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守望

  自从上次墨家据点暴露、众人密道逃生,后又遇流沙拦路,有惊无险,到两家暂时联手已有近一个月了。

  盗跖为救庖丁棋走险招,已被关入秦军大牢十天有余。按事先的计划,白凤负责监视牢狱周边情况,一有风声,便即刻传回消息,墨家及流沙众人便会伺机而动。

  “哎!都十多天了,怎么还没有动静?小跖他不会……”大铁锤急躁的在房中走来走去,全然不顾刚在屋中落座的众人——这已是一个多月来,数不清第几次令他讨厌的流沙众人,和墨家全体统领一起聚会商议的情景了。

  “太铁锤,稍安勿躁,张良先生快到了,他会有办法的。”高渐离示意大铁锤尽快落座。

  此时,坐在对面的赤练眼中抹过一丝戏谑的眼神,看向小高那紧皱的眉间。

  “盖聂还没来吗?”卫庄抬眉问道,又仿佛自言自语。

  “他。。。怕是又在那活死人屋前转悠吧?”赤练嘴角一撇,瞄了眼身边的卫庄。

  “你说话放尊重些!”对面雪女听不过去,厉声回到。

  “哟~~!说到尊重,恐怕只有强者才配得上吧?”赤练略带得意的看向卫庄,却对上了他示意停止的眼色,没有再说下去。

  大铁锤顿时怒不可遏,想拍案而起,又被小高伸手拦住。

  屋内的气氛骤然凝结,双方都在有意压制着积蓄多年的恩怨引发的火星——是的,一切为了大局。

  卫庄觉得屋内有些憋闷,起身推门而出,脚步却不自觉的向后山的一处院落走去……

  此刻已是月上枝头,四月晴朗的夜空下,山间的风还透着十足的寒意,无情的拍打着树上刚刚冒出的新芽,也吹透了月色下那孤单影子的一袭白衣,吹乱了他稀松散系的发带,勾勒出那张更显瘦削俊朗的脸庞——如同雕塑一般平静的表情,唯有眼波里暗藏的汹涌,在不断的流向屋内透出的昏黄色的烛光。

  屋子里,蓉姑娘已经静静的躺过三个多月了。

  这三个月里,儒家高手来了,又走了,儒家长者来了,又走了,碧血玉叶花停留了四十天,碎了,这一切仿佛只是苍天和这位清秀纯净的女子开的玩笑,却是对屋外这位剑客的心一次又一次的无情折磨。

  或许是伤痛的太久,就不会再有知觉,心也如此。

  “端木姑娘,端木姑娘,端木姑娘!……你还有什么话,要对在下说吗?”机关城她阖目的瞬间,她的眼泪滴在渊虹上……此情此景,每每浮现在脑海的时候,都会令他感到自己的心被紧紧揪着,接踵而至的,就是深深的窒息。

  屋前灯火朦胧,令他思绪飘回,不禁闭目锁眉……

  守候的同时,他也在急切的盼望着一个人的到来——这个人多年前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现在,他知道自己身上有此人想要的东西。此人,便是蓉姑娘能否生还的最后希望!

  “师哥,你果然在这里!”身后,突然传来卫庄的声音,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小庄?!”他惊转过头,见卫庄站在身后不远处,一股怒气扑面而来。

  “这个女人,就是你的命门。”卫庄语气阴冷,直取房门而去,“不如我替你做个了断!”

  盖聂见状,来不及多想,纵身一个箭步,手腕上加注三成内力,一把推向卫庄的右肩。

  卫庄伸手截挡,却觉师哥的手腕如同注铅般势大力沉,知道他竟加了内力,而自己不过是虚张声势,并未真想取端木蓉性命,事先并未运功。却也生生接住了盖聂这一掌,顿感虎口麻木,连带右臂的肌肉也被震得不住发抖。

  而盖聂被卫庄攥住手腕的一瞬,猛然发觉他力道不对,便忙收了内力,撤掌向后闪身。

  “小庄!你这是……”

  “哼!区区一个女人,竟令你乱了方寸?”卫庄冷笑中的怒气丝毫未减,“刚才我距你已不到十尺,你居然毫无察觉?”

  面对师弟的怒斥,盖聂竟无言以对——的确,刚才他太过沉湎于内心的思绪,竟对四周放松了警惕,假如身后的人不是小庄而是敌人,自己已非死即伤。

  盖聂低眉,避开了师弟那刀锋般犀利的目光,一时好不尴尬。

  “我若要取这女人性命,还用等到此时么?”卫庄嘴上仍不依不饶,“如你现在这种程度,怕是要坏了我们鬼谷派的名声!”

  “名声于我,早已不重要。”盖聂转头,直面卫庄的目光,“我决不容任何人伤她!”

  “哼!迂腐!”卫庄转身,“子房召集流沙墨家议事,你不来吗?”

  盖聂没有作声,跟在卫庄身后一起往前山的议事厅走去,心头掠过几分疑虑:“从下午到晚上,没有任何人通知他聚众议事的事情,这不像是墨家的做派,莫非……”

  ……

  屋内,张良已到了一刻有余。此时众人均未开口,直到纵横二人落座之后,才开始议事。

  “各位,之前的计划有变,我们暂先放弃对盗跖兄的接应,无论他那边出什么状况,都只能先按兵不动。”张良开门见山,拱手说道。

  “啊??什么?”听闻此言,墨家众人皆目目相觑,被这突如其来的坏消息搞的有些懵懂。

  相形之下,流沙众人没什么反应。

  “张先生何出此言?”小高问道,语调中透着些许紧张。

  “我此次回去,得知十五日后,扶苏及李斯,章邯等人要去小圣贤庄拜访。此前扶苏刚刚遭遇刺杀,而盗跖兄又在那时被抓入狱,说明扶苏章邯等人,已对小圣贤庄有所怀疑。”张良回道,语气凝重。

  “以章邯的实力,应该早已推断出儒家与墨家的联系。”盖聂十分肯定的说道。

  “而我们和墨家联手之事……”卫庄沉吟着,“他们应该还不太确定。”

  “我们已经暴露了。”赤练接话道,“盗跖刺探海月小筑被抓之时,白凤在影密卫前露了行踪。”

  “这不重要。”卫庄接道,“帝国知道我们与墨家恩怨颇深,不会轻易讲和。”

  “正因如此,他们才设下一张大网,想把所有牵涉反秦的力量一网打尽。”小高语调中透着些许疑虑。

  “小跖反而成了诱饵,如果我们有所行动的话,怕是会正中他们的圈套啊...”班大师终于明白张良起初那句话的意思了。

  “这么说,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小跖身陷险境,见死不救吗?!”大铁锤再也忍不住了,重重的拍了下桌子。

  “哼~~你见过有谁鱼没钓上来,就先把诱饵弄死的?”赤练不禁在一旁讥笑道。

  “大铁锤,你放心,小跖暂时不会有事。”雪女安慰他道,“而且,小跖的实力你最清楚,就算没有我们的帮助,相信他自己也能脱离险境。”

  “嗯。。。”大铁锤郁闷的闭上眼,此刻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那张大网,恐怕早已布下……”盖聂叹口气道——若非今晚心情极差,他是不会如此直言不讳地说这等令人不快的话,“张良先生还需尽早筹划儒家众人的撤离之事。”

  “盖先生此言极是。”张良神色黯然,“就算是师叔,怕也是难逃此劫。儒家至此,都是因我而起……”

  这句话令盖聂和墨家众人均低头不语,客观上讲,是他们牵累了儒家。

  “子房何出此言?”此时卫庄起身,“李斯早就打上了小圣贤庄的主意,该来的迟早会来。”

  “儒家弟子众多,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张良说这话的时候,眉头紧锁,目光坚定。

  “噢?”卫庄本来觉得屋内憋闷,想出去透透气,听张良这么一说,又回身落座,来了兴趣。

  而屋内所有人的目光,也齐刷刷的转向了张良,想看看谋圣有何高见。

  “对小圣贤庄而言,如今已近绝路。”张良端起竹杯,“弃庄而去确属保全之上策,但在帝国决意动手之前,还有时间和机会与之一搏!”

  “啊……”此言一出,众人皆为之一颤,想不到平时看似文儒风雅的张良,竟如此大胆激进。

  “儒家虽弟子众多,但皆为读书之人,就算满门尚武的江湖门派,当下想对抗帝国,实在是……”小高没有再说下去,声音里满是忧虑。

  “就算诸子百家联手,也无法正面对抗帝国。”张良喝了口茶,接着说道,“我有一围魏救赵之策,还需众位携手相帮!”

  “儒家在墨家危难之际,不计前嫌,鼎力相助。若儒家有难,墨家自当援手相帮,万死不辞!”高渐离向张良一拱手,语气坚定。

  “唇亡齿寒。”卫庄说道,看了一眼身旁的盖聂。

  盖聂向张良微点了下头,缓缓开口:“此事需从长计议,望三思而行。”

  “嗯,重中之重,就是在桑海城外,找到其他的藏身之所,以绝后患。”张良点头回应,“此前我与逍遥兄商议过,东郡修武县太行山(即今云台山)道家据点,奇峻险要,秦军兵力驻防薄弱,是个绝佳之选。”

  (原来张良早已把后路考虑周全,不愧为谋圣!)

  “嗯……如果小圣贤庄失陷,桑海城绝不可留,墨家此处也要放弃。”班大师若有所思的接道,“道家据点固然不错,可是路途遥远,中间又经重重关卡……”

  “那蓉姐姐她……”雪女惊闻,满是担忧的眼神扫过盖聂,落在身旁小高的脸上。

  “哼,早就说了,那活死人就是个拖累!”赤练玩弄着手中的蛇,一脸的不屑。

  “拖累?我们墨家,不是你们流沙!”雪女又被激怒,声色俱厉的回应她。

  “阿雪,别理她。”小高一边安慰着雪女,一边转头看向盖聂。

  此时墨家众人的目光,也几乎全集中在盖聂的脸上……

  盖聂眉头紧锁,沉默不语——他深知那有希望救治端木蓉的人,性情古怪多变,自己尚无法确保她一定答应救人,所以此事他从未对任何人提起。

  “不过……因前日人宗出了叛徒,逍遥兄正在追查,转移据点之事还需再议。”张良开口解围,“小圣贤庄不会一日陷落,在桑海还有时间让端木姑娘静养,各位不必过于担心。”

  “人宗出了叛徒?这又是怎么回事?”墨家众人几乎异口同声。

  “此事我也没得到详情。”张良摇摇头,“只有等逍遥兄来了之后才能知晓。”

  此言令盖聂心中不由得一紧——这么多天,那个人还没有到,莫非和人宗叛徒有关?

  “围魏救赵之计,子房说来听听。”赤练话锋一转,对张良的计划很感兴趣。

  “这……还要等扶苏去过小圣贤庄后商议,到时再来拜访。”张良拱手起身,“各位,先告辞了。”

  …………

第一章 守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