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将门在线阅读

大宋将门

8.7分/224人评过

历史 / 两宋元明

359.31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没有杨柳岸晓风残月,没有把酒问青天,没有清明上河图……一个倒霉的写手,猛然发现,自己好像来到了假的大宋……家道中落,人情薄如纸。外有大辽雄兵,内有无数猪队友,滔滔黄河,老天爷也来添乱……再多的困难,也不过一只只纸老虎,遇到困难,铁棒横扫,困难加大,铁棒加粗!赫赫将门,终有再兴之时!—————————————————————读者群:284427642(恭候大驾光临)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怎么什么昵称都被使用了.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幽冥灬萧寒枫.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3名:白一多.
    粉丝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晚明在线阅读
明朝末年,北国狼烟横卷,尸骨山积;江南小桥流水,歌舞升平。朝代末世的内忧外患之中,腹黑办公室主任强势崛起,吹响华夏最后的号角。真英雄,改天命。  残酷惨烈的古代战争,真实的明代市井,一个个小人物创造的历史,展开一幅波澜壮阔而又温婉缠绵的晚明画卷。  书友QQ群:145034435
柯山梦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史上最强崇祯在线阅读
穿越成崇祯,南有李闯逼着上吊,北有鞑清虎视眈眈,且看朕如何以毒攻毒,让东林党统统去死,做一个乱世昏君!  东林诸臣:最怕皇帝不要脸!  新书《我真不是木匠皇帝》已发。  (普群:1057092116,进V群找管理拉人)
崛起的石头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新命记在线阅读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明末危局,能否逆转?且看平行时空,大明旧邦新命。
哼哈大王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签到在神话明末在线阅读
穿越到大明朝,成为了木匠皇帝朱由校。 朕既然来到了大明,那朕就有义务让我大明光耀四海,万载千秋! “皇爷,熊廷弼在东海斩了一条作乱的恶龙,特地进贡了龙珠!” 恶龙?龙珠? 朱由校:(⊙ω⊙)??? (权谋文!) (非正常历史文,请勿较真!) (武力只是陪衬,以智斗为主!)
水瓶座的悲伤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水浒从西门庆开始在线阅读
我西门庆义字当头 夺梁山为根基 先称霸绿林 再徐图天下
逍遥胡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国相在线阅读
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相,相而优则大国。中华民族有一个共同的大国梦,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亦或者过去,我们都应该为之奋斗。——十六世纪世界第一大国缔造者。 嘉靖三十六年春,一个没能肩负中华使命的现代人重生在粤西山村的一个贫寒书生身上,而后他考取功名进入官场,人生很快有了新的奋斗方向,中华民族的历史亦将重新书写…… (书友群:大国相96857475)
余人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之席卷天下在线阅读
崇祯二年,东江总兵毛文龙被斩于双岛,后金自喜峰口入塞,大明皇朝内忧外患,丁毅也意外的来到明朝。 本王原是边军一小兵,为驱除建虏,拯救百姓,起于沙场。 现天下已定,本王决定交还兵权,使诸将士继续为大明效力。 “你们--你们这是干嘛?江山社稷,责任重大,为何要逼俺啊。” “罢了罢了,诸位兄弟以死相逼,俺又怎么忍心看着大伙白白牺牲,那俺只能暂时先当着皇帝罢,以后大伙若是觉的俺做的不够好,还请大伙把大明宗室请回来替俺就是,俺宁愿回家做个闲王,享享清福,那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呀。” 翌年,大明宗室或卒或失。 本书种田流,节奏稍慢,猥琐发育,不出六神装,坚决不打团。
金刀老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重生朱棣之子在线阅读
如果朱标病逝后,燕王朱棣成了新任储君,并顺利继位,然后册封支持下西洋的次子朱高煦成为皇储,那大明的未来会走向何方? 一切从穿越者朱高煦觉醒前世所有记忆开始!
步惊俗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在线阅读
帝王的软弱,造成了后苑的肮脏,导致了朝堂的混乱,纵容了嚣张的邻邦。 言必行,行必果,杀伐决断,才是一个帝王该有的素养。 且看吾登基,如何治国安邦。 新书《苟个富贵盈门》上传,敬请鉴阅。
布袋外的麦芒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将门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妹妹和弟弟

  “该死,怎么睡着了?”

  王宁安用力甩甩头,懊恼不已,他刚刚和读者许诺了,要爆更的,稀里糊涂睡着了,不是找骂吗?

  “快扶我起来,还要更一万字啊!”

  王宁安挣扎叫嚷,用尽全身力气睁开了眼睛。

  黑溜溜的眼睛向四周看去,瞬间傻了。

  虽然出租屋装修的不咋地,可是至少窗明几净,新换的灯泡,光线十足,怎么会这么黑暗?

  再用力看去,他更加惊讶了,黑红的木桌上,一盏油灯,亮光如豆,照不到一米之外,好像一只萤火虫。灯影摇摇,木制的家具投影在墙上,不停晃动,风吹动窗纸,沙沙作响。跟鬼屋似的。

  王宁安大惊失色,心说出了幻象?赶快抬手揉了揉眼睛,等到他把手举到了面前,更加目瞪口呆了,瘦瘦的小胳膊,脏兮兮的小手,跟鸡爪子似的,哪里是一个大男人应该有的?

  莫非……穿越了???

  我只是写了点穿越小说,可没想真的穿越啊!

  王宁安大声哀嚎,竟然吓得昏了过去……迷迷糊糊,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中,他是大宋的子民,住在河北东路沧州土塔村,王家的子弟,刚刚十一二岁。

  据说王家祖上还是武将,十分显赫。虽然败落了,还是村子里的最大的一户,尤其是四世同堂,福气满满,让乡里乡亲都羡慕得流口水。

  当家的是王宁安的曾祖母,她老人家已经七十多了,却还是耳不聋,眼不花,每顿能吃两大碗,走起路来,劲头十足,王家上下,都要听从老太太的,说一不二。

  老太太有一个儿子,在几年前,随着大宋的军队同西夏作战,死在了疆场。只留下一个夫人,也就是王宁安的奶奶,痛失丈夫,她一病不起,哭瞎了双眼。虽然活下来,却整日念经礼佛,一天到头,也说不了三句话,和木头人差不多。

  到了第三辈,人丁一下子兴旺起来。足足有四个儿子,长子是王宁安的大伯,叫王良珪,年轻的时候,王家还算富贵,大伯也是个玩主,后来家中败落,他也不争气,几年前,大伯娘被气死了,只剩下大伯一个,孤苦伶仃的。

  老二叫王良珣,在王家子弟之中,算是聪明人,一直在读书,想要走科举之路,光大门楣,重兴王家。

  老三叫王良瑾,前些年出去经商了,好久没有消息,家人几乎都把他忘了。

  至于老四,也就是王宁安的便宜老爸,就叫王良璟,他和二哥不同,专心练武,想要重兴王家,但是在文贵武贱的年代,家里都不怎么看好。

  在一个月之前,王宁安的外祖父病危,派人送来了消息,媳妇要去见老人最后一面,王良璟自然要跟着,沧州地处边境,民风彪悍,路上山贼盗匪可不是开玩笑的。

  爹妈外出,家里头就留下了三个孩子——王宁安,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

  二伯娘早就看不惯老四一家子,王宁安都十几岁了,别人家的孩子早就下地干活,他还满世界乱逛,上掏鸟窝,下河摸鱼,十足的淘气包,自然满肚子怨气,就勒令王宁安替家里放马。

  王宁安本就顽劣,以前也没干过农活儿,哪能静下心来好好放马。结果没过几天,一个中午,王宁安把马拴在了树上,自己下河捞鱼,等到回来的时候,马就消失了……

  一匹马,虽然沧州地处边境,挨着大辽,马匹的价格没有京城那么夸张,但是三四贯钱总是需要的。对于王家来说,这可不是一笔小钱,自然上下震怒,二伯娘把他带到了祖宗祠堂,拿着三尺长的木板,噼里啪啦,胖揍了一顿。

  虽然不是衙门的水火棍,可是打在一个少年的身上,也是能要命的。

  王宁安的后背、屁股、大腿,全都是红肿的伤痕,个别地方还渗出了鲜血,皮开肉绽,好不凄惨……

  趴在了床上,王宁安的脑中,却是浮现出另一个版本,“他”虽然贪玩,但是也知道马是家里重要的财产,大意不得,放马的时候,一直注意着,不敢让马匹离开自己的视线,唯独丢马的那一天!

  一直读私塾的堂哥王宁宏突然回来了,告诉他说有人在河里捞到了十几斤的大鱼,鼓动王宁安去下河摸鱼。王宁安担心把马弄丢了,还有些犹豫,可是堂哥拍着胸脯,说什么有他看着,马不会丢的。

  王宁安觉得也是这么一回事,就去高高兴兴玩耍了,等到回来,马也没了,堂哥也没了。

  他发了疯一样到处找,喊破了喉咙,跑烂了草鞋……结果一无所获,满以为堂哥会牵着马回家,到了家里,就遇到了凶神恶煞一般的二伯娘,听说马丢了,立刻把他拉到祠堂。

  少年哪里会认账,他大声辩解说是堂哥回来了,答应帮着他放马,才去下河捞鱼的,二伯娘打得更狠了!

  王宁宏就是她的儿子,是她的宝贝疙瘩儿,老实听话,聪明好学,每天都用功读书,怎么会和皮猴子凑到一起,还帮你放马,脸怎么那么大?撒谎都不找个好借口,分明是你贪玩丢了马。还敢撒谎诬陷自己的儿子,更该打!

  一顿棍棒,王宁安没了半条命。

  ……

  夜色寒凉,王宁安瞪着黑亮的眼睛,一点睡意都没有。

  “我是被冤枉的!”

  王宁安攥紧了拳头,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他可不是胡说。

  上辈子,在读中学之前,他一直在村子里生活。一个村子,百十家而已。可不像住在楼里,哪怕对门,也没什么来往,连名字都不知道。小村子住久了,大家伙都知根知底,谁好谁坏,谁喜欢小偷小摸,全都一清二楚。丢了东西,总是能猜到是谁偷的。

  一匹马啊,不是手镯、戒指,能放在身上。

  那么大的目标,村子两旁的田地山林,都有干活的村民,怎么会看不到,怎么会不告诉王家的人?

  再有,那匹马在王家五六年了,认了主人,外人想要轻易牵走,是绝对不可能的。

  思前想后,马根本不是丢了,而是被人拿走了,最大的嫌疑就是自己那位堂哥王宁宏!他鼓动自己摸鱼,摆明了支开自己,把马给牵走了,又都是一家人,村子里的乡亲才没有在意,准是这么回事!

  可问题是他拿走马干什么,故意陷害自己?让二伯娘狠狠教训自己一顿?

  王宁安百思不解,越是如此,就越要找出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刚穿越过来,就顶上一个败家子的帽子,对不起,这个锅我不背!

  王宁安不断盘算着,一直到后半夜,才昏昏沉沉睡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脸颊热乎乎的,似乎有小狗在舔自己,吓得王宁安一激灵,忙睁开了眼睛。

  只见两张脏兮兮小脸,满是担忧盯着,见自己张开了眼睛,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拍着巴掌大乐。

  “哥哥醒了!哥哥没事了!”

  在旁边,一个小姑娘难掩喜色,怯生生问道:“哥,要吃东西吗?”

  咕噜噜!

  王宁安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起来,他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小姑娘正是他的妹妹,叫王洛湘,至于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叫王宁泽,今年还不到五岁,王洛湘也只有六七岁的样子。

  兄妹三个年级差得有点大,其实也不奇怪,这个年头孩子的成活率太低,王宁安是王良璟夫妻的第一个孩子,之后还有两个弟弟,全都夭折了。

  上辈子孤身一人,如今多了两个亲人,王宁安十分欣喜。王洛湘体贴地把一大碗稀粥放在了哥哥的面前,还有两个煮鸡蛋。

  王宁安的确饿了,飞快剥了皮,一口塞进了嘴里。纯正的土鸡蛋就是好吃,他大口嚼着,别提多香了,一抬头,却发现妹妹抱着碗喝粥,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而弟弟咽着口水,偷偷看剩下的鸡蛋。

  该死,怎么忘了他们!这可不是物资丰富的后世,想吃鸡蛋,肯定很不容易。

  “让哥哥看看,你们有没有鸡蛋?”

  探头看去,王宁安一下子就愣了,王宁泽的碗里不但没有鸡蛋,连粥都和自己的不一样,清澈的好像水一样,能吃饱吗?

  王宁安一把抢过了粥碗,王宁泽吓得傻了,委屈巴巴噘起了小嘴,眼泪汪汪。

  “湘儿,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哥哥的质问,王洛湘一哆嗦,下意识放下了碗,她的碗里竟然比王宁泽碗里的还要清澈,几颗可怜的米粒都数都过来!

  王宁安故作生气道:“湘儿,告诉哥哥,要不然哥哥可吃不下去了!”

  王洛湘抱着碗,大颗大颗的泪流下来,委屈道:“是,是二伯娘说的,哥哥丢了马,要,要罚,不给哥哥吃的……”

  “那我的粥……”王宁安瞬间明白了什么,一下子呆住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