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云蝉子醉酒

  至到现在,他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心仇不报,值与不值?”酒仙说道,一饮而尽,云蝉子已经喝得醉烂成泥,爬不起来了,灵儿似有所思,郑重其事的说道“大恶之人,不除,难以了心头之恨”,酒仙看一眼灵儿,灵儿接着问道“那,那位皇帝有没有处死邪恶的宰相与钱雯皇后”,酒仙摇一摇头,“没有”,“他不爱明月皇后了”灵儿激动的反驳道,“明月之心,至死不渝,明月之情,海枯石烂”,“他怎会不爱”,酒仙再饮一杯,郑重的说道,“那明月为何会死”灵儿再次反驳道,“自古男儿薄情”灵儿感觉那位皇帝就是酒仙本人,于是说道,以作试探,“呵呵,薄情何必痛苦,最是有情似薄情”,看着酒仙如此痛苦,想必也不是做戏,灵儿便不再作问。

  酒仙起身看一眼灵儿说道“姑娘还小,大好光阴”,说完,起身,手拿一壶酒,摇摇晃晃,挥袖怅然离去口中阵阵念道,“冤冤相报何时了,逝者已逝活者痛,唯是报仇苟且活,倘若仇报何以安,意去阴间寻故人,人间就此走一遭,生被仇困轻鸿毛,寥寥一生何几年”,酒仙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灵儿眼前,留灵儿一人驻足发呆,小邪越喝越上瘾,俩个小脸蛋喝的泛起红晕,拍一拍云蝉子,“嘿嘿,主人他睡着了”,灵儿回过神来,看一眼云蝉子,“哎”叹息一声摇摇头,“小邪你酒量不错哦”看看小邪脚底放了俩壶,全喝光了,云哥哥才半壶就醉了,小邪抿抿嘴,“这个东西越喝越香”拍一拍圆溜溜的大肚子,举起一杯又要下肚,灵儿一把制止住,“不要喝了,你要再醉了,我们可就回不去了”,灵儿再看一眼云蝉子,摇摇头,“小邪,你扶着云哥哥,我拿酒”。“他,哼”小邪看一眼云蝉子很不情愿,灵儿瞪一眼小邪,小邪也不敢拒绝。

  只得扛起云蝉子跟主人走了,灵儿一手抱一壶酒,朝酒仙拂去的方向望一望,酒仙的背影早已随风散去,灵儿看着泛起的尘土与被人践踏的落叶,叹息一声,转身便朝竹林走去。

  灵儿与小邪一起来到竹林,金蟾兽都睡了一觉了,看到他们终于回来,连忙起身。大家一起回到修灵山,守门弟子看是小师叔回来了,便放了进去,“云师兄,怎么了”,“我闻着一股酒味,看来云师兄是喝多了,这下又要被净月师尊惩罚了”几位看门的小师弟窃窃私语道。

  灵儿心想,云哥哥醉成这样不能送回水月宫,被净月师兄看到又会误会自己带坏云哥哥,还要责罚云哥哥,又不能带去云水宫,“主人,把他扔在正坤宫,不就好了”,小邪似乎猜到灵儿的心思说道,“只能这样了,可是交给谁来照顾呢?”汐玥,阿宝,胖子,宫尹剑这些新入弟子,都被师傅招到了乾灵殿,整日跟在师尊身边,怕是这会儿也不在正坤宫。

  不知不觉大家走到正坤宫,“拜见小师叔”,周大志上前一步,他刚好经过,看到灵儿。灵儿心想,这下云哥哥有人照顾了,周大志为人憨厚老实,虽然笨点,照顾人却很周到,很是让灵儿放心。

  周大志,看下四周无人,边对灵儿说道“小师叔,云师兄这是怎么了”,灵儿看一眼迷迷糊糊的云蝉子回答道“他喝醉了”,没等灵儿继续说,周大志一脸惊慌,诡异的伏在灵儿耳边小声说道,“小师叔,正坤宫后山闹鬼”,突然听到闹鬼,灵儿先是一惊,接着保持镇定,一脸严肃的看向周大志,周大志带灵儿来到后山,小邪与金蟾兽留在原地照顾云蝉子。

  正坤宫后山,这里景致幽雅,风吹林响,水波澹澹,“这么安静,偌大树林虫鸣鸟叫都没有”,灵儿心想,这时周大志又悄悄靠了过来,小声说道“小师叔,你听”,“恩”二人相互对视一眼,仔细听着这树林动静,周围一片安静,只有阵阵传来风吹之音。

  周大志上前,指一指前面树林的一条小路,凑到灵儿耳边小声说道“小师叔,是不是觉得这地方很诡异”,“恩”灵儿点点头,继续说道“这是通往黑狱山的那片小黑林”,说着灵儿往林中望去。

  半年前的修灵派考核,还经此走过,当时并不觉如此阴森,安静,“小师叔,前几日我与几名师兄,听到里面有怪声,进去查看,发现地上有血迹还有一些动物尸体”,“你们没有禀明师尊吗?”灵儿问道,“师尊,派人查过了,没有任何发现,那些动物尸体初步认定是被林中的猛兽杀害的”。

  “哦”灵儿接着问周大志,“我刚刚看你是从后山出来的,你来这做什么呀”,“回禀小师叔,我是追着我的鸨鸨兽跑到这里的,追到这里,就不见了,我便回到正坤宫,正巧遇上小师叔”。“小师叔向来聪明,可知这林子是不是真闹鬼了”,周大志一脸惊慌不安的问灵儿,灵儿一笑安慰道:“呵呵,不要吓唬自己,修灵山乃仙灵之地,怎会闹鬼”,“你也不用担心你的鸨鸨兽,它饿了,自会出来找你的”灵儿想到鸨鸨兽,就会不觉一阵好笑。

  这时只见云蝉子迷迷糊糊,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嘴里喊着“灵儿,灵儿”,小邪在后面拉也拉不住,金蟾兽也跟着过来了,灵儿看一眼云蝉子,心想“云哥哥喝成这样,会不会不舒服呀,抬头再看一眼时辰不早了,再不回去,姑姑又要责罚”,于是对周大志说道:“大志,我托付你一件事”说着一把拉过云蝉子,“帮忙照顾一晚,他醉酒了”,说完,把云蝉子往周大志身上轻轻一放,云蝉子,看着周大志呵呵笑着,再看看灵儿,他醉的都分不清人了。

  “哎呦,这小姑娘是谁呀,长得跟我们家灵儿还挺像”,云蝉子醉醺醺的说道,灵儿瞪一眼云蝉子,摇摇头,周大志接住云师兄,一把扛到肩上,“小师叔,放心”,说完转身朝正坤宫厢房走去,只听云蝉子在那吆喝,“姑娘好大力气,这是要带本公子去哪里,我可不是随便之人”灵儿目送云哥哥走远,起身想要离开,总感觉身后有双眼睛在看自己,灵儿回头不觉往小黑林深处望去,只听一阵风吹树林摇曳之声,似有个黑衣刷刷一闪而过,“有人”,灵儿朝林中大喊一声,小邪看了过去,“哪有人,哪有人,主人看花眼了,风吹树影而已”,是吗,灵儿心里隐约阵阵不安,看着夕阳西下,暮色将黒,便带着小邪回云水宫了。

  回到云水宫,灵儿与小邪立马跑去厨房做饭,“坏了,坏了,迟到了,怕是又要被姑姑训斥了”,灵儿一边跑一边对小邪说,“不怪主人,都是那云蝉子害的”,二人一进厨房便发现姑姑已经在吃饭了,素乐姑姑抬头看一眼灵儿,一脸严肃,灵儿和小邪吓得站在一边,不敢吭声,小邪这会比灵儿还要怕姑姑,他是受过姑姑教训的人,知道姑姑厉害。

  看姑姑快要吃完了,灵儿咽一咽口水说道“姑姑,今日买酒途中有所耽搁,劳的姑姑亲自下厨,还望姑姑见谅”,“是吗?不是你们路上贪玩”素乐姑姑一脸怀疑,瞪一眼二人,“不是,不是”,二人异口同声说道,小邪刚想把云蝉子供出来,说是因为云蝉子才耽误的行程,被灵儿及时制止住。

  素乐看二人,一脸笑眯眯,讨好自己,便不再追究过问,“把厨房收拾干净”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小邪看姑姑走远,长吁一口气,心想“今日,这母夜叉改性了,也没有责罚,就这样走了”,再次往远处望望,姑姑的确走远没有折回,就放心的跑到桌前,准备吃饭,揭起锅盖,滴米未剩,“主人,我们没有晚饭了,就知道这老妖婆不会轻易饶过我们”,小邪一脸囧相,可怜巴巴望向灵儿,灵儿卷起袖口,“我做给你吃”。“嘿嘿,主人真好,主人手艺可比那母夜叉强上百倍”,“不要拍马屁,过来洗菜,不要想着不劳而获哦”,灵儿教育到小邪,小邪不情愿的说道“好吧”,心想,灵儿现在倒有点姑姑的口气了,不过看着灵儿给自己做饭,心里又十分高兴,便说道“主人我给讲个笑话吧”,“好呀”灵儿看一眼小邪答道,小邪给灵儿讲起笑话,哈哈,厨房传来一片欢声笑语。

  第二天,一觉醒来云蝉子发现自己躺在周大志的房间,昨天的事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云师兄,昨日你喝醉了,是小师叔托我照顾你”,周大志,看云师兄醒来,端来一杯水,“师兄,喝水”。

  云蝉子一听,心花怒放,咧开一张嘴,笑个不停,心想昨天喝醉了,会不会有对灵儿说一些情话呀,平时不敢说,喝醉了会不会向灵儿表白呀,转念又一想,会不会闯祸呀,有没有失礼与灵儿呀,要是说了不该说的,不觉脸一阵红一阵白,周大志一看,倍感焦急“云师兄,你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吗,昨日小师叔还千叮咛万嘱咐,要照顾好你,你若是病了,我怎么交差呀”,云蝉子一把抓过周大志的手,激动的问道“她真是这么关心我嘛,快说说她是怎么嘱咐你的”,周大志被他这么一问,先是一惊,想来云师兄力气这么大,身体该是没有不舒服,便放心不少,刚要开口说话,外面传来一阵刺耳之音,乾灵殿出事了,云蝉子,仔细一听这声音,是乾灵殿传出的警备声。

  二人皆冲了出去,只见天空,出现一道飞烟,闪光带着火花传出一股清脆之声,响彻整个修灵山,是从乾灵殿御林宫方向发出的,二人御剑飞向御林宫。

第三十一章 云蝉子醉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