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梦与现实

  昏暗的棚户区,阵阵恶臭从附近的垃圾堆传来,地上的被踩烂的菜叶零落的散着,时不时还能看见一只被扒拉的差不多的野猫残骸。

  忽然间,齐宁远瞧见不远处的阴影处蹲着一个人,似乎在埋头吃什么东西。手电筒打过去,那人缓缓回头,紧接着惨白的手电下一张扭曲到极致的血盆大口飞速扑来!

  “啊!”齐宁远惊叫一声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映入眼帘的不是那行尸而是干净的天花板。齐宁远呼了口气,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宿舍里而不是那间幽暗的出租房。

  回想起昨天下午的事情齐宁远现在还是有种说不清的恶心感。

  那个地方是城中村,实际上早在几年前就被列为开发对象,但是由于市长因为腐败问题下台,又转移了发展策略就把这边暂时搁置了下来。而这边的居民早已搬走,只剩下一些租房住的外来务工人员。

  但是金宁不是什么大城市,出来租房子的外来务工人员也就那么些,租掉了一些相对来说比较新的房子后还有一些连主人都不想管的烂楼则是成了一些流浪汉的居住地。而那具行尸身前就是一个流浪汉。

  当肆伍陆带着部分小组成员循着蛛丝马迹来到那栋楼前,隔着几十米都能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齐宁远满心好奇的上去一瞧,便见到几个被保鲜膜层层包裹的尸体。而这些尸体腹部的内脏都消失不见,只余一个漆黑的空洞。

  很快,耳边传来了第一声枪击。随后,齐宁远便被一个带着恶臭的身影扑倒在地,失去了知觉。等他再次醒来时,就已身处特案组的宿舍了。

  “醒了?”正当他仔细回忆时,肆伍陆推开房门进来,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我给你带来了糯米粥,冷冷喝掉吧。昨儿带你回来的时候小仙说你中了点尸气,虽然他帮你拔了但最近几天的饮食必须得清淡点。”

  “小仙?刘小仙么……”齐宁远接过塑料袋拿出盒子,果然是一大盒的糯米粥,白花花地看得他有些倒胃。这时,他忽然想起之前那个奇怪梦中变态刘小仙。“小仙是个变态吗?”

  肆伍陆被他这么一问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哈?你听谁说的?虽然他的确很喜欢在解剖尸体的时候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那也就是神经有些大条吧,不算变态吧。”

  听了肆伍陆的话齐宁远觉得自己的嘴角已经开始自行抽搐了:“呃,我不是说这件事……那什么。我好像,我也不记得是谁说过了,说小仙他似乎很喜欢小孩子?而且,喜欢的程度不是那种喜欢,而是……怎么说呢,十分喜爱?不对不对,痴迷?也不对,唉,算了。”

  “虽然我没有仔细观察过,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每次遇到和小孩子有关的案件时,他这个医疗部的都特有干劲。难道说……这家伙真的在心底对小孩子有着特殊的企图?”肆伍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摸下巴思索,齐宁远觉得这时候要是给他一顶鹿皮帽就可以让他翻拍一部华夏版的福尔摩斯了。

  “那什么,我再问一下,夜凌之前是不是个小混混啊?你看他那头发是黄的,而且那眼神感觉特别阴冷凶恶。”齐宁远又抛出一个问题。

  “夜凌啊,他以前的确是个小混混。不过他那黄头发可不是染的,是在一次案件中阴气入体产生的后遗症。莫处几次让他染成黑的但是让他就不愿意,总说什么,这是对我那群兄弟们的缅怀。我去,你不知道啊,他那烟一点,微风拂过刘海,吹动了他那头黄毛,显得贼有气质。”肆伍陆模仿着夜凌说话时的动作和表情,随后一脸骚包地问齐宁远帅不帅。

  齐宁远无奈地喝着粥看肆伍陆那蹩脚的反串表演,觉得吃的差不多便放了下来:“对了,夜凌是不是喜欢叶语啊?我觉得他看向叶语的眼神不太对。”

  “哦哦哦!你也是这么觉得吧!我告诉你,其实在叶语进来第二年夜凌就是这个表情了,我好几次怂恿他去表白,然后他就说,我这样的人无法给她安定的生活。我去,你不知道啊,那烟一点,忧郁气质飘然而生。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一课二课的人都知道了。”肆伍陆一副“啊,我也不知道啊”的表情看向齐宁远,诚恳的小眼神盯得齐宁远都不好意思看向他。

  “还有什么想问的?我可是被尊称为华南小百科,只要是在华南分处的小八卦我基本上都知道。”肆伍陆露出了招牌的八齿贱笑,一颗颗有些发黄的牙在日光灯的照射下散发着异样的光泽。

  “那好,那我就把几个问题都问出来了哈。嗯,莫处的老婆是不是和他同校?我们分处是不是有个经常被忘记名字的人?裴永瑞是谁?还有,你当年在军队的上司是不是真的叫五四六?”

  肆伍陆闻言楞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有个才进来没多长时间的菜鸟居然知道这么多特殊的八卦:“行啊,你小子也是行家啊!这么深的八卦你都能挖出来!好,就由我华南小百科来为你一一解答。”

  经过肆伍陆的一番解释,齐宁远结合脑中那段奇怪的梦最终得出了一些结论。

  那个梦与现实有着很大的差别,具体就体现在世界观上。在梦中不存在妖魔鬼怪,只存在着“异者”;而现实中则有妖怪之流,同时所有超自然生物都被称为“异人”。

  但是梦与现实也有着一定的相似,比如说亦食轩的众人除了送外卖的裴永瑞外都在华南分处工作。而且,相貌性格爱好基本上差不多。而且,梦中于善尧给他的那个保命戒指现实中也出现了,甚至就戴在他手上,就连启动的方法都是一样。

  那个梦与现实就那个有什么关联呢?齐宁远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上,脑中对所有的猜测一一分析否认。

  那个吊坠他戴过三次,前两次他分别梦到了羊直立行走的搞笑世界和到处都是荒凉土地的废土世界。他原本只以为那些只是荒诞不羁的梦,但是这第三个梦却是让他大感意外。

  太真实了,就感觉里面的人物都是真的一样,而且在既有的世界观下居然没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他还记得在一些梦中他总是无法行走,总感觉被人抱住了双腿,或者是其他的一些状况。但是在那个梦里一切都很正常……如果说最后的魔法阵什么的属于规则内的,那就真的是一切正常了。

  特案组隶属于世界收容保护基金会华夏分区,而当初那个觉得齐宁远顺眼并将吊坠给他的男子似乎是基金会的高层人员。

  齐宁远觉得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啊,我一个保密等级三级的小渣渣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啊!这些都和我没关系!去一课看档案去吧。”

  路过五课的办公室,齐宁远忽然发现有人坐在于善尧的办公室里,还以为是于善尧回来了。刚推开门准备打招呼,发现这个家伙居然是裴永瑞!那个传闻中和于善尧是基友关系的运气逆天之人,裴永瑞!

  现实中的裴永瑞和梦境里长得差不多,一米七的个子,有点黑,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但是,齐宁远发誓今天是他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裴永瑞,完全没有想过他梦中幻想出来的人居然和真人长得一模一样!

  “这位少年,敢问死胖子哪里去了?我找他有急事。”裴永瑞一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则是上下抛动着一枚硬币。

  “你好像不是我特案组的人吧?怎么进来的!是不是闯进来的?我,我叫保安了!”齐宁远表示丝毫不想与这个能随意闯进有着十六处安检措施的奇怪家伙说话。

  裴永瑞被齐宁远的话吓得手上的硬币也不抛了,连忙跑过去捂着齐宁远的嘴为自己开脱:“我可不是闯进来的!我是自己光明正大地走过来的。”

  原来,这货是来找于善尧的。但是又不知道特案组的具体入口在什么地方,竟是无意间找到了紧急出口,而这个出口平时是不会启动的奈何这天系统出了点小故障,紧急出口暂时开启了几分钟,裴永瑞就正好在那几分钟里进去了。

  路上有道需要扫描身份证明的门,拿着家伙不知为什么带着于善尧的旧证件,然后就不知为什么用了那张本该回收并无法使用的旧证件进了大门,紧接着在随后的输密码环节随手输入了一串十六数字居然对上了!随后便一路大摇大摆地来到了五课的办公室,期间还拉了四个人来问路。

  听完裴永瑞的话,齐宁远觉得这人就应该被关起来不得让他出去。但转念一想,要是这家伙“一不小心”用线头把锁打开逃了出来怎么办?这家伙的气运可是逆天级别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啊!

  “所以说,你找于课要干什么?”

  “这件事我得当着他面说。他人呢?又窝在宿舍里看小视频呢?他不是早看腻了吗?”裴永瑞一开口便是大爆料,果真是被误认为是于善尧基友的男人。

  齐宁远默默地将裴永瑞的话记在心里,心想等于善尧回来了告诉他让他干上一炮:“他在帝都呢,有事你直接打电话给他不行么?非要当着面对他说。”

  “也是哦,那我走了哈。”裴永瑞收回那枚被他抛了不下于百次的硬币,拉开办公室的门然后就看见一帮黑衣汉子表情严肃地站在那里。

  “我接到举报说有人非法入侵,就是你吧?和我们走一趟。”

第十三章 梦与现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