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飞来横祸

  谢梓安驾驶一辆半新不旧的帕萨特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中午谢父的一个电话让他不得不提早半天回家。据说先要带他到商场买身名牌包装包装再到美容院拾掇拾掇,好让他能在元旦那天以最精美的外表展现在买家,嗯,是女方面前,以期待能忽悠到对方最终达到出货的目的。接完这个电话,谢梓安到现在还是满头黑线。

  唉,谁让咱是吊丝一枚要钱没钱要貌…嗯,貌似也没有。其实,谢梓安长得并不差,将近一米八的个头,身体匀称,眉目清秀,要是再戴上一副金丝眼镜到颇有几分文人学者的儒雅气质。这幅摸样骗骗校园中不谙世事的文艺女青年尚可,但要应付一个以结婚为目的的白富美就是给和尚买梳子——无用啊无用~

  谢梓安打开了音响,准备用音乐抚慰一下受伤的心灵。顿时不羁的歌声回荡在车厢里:

  “我没钱没地位

  因为我爸他没职位

  我爸他不可能受贿

  我也不惭愧

  ……

  我开始摇滚了

  我先留头发再剔个秃子

  我开始摇滚了

  谁借我两钱我买把吉它

  我开始摇滚了

  我喝点小酒再找点想法

  ……

  我摇不摇滚

  我要你滚!

  我要你滚!!

  我要你滚!!!

  我要你滚!!!!

  滚!!!!!

  ……

  “咦”的一声,谢梓安惊讶的看到前方两辆警车疾驰而来,后面跟的一辆满载荷枪实弹武警的军卡更是让人触目惊心。乖乖,谢梓安吐了吐舌头,这么大阵仗绝对要有大事要发生了啊,不知是到哪里去打黑还是扫毒。扫黄的话随便来几位片警就搞定了绝对搬不动杀气腾腾的武警叔叔们。

  谢梓安心道等会得打电话问问徐胖子,这货消息最为灵通。不过这么大的场面肯定逃不过嗅觉灵敏的记者的耳目,还是回家看晚间新闻吧。

  思量间,帕萨特出了高速驶入了一条岔道里。谢梓安的家位于剡水市。江南水乡河流水渠纵横交织,李白有诗云“霜落荆门江树空,布帆无恙挂秋风。此行不为鲈鱼脍,自爱名山入剡中。”剡水市因此得名。

  剡水市一路往西就是省级自然保护区飞仙山。飞仙山山势峻奇风光秀美,山中植被繁茂更是以出产金丝长尾猴,凤头鹰等十数种国家级保护动物而闻名省内外。翻过飞仙山的盘山公路就到谢父谢母退休隐居的飞仙镇了。

  谢梓安的二手帕萨特欢快地爬着山坡,因为还没到元旦假期路上遇到的车辆寥寥无几。谢梓安边开车听音乐,边欣赏两旁的山水风光倒也别有一番意趣。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刚才还隐隐能看到日光的天空瞬时乌云集聚,大风骤起。

  谢梓安把车窗留起的缝隙关好,又未雨绸缪的先打开了雨刷。果然,过去还不到一分钟,瓢泼般的大雨就倾盆落下,豆大的雨珠密密麻麻的打在车身车顶上竟然砸得咚咚作响,犹如连绵的鼓声让人心烦意乱。

  “大冬天的这天气还真是反常啊。”随着自然环境的日益恶劣,全球性气候恶化天灾不断,这就是人类为求自身发展对地球资源索求无度结下的恶果了。谢梓安听着车外呼啸肆虐的风雨声,公路都快变成了一条小溪,路旁的崖壁上时不时的有土块碎石落下。看来这路是不能再赶了,的先找个地避避雨。

  好在不远处的岔道拐弯就有个村子。谢梓安找地方停好车狂奔进了村头的一家旅馆,掏出一张百元钞道:“开个单人间。”

  柜台里肥胖的女服务员正在专心的玩手机,闻言抬起头不满的横了谢梓安一眼,抓起柜台上的钞票一把就塞进抽屉里,又在旁边的抽屉里摸出个挂着钥匙的木牌“啪”的一声拍在了柜台上,不耐烦地道:“16号,二楼左转。”忽的眼角余光瞥见成了落汤鸡的谢梓安竟然一身成功人士的打扮,又打预防针补充道:“厕所和浴室都只有公共的。”

  谢梓安抹了把头上滴下的水珠,也不计较又拿出一张百元钞道:“再拿套内衣。”

  果然,胖服务员不情不愿的从柜台地下摸出一只没有任何商标的袋子来,又是“啪”的一声把这套不知哪个小作坊生产的三无内衣拍在谢梓安的面前,不耐烦的说道:“八十!不讲价!”

  ……

  省城临江市中心的地标性建筑锦绣大厦的顶楼,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当先走下来两位老者。一位身材高大,满头银发梳得整整齐齐,一身黑缎面的唐装,气质威严精神矍铄;另一位则佝偻着身形,一身也衣服邹巴巴的,唯一引人注目的是腰间竟然悬着一个绿锈斑斑的青铜葫芦。

  早已等候的三人见状不敢怠慢,急忙上前见礼。中间的中年人西装革履方面大耳颇具富贵之相,见老者向他走来,急忙越众而出,抢上前行礼道:“属下临江分会主事薛敬之,恭迎龙长老,司徒长老两位长老一安好!”

  接着又对着姓司徒的佝偻老者跪下磕头道:“段师门下二弟子薛敬之拜见师伯,当日在西首山上蒙师伯教诲敬之得益匪浅,不想一别将近二十载。幸而师伯身体安健,敬之今日才有幸得以再谒仙颜,何幸如之!”说罢抱着老者的膝盖一副激动难抑的模样。

  司徒老者笑呵呵的扶起薛敬之,上下打量后笑道:“不必多礼。许久不见贤侄倒是富态了不少,一看就是有福气之人啊。”

  薛敬之闻言不由得有几分尴尬,刚想再说些什么,一旁的龙长老语带威严的声音传来:“好了,先论公事再叙私谊。薛主事,先给说说总会交给你的那件任务办得怎么样了?”

  薛敬之闻言神色一肃,恭敬地答道:“回二位长老的话,属下自接到那件任务后,根据总会发来的情报,通知区政府提前清场,有利刃堂“灰鹰”携带3号仿制品与暗影卫3号,4号及8号以及一干人等潜伏于周围。在那物出现后及时发现并且当场消灭……”说到这里薛敬之微一停顿,偷眼看了看龙长老,一咬牙继续说道:“事后其遗骸也,也基本收回……”

  龙长老听到这里不由得眉头皱起正要发问,司徒长老抢先说道:“我就说吗,这件事既有“灰鹰”出手又有那件仿制品的相助,肯定是十拿九稳的了。不过薛主事,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刚才说的“基本回收”是怎么一回事啊?”

  薛敬之一见司徒老者发话,心里一松解释道:“事后检查回收的残骸发现失少了一小片,想必是那物爆炸时刚好有一片落的较远回收时没有发现,事后应该是被周遭之人捡走了。现在正在查找,相信不久就能收回了。”

  龙长老听罢,微一沉吟说道:“只是一小片的话那倒是无妨,不过也需要尽快找回,我二人在这里只呆十天,你就在这之前送到我手上吧。”

  司徒长老笑道:“既然公事已了,我也该去见见段师弟了。趁着这几天我们老哥俩好好叙叙。”

  薛敬之笑道:“师傅知道二位要来,早早就准备了武夷山顶那几株茶树上采的大红袍,专等着师伯和龙长老前来品茗了。”

  龙长老一听也来了兴致,说道:“能让老段拿的出手茶,肯定值得一品。”

  薛敬之把二人引到一间密室门外,推开门笑着说道:“二位请进,家师正在里面和前几日来的颜长老手谈,属下就不进去了,等会自会精通茶艺之人把香茗奉上。”

  等二位长老进入关上门,薛敬之的脸就阴沉了下来,边走边思考起来。

  这次对两位长老隐瞒了事实,没有收回的残骸不但不止一小块而且还是核心部分,据刚刚传回的消息拾到的那人已经携物潜逃不知所踪了,这要是过了十天的期限还没找到……到时就算师伯在总会肯为自已说情,自已的下场恐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一想到会规的严苛,薛敬之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

  洗漱完的谢梓安正躺在旅馆的床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雨已经下了2个多小时了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现在连手机信号都搜不到,只能等雨稍微小点再到村里看看有没有公用电话再给家里去个电话报报平安。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快开门!警察查房!”

第三章 飞来横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