲茕看了他们四人一遍最后定睛在魑的脸上,魑被这般注视着竟然不好意思起来,将脸往一旁转。傲茕见状不再逗他,收下目光,对着其余三人说,你们都把帽子掀开吧,把斗缝都脱下来。三人听罢犹豫不决,傲茕叹了口气,又挥了挥手替他们掀了开,掀开一看,吆喝,原来都是美男子!傲茕心里嘀咕“合着是四个美男子在装鬼呢!”

  看着四个俊美的‘鬼’微低着头,冷着脸愣站着,傲茕又道:“还愣着什么呀,快把斗缝脱了,这个不用本尊动手吧!”他们听完有些生气的瞪着傲茕,魉传音给傲茕说:“清儿!别太过分,我等不跟你一般见识,你不要得寸进尺!”

  被唤清儿的傲茕微笑的看着他们传音道:“我可是奉幻主之命,再说我演的不好么?方才你们红什么脸?”

  “再胡言乱语,休怪我们不客气!”魅颇为愤怒的传音过去。

  “我怕你们?我也是得过幻主精血浸养过的,说来比你们还早几百年,后又拜幻主师父为师,也算幻主师弟,不过你们想打也没机会,现在我可是幻主,你们最好注意下分寸,这附近的细作可不少。小心漏出什么破绽!”那清儿回道。

  “哼,若不是幻主有命,今日必取你性命!”魑冷脸回道,“你也休要得意,今后你在我们四人身边也小心着点,命给你留着,别的可就不保证了!”

  清儿浅笑“这是有劳魑护法费心了,我想我们也不该在这废话了,该启程了!”清儿一脸笑意的回完酸溜溜的话,对着殿门口喊了一声:“灵儿,去告知大护法和长老,本尊携四位护法下界去了,幻中之事,烦劳他们了。”还没等灵儿答话,清儿看了魑魅魍魉一眼,说道:“走吧。”然后五人就消失不见了。灵儿看着消失的人影,竟扯着嘴角笑了下,随后才转身离开。

  灵儿将见到之事报与碧玺班戟,他们证实后遣派两名心腹前往监视,随即又传信于郎夜。而此时,真正的傲茕早已来到了魔岭附近。她在魔岭后面的山上找了棵大树,搭了个简单的小屋,这里将是她对付郎夜的主要场所。坐在树屋里,她召唤来了两个黑衣带着獠牙面具的人。“布置的如何了?”傲茕问。

  “布置妥当,里外都已按幻主所示待命。”一个獠牙人答道。

  “这里面有九十九颗定魂丹,你们想办法分下去,切记身份一旦暴露就想办法抽身,不能之时就吃下定魂丹自行了断,它会为尔等定二日魂,如若本尊没来的及救尔等,尔等就真的殒命了。”傲茕扔给其中一个一个瓶子,淡淡的说道。

  “属下誓死追随幻主!幻主莫要忧心,我等不惧生死!”

  “...小心行事!”傲茕看了他们良久,才转头望着远处乌云笼罩着的魔岭回道“回吧。”

  “属下告退!”

  ......

  次日,郎夜五大弟子之一的老四炼翁,奉郎夜之命要寻六个灵气高的小妖供其炼化之用。炼翁听其部下所言,北里山有不少高灵小妖,便带着一帮人来到了北里山。刚到山前,他就嗅到了丰富的灵气味道,满脸堆笑的对那名部下说“这里果真有好东西,回去定会好好好赏你!”那部下听罢谄笑的道谢,顺便为其引路。一路到真抓了不少小妖,炼翁兴起,心想反正师父就要六个,这些多出的,我何不自己用之,于是将抓的多余的小妖都自己吸收了。炼翁吸完就想回去复命,那带他来的部下拦着他道:“署长,此时距来时尚早,何不再多找找,说不定能找到更好的妖儿,讨魔主欢心呢!”。炼翁深邃的眼睛盯着那部下看,突然笑着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聪明人!说的有道理!走,在找找去!”

  一行人走到了山腰上,刚想去后山,那部下突然指着一处对炼翁说:“署长快看那是什么?”

  那部下指的地方,偶有金光闪动,晃人眼。炼翁咧起了嘴,小声说道:“今天真让本署赚到了,这是有个妖儿在渡劫呢!师父最好这口!”...

  魔岭正宫内,高处坐着的男人,黑发披肩,发亮的黑衣长袍一直到脚,他抿着黑紫色的嘴唇,盯着炼翁给他找的那五个小妖,发现灵力都挺不错,还有个在渡劫的,看罢微露喜色,刚要开口称赞一番,猛然瞥见那个渡劫的妖儿缩了缩脚,他却眼尖的看到了那只脚上的黑色疤痕。他放松瞳孔,问炼翁道:

  “翁儿何处寻得?”

  那炼翁听罢带着喜色无不得意的答道:“师父不知,徒儿是在北里山寻来的,这妖儿过于狡猾,徒儿着实费了不少心思才抓到呢。”

  郎夜眯着眼盯着炼翁,嘴角还带着笑意道:“哦,是吗,北里山?你怎么想到去北里山寻的呢?”

  “之前徒儿经过那里,就觉得那里灵力丰富,心想定有不少有灵的宝物,所以师父吩咐徒儿寻找,徒儿就想去看看,一去果然有收获!”

  “之前经过?”郎夜看着炼翁明显刚吸食完妖儿还未抹干净的嘴,心中冷笑“那你可知烙铁印为何?”

  “烙铁印?徒儿不知。”

  郎夜细长的眼睛变的猩红,一伸手,将胳膊长长数米,掐住了炼翁的脖子怒声道:“你不知?不知就可寻个有烙铁印的妖儿给为师吗?”

  “师父饶命,徒儿确实不知!”

  “谁带你去北里山的?谁带你找到那妖儿的?为师不信你能这么轻易找到!”

  “是徒儿一部下,带徒儿去的,徒儿什么也不知道师父!”

  郎夜摔下炼翁,却发现刚才被束着的那在渡劫的妖儿不见了,心中甚恼,狂躁的说道:“将那人带来!”

  炼翁召人去找,来人说找不到那部下。郎夜又问:“你那部下,从何处得来?”

  “徒儿去后山找大师兄无意毁了他的宝贝,师兄欲要杀我,逃跑路上遇得,此人颇有智慧,帮我抚平师兄,从此徒儿就带在身边了。”

  郎夜又眯着眼盯着他,炼翁见状慌忙伏地求道:“徒儿真的是偶然所得,师父明察!师父明察!”

  “行了,你就去找那跑了的妖儿戴罪立功吧!”

  “多谢师父!徒儿这就去找,定将其捉来!”

  炼翁走后,郎夜换来一蒙面人交代道:“去查那人!”

第七章第一步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