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尽之梦

未尽之梦

陈羽文 著

历史
类型
2016.12.29
上架
8178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来到南元

  你怎么样了。。。马诚吃力的想睁开眼睛,头上的剧痛一瞬让他失去了平衡,跌坐在地上,他纳闷道:怎么一杯酒这么上头,以后还是不要逞强。这么狼狈,可得让安明他们嘲笑上一阵子了。缓了一阵,眼睛微微眯开一条缝,面前蹲坐着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浓眉大眼,鼻子挺拔的过分,一张粉嘟嘟的嘴嘟囔着什么,焦急的看着自己,还不停的摇着自己的手臂。马诚稍稍吃力的往后挪了挪,靠到墙上,环顾四周,靠,我怎么来横店了,只见街面上人头攒动,各个面色匆匆,还有各色各样的牛车马车,叫喊还有各种声音充斥在耳边,明显是剧组发盒饭的时间啊,不过这剧组够有钱的啊,这么多群众演员看起来各个都很专业啊,服装打扮都堪称逼真,居然还有那么多少数名族演员,有身材短小的蒙古人,有肤色偏黑眼窝深邃的阿拉伯人。。。马诚捂着头,郁闷的站了起来,歇靠在墙边,打量着面前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女孩。“你是谁啊,我怎么么在横店”。啊?横店,

  三宝你是不是被牛撞昏头了啊,这里是云南啊。马诚一个机灵“什么?云南?云南哪里,丽江吗?哈,我还没准备好艳遇啊,更何况你这么小。”“你

  说什么呢,别说这么多了,阿伯他们还在等着我们呢,快走吧。”阿伯。?马诚想:算了别啰嗦了,估计安明那几个家伙这次和自己玩大的了,我就跟着

  你走,去找那几个家伙算账,任由那个小女孩拉着自己在街上小跑了一阵,一个拐弯,跑进了一户院子的大门,跑的时候又被高鼻子大眼睛的小黑撞了几

  下,穿过院子,来到正厅,看到一个男人在那里焦急的转着圈。看到自己过来了,连忙接过自己的手“三宝啊,我们等你好一会了,东西都准备好了,

  你和大哥,母亲还有姐姐们快跟着马乾出城,去大理,叔叔他们已经在大理准备妥当了,只等你们到了之后取道密支那去吉大港。”马诚顿时哈哈大笑

  了起来“这位大叔,你叽里咕噜说些什么呢,那几个家伙呢,快让丫的滚出来,免得我发飙打死他们,”马诚说完,抬头直盯着男人,只等他戏演完,

  那几个狗崽子出来,好好地尝尝本少尉的厉害,这么玩老子,真他娘的忘了学校里那会天天被自己打的岁月了。

  男人一脸正色“三宝,为父平时对你们兄弟严加管教,你怎么如此放肆,明儿甫丞相就要带着云南官员向明军投降了,为父知你年幼,不知道这里面

  的厉害,闲话不多说了,你和灵儿这就去后院和你大哥他们出发,为父去取下梁王赐的长剑,交给你大哥,待会一并为你们送行”马诚一脸懵逼,这玩的

  也太大了,我倒要看他们耍到什么时候,跟着叫灵儿的丫头出了正厅,在转去后院的转角处,有一个长着睡莲的水缸,马诚正想怎么清醒下,也没多想,

  一甩被灵儿牵着的手,两步走到水缸前,将头闷了进去,

  瞬时一阵清凉,马诚脑袋清醒了很多。缓缓抬起头,双手擦了擦脸上的水,一睁眼,水缸里微微映出一张清秀稚嫩的小脸,马诚吓得后退了几步,摸了

  摸自己的脸,

  他敢肯定,这不是自己。。。“哎呀,三宝,你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啊,”灵儿跺着脚不由分说又拉着马诚往后院走去,马诚是一脑浆糊:三宝,云南,

  大理,甫丞相,梁王。。。自己不会是来到明朝了吧。等等。三宝。。。我丫的成郑和了,太监。。。想起刚刚自己的脸,也就十岁出头的模样。这回

  真是玩大了,自己一杯酒喝倒了自己,醒来成了小马和,瞧这阵势,这是要逃啊,刚刚那男人估摸着就是马哈只了,这。。。别人穿越啥的不是皇帝,

  皇后,好歹也是总兵将军啥的,自己倒好,太监,还是将要是太监的小马和,马诚欲哭无泪只是跟着灵儿来到了后院,看到一群人正等着他们,见他们

  来了,为首的年轻男子吩咐帮佣把段小姐搀上马车,自己过来摸着马诚的小脑袋说道“二弟,你以后可不许再如此任性,我就一个转身,你就溜街上

  去了,现在家里都不安全,城里原本老实巴交的汉人眼瞅着明军就要围城了,一个个都睁大眼睛盯着我们这些色目,生怕我们跑了,只等明军进城给

  他们壮胆,到时候我们家业丢了事小,性命可别赔了进去。”马诚心里正苦的要死,自己堂堂一个少尉,刚刚执行完海外任务回国,和那几个狗崽子两

  年没见,刚交接完,就被拉着去小酒店侃大山,也不管自己不会喝酒了,一杯下去到嘴的牛皮还没开吹就倒了,一个闭眼的功夫,自己成了太监。。。

  马诚只是唔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爬上了车。车里灵儿正贴着一个女人身上,说着她去找三宝时候发生的事情,两只小手还正比划着,见马诚上了车

  ,只是挪了挪屁股,腾出点位置,示意他坐自己边上,马诚瞥了一她们一眼,没好脸色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耷拉着小脑袋,沮丧的要命。“三宝,

  你振作点,接下来这一路,这样可不行,等到了大理见着段伯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马诚抬起头,只见那女人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甚至

  有些呜咽,灵儿在一旁看着眼泪也扑落落的也跟着往下掉了起来,马诚没好心的叹了口气:你们还先哭上了,我找谁哭去。可是又见不得女人哭,只能

  直起身子,没好气道“哭什么哭,我们跑大理去做什么,明军可能比我们去得更早,到时候我们还不得被他们给抓了去。”灵儿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三

  宝,你被牛撞傻了吗,胡说些什么,爹爹手下还有好几万军队呢,何况还有段明哥哥他们,明军一定不是他们的对手的”马诚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小丫头毕竟什么都不懂,元朝大势已去,等明军进了云南,甚至不用多作休整,就可分几路大军西进会师大理城下,就算段家忠心可抵十万大军,面对

  明军三十万人马,段世这个大理总管也是螳臂当车徒增亡灵而已,这小丫头倒是蛮有意思,难道是段家人,就顺着她的话接下去道“段世几万人怎么打走

  明军的三十万人呢?”“你。。居然直呼爹爹的名字,哼,不理你了”“三宝,你今天怎么了,爹爹平时怎么教育你的,现在世道崩乱,你更要管好自己

  ,切不可胡言”,马诚心里那个窝火,你们这些人,死到临头还管这管那,老子懒得跟你们叽歪,我现在唯一要做的是保住自己的命根子,历史可不是

  唬人的,郑和可是大名鼎鼎的太监。既然我成了他,现在当务之急是去管人口登记的地方,把我自己年龄改小两岁,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傻子才跟着

  你们跑到大理去送死。说完转身就跳下车,看到马文铭和马哈只正在车边说着什么,见自己下了车,马哈之慈慈的看着自己说“三宝,爹爹和大哥已经

  交代完了,你们这就上路吧,来,爹爹再抱下,”说着,一把把马诚抱了起来,这架势溜是溜不掉了,只能任由着马哈只抱了片刻,又被塞回了车里,

  灵儿那丫头见自己被塞了回来,顿时收住了焦急的神情,嬉皮笑脸的说“三宝,你怎么像变了个人,平时胆儿大倒也没什么,现在兵荒马乱,你一个人要

  跑去哪里啊,再说你怎么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女人抛了不管啦,”马诚被她说的又是一脸懵逼,求证般看着旁边那个女人,那女人温柔的看着自己“三宝

  你抛弃为娘为娘也就认了,可是灵儿是你以后的妻子,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马诚彻底愣住了,丫的太监还从小定了娃娃亲,这都什么和什么,只见那

  女人起身伸出手,把自己抱进了怀里,一股幽香飘进鼻子,马诚连忙骂自己禽兽,他心里明白了个大概,这大概就是郑和的娘亲温氏了,马诚眼睛偷偷

  瞄起了温氏的脸,虽然有了不少岁月的痕迹,但是得益于鲜卑人的血脉,比一般人白皙了不少,标准的鹅蛋脸虽然神色缓急,但是气质不失,一头偏金色

  长发盘起一朵百合花的形状,眼角些许的纹路在深邃眼窝的庇护下感觉丝毫没有瑕疵,高挺的鼻梁还有殷红又薄如蝉翼的双唇。标准的一个异域美妇。

  马诚有些看痴了,要不是灵儿在旁边,估计自己一头扎进温氏的怀里都不想动了。

  这时车帘被掀开了,马哈只头探了进来,有些不舍的看着温氏,“孩儿们有文铭照顾着,你多教教他,别太累着自己,等过些时日,我处理好了族产

  就带着远达他们一起来大理和你们汇合,多则半月我们肯定能到了”。温氏深知丈夫平时仗义,根本不看重那些身外之物,前些日子听到他和族人在商议

  如何在城外发动进攻,夺汉人先遣部队据点的事情,她肯定丈夫要到着全族的男人和明军血战到底,只是碍于儿子儿媳在旁,只是低下头微声道“夫君

  ,长兄如父,文铭肯定能照看好弟弟妹妹,我想留下陪着你,好些账目都是我经手的,你未必明了”“我们不都说好了吗,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这些

  做什么,按我说的做。”马哈只头一扭,挥下了车帘,转身和马文铭说道“好了,你们快些出城,谁要回头,休怪我不认你们。”马文铭低着头,吩咐马

  乾出发,一声鞭响,四辆马车缓缓的动了起来,朝着西城门去了。

  车内温氏泪已如雨下,滴在马诚的脸上,马诚也是暗暗佩服马哈只,明知是死,却毅然留下,郑和有这样坚毅的老爹,怪不得能有以后的大作为。却

  也是不做声,车里甚是安静,只听到落泪的声音,灵儿此时却已倚头靠着温氏睡去了。马诚伸出小手替温氏拭了拭眼泪,也不知如何劝慰她。

  马文铭带着车队还未到西门,就听到一片叫嚷声,马文铭眉头一锁,从车内探出身去,只见是酒肆的小二王九带着一群地痞挡住了车队的去路,叫

  嚣着让他们滚回去,要是原来,对这些人马文铭从来就是一鞭子了事,今儿风水轮流转,自己是老鼠,他们是大爷,为了不耽误行程,只好下了车“王九

  ,怎么不好好在酒肆待着跑这来做什么。”马文铭正色道。“嘿嘿,马家大少爷,小的担心你们出城有危险,现如今兵荒马乱的,梁王殿下又崩了,我

  们这些做小的怕你们受了惊吓,特意在各个城门口守着,爷,你们就安心的在宅里待着,大明只抓蒙古老爷,你们这些二老爷大明拉拢还来不及,就别跟

  着瞎操心了。”马文铭自知闯过去非得闹出人命,只好回头示意马乾拿出来银器来,丢在王九面前“九儿,你就不要担心爷了,这些去给你的兄弟们换

  些酒喝,以后你们过上了好日子,爷还得你们照应着。”马文铭笑道。王九听见银器掉在地上的声音,恨不能马上跪下谢恩,可是这时候不好好的敲一下

  姓马的小子,以后怕是没机会了,虽然怕银器自己长腿跑了,还是谄笑道“马大少爷,小的没别的意思,就怕你们万金之躯受些许伤害,还望大少爷不

  要看低了我们这些兄弟”。马文铭怒道“王九,你这狗南子,再啰嗦爷的鞭子可就管不了你原些对爷的好了。”马家六七个家丁见状也纷纷跳下了马

  王九一看马文铭怒了,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来。“爷,您别误会,小的哪来这个胆子呀,要不是烟花巷里的陈少爷让小的们来城门口照看你们,小的

  也不敢来啊”“陈彻,这家伙倒是明了的很,平时喝喝酒,写写曲,玩玩女人,现在长出息了,居然想要拦住我们,让我们在这里等死。”马文铭暗骂道

  ,恨恨的摘下了手上戴的蓝宝石戒指,递给了王九“王九,你一片孝心爷心领了,可爷这一行还真有急事,今儿必须得出城”。王二捏着刚到

  手的宝石戒指,骂道“你们这些色目人也有今天,急事个屁,不就是逃命嘛,快给老子滚,要不是看在平时你爹为人不错的份上,明军一来,你们统统脑

  袋搬家。”马文铭也不做声,挥了挥手,家丁上了马,车队到了西门,城门口稀稀落落有几个蒙古士兵在那站着,见是马家车队,为首的军头过来作了个

  揖,挥了挥手让士兵开门,马家一行出了城,向西急急的出发了。

来到南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