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素乐姑姑

  灵儿每每想到,父亲身中数刀,母亲死在自己面前的惨状,自己却无能为力,不能手刃仇人,如今家破人亡,山河被毁,灵儿悲伤不已,心痛万分,怒火燃烧,我一定要修炼上乘法术,为死去的亲人,城中百姓报仇,父亲一向爱民如子,如果泉下有知,我苟活人世,不报血仇,一定不会原谅我。

  很快灵儿在云水宫已待数日,这会天刚刚亮,灵儿就已经在园中修理仙草,日上三竿,灵儿去给仙尊行礼,“仙尊”,灵儿吞吞吐吐,喃喃说道,“仙尊,今日可传授我剑法”,云游仙人,微微睁开眼睛,看一眼灵儿,“这几日,你可将为师交于你的百草名录读完”,灵儿说道“已经全部铭记于心”,“很好,你再去芸书阁,取百草名录下卷来读”,“三日之后,为师便要考你,下去吧”。灵儿本想上前,继续追问仙尊为何还不教自己仙术,看到仙尊又紧闭双眼,便心有不甘的退下了。

  灵儿来到云水宫,掐指数来,已有10多天,除了每天做些杂活,就是去芸书阁读书,熟悉了解一些仙草,药花,灵兽等,偶尔跟随素乐姑姑上山采摘仙药,一点剑术仙法也没有学到,每次爬山灵儿都要远远落在姑姑后面,姑姑一不留神就会将灵儿丢在天水山上,还要回去找她,一日,姑姑带灵儿去天水山采摘仙草,天水山一路陡峭,悬崖峭壁,树木丛生,灵儿走进就会迷路,时时跟进姑姑,可是素乐姑姑脚步快,翻山越岭也已习惯,灵儿根本跟不上姑姑步伐,不想迷失在树林中,遇到笑笑花,(笑笑花,是一种仙草长成,成熟后开出花朵,花瓣分上下俩片,花朵似人的嘴巴,呈微笑状,花瓣上布满花粉,笑笑花的花粉会使人产生幻觉,让人深陷幻境难以走出,笑笑花会发出悦耳声音吸引大家靠近,因花朵长相奇特美丽,会让人忍不住去嗅)。

  灵儿看到这么漂亮的花,百草名录似有记载,灵儿忽然想起,用手捂住鼻子,可是为时已晚,一阵清风吹过,花粉已被灵儿吸到,灵儿直觉脑袋一昏,来到一片花海,突然眼前大浪来袭,洪水爆发般,喷涌而来,灵儿深陷一片汪洋大海,灵儿喊着“爹爹,娘亲救我”,灵儿被一波波的浪打进海底,灵儿慢慢下沉,感觉就要窒息了,这时一双手突然将自己从海底捞了上来,是娘亲,灵儿躺在娘亲怀里,甜美的一笑,安静的睡着了。

  等灵儿醒来发现躺在自己的房间,没有娘亲,旁边坐着素乐姑姑。姑姑见灵儿醒来,将一碗药端给灵儿,“喝完药,好好休息一晚,明日花粉效力自会散去”,说完姑姑便转身离开,灵儿像做了一场梦,梦里遇到了娘亲。灵儿喝完药便起身去找素乐姑姑,“姑姑”,没等灵儿开口,素乐看一眼灵儿,便说道,“日后,你不用随我上天水山了,将佛香阁打理好,便可”。“哦”灵儿脸一红,小声应道,灵儿心想又给姑姑添麻烦了,感觉非常惭愧,如果早点想到是笑笑花就好了,日后一定谨遵姑姑,仙尊教诲,好好读书,将书中之物铭记于心。

  第二天醒来,灵儿来到厨房,看到素乐姑姑,正把刚买回来的食材,堆放在地上,素乐看到灵儿进来,看她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想来花粉之毒已解,指着地上新买的食材,对灵儿说道“把这些都收拾摆放整齐,然后生火烧饭”,说完转身离开厨房,素乐姑姑心生疑惑,看到地上几日前堆放的柴火都没有动过,难道灵儿煮饭不用生火,于是姑姑躲在暗处偷窥灵儿在厨房的一举一动。

  素乐看灵儿离开厨房,朝佛香阁外走去,便一路尾随。素乐看灵儿朝云水宫外走去,便飞身一跃来到云水宫殿外,素乐心想灵儿不在厨房做饭,跑出来做什么,突然发现石柱后面有个黑影,鬼鬼祟祟,黑影看到素乐姑姑,转身想要逃跑,素乐飞身而过,一把将其揪出。

  灵儿像往常一样来到云水宫大门,取云蝉子送来的早膳,不想推开大门看到的却是素乐姑姑,她一手抓着云蝉子,一手拿着包袱,看一眼灵儿,灵儿与云蝉子,对视一眼,心想这下坏了,闯出大祸了。

  “姑姑,还请高抬贵手,放过云蝉子吧,是我以师叔之名,逼他做的”,“不是的,不是的”云蝉子急忙辩解道,“是我心甘情愿做的,不怪小师叔”,“咳咳,你俩倒还谦让起来,做了错事还互相袒护,不用着急,你俩谁也别想逃脱惩罚”,然后生气的把云蝉子一推,说道“今日先放你回去,看净月如何修理你,日后再让我看到你偷上云水宫,绝不轻饶”。然后瞪一眼,灵儿,生气的说道,“跟我走!”

  灵儿回头,担心的看一眼云蝉子,云蝉子也很担心的望着灵儿,他从小就知道素乐姑姑为人严厉,待人刻薄,四位师尊见到她,都会谦卑有礼,花水师伯每次看到她都要绕着走。

  素乐与素舞姑姑,自云蝉子记事起,就一直留在仙尊身边,照顾仙尊,二人脾性正好相反,一个待人极其严厉,粗暴蛮横,一个温柔娴淑,性情温和,二人虽然长相一模一样,可是素乐姑姑总是一本严厉,面无表情,素舞姑姑见人总是微微一笑,云蝉子一直以为素乐姑姑不会笑。小时云蝉子,南宫度经常来云水宫接受仙尊教导,仙尊送二人上古神器仙灵剑,雪影剑,亲自教授二人剑法,仙尊非常疼爱二人,云蝉子也最喜欢来仙尊这里。

  一日花水师尊前来看望仙尊,发现仙尊院里有株仙草不错,开出紫色小花,花香清心,此仙草名为薰香草,放在房间有安眠作用,花香清心,花瓣泡水来喝,可以清嗓止咳,润肺润喉。花水见四下无人,便悄悄潜进去采摘,“咳咳,花水师伯,你又偷仙尊仙草”,云蝉子怀抱仙灵剑,双手抱住放在胸前,对花水师尊说道,花水起身看看没有惊动他人,便说道“云小贤侄,此言差矣,仙尊向来疼爱我,区区仙草,仙尊怎会吝啬不给我,我这是自取自家之物,何来偷窃之说”,说着附身又要去采摘,这时素乐姑姑来了,此仙草是素乐早上刚刚从天水山挪至而来,看到花水,一把将其揪出,捡起地上的竹条,就朝花水打去,“你这熊孩子,亏我一手把你带大,反倒养出家贼来了”,说着举起竹条,狠狠抽向花水屁股,花水师尊挣开素乐姑姑,跑到云蝉子后面,躲来躲去,素乐便将二人一起惩罚,“看他偷盗,你不告知,你俩便是同谋,你小小年纪,就不学好,今日姑姑将你一并教训”,说着就打向二人,二人跑到仙尊那里,仙尊出面,才将素乐制止住。从此花水上仙,与云蝉子便对素乐姑姑心生恐惧,看到她就像老鼠见到猫。

  往事不堪回首,云蝉子每每想到素乐姑姑的泼辣样,都要冒一身冷汗,心想,灵儿这下不知要遭受多少罪。

  灵儿被素乐姑姑带到一间小黑屋,素乐一推,灵儿跪倒在地上,四面全是墙壁,没有窗户,素乐把门一关,一片漆黑,“在里面给我好好面壁思过”,灵儿被关了进去,一日三餐都免了,素乐姑姑连滴水也不给。

  灵儿饿的肚子咕咕叫,不知道被关了几天,这日灵儿似乎听到门外有抓挠的声音,灵儿,挣扎着爬了过去,金蟾兽打开门上的一个小窗口,望向灵儿,一轮皎洁的月光照了进来,灵儿口干舌燥,嘴唇发白,干裂起皮,面容憔悴的望向小窗口,终于有一丝光照进来了,迷迷糊糊中看了一眼金蟾兽,灵儿昏倒了。

  第二天醒来,灵儿躺在床上,素乐姑姑坐在一旁,灵儿看到素乐姑姑,立马起身,从床上爬下来,跪地认错“姑姑,灵儿知道错了,灵儿不应该欺骗姑姑,不应该明知修灵派派规,还教唆弟子违反派规”。

  “起来吧”素乐严厉的说道,上前将灵儿扶起,用手一指桌上的饭菜,“吃完饭,厨房来见我”,说着,便转身离开了,金蟾兽,躲在门外,看一眼灵儿,已经醒来,就放心的走开了,灵儿见姑姑走远,冲向桌子,抓起一馒头,就狼吞虎咽吃了起来,“真好吃,真好吃”,灵儿心里想着。

  灵儿连吃了3个馒头,盘子都舔舐的干干净净,锃亮锃亮,摸一摸鼓起的肚子,打了个饱嗝,灵儿突然想到云蝉子,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那日云蝉子回到水月宫,便被师尊叫去,“孽障,为师几日不曾训诫与你,你就闯出这么大祸来,害的为师一把年纪还要受素乐姑姑训斥”,“孽障,你让为师在众师兄面前毫无脸面,看为师今日如何惩罚与你”,“柳花花”净月上仙朝花花一喊,训斥道“你也给我跪下”。

  “师尊”花花害怕的跪在净月上仙面前,颤颤巍巍,心想难道师尊知道饭菜是我做的了,“拿出来”,净月严厉的向花花训斥道,“什么,拿什么”花花不知所措,心里七上八下,“还在装傻,你们作何交易,你以为能瞒得过为师”,净月生气的怒斥道下面跪着的俩人,花花看一眼云蝉子,云蝉子一脸无辜,二人互视一眼,心想难道师尊在我们身边安插了眼线,我二人私下之事,怎会被师尊知道。

  花花无奈,只好,颤颤巍巍从胸前取出一枚黑色猫眼石项链,此物世间稀有,仅此一个,传说是孔雀王族,王后世代相传的宝物,此石形状似猫眼,虽为黑色夜间却能照射出光芒,闪闪发亮,猫眼石周围是金玉镶边,刻着孔雀起舞图纹。花花原本是想送给林夕小师妹,可惜一直没有那么个浪漫的机会,林夕小师妹整天跟在南宫度师兄后面,花花一点劲使不上。这下好了,更没机会了,被师傅收了去,再想偷出来可没那么容易了。

  “俩个大胆孽徒,来人上宫规”,“师傅,手下留情”,大家都上前,替俩位师兄求情,“师尊,手下留情,师尊请三思呀”。

  “拿来”净月上前生气的一挥衣袖,伸手指向替二人求情的众弟子,“谁再敢多嘴,将你们一并惩罚”,然后对拿来刑具的执法弟子说道,“执刑”,只见弟子拿来的是一根女子手腕粗的长鞭,“狠狠的打,一打他们不学无术,净做一些鸡鸣狗盗之事”,啪啪,一人一鞭子下去,“啊,啊”殿下一片惨叫,“二打,明知派规还做这些违规之事”,啪啪,一人一鞭子又打了下去,这一鞭,把二人都打趴下去,“三打,云蝉子敢私自踏入云水宫,柳花花知情不报,二人狼狈为奸”啪啪,又是一人一鞭子,俩人被打的衣服裂开,背上露出鲜红血条,满脸鼻涕泪,一片惨不忍睹,“拖下去,关进水月宫禁室,谁也不许私自来看望,如若发现,宫规处置”。

  “你二人给我好好反省,默写修灵派派规300遍”,说完,气呼呼走了。

  “啊,啊”云蝉子,花花师弟相互一视叹息道,心想还不如再来一鞭的痛快。二人相互搀扶,被带到了水月宫禁室,真是患难兄弟,苦命兄弟。二人,面面而坐,目光不离,含情脉脉,双手相握,师兄,师弟,哇哇大哭起来,“我们一定要揪出这大恶之人”,花花说道,云蝉子生气的使劲一拍桌子,“哦,哦”闪了受伤的小腰一下,疼的叫了起来,接着咬牙切齿道“竟给师尊做眼线,给我二人告密,就别怪我饶不了他。”

  会是谁呢?二人沉思着,想想平时和宫中弟子关系都不错,众师弟也都很爱戴他们。“师兄,师兄”突然听到门口,有人喊他们,便走了过去,是宫尹剑,新入水月宫弟子,“师兄,这是专治你们鞭伤的良药,你二人互相涂抹,不日伤口就会愈合”,“不多说了,我的赶紧走了,被师尊发现就坏了”,说着转身跑开了。

  二人接过药酒,很是感动,心想新来弟子都对我们如此关心,可见我二人多么讨人喜爱,也许是我们多想了,可能是师尊他老人家太过狡猾,将我二人看得透透的。

第二十三章 素乐姑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