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重逢

  “云师兄,云师兄”,花花看云蝉子不搭理自己,御剑急乎乎飞向上空,面色着急,一脸慌张,想来出事了,就立马追了上去,“师兄,你这急乎乎要干什么去呀”,花花问,“去云水宫”云蝉子答道,“啊”花花大吃一惊,一个没踩稳,差点跌了下去,激动的问“师兄,你的屁股和腰不疼了,你怎么还敢去呀”,“灵儿生病了,我的去看看他”,云蝉子担心的说道,“小师叔病了?昨天不还好好的嘛”,花花转念一想,继续说道:“哎,不对呀,你怎么知道小师叔病了”,花花一把拉住云蝉子,将其拽了下去,“哎呀,你不要妨碍我”云蝉子一把拽开花花的手,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我今日与她海螺传音,听着她咳嗽不断,气虚喘喘”,“你快别拉我,我去看看”说着又要起身御剑飞起,“啊,啊,就算小师叔病了,还有仙尊,姑姑照顾呢,你去有什么用,再说你也进不去呀”花花死死抓住云蝉子,心想可不能再挨师尊鞭子了。

  云蝉子一听,对呀,我进不去呀,刚刚一着急把这事给忘了,云蝉子陷入深思,花花见他冷静下来,便松开了云蝉子,站在一边看他发呆,云蝉子脑波急速旋转,提溜俩眼珠,开始绞尽脑汁想办法。我怎么才能进去,想我年幼时也是经常出没云水宫,仙尊从小就疼爱我,要不我就说思念仙尊,前去探望,“不合适,不合适”云蝉子踌躇徘徊,自言自语,花花看着他在眼前晃来晃去,还喃喃私语,便一手托腮一脸好奇的看着他。心想师兄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自从南宫度与云蝉子,被仙尊赐予雪影剑,仙灵剑,便从此离开云水宫由风影,净月师尊亲自调教,二人在云水宫跟随仙尊习练仙术,剑法3年,这3年修灵派众弟子很少见到二位师兄,就连师尊也很少与他们相见,他们似乎与仙尊许下什么秘密。

  正在二人发呆之际,花水上仙正巧从此经过,“拜见师伯”花花看到花水上仙过来,便行礼说道,然后看云蝉子还在冥思苦想,推一下他示意花水上仙来了,云蝉子看到师尊,“师伯”,双手作揖鞠躬,“恩”花水上仙刚要走,被前面急乎乎跑来的修灵派弟子,正撞怀中,“哎呦”花水上仙揉一揉胸,训斥道“你这小子急急乎乎的做什么呀”,“师尊,师尊,不,不,不好了”,这小弟子急急乎乎,跑的气喘吁吁,结结巴巴说道,花水上仙学着这小弟子说道:“不,不好了,水漫修灵山了?”,这名小弟子吃惊的望向花水上仙,嘴巴张的大大的,半天蹦出一句话“师尊,神机妙算,水漫修灵山了”。“啊”花花,云蝉子,花水师尊一听,大吃一惊,心想哪里来的大胆狂徒,竟敢水漫修灵山。“走,带为师前去看看”花水一把抓起跪在地上的小徒弟,说道。只见这小弟子,赶紧起身,想找到救世主般,拍打一下衣服,领师尊快速朝正坤宫飞去。

  只见正坤宫,已乱成一团,几名弟子从山下急乎乎,慌慌张张跑来,大喊“不好了,山下爆发洪水了”,大家顺势朝这几名弟子的方向望去,一股大浪滚滚翻来,从山底顺着台阶往上涌来,花水,云蝉子,花花一看,就是妖孽所为,哪是发洪水,呼的一声,只见一股大浪从山底顺着台阶涌了上来,几名今日值班看门的修灵派小弟子,被这大浪冲飞了上来,眼看就要摔在地上,花水上仙,刷刷朝上空挥舞几下,白衣飘飘,几率青色之光飞向几名弟子,这几个小弟子便缓缓落了下来,“哎”,大家扭扭捏捏,摇摇晃晃的站到地上,本以为会狠狠摔屁股的,现在腰部似乎有股力接住自己,使自己缓缓落地。

  云蝉子花花,一波修灵派弟子也跑了过来,“大胆小妖,竟敢闯我修灵派”,云蝉子朝那股大浪说道,只见那股大浪听到声音变现出原形,化成一个美男子,10几岁左右的样子,他一听是云蝉子声音,便立马收回法术,双手叉腰,俩腿分开,慷锵有力的驻立在大家面前,一脸傲气凛然,一手指向云蝉子说道,“云蝉子”。

  云蝉子定睛一看,“美男子”,“哈哈”,二人上前相拥,互相拍打一下对方臂膀,数月未见,鱼妖少年似乎长大不少,英俊的小脸蛋略显成熟,还是带着狡黠的微笑,“哎呀,我总算找到你了,我家灵儿是不是在你这呀,灵儿过得可好”,鱼妖少年小邪问道,小邪故意称主人为灵儿,叫的格外亲热,故意惹云蝉子吃醋。

  “哈哈,美男子,想不到你对灵儿还蛮忠心嘛,灵儿在我这必须很好”,云蝉子略带醋意的说道,心想什么你家灵儿,灵儿啥时候成你家的了,突然想到灵儿生病了,似对刚刚的回答感到一阵羞愧,脸一红,便不再说话。鱼妖少年使劲拍一下云蝉子肩膀说道“灵儿给我取了一名,小邪,以后喊我小邪兄”,然后向四下张望,寻找杨灵儿“灵儿呢,怎么没看到她”。小邪一把推开云蝉子,朝人群中四下张望。

  花水上仙看到眼前一幕,心想,原来这些人都认识,这小妖怪,一脸不俗,浑身散发一股邪气,邪中透着几分灵气,说话举止也很有趣,他一口一个灵儿的叫着,似乎与小师妹关系不一般,看这云贤侄,又是高兴又是不悦的,这几人年纪轻轻,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难不成,“哈哈”花水上仙想着不觉笑出声来,小邪便朝花水望去。

  花水看他朝自己看来,于是对小邪说道,“你口中的灵儿可是云岭城杨灵儿”,小邪瞪一眼他,“你是何人,灵儿岂是你等可随便叫之”,“哦,刚刚就是你,救下这群看门狗,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就上前要与花水上仙比试,“哈哈,有趣有趣”花水笑道,云蝉子一把抓住小邪,“小邪兄,小邪兄,不要激动,他是我们修灵派花水上仙”,然后轻声伏在小邪耳边对他说道:“你打不过他”,小邪一听,“额,额,哦”然后装出一副,武功盖世,挺胸抬头,心虚的说道,“恩,今日看在我云小弟的份上,暂且饶过你”,云蝉子一听,先是一惊,急忙辩解道,“啊,啊,喂喂,我什么时候成你小弟了”。

  “哈哈,哈哈”花水上仙越来越喜欢这个小邪,对他说道“小邪老弟,我可以带你去云水宫见灵儿小师妹”,一听可以见到主人,小邪很是高兴,小邪跑到花水上仙跟前,拍一拍花水胸肌,“够哥们,讲义气,我小邪交你这朋友了”,小邪开始和花水上仙称兄道弟,修灵派弟子看到这一幕,大家一阵摇头心想又来一马屁精,四位上仙中就属花水性格最随和,最不拘礼数,心想这家伙运气真好,也就是遇上花水上仙,要换做净月师尊,早被打回原形,关进九层妖塔了。

  “师伯,我也随你一同前往吧”,说着云蝉子就要跟花水师尊一同前往,云蝉子心想正好趁机混进云水宫,探望灵儿。小邪看一眼云蝉子,花水师尊对云蝉子说道“不必了,我自己带你这小兄弟前往便可,云贤侄大可放心,我与你这小兄弟很有眼缘”“哈哈”,花水拍一拍云蝉子,示意,大可放心,你就不要去了。云蝉子一看,花水师尊不上当,便将目光转向小邪,希望小邪开口,带自己一起,小邪看一眼花水,心想,难道主人待的云水宫,云蝉子不能进,便再次望向花水上仙,二人目光相视一会,云蝉子满目期待,小邪转身看向云蝉子,说道“云小弟,就不用前去了”。

  说完,小邪便随花水上仙一起飞向云水宫,留云蝉子一人在底下,驻立如石,一动不动,一阵冷风吹过,花花拍一拍云蝉子肩膀,“哎,师兄,可怜呀”,便摇头晃脑的走开了,云蝉子站在那,满怀期待的心,碎了一地。

  花水一路上和小邪简单介绍了灵儿目前的身份,“你家灵儿,如今是我的小师妹了”,“她在云水宫跟随仙尊修行,你要想留在修灵派,一会一定要好好讨好仙尊”,“只要他肯同意,你就可以留在你家灵儿身边了”,花水上仙说着,不觉感到有些好笑,自己似乎成了红娘。小邪感激的说道“谢上仙明示,今日之恩,小邪铭记于心,日后用得着小弟,尽管开口,刀山火海,义不容辞”,“哈哈”花水上仙笑道,看这小家伙口齿伶俐,和小师妹倒有几分相似,不亏是小师妹的朋友。小邪看花水上仙大笑,也跟着笑起来。

  二人很快来到云水宫,金蟾兽看到花水上仙,便起身走开,让出大门,金蟾兽嗅一嗅小邪,小邪紧紧跟在花水上仙身后,心想这大家伙,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一路来到佛香阁,小邪感觉走进仙界般,眼前之物壮观,之前从未见过,就连看门的神兽都那么黄金灿灿,一看就很厉害,佛香阁院落长满各种奇异仙草,小邪看着目瞪口呆,花水引小邪来到仙尊厢房,花水见小邪这一路吃惊的表情,似乎看到当初小师妹也是这副神态,便不觉好笑。

  进入厢房,“拜见仙尊”,花水上仙给仙尊鞠一躬,说道,“恩”仙尊看一眼花水,再看看他旁边的小邪,长叹一声说道“你这徒儿,不在宫中好好教授弟子剑术,跑来我这作甚,还带来一个惹事精”,“仙尊,人家这不是想您老人家了嘛,您不想我,还不让人家来看你一眼,再说宫中事都交代吴大佑看管,仙尊尽管放心吧”,心想这吴大佑还是仙尊非塞入我御林宫的。说着把小邪往仙尊面前一拉,“这是小邪,他来找灵儿师妹”,“嘿嘿”花水笑道,心想仙尊真是慧眼识珠一看便知小邪是个调皮鬼,日后修灵派可要热闹了。

  仙尊看一眼小邪,刚要开口说话,只听小邪一顿谬赞“仙尊您泰若磐石,面慈目善,发如白雪,灵波流动,万丈仙芒,由内而散,听您一语,自是铿锵有力,老当益壮,放眼观望,修灵仙派,浩气凛然,正义之地,看您徒儿,气宇轩昂,孝感动天,若小邪能承蒙您点滴照拂,留与您身边,日日感沐仙露,听您一语,定铭感肺腑,此生无求,定要做牛当马,端茶倒水,孜孜不倦的服侍您老人家”。小邪手舞足蹈,表情千变万化,时而毕恭毕敬,时而满面敬仰,时而壮士雄心,时而临表涕零,楚楚可怜。“咳咳”仙尊咳俩声,“也罢,你就留在云水宫吧”,说着一挥手示意二人退下。仙尊心想,这家伙,我未曾说话便讲出这番涛涛大论来,我若不留他,他便要讲到昏天黑日,没完没了了,这娃倒是很有灵性,也许是天意,让他来到云水宫。

  花水上仙,心想“这小家伙真是厉害,滔滔几句话就将仙尊给收买了”。

  “哈哈”小邪高兴的跟花水上仙走出仙尊厢房,小邪朝花水上仙一笑,抱拳感谢,这时灵儿正朝仙尊这边走来,看到小邪,满眼吃惊,内心惊动又高兴,二人双手紧紧相握,似有千言万语,道不尽,双目相视,满眼泪光。花水看到二人目不离视,便知二人关系不一般,看此情况,想来数月未见,应该是有很多话要讲,也许很多体己话,外人不便在此,便先行离开了。

  “主人,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说着小邪像个孩子似哭了起来,“不要哭嘛,你哭人家也想跟着哭”“呜呜”,灵儿边哭便给小邪擦泪,小邪也给灵儿擦泪,“主人,你这段时间过的可好”,“恩,仙尊待我很好,还有云哥哥,我还认识好多朋友,汐玥哥哥,阿宝,胖子等”,“你呢,你这段时间去哪了,怎么没有来找我”,小邪抽噎着,说道“恩,主人大富大贵,那日,我被黑衣人一掌打入湖中,等我醒来,水妖出世,云岭城一片湖海,我担心你的安危就到处找你,却没有找到你,心想主人定会逃过此劫,便离开了云岭城四处打听主人下落”,“前不久听说修灵派招徒,就怀着侥幸的心里前来寻找”,“不想主人倒成了仙尊的徒弟”。

  “我爹爹,娘亲呢,有没有找到爹爹,娘亲”灵儿着急的问道,满眼充满希望,希望奇迹会发生,灵儿始终不敢去相信爹爹,娘亲会离开自己。“没有发现城主大人与夫人的尸体,也许城主大人与夫人吉人天相,也逃过了此劫”,小邪安慰到灵儿,灵儿一听,没有发现尸体,也许他们还活着,也许他们逃过此劫。

  “对对对,爹爹,娘亲一定还活在人间,他们一定也会像你一样来找我的”灵儿尽力说服自己爹爹,娘亲还活着,内心激动,浑身颤抖,自言自语道,“爹爹,娘亲一定还活着,他们一定会来找我的”,灵儿努力说服自己,重拾希望,灵儿想爹爹,想娘亲了,不知道爹爹,娘亲在哪里会不会也在想着灵儿。

第二十七章 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