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变故

  就在二人忘我的沉醉在良辰美景中,温柔的轻风,不知何时,吹拂的有一点点的***坡上的小草,与美丽的红叶也摇曳的也来越厉害,不知不觉中,身后多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揉揉眼睛。回回神,林乐在突然出现的一道身影上,多瞅了几眼,虽然找到这个山坡不是特别难,但是这么多年来,除了见到父亲来过,林乐从未在这里见到过其他人,也正是因为这样,林乐才把这里作为秘密基地的,有事没事时,带慧儿来到这里,看看风景,升华下感情。

  现在突然出现一人,自然而然的数不清的疑问在心中盘旋。更何况还不是这个城镇中的人。身影一袭黑色长袍从头到脚,裹的严严实实的,根本连脸都看不清。以林乐这么多年的社会阅历,再加上他那阅人无数的火眼金睛,一眼就知道,这位老几百分之一千不是这儿的人。

  但是醉阳城安逸和睦的生活,埋没了林乐的谨慎心,温室下的花朵,是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黑暗,因此,林乐也就没有对这个身影报太大的戒心,但是林乐可是一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在加上自己那关不上一个时辰的嘴,对这位神秘的外来客,当然要搭讪一下,搞不好也是个奇葩呢,那他与三长老的奇葩二人组就可以扩张了。

  林乐站起身来,慢慢的缓步向神秘身影走去,不过,每前进一步,都觉得一种莫名压迫感再慢慢的增强。后来,再离大约两米的地方。林乐停了下来,虽然还阔以往前走个那么一两步,不过,对于这种劳神伤体的事,林乐还是不太喜欢主动去做的,这个距离也可以了,聊聊天也是很合适的。

  “这位兄台,不是这里的人吧,来到这里有什么事嘛”虽然平常挺吊儿郎当的,但是跟陌生人说起话来还是很有礼貌的。

  “我是为了那位小姑娘来的”神秘人指向慧儿,语气非常平淡的说到。

  看到对方突然提起慧儿,林乐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慧儿在林乐心中的地位太过重要了。林乐也不傻,一个外地人,直截了当的说出目的,事情恐怕就不会简单了。

  “大叔从哪里来啊,找慧儿有什么事嘛?”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常年来的安乐生活让林乐的警惕之心掩埋的很深,话语中除了疑惑剩下的就是随意。

  “我啊,我来自这个小女子出生的地方,来找她聊聊她的家人”神秘人话语依旧平淡,但是确透露出了一种欣喜。

  话语一出,林乐立马就疯狂了,林乐也不是傻子,这话语的意思不就是这个神秘人知道慧儿的父母是谁嘛。林乐此刻心里异常激动,这些年来,林天始终没有停止寻找慧儿父母,但是大海捞针,总是一点收获都没有,今天,突然,惊喜就出现在自己眼前了。终于能找到慧儿的父母了,虽然这么多年,慧儿对自己的父母也没什么印象了,但是毕竟是慧儿的亲生父母,再怎么说也是对慧儿很重要的事啊。

  多年来的疑团,今天终于有答案了,

  “大叔,你认识慧儿的父母是不,那你能不能带我们去找慧儿的父母啊”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林乐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可以啊,当然可以啊,我现在就带小姑娘去找她的父母”伴随着简单的话语,还有一丝笑意从裹得看不清脸的斗篷中,缓缓而出,笑意中有些许的欣喜,不过更多的是一种奸佞的得意。

  “慧儿,好消息,快过来,这位大叔,认识你的父母,他答应现在带我们去找他们”看着远处不算太远的慧儿,林乐话语激动,那种高兴,在这短短的一句话中,表现的凌厉精致,这么多年,林乐都没有现在这么高兴过,平常找到好玩地方时的欣喜,与这次的比起来,那真是小小小巫了。这么多年了,终于找到慧儿的父母了,

  由于慧儿离林乐他们有点远,所以刚开始,林乐与神秘人的谈话,慧儿并没有听见,但是对于林乐这句难以掩饰高兴的激情大喊,一字一句都听的非常清楚,身体瞬时呆住了,这么多年虽然很少提及此事,而且现在自己也过得非常幸福快乐,但是内心里还是很想和自己的父母相见的,多年的寻找无果,几乎都让慧儿没有报什么希望了。但是现在,听到这句话,内心的那快熄灭的之火又从新燎烧大草原了。

  平复内心的激动后,慧儿开始小跑过来,站在林乐声旁,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把这个神秘人仔细的打两个遍,但是依旧是什么都看不到,也没有继续为这个神秘人的奇怪装束好奇,慧儿直入主题,“大叔,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嘛?”

  “嗯,了解一些,不过我的先小小的判断一下,“

  “那要怎么判断呢”林乐可是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这时候怎么可能不插话呢。

  “能否借小姑娘手一用”

  “手”慧儿小声的嘀咕了下,好奇心也油然而生。不过慧儿还是伸出了手。

  于此同时,一股黑色的元气,自神秘人手心升起,做着一种看似无规则的运动,在运动中慢慢的变大,颜色也变得更加浓厚。

  “带有颜色的元气,这不是武者之上的才有的嘛,这位大叔是。。。”一丝疑惑也在林乐心中慢慢的爬起。

  这时,神秘人,操控着手中运转的黑色元气,慢慢接近惠儿的手掌。望着那运动毫无规律,又分外活泼的黑色元气,林乐心中也慢慢有些许的担心,“大叔,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不过只是自己的独自问话,神秘人并没有回答林乐。

  很快,黑色的元气靠近了慧儿的手,一小团小小的黑色元气,在手掌外围慢慢的环绕,同时继续有黑色的元气从神秘人手心向慧儿手掌处前进。慢慢的慧儿手掌外面的黑色元气越来越多,再慢慢的,将慧儿的手掌完全覆盖,根本看不到慧儿洁白的皮肤了。

  林乐在一旁紧紧的盯着,看到这一幕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不知为何,总有一种莫名的担心在心中回荡。终于忍不住了“大叔,这没什么问题吧”不过依旧是一片寂静,神秘人没有做任何的回应。

  看到这里,林乐心中的不安也慢慢的多了起来,他开始觉得这个神秘的大叔,不是什么好鸟。不过林乐并未有什么动作,因为这次是离慧儿父母最近的一次,林乐希望能有个高兴的结果,看着手上缠绕的黑色元气,慧儿心中也发憷起来,一团黑漆麻黑的东西在手边乱动,还是很瘆人的。

  突然一声笑声,从密不透风的外套中传出来,声音有些奸佞,让人觉得有些瘆得慌。

  这突然来的一声,似乎是神秘人的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勾起了林乐的戒心,这一连串的动作,再加上这声奸佞的笑声,林乐八成肯定,这位神秘的大叔,肯定不是什么善茬,就在这时,一声有疼痛而引起的喘息声从慧儿口中传来,刚才,慧儿就觉得有点疼痛感,还以为这是,检测的正常反应,为了能见到父母,慧儿也就没发出什么声音,不过疼痛感越来越强,终于到了自己无法忍受的地步,

  “大叔,能不能停啊。好疼啊”

  慧儿脸色发白,断断续续的把这几个字说完,不过,神秘人,依旧没有任何回应,此时,林乐按捺不住了,可以肯定啦,这位大叔,的却不是个好鸟,看到慧儿疼痛的表情,林乐心中好似在滴血,

  对着神秘人咆哮道,“你给我住手”同时左手快速的翻转,一个掌印,在手掌处缓缓生成,慢慢的变大,变大,越来月实体化,

  “大天荒芜掌”这是林乐在武会上使用的武技,现在的程度,是林乐能发挥的最大限度,随着手掌一甩,手掌,飞速的飞向神秘人,不过就在到达,神秘人面前时,神秘人只是轻轻的挥了挥衣袖,实体化的手掌,就被反弹回来,向着林乐冲过来,而且速度更快,还未到林乐反应过来,手掌已经打在林乐身上,一口鲜血瞬间喷吐而出。

  被弹回来的一击,威力比林乐的更大,仅仅一招,林乐体内已经伤的很重了,身体的无力的倒在地上,轻微的动一动都很难。看到这一幕慧儿也有些按捺不住了,努力的想去帮助林乐,不过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这时,寂静好久的黑色大袍终于开口说话了,

  “小子,这件事不是你能参与的,这个女孩子必须死,我不想多杀无辜的人,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说完神秘人,就像着慧儿走去,完全没有理会躺在地上的林乐。

  林乐不傻,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击,但是林乐已经非常清楚,这个神秘人的实力比自己强的不是一星半点,自己根本不可能打赢,轻轻的挥了一下衣袖威力就这么大,在他面前。自己连个蚂蚁都不算,,

  林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与慧儿会遇到现在这种情况,虽然随着年纪的增长,林乐对这块大陆有些许的了解,冰棱山峰,只不过是这个大陆小小的冰山一角,醉阳城那就无从提起了,但是林乐也没有过多的在乎,因为,她没有一颗追求强者的心,他的愿望很简单,在这个特别的地方,和慧儿过着自己的小生活,每天能手牵着手,逛逛街,看看夕阳,欣赏下落日,天天都过的幸福快乐就好。

  而对冰棱山峰之外的地方,那就不是林乐想要关心的了。虽然在年纪增长的同时也知道这片大陆并没有理想中的那么和平,不过在这个被自然眷顾小镇的多年生活,林乐觉得这应该还是一个讲道理的世界,应该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来找麻烦吧,更何况还是一个在这片大陆上,根本拿不上台面的小旮旯。所以林乐就幸福的追求着自己那小小的梦想,也没有过多的担心。

  但是今天的这一幕,这一击,让林乐知道了,还是自己太天真了,理想与现实相差太远了。林乐此时心中开始升起丝丝的后悔,他开始痛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的修炼,恨自己为什么实力这么差,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爱的人。曾经哪天真的梦想“不追明,不夺利,不噬强,只想跟自己最爱的人,手牵手,欣赏着落日,快乐的度过每一天”现在看来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

  曾经答应过,慧儿,一定会给他最幸福,最快乐的生活,现在怎么能在这里怯弱,打不赢又如何,实力悬殊又如何,失去性命又如何,没了慧儿,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生命,总是要为了某些东西而存在的。

  林乐强支撑着身子,艰难的站起来,看着像慧儿走去的神秘人,努力的运转身体内的元气,极力施展“幽影千幻”可是身体是在是伤的太重了,本来很随意的元气运转现在也是非常的艰难的。

  在最终的拼命努力下,终于成功施展,虽然没有平常那么完美,但是还是在一瞬出现在神秘人面前。遍体凌伤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林乐施展过多武技,简单的一腿,狠狠的踢向神秘人,口中还歇斯底里的喊着“慧儿,快跑”。

  看着踢来的一腿,神秘人依旧很是淡然,又轻轻的挥了挥衣袖,林乐转既别弹飞在几米外。重重的摔在地上,又是一口鲜血喷吐而出,本来就已经算是遍体凌伤的身体,在这一击的摧残下已经徘徊在阎王殿外。,躺在地上,连动一下都变得万分困难。这一幕幕慧儿都看在眼里,眼泪忍不住的拼命流出,但是身体却没法移动,除了心中憎恨,与悲痛,其余的什么都做不到。

  “我不跟你说了嘛。这事不是你能参与的,一个连武者都不是的垃圾,能干什么啊”

  “她动不了,你也别费工夫了,她本来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原本想留你一条命的,你要执意寻死,那我就成全你。”

  看着走来的神秘人,紧紧咬着双唇,都有点点鲜血流出,泪水忍不住汹涌的流出来,为什么自己这么弱,为什么自己曾经那么天真,为什么连自己最在乎的人都保护不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一个连武者都不是的垃圾”林乐心中重复的放映着,此刻林乐知道了,实力代表着什么,实力能保护什么,实力就是公平,实力就是道理

  看着死亡的临近,林乐并没有害怕,他只是痛恨自己,痛恨天真的自己,痛恨认为这是个有道理的世界的自己,痛恨弱小的自己。

  抬头看着走来的神秘人,又看了看对面的慧儿,林乐用自己还能使出的最大力气,对这慧儿说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只是简单的重复着这句话,因为林乐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曾经拍着胸脯,坚定着跟慧儿说,自己会在她身边,保护她一辈子,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但是现在,现在自己来挪动一下都他妈的这么难,还怎么保护慧儿,怎么能给他带来快乐。林乐缓缓的闭上眼,他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只能接受死神的到来。眼泪依旧从紧闭的双眼中流出。夹杂着各种懊悔与愤怒。

  看着一步一步逼近林乐的神秘人,慧儿的心也越来越激动,虽然身体不能动,但是刚才神秘人说的话,慧儿还是听的一清二楚的。这么些年来,林乐对慧儿来讲,已经是比她父母更重要了,这个少年给自己太多的欢乐了,给自己太多的幸福了。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最重要的人了,现在这个对自己无比重要的人就要死在自己面前,慧儿无法忍受,慧儿不忍心见到,慧儿施展着各种手段,想让自己能够动起来,不过,依旧是没什么用,

  看着离林乐越来越近的神秘人,慧儿心中哪种愤怒,那阵痛恨,已经不能够用语言来表达了。依旧努力的想让自己动起来,但是依旧是不了了之。

  神秘人离林乐越来越近,此刻已经站在,林乐的面前,看着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的林乐,嘴角流露出一丝的不屑,缓慢的抬起右手,手掌之处,一团黑色的元气快速缠绕,幻化成一把利剑。

  “不要啊,不要啊。。。。”看到这一幕,慧儿悲痛的哭喊着,不过因为无法动弹,话语也只能在心中翻腾。

  黑色的元气利剑,离林乐的脑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住手。。。”,就在利剑快到达林乐脖颈之处时,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自慧儿那边传来,同时,一股金色的光芒,自慧儿体内,犹如飓风似的席卷而出。瞬间吞没了手上的黑色元气。耀眼的金色光芒,飞速的朝向神秘人袭去,不过也只是与神秘人的黑色长袍调戏了一番,搞得神秘人的衣着有些凌乱。但是没有对神秘人产生什么伤害。

  同时,听闻到惠儿的声音,林乐也睁开双眼,就在神秘人的黑色外袍在被金色光芒吹起时。林乐隐隐约约在神秘人脖颈之处看到了,一个标记,标记的其余部分被神秘人的衣服盖住,在脖颈处能看到就是一只翅膀,翅膀看起来很是健硕,像那种鹰之类鸟的翅膀,翅膀呈现黑色,黑到让人看了有点发怵,翅膀上看不出是否有羽毛的覆盖,只是骨骼的纹路清晰可见。不过还没有看的很清楚,飘起的外袍,又重新落在神秘人身上,遮盖了标记。

  神秘人,收起了手中的黑色利剑,转身看着对面,已经可以活动的慧儿,一声仰天大笑,自黑袍中传出

  “哈哈哈哈,还真是潜力无限啊,血脉之力这么浓厚,看来,你必须死了”

  话语刚落,神秘人就一个健步,直跃到半空中,“大黯黑天”一只黑色的大手,在神秘人身边显现,下一秒就急速飞向慧儿,林乐躺在地上紧紧的盯着这一幕,他能做的也只有呆呆的看着了,现在的他,连说个话都变得非常困难。

  就在黑色的手掌到达慧儿面前时,“砰”一声巨响也随之产生,晴空霹雳,比武会上任何一场武技碰撞的声音都大。好远外估计都能听到,同时巨大的黑色手掌也渐渐消散,有些许极强的金色光芒,还在那里缠绕,待到声音消散,慧儿所在之处什么都没剩下,看着面前空旷旷的山坡,林乐泪水,汹涌的流出,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刚才慧儿所在之处,也没有察觉到此刻神秘人,也早就不见踪影。山坡寂静了好久,只有一尊形如石头的身影,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林乐眼睛依旧死死盯着慧儿消失的地方,突然一口心脉之血喷吐而出,眼前一片漆黑。

跳粮小丑说
不好意思啊今天有点事就先更新一一章了,希望各位能多多留言,给予意见和指导谢谢

第十九章 变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