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E-666

  如果不是于善尧提醒,齐宁远真心不会认为这个其貌不扬的看门大爷会是个精通尸术的高手。

  “这些邪术也归我们我们管?”齐宁远躲在胖子的身后,扯着衣服问道。

  胖子似乎很不喜欢别人扯他的衣服,将身后的齐宁远拉了出来,对着看门大爷嬉笑:“秦爷,您看看这个料子怎么样?我跟您说啊,上头对这家伙很是上心但我愣是没看出什么道道来。您帮我掌掌眼?”

  秦爷眯着眼瞅了瞅齐宁远,吧嗒吧嗒吸了两口旱烟,磕了两下烟锅,又放一撮点上美美吸上一口:“人老了,胆子也小了。以前兴再大的浪也不怕,现在嘛,哎,不提也罢。”

  “明白了,那我告辞。”齐宁远见于善尧转身便走,忙跟了上去,时不时回头看看那个看着有些渗人的秦爷。忽然间,他竟发现那个秦爷居然在对着他笑,心想自己这是太困眼睛都花了。

  走出火葬场,黑色商务车还在那里,剩下来的那个汉子一见两人这么快就回来了,心中不由钦佩万分:“两位这是解决了?能和我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吗?不知道大体情况我报告不好写啊。”

  于善尧无奈地拍了下脑袋,顺手将那份报告甩在那汉子脸上:“你们华北的是不是都吃干饭?秦书祥都在八宝山看大门了你们也不知道?幸亏他老人家改了性子,要不然,亲身经历一下生化危机吧!”

  那汉子被他这么一唬,吓得一愣一愣:“秦书祥?哪来的一号人物?我怎么没听说过?他就是这次案子的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你去他面前把这四个字再说一遍,不管你是活还是死只要能完整地出来我就拿你当大神供着。”于善尧的语气不太和善,大有再多说话就打人的意思,可惜这个华北分处的汉子并没有听出话中的意思。

  “不就是一看门老头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说白了你也打不过他,要不然为什么不把他做拿归案?”正开着车的汉子发觉身后没了声息,自以为说对了,语气中带着一丝轻蔑。“你们这些华南的,真搞不懂上头为什么要把你们当佛供着。”

  这话连齐宁远都听不下去了,翻脸都不带这样光明正大的,刚开口准备说几句就被于善尧拦了下来。

  “他骂你你就不吱声啊?平时和我们斗嘴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怂?欺软怕硬。”齐宁远越想越气,哼的一声扭过头去,表示不想与胖子进行任何交谈。但心中那些解不开的疑惑刺挠挠的,两下权衡后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哦,那个是行尸。小说看过吧?就是那种虽然死了但是还能自由行动的尸体。但这个是秦书祥的行尸,所以他有灵魂,有意识,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而且更为神奇的是还能完全去除身上的尸臭。可以说,秦书祥的行尸除了没脉搏体温低外基本上和常人没什么区别。”

  “秦书祥让他起尸,应该是让他去了了身前的心愿。酒店里出来的,是宴会。半夜,聚会的是一群年轻人。没有人扶他出来,要么死者孤僻要么就是那些人与他不熟。不对,不可能是孤僻。那些人和他不熟,那宴会的主人是他非常重要的人,而且还不知道他已经死去的消息。”于善尧忽然觉得心情有些沉重,打开车窗任凭劲风带着霾吹进车内。

  齐宁远见他这幅样子,心中的好奇更甚,再三请求下这才让于善尧开口。

  “那个应该是他前女友的婚前单身宴会。”

  “怎么可能?既然是前女友怎么会邀请他?”齐宁远觉得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于善尧瞥了他一眼:“你个没谈过恋爱的家伙给我闭嘴。你懂什么叫日久生情么?申明一下那个日不是动词。死者和前女友以前的关系很微妙,前女友对他很依赖,但是并没有往交往方面上想。后来肯定被某个渣男甩了,或许是因为报复又或许是因为其他什么的,两人开始交往。但是这两人从头到尾的关系就和普通的男女朋友不一样,所以很快就分手。忘了说了,他们分手的时候应该是毕业季。毕业后两人分居各方,平日里应该只用聊天软件聊天偶尔才会使用电话。他们之间的联系从未断过,彼此都将对方当做朋友中最重要的那个。一周前死者收到了单身宴会通知,赶往帝都,结果发生了意外。秦爷见他心愿未了,就让他成为行尸,了了心愿。”

  “你怎么能确定?”齐宁远有些不相信。毕竟胖子说的好像他亲眼见过似得,有时候越是肯定语气越不能让人信服。

  “我不能确定,猜的。但是最让我在意的是,公安部门对死者的报告中没有出现死者的手机。为什么会没有手机?”于善尧看向齐宁远,但那眼神却像是在看向远方。

  车停了下来,不待那个汉子说什么,于善尧便打开车门率先走了出去,齐宁远没法子只能快步跟上。

  本以为于善尧这么着急是要去睡觉,谁知道这货一扭一拐一刷卡居然进了一间办公室,办公椅上还坐着一个脸上有十字疤的男人。

  “哟,今天哪阵妖风把你吹过来了?后面那个是齐宁远吧。来来来,坐吧,喝什么?”十字疤见到二人很是热情,似乎对于善尧私闯高层办公室一事并不反感。

  “给这家伙来杯清咖啡,我随意。”

  齐宁远闻言连忙拒绝:“诶?我不喝咖啡,我只想睡觉。”

  “那给这家伙来根大烟卷提提神。”

  十字疤笑了笑终还是给了齐宁远一杯清咖啡:“喝点咖啡吧,提提神,估计你今天是睡不了觉了。”说完又递于善尧一杯温牛奶。“有什么事?说吧。”

  “秦书祥在八宝山,特案组有个案子和他有关。”

  “哦?秦书祥来了,我怎么不知道。案子是他犯的?”十字疤对秦书祥出现在帝都也很诧异,心中对呵斥了几句华北那帮混蛋情报人员。

  “那倒不是。不过,这个案子关系到一个被公安部门定性为意外事故的死者。我觉得那个案子有些蹊跷。”说着,于善尧拿出那份报告摊在十字疤面前,端起牛奶一饮而尽、

  十字疤一页一页仔细看过去,特意在尸检报告上多注意了一下,但他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地方,疑惑地看向于善尧等待解释。于善尧知晓其意又将适才对死者的一番猜测重述了一遍:“既然他们是通过软件聊天的,那么对他而言手机必定不会离手。那么车祸发生的时候为什么他身上没有携带手机?就算我的猜测是错的,但没有手机这点还是很令人在意。”

  “的确,这年头很少有年轻人出门不带手机。除非……他手机坏了?”十字疤做出猜测。

  “不可能。如果你手机坏了难道你不会买一个一百以内能打电话的手机作为替代吗?要不然你怎么和其他人通话?”

  “那你认为是怎么一回事?”十字疤很清楚这个胖子,虽然这货思维方式极不靠谱,但有时候提出的想法会让人眼前一亮。

  “死者不是死于意外,而是死于谋杀。而且,那个手机内肯定有着某人的什么什么证据。而那个人显然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就来了这么一出。而且,他在某些地方应该有些关系。”于善尧敲了敲桌子,言语间有些戏虐。

  十字疤合上报告,心中对此事已经了然:“这事我会去调查的,毕竟是我手下的人出了事。行了,回去吧。”

  然而于善尧动也不动,丝毫没有离开的念头。齐宁远视线在两人中来回打转,最终还是和于善尧站在统一战线上。

  “好吧好吧。你还想要什么?提前说一下,挖人和五级权限是不行的。”

  “给我E-666。”于善尧的话很简短。

  “不行。”十字疤的回答更简短。

  “秦书祥不愿说这家伙的命火。你知道让他害怕的东西有几个吗?三个,二爷,我,第三个就是他。而且这次害怕的连说都不敢说出来。”于善尧扯过齐宁远,像是一个孩子与他人争论谁的玩具更帅时将玩具给人看。

  十字疤闻言起身来回踱步,时不时将视线投向齐宁远:“其他的都可以给你,E-666绝对不行。那东西有多大危害你也清楚,要是被人利用了造成的危害可不下于通古斯大爆炸。而且这家伙的心理测试并不算优秀,我觉得他无法克制。”

  “那我让一法大师给他定个神,他还欠我一个人情。”

  “你做得太多了吧?就算他异于常人也不应该让你这么拼吧?”

  齐宁远听到现在觉得有些懵:“那什么……能不能听听我的的意见?”

  十字疤/于善尧:“你给我闭嘴!”

  齐宁远:“哦。”

  “你也清楚五课存在的意义,你也清楚我绝对不会在五课待很长时间。我必须得找个能够信任的家伙。”

  “那家伙呢?能够操控气运基本上都很逆天吧?”

  “我不想把他拖下水。”于善尧有些纠结。十字疤说的没错,那个家伙培养起来绝对比齐宁远要好多了,而且绝对可信。“他想做什么我管不着,但是要我硬把他拖下水我干不来。或许以后会把他招进五课,但是……不行不行。”

  十字疤还想说什么,奈何这时手机突然响起,只好放下口中的话接通电话。

  于善尧见他脸色越来越差,知道使出了什么事情,估摸着自己在这也拿不到E-666,干脆走人算了。

  “等下,E-666的资格书明早给你。”

  “怎么回事?”

  “二爷出事了。”

第十一章 E-66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