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被捕与审讯

  谢梓安不情不愿的跳下床,真没想到在山村小旅馆里也会碰上这一出。打开门一看,谢梓安差点没笑出声来。叫门检查的警察共有三人呈倒品字形站在门口,前面两人一人双手叉腰,歪着脑袋嘴里叼根香烟满身的酒气;另一人双手环抱在胸前抖着脚一副疲懒无赖的摸样。要是这两人身上皱巴巴的警服还有腰间斜挂着的警棍,谢梓安真要以为站在面前的是农村里不务正业的二流子。

  倒是后面披着军大衣的黑胖子还有几分气势,一双三角眼正上下打量着谢梓安。

  “看什么看!”叼着香烟的这位重重敲打了一下门,打了个酒嗝嚷嚷道:“快把身份证拿出来!还有什么暂住证,工作证统统拿出来!”

  谢梓安翻了翻白眼,拿出身份证递给明显是喝高了的这位笑嘻嘻的说道:“太君,我是大大滴良民,良民证滴可要过目?”

  “少,少废话!”满身酒气的警察一把抓过身份证正要放到眼前仔细端详,忽听的后面一声咳嗽,这才醒悟,转过身对着黑胖子谄笑道:“窦哥,这是这小子的身份证,您看看。”

  窦哥对谢梓安笑了笑:“看不出,小伙子还挺贫的。”接过身份证看了起来,又拿出手机在上面点点划划不知道在干什么。

  等了几分钟还没完,谢梓安不耐烦的催道:“检查完了没有,我还要早点休息呢。”

  窦哥抬起头对着前面两人打了个眼色道:“就是他了!”又对谢梓安说道:“我看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等交代清楚了在休息不迟!”

  还没等谢梓安有所反应,两个警察就上前一左一右的架住了他,其中一人嚷道:“小子放聪明点,要是敢拘捕就有你苦头吃了。”这两人拔出腰间的警棍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谢梓安完全搞不清状况,只好辩解道:“警官,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每次去K歌都要先点一首《拒绝黄赌毒》的……”猛然间心中一动,摆出一副笑脸对黑胖子道:“窦哥是吧,我看这里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钱包里还有些现金,算是我请哥几个喝酒的。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这里就先赔个不是了。”

  “呵,心思还挺活络的,敢当面行贿了!”窦哥冷笑着从怀里摸出一张证件移到谢梓安眼前,“看清楚了,我们是正规的警察,别以为抓你是为了讹钱。”

  “就是,别拿我们村治安办的就豆包不当干粮。”一个警察用警棍指着谢梓安的鼻子气愤愤的说道。

  “六子,你给我闭嘴!”窦哥瞪了他一眼,接着道:“你还是好好想想等会怎么样才能坦白从宽吧,带走!”

  刚才的证件谢梓安倒是看得清楚,窦虎,江南省剡水市公安局江城分局,警号XXXXXX,照片上的人也对得上号。既然真是警察,谢梓安反而松了口气,自已什么违法的事都没做过倒也没什么好怕的。最多问完话再被罚点款,自已清清白白的一个人难不成还怕被审成江洋大盗?

  抱着这样的心态,谢梓安上了警车。

  雨还在下着,村治安办门口,窦虎蹲在门口抽烟,听到背后脚步声传来头也不回地问道:“是三儿吗,人关好了?”

  “放心吧,人关在放器械的仓库里了,到还挺老实的。”三儿应道。来到窦虎身边掏出烟递了过去,点上吸了两口这才问道:“窦哥,这小子看着到是挺斯文的,到底是犯了什么事被抓进来的?”

  “外表能看出个什么球,我见过的杀人犯比他更斯文的多得是。”窦虎教育小弟。抽了口烟,窦虎也疑惑道:“我也正琢磨着呢,这事听说是省公安厅直接找到市局马局长的。要不是大雨封路车进不来,我又刚好在村里,这事也轮不到我来办。只听我们分区钱所长说带回所里后马上就要提审的。”

  三儿听了不由得眼珠一亮,道:“窦哥,这事要是你给办好了,升官的机会就来了!”

  窦虎听罢斜了一眼道:“有屁快放。”

  三儿摆出一副忠心为主的狗头军师模样分析道:“窦哥你想,这事既然是省厅都能挂上号的就肯定小不了,所里指名说人带回去马上就要审,不但说明这人有重要线索而且这事还很急。趁着现在封路别人进不来,窦哥你要是先问出点什么来,再把供词往上面一交,说不定省里都要知道你的大名了!”

  窦虎在所里本是个专门负责巡逻的片警,见识也不高明,听了三儿的怂恿蛮觉得是这么回事的,把烟头往地上一扔又狠狠地踩灭,便下了决心:“就这么办吧!”

  三儿听了马上屁颠屁颠的往仓库赶。窦哥要是真能当个所长副所长干干,将来无论是想进步到市里还是做点生钱的勾当自已这个功臣还能吃的了亏吗?三儿想着以后美好的前程脚步也愈发的轻快了起来。

  一间斗室里,谢梓安正扬着头坐在椅子上,刺目的灯光打在脸上让他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谢梓安的心情由刚开始的满不在乎变得惶恐不安起来,他明白这回是真的惹上事了,或者更正确的说发是有事惹上他了,虽然到现在他还不知道是为什么。

  谢梓安看着坐在桌子对面的似乎同样是毫无头绪却不断要他交代认罪的窦虎,脑袋渐渐地清明了起来。谢梓安知道有许多冤案里的犯人都是因为面对一开始咄咄逼人的冤审而惶恐无措之下才稀里糊涂的认了罪,做成了铁证再想喊冤翻案就难比登天了。谢梓安咬牙坚持着,心中不停地咒骂这该死的华盖运。

  时间渐渐一分一秒的过去,面对死不开口的嫌犯,窦虎变得急躁。虽然他年轻时也曾是个狠人带领村里的混混打过架也砍过人,但是现在并不敢对谢梓安动用刑罚逼供——作为一名没有靠山的小片警必须要小心做事,在这件极有可能关联重大的案子里犯点小错就足够他卷铺盖回家的了。审不出无伤大雅,但是刑讯逼问后还是问不出什么的话可就是无功有过了。

  雨渐渐地停了,启明星升起,天也快亮了。窦虎无力的看着已经被折磨的疲倦不堪的谢梓安和站在他身后拽着头发却早已昏昏欲睡的三儿,一夜的喝骂和逼问无果让也他快挺不住了,升官的美梦早已不翼而飞,心里想的是怎样找个台阶下,完事了好早点去睡觉。

  就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门被推开了。

  “所,所长,你怎么来了……”窦虎看见来人打了个激灵,结结巴巴的说道。

  “怎么回事?不是叫你雨停了就把人带回所里吗,怎么还在这里!”钱所长很是不满严厉的说道。

  这时,又有两人走了进来,钱所长介绍道:“马局长,叶组长,人就在这里了。让你们专门跑这一趟,真是……”

  叶组长摆了摆手:“客气话就不用说了,既然人都齐了,那么就开始吧。”

  马局长连声说好,对钱所长打了个眼色道:“老钱,我们就别打扰叶组长办案了。”说罢就和钱所长,还有灰溜溜的窦虎三儿出去关上了门。

  “谢梓安,男,28岁,江南省剡水市人氏,在剡水市念完中学后考入临江大学,毕业后进入星发贸易工作至今,无任何犯罪记录。”开场白后叶组长接着说道:“你现在卷入了一起重大案件中,作为案件的当事人之一,我需要你配合调查取证。你好好想想,这两天来你所接触过的人和事,不要放过任何细节。我会一一记录下来,作为你的证词。”

  “你是谁……”将近十个小时的疲劳审讯让谢梓安的意识变的迟钝起来。

  “忘了介绍了,我是叶英,101专案组的副组长,隶属于国家安全局。”叶英淡淡的说道。

第四章 被捕与审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