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灵儿吃醋

  灵儿小邪再度重逢,二人多日未见,纵有千言万语说不尽,昔日之景不堪回首,风卷落叶凄凄切切,泪洒烛台家仇难报。“主人,你不要伤心了,城主与夫人如果知道主人不开心,他们也会伤心的”,小邪安慰着灵儿,看着主人落泪,小邪心里也一阵酸楚,“想我娘亲,当年被水妖杀害,如今我却还不能为她报仇”,哇哇,小邪大哭起来,灵儿也连忙上前安慰他,“你不要伤心,虽然我们现在没有能力手刃仇家,可是不代表我们永远不能击败他们”,灵儿咬牙切齿,满怀信心的说道,“明日,我再去乞求仙尊教我法术”,灵儿轻轻拍一拍小邪的手,满眼安慰,坚定的说道,

  小邪一脸吃惊,“主人,仙尊没有教你法术吗?”小邪惊讶的问道,“恩,自打我入云水宫,就一直由素乐姑姑教导,一天下来,和仙尊也说不上几句话”,“仙尊除了检查我背书外,只要有事吩咐才会召见我”,灵儿一脸惆怅,满目自卑的说道,“主人,不要心急,也许仙尊是在考验你的耐性,修法之道其路漫漫兮,当上下求索,枯燥泛味,非一般凡人能受得住”,小邪意郁长叹一声,说道。

  灵儿慧心一念,想来小邪说的也不无道理,明日再去肯请仙尊授教,想来这数月的决心定能感化仙尊。小邪看灵儿想的入神,便岔开话题问道“主人那日你是如何逃脱,怎会来到修灵派,成为仙尊的徒弟”,灵儿回答道“那日我被黑衣人抓走,在他与魔教妖女打斗之时,误伤到我,将我打下了山崖,幸亏云哥哥及时相救,我受伤严重就被带到了修灵山,是仙尊的灵药救了我”。“黑衣人”小邪,陷入深思回忆,“主人,可知那黑衣蒙面是为何人?”,灵儿恨他入骨,双手撕扯着衣服,咬牙切齿道,“我现不知他为何人,日后必会知晓,定将他碎尸万段,以报杀母之仇”,小邪说道“这黑衣人,满身邪魔之气,那日我回府中寻找主人,看到他也在到处搜索,不知再找什么”,“说不定他也是九魔宫之人”,灵儿满目怒火,情绪激动的说道“九魔宫屠我云岭城,害我们城破人亡,云岭城数万冤魂,无家可归,我定不会轻饶他们”,小邪满眼安慰,一脸镇定的对灵儿说道“恩,主人,我一定会帮你报仇雪恨”。

  月下柳梢,日出东海,灵儿与小邪秉烛窗台,一夜未眠,大家内心激动,无数谜团萦绕心间,九魔宫速来与云岭城无冤无仇,为何下此狠手屠我云岭城。小邪与灵儿想了一夜,谈论了一夜,次日二人迷迷糊糊中被晨曦的一缕阳光照醒。大家顶着一双熊猫眼,走出房间。

  灵儿带小邪来到院内,指一指眼前的一片仙草,“看这些都是我的伟大杰作”,眼前的一片仙草,经过灵儿数月的打理浇灌,修剪栽培,长得更加茂盛,水灵。灵儿走向水池边,打来一桶水,小邪马上跑去,帮灵儿提水,“主人,以后这些体力活,就交给我来做”,小邪将胳膊伸出,用力一叫,展示出自己的肱二头肌,还算坚硬。灵儿伸出手指一戳,软绵绵的,超有弹力,“全是油脂”,灵儿说道,然后偷偷发笑,小邪脸色一红,一脸害羞,心想又在主人面前丢脸了,我日后一定好好锻炼,强身健体保护主人。

  小邪帮灵儿挑来水,一桶全部倒在脚下的仙草上,灵儿大叫一声,没来得及制止住,“你要把我的球球花淹死了,球球花不喜太多水分的”,灵儿一脸慌张,担忧的看向自己的球球花,就这一小片球球花,被小邪浇了一桶水,只见刚刚还含苞待放,满怀生机的球球花,现在跟霜打一般,蔫了下去。小邪心想好心帮了倒忙,怎么办,灵光一闪,小邪双腿分开,微微下蹲,运功将洒向球球花的水全部吸了出来,又倒回桶中。灵儿一看,小邪有这本事,以后浇花可省事了。灵儿对小邪说道“球球花不喜水,桶中五分之一水便可,石津草喜欢水,这一片要五分之三的水量,这一颗仙草名为老人爪,别看他跟枯萎似的,其实还活的好好的,剩下的水浇给它”,灵儿一一向小邪介绍这里的仙草吸水量,小邪对这些仙草也充满好奇,问这问那,灵儿一一细细讲解。

  灵儿修剪枝叶,小邪帮灵儿浇灌仙草,日上三竿,灵儿扔下剪刀,对小邪说道,“我去给仙尊行晨礼”边说边飞奔去找仙尊,灵儿来到仙尊厢房,看到仙尊,灵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仙尊,灵儿请求仙尊教授灵儿仙法剑术”,仙尊看一眼灵儿,今日怎么这么冒冒失失,想来可能与小邪有关,便问道“为何要学习仙法剑术?”,灵儿回答道“学习仙法剑术,为云岭城数万冤魂报仇”,仙尊看一眼灵儿满眼怨气,满怀仇恨,仰天长叹一声“冤冤相报何时了,古往今来痴念多,倘若一世为情困,一念之差入邪魔,世间万物皆灾难,人间又要覆一回。”“为师不教你剑法,就是怕尔一念之错,误入歧途”。“你起身,回去吧,想明白为何修道习术,再来见我”,说着挥一挥手,示意灵儿退下。“仙尊”灵儿不甘心,跪地不起,继续求着仙尊,仙尊起身扶起灵儿,“杀掉仇人,死去的亲人将会复活吗”仙尊反问到灵儿,灵儿一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到,“你回去好好想想,为何要学习法术”仙尊对灵儿说道,挥一挥衣袖,示意灵儿退下,灵儿想着仙尊的话,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怎么样,怎么样,仙尊答应教你法术了吗?”小邪见灵儿出来,兴奋又急切的问道,“没有,仙尊要我回去好好反省,为何学习仙法”,“啊”小邪一惊,接着脱口而出,“当然是报仇呀,仙尊难道不知道吗”,心想仙尊难道老糊涂了,这么明白的事还要问。

  “我报仇难道错了吗”灵儿一眼迷惑,扭头问向小邪,小邪被灵儿的问话,惊了一下,立马说道“家仇怎能不报”,心想主人这是怎么了,大仇怎能不报,难不成被仙尊洗脑了,主人可不像以前认识的灵儿了,果断大胆,敢爱敢恨,现在变得犹豫不决,小邪一把抓起灵儿,说道“走,主人,我带你去找仙尊理论”,说着小邪就拉着灵儿朝仙尊厢房走去。

  “咳咳,你们这是要去哪里,今日之活做完了没”素乐姑姑不知何时出现,挡在了他们跟前,一脸严肃的训斥道,“姑姑,不要挡路,我有要事要找仙尊讨教”小邪朝素乐姑姑说道,说着就上前想要推开素乐姑姑,不料反被素乐姑姑一手抓住,素乐轻轻俩下功夫,只听手腕咯吱一响,小邪惨叫一声,就被扔到了地上,“哎呦”小邪一手摸着屁股,一手耷拉着直喊疼,灵儿看的目瞪口呆,不想姑姑竟有如此高深功力,真是真人不露。灵儿回过神来,飞奔向小邪,扶起蹲坐在地上的小邪,看看手腕,脱臼了。

  “去,仙尊的酒没有了,下山买俩壶”,素乐朝灵儿说道。“是,姑姑”,灵儿向姑姑鞠个躬,转身看一眼小邪,“姑姑,还请手下留情,饶过小邪吧,他刚刚也是无心之失”,小邪连忙上前说道“姑姑,小邪知错了,小邪有眼不识泰山,得罪您老人家,你大人有大量,饶过我吧,姑姑,小邪自幼失去父母,从小流浪受人欺负,小邪第一眼见姑姑,觉得姑姑像极小邪的母亲,和蔼可亲,慈祥高雅”小邪满眼泪花,一脸真诚的说道,灵儿都被他这表情给骗了,素乐看小邪这副模样,便上前,咔嚓一声,小邪又一声惨叫,只听素乐说道:“下次,再敢放肆,姑姑我决不轻饶”,“绝对没有下次了”小邪说道,“不敢了,不敢了”小邪嘀嘀咕咕道,素乐朝嘀嘀咕咕的小邪与灵儿大喊一声“还不快去”,小邪一瘸一拐跟着灵儿,被这一声恐吓,二人吓得灰溜溜跑开了。

  “母夜叉,母夜叉”小邪嘴里骂着,灵儿大吃一惊,小邪这翻脸速度也太快,表情变化也是神速呀,“小邪,你不要这样,姑姑为人虽然严厉,但心地却是极好的”灵儿安慰到小邪。“主人,你就是太单纯,太善良了,才会被这种人欺负她就是欺软怕硬”说着拍一拍灵儿的手,“你放心,以后有我保护,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委屈”小邪目里带点小猥琐,狡黠的一笑,灵儿感觉浑身一颤,起一身鸡皮疙瘩,“额,你还是不要给我制造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二人出了云水宫大门,看到金蟾兽小邪连忙躲到灵儿身后,灵儿看一眼小邪,心想刚刚还说要保护我,灵儿拍一拍小邪手安慰道“不要害怕,金蟾兽很和善的”,小邪一定,昂首挺胸,说道“主人,我没有害怕,这家伙看起来不是很厉害的样子嘛”,仍然躲在灵儿身后,“哦”灵儿一脸不相信,偷偷一笑,眼珠一转,大叫一声“啊”,小邪吓了一跳,也跟着大叫一声,往后一跳,“啊”,“呼呼哈嘿”小邪双手乱打着拳,打向前方。

  “小邪,跟上,不要掉队哦”,灵儿朝身后挥一挥手,根本不理会在后面胡乱打拳的小邪,头也不回的,与金蟾兽往山下走去。小邪睁开眼睛看大家已走向台阶,便跑了过去。心想这是被主人给耍了。

  小邪追上大家,跑到灵儿身旁,金蟾兽看一眼小邪高兴的挥动羽翼,摇摆一下尾巴,灵儿上前摸摸金蟾兽,说道“你喜欢小邪,看到他很高兴,”金蟾兽点点头,灵儿扭头看向小邪:“金蟾兽很喜欢你,想要和你做朋友呢”,小邪一听心想有个这么厉害的朋友,黄金灿灿,多威风,便一溜烟,从灵儿身边一过,来到灵儿与金蟾兽之间,伸出一手朝向金蟾兽,“你好,金兄,我是小邪”,金蟾兽扭头朝小邪大吼一声,小邪一个腿软,靠在灵儿身上,金蟾兽吼完,嘴巴一咧,似乎朝小邪一笑,小邪慢慢站稳,“呵呵”嘴角艰难一咧,勉强一笑,作为回应,心想吓死我了,这大家伙太吓人了。“一会到了山下,不准乱跑,吓到百姓就不好了”灵儿对金蟾兽说道,走到台阶旁,灵儿起身一跃到金蟾兽背上,金蟾兽驮着灵儿往山下飞去。途径正坤宫,灵儿看到云蝉子,阿宝,胖子等几位修灵派弟子正在练习剑术。

  灵儿仔细往下一看,看着阿宝和云蝉子似乎很亲热的样子。

  “云师兄,你看我这个出剑姿势对吗?”,阿宝一手出剑剑指前方,一手展开保持身体平衡,一脚微微抬起,似腾飞之势,云蝉子一手抬起阿宝举剑之手,“这个要抬高”,一手拍一下阿宝腰部,“收腹”,阿宝借势往云蝉子怀里一倒“哎呦,云师兄”阿宝含情脉脉看向云蝉子,云蝉子将阿宝往外一推“你是猪吗,哎呦,都教一上午了还练不好”云蝉子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胖子早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嘴里嘟嘟着“云师兄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接着冲阿宝喊道“小师妹,我来教你吧,你天资聪颖,保准我一教就会”,阿宝走向胖子气呼呼说道,“就凭你,连灵儿都打不过,还想来教我,哼”。“哎哎哎,小师叔是仙尊徒弟,我自然要礼让三分,要是打赢了她,仙尊岂不是没脸”,胖子狡辩道,输给一点仙法都不会的灵儿,让他在修灵派很是丢脸,以前他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现在跟老鼠过大街似的,还好胖子体宽心大,没脸没皮,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你可不要狡辩”阿宝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了,仙尊一点法术都没教给灵儿,小师叔在云水宫就是个打杂的”。阿宝看到云师兄整日思念小师叔,对灵儿心怀嫉妒,心想,仙尊一定是看灵儿可怜,才收留她,并不是真心收她为徒。

  阿宝的话被灵儿听到,感觉有点心酸,是呀自己在云水宫就是个打杂的,小邪气呼呼说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在这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她”。

第二十八章 灵儿吃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