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小巷尸臭

  当齐宁远再次醒来时飞机已经回到了金宁市,痛痛快快醉了一回的夏姬正催促他下飞机,再看向肆伍陆和夜凌,也都是精神抖擞的样子。

  “呃……你们昨天是睡得欢实,我可时基本上没合眼啊。”齐宁远嘟哝着起身,没走几步便是一阵踉跄,得亏夏姬眼疾手快扶住了他,要不然齐宁远可能会跌在地上顺便再睡会。

  “哟,昨晚和于课执行任务去了?怎么样?有没有见识到于课身手?”肆伍陆瞧着齐宁远那黑如碳的眼圈,上前架起他,边走边问。

  齐宁远模糊地回忆了下昨晚的经过,切了一声:“根本就没打!反倒是对那个叫什么秦书祥的老家伙尊敬地像孙子一样。哎,你们说这秦书祥到底是谁啊?不但连胖子,就连特案组那个脸上有十字形疤痕的也怵他,那十字疤好歹也是个高层吧。”

  “秦书祥?”肆伍陆停下脚步,眼神中有些诧异。“你们昨晚见到那老家伙了?我的乖乖,老齐啊,你牛发大了。这年头特案组的能见过他的人可不多啊。还有你说的那个十字疤,嘿,那也是特案组里有名的一号人物,叫木子易。你一晚上可是见了正邪两派大人物啊!”

  一旁的夏姬对昨晚发生的事也有了兴趣,夜凌虽然不怎么说话但眼神中的那股期待格外清晰。齐宁远在三人的注视与要求之下最终还是说出昨晚的事,随后肆伍陆也说出了秦书祥与木子易的故事。

  昨天晚上作弄完那个倒霉的河南汉子后,齐宁远同于善尧便来到了八宝山,通过一番途径来到停尸房,还没进去就被守夜的大爷喊住。一开始齐宁远只以为是个普通的守夜人,不曾想于善尧一见到那个老大爷天塌不惊的脸上竟是有着一丝凝重。

  这个老大爷叫秦书祥,一身尸术惊天地泣鬼神,早些年做过不少大案,特案组也想去抓他,但派出去的人没几个能碰到他身的。说来也怪,秦书祥的那身尸术特案组中没几个人能出说来历,只有二爷含糊地说过那身尸术中有着湘西尸匠和正统道法的影子。

  唯一一次让特案组见到他真正实力的一次也是特案组对他进行的最后一次围捕。那次围捕是在边境,碰巧遇上一个降头师屠村,秦书祥一怒之下将全村尸体无论男女老幼都起了尸,后面追上的特案组以为是秦书祥动的手,上去就是一阵干,结果那是最强的作战小组死得七七八八。

  后来就算知道这是误会也收不回手了,特案组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往上填,但最后都化成秦书祥手下的行尸。最后还是二爷出马,和秦书祥谈了一晚上,这才勉强化干戈为玉帛。至于那个降头师,八成是在秦书祥与特案组大战的时候趁乱逃跑,再也寻不得踪迹。

  经此一役,特案组元气大伤,不少人都咽不下这口气,但奈何无力与秦书祥抗争,派军队过去视察,一不小心就又是一出乱子。

  不得已下,特案组上上下下只好妥协。而那支作战小组最后幸存下来的人则是被分散在各分处。分在华北分处的那个人正是木子易,而他也是当年作战小组中年纪最小的一个。

  “这么说来木子易现在得有六十多了!”齐宁远回想起木子易的脸,觉得他和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没什么区别。

  “六十多算什么,能进作战小组的又不是普通人,说不定就是一个异人呢。对了,你知道二爷现在多少岁了么?说出来吓死你!建国的时候二爷就已经被称为二爷了!现在估摸着得要有一百六十多岁,不照样活蹦乱跳的。听说昨天晚上和人吹牛灌了三斤二锅头后来因为高血压被送去医院了。”说到这里肆伍陆不禁笑出了声。“于课肯定去看他了,当年也正是二爷于课才会进入特案组的。”

  齐宁远听着心中也是一阵无语,一百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和人打赌和二锅头,简直比小孩还胡闹,估摸着于善尧在二爷面前也只能是一阵语塞。

  “哎,老齐,于课不在你现在有什么事做么?”肆伍陆忽然问道。

  齐宁远想了想发现自己年前还真心没什么事情可做的,之前于善尧说好要带他出去处理几个小案子见见世面,可这家伙自己待在帝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这时候夜凌出了个主意,让齐宁远和夏姬暂时随着一课行动见识一下特案组办事方法。肆伍陆说不行,凭什么随着你们一课,得去我们二课。然后两人面红耳赤地争论了半天,最终敲定主意,一课有事去一课,二课有事去二课,都有事看谁事情急就去哪课。

  齐宁远也拿不定什么什么主意只能点头答应,而夏姬则是哪里热闹凑哪里自然也不会同意。四人便将此事上报给莫上邪,莫上邪又打电话给于善尧征求同意,得到于善尧的首肯后这才批了下来。

  “所以呢,最近半个月齐宁远和夏姬就暂时交托给你们一课二课了,希望你们多带带后辈。那个小齐小夏啊,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呢就多问问这些前辈。等以后于课回来了,一样可以问他们,我觉得你们于课也不会有耐心教你们。好了,散会。”

  随着莫上邪走出会议室,一课二课的人也开始交谈起来。一课二课的课长也将齐夏二人迎了过去:“小齐小夏,你们平时呢可以阅读我们两课的案件档案,有什么不理解的可以问他们。要是有任务我会让人打电话给你们的。那就这样,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随意地度过了。夏姬是个爱热闹的人,很快便与一课二课的人打作一团,而齐宁远这个闷呆子这是老老实实看了一个上午的档案,遇到什么不懂的地方问问肆伍陆和夜凌,倒也安得自在。

  下午一点多,特案组接到了案子,一课半数成员皆是出发,齐夏二人也不例外。

  案发地点在郊区的一家夜总会旁,这里常发生失踪案件,警方也是安排了一些人手来处理这事。但半个多月过去了丝毫没有进展,似乎是听到了风吹草动凶手收敛很多,但就在昨天夜里一个便衣警察经过这个巷子后也失去了踪迹。而当时没有人听到什么动静,就连便衣随身携带的对讲机中也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经过一连串的调查,警方认为此事应该和某些东西有关,这才通过渠道上报给特案组。

  “我去,这里的味这么大,就一个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么?”肆伍陆捏着鼻子嚷嚷,随即便来了一个警察给他解释。“这里检查过了,没发现什么异常。就是警犬不想待着这里,死活都不肯进这个巷子。”

  “那就对咯!它是感觉到了危险。有些危险可不是你眼睛就能看到的。行了行了,没你什么事了。要是还待在这那我就汇报一下,让你也来干我们这一行。”

  那个警察似乎才毕业没多长时间,一听到这话连忙拒绝:“别别别,听说你们这一行经常见鬼,我胆子小,怕吃不消。那什么各位领导慢慢察,我先走了哈。”

  肆伍陆亲眼看着那小子上了警车离去,挥手让其他人布置好装置勘察周围的情况,很快数据便得了出来:“哼,行尸。啧,大过年的也不让人安稳。”

  齐宁远闻言忙拿过数据仔细瞧了一番,但凭他的实力看不出个什么东西,只知道这附近没什么灵的运动迹象:“话说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了?居然连灵的轨迹也能检测出来,厉害啊。对了,灵是个什么玩意?”

  “哈,灵啊。嗯……你可以理解为能量辐射造成的印迹。目前而言,所有的异人,无论是超能力者还是妖怪还是鬼就连西方什么狼人血族圣骑士,他们的能量来源都是一致的。而当他们使用了能力之后会留下相应的印迹。以前呢都把它归类为气息,知道后来出了科学天才硬是造出了能看见那些印迹的黑科技,这才改称为灵。”肆伍陆顺势给齐宁远和夏姬来了发科普。

  “你看这里,这里没有灵的运动迹象,所以这事和妖怪鬼魂无关。而且你闻这里的味道。”

  齐宁远闻言照做:“很臭,像是海鱼的腥臭味。不对,这味道……腐臭?”

  “准确的说是尸臭。嘿,这味道我熟悉,以前在边境遇到一次小规模冲突,南鬼子的尸体在边境线那边堆了一个月,那可是夏天。要不是后来忍不住了扔了个汽油弹过去,估计我尸检报告写的死因得是过于恶心。”说着肆伍陆做出一个滑稽的呕吐动作,但齐夏二人都是板着一张脸,只好悻悻作罢。

  “走吧,去附近的居民家里问问。这里尸臭还挺大的,看来那具行尸经常在这里,说不定他就是住在这附近呢。”说罢肆伍陆别上手枪和特制甩棍,点上烟晃悠悠地向最近的居民楼走去。那架势颇有一种小混混的感觉。

  齐宁远见他越走越远,拍了拍无聊瞎转悠的夏姬:“走吧,我们也跟上去。”

第十二章 小巷尸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