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出马弟子

  东三省的援手到了,但齐宁远打死也没想过这些援手的头领居然是个八十多的老太太!再看看其他人,一个瘦不拉几的小青年,一个看起来才满十八的大姑娘。就这三个,没其他人了!

  “这……靠谱吗?就这么三个人,而且看上去也没什么战斗力啊。”齐宁远看向特案组的其他人,但是他们都不清楚这三个人的实力。莫上邪倒是三番五次想要开口,可总是话还没口就憋了回去。

  这时于善尧回来了,瞥了一眼老太太,脸上的神色先是一喜随即又变得凝重,默默地坐下来端着水杯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白开水。

  那边的老太太面相倒是不善,尖嘴猴腮,眼角稍稍吊起,可神色却是很和蔼。若不是齐宁远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信一个这幅长相的人居然也会做出和蔼的表情,着实令人诧异。

  小青年似乎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自从坐下后一言不发,一双眼睛就不停地盯着自己的大拇指看,也不知哪里藏着什么玄机。那大姑娘就不行了,神态有些忸怩,估摸着是没见过这仗势。想来也对,十个穿着统一黑色制服的家伙眼珠不转地盯着你,换个心理承受能力好点的估计也不会太自在。

  “向你介绍一下,这个老太太是黑婆婆,是黑妈妈的手下。黑婆婆,这是莫上邪。特案组华南分处的处长,也是这次的领队。”喝完水的于善尧开始为两边人马相互介绍。

  一番介绍下来,两方也渐渐活络起来。

  小青年叫唐晋,是常家的出马弟子;大姑娘叫李双双,是黄家的出马弟子。

  好奇宝宝齐宁远没接触过出马,率先问了出来,于善尧一想,这里特案组的貌似没几个和出马有过接触,便详细地介绍了一番。

  出马仙,原始宗教萨满教的延续,修炼有成的精灵神怪出山为济世渡人。在人群中选出自己的弟子,借弟子人身行善渡人,这弟子就是出马弟子,也有地方称作“大神”,“香头”。

  出马者名为仙,实际都是各种动物和鬼、妖、山精、树怪等修行的灵体。而这其中最为容易修炼成精也最容易与人打交道的是为狐黄白柳灰,即狐狸、黄鼠狼、蛇、刺猬、老鼠。其中又有四大仙族,胡、黄、常、蟒,统管东三省的保家仙。

  黑妈妈又称黑老太,胡家人,统管东北地界,实力不可小觑,堪比陆地神仙。而身为黑妈妈手下,黑婆婆的实力可想而知,更何况这次她这次是以本体前来。从中,可以看出东三省对这次事件的重视。

  “不就一诅咒么?我这些年在华南破的诅咒没有上千也有八百,可没哪一次有这么大的阵仗。好家伙,连陆地神仙都在观察着呢。这次看来不简单啊。”肆伍陆又开始嘟嘟囔囔地发着牢骚。自从他被齐宁远无意间坑下水后,就一直不高兴。

  “这次的确不是普通的诅咒。或者说它本不是诅咒,而是用来祭祀邪神的咒语。有个精通此门的家伙将咒语制成了这种诅咒,而那个中咒的女娃子就是祭品。我临行前黑妈妈说了,这次要是我们办不好,可能就要她来出手了。”说着,黑婆婆的脸色变得阴沉。

  于善尧见状,上去安慰道:“婆婆你就不要担心,要真是邪神一类也不可能就用一个祭品。虽然思雨的灵力比普通人来讲要大一些,但是就靠那些肯定搞不出那么大阵仗。”

  “你小子懂什么!邪术为什么叫邪术?不是因为它有多残忍,而是因为它邪门!黄帝练的那什么劳什子巫术不也害了不少人?那为什么不叫邪术?就因为它是有理可循。这邪术,却是无理可循啊。”黑婆婆对着于善尧便是一番说教,于善尧连连点头赔笑说是。

  一旁的林遥见自己的总大将被一个凶巴巴的老太婆说成这样,心疼地就要拔刀砍去,紧要关头还是裴永瑞拉住了她,这才没闯出大祸:“黑婆婆和胖子有旧情,是他的长辈,不碍事的。”

  “长辈?于课和这老太婆认识?”夏姬躲在众人的后面,偶尔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打量一番黑婆婆,随即像受惊的兔子般又把头缩回去。“这老太婆也太强了,给我的压迫感比于课还大。”

  原来,于善尧的外太婆就是出马弟子,而她供着的保家仙正是这黑婆婆。他外太婆原本是东三省的,后来迁去苏北,上个世纪没除旧前,他外太婆的名气在苏南苏北都是响当当的,甚至外滩那边还有人不远驱车千里找她。

  后来除旧,打倒一切牛鬼蛇神。黑婆婆的像被砸了,不得已只好回到东三省,外太婆晚年失了魂,得了癔症,各种说胡话。几十年过去了,有一次于善尧去辽北捉一个逃犯,遇到一个出马弟子,不打不相识。最后黑婆婆出马,和于善尧说话时无意间谈及他的外太婆,这才相识。

  “原来是这样,不过要我说,这黑婆婆实力不一定比得过于课。”肆伍陆就是见不得别人厉害,但他也不想想,这黑婆婆是经过了多少年的修炼才有这般水平。

  夏姬不同这话,反驳道:“谁说的,她身上的压迫感比于课强多了!而且人家修炼那么多年,能不厉害嘛!你以为都和小说里面写的一样,随随便便开个挂就能抵得上别人辛辛苦苦修炼了大半辈子?”

  “因为夏姬你也是妖,对大妖的气感比较敏锐。实际上这黑婆婆要是真动起手来必然打不过于课。不过黑婆婆与其是来次助阵,不如说是黑妈妈让她表态来了。这次的难度可能要比想象的大得多,莫处,要不去其他三处再找点帮手吧……华北还是算了吧,让他们来就是添乱。”夜凌很难得说了这么多话。

  莫上邪仔细一想,也是。既然有可能闹到最后连黑妈妈都要出山,那么这一次要对付的东西未必是他们这十几个人可以对付的。忙将这里的情况说给其他三处高层听,并在电话里指明,只接受华北的装备支援,人就不要想过来了。

  齐宁远看着莫上邪把电话挂断,不经意间笑出了声:“你们这样子歧视华北,人家会不高兴的。万一送来的物资有问题怎么办?”

  “他敢!只要木子易还在华北一天,这物资他就不敢有问题。不过话说回来,华北的问题的确是有些严重了。自从二爷退居二线不问事务以来,华北新招一批人素质太差。听于善尧说,他们那的情报机构连街头小报都不如,也不知那边的人是怎么想的。好在物资管理和科研都是木子易在搞,要不然,迟早得闹翻天。”谈及此事,莫上邪也是一阵唏嘘。

  经过了一个上午的观察研究与讨论,最终黑婆婆和于善尧对叶思雨身上的诅咒一致定论为是某种标记。目的是为了祭祀,而被标记上的叶思雨就是祭品。以目前的状况来推测,作案人是一个团队,而且在艺人公司内部有眼线,并且,施咒的那家伙实力也是不可小觑。

  “实力大概估测怎么样?”莫上邪问。

  “施咒者实力大概与黑婆婆不相上下,但是我觉得此人不是那么简单的。既然会此等邪术,那么他肯定知道不少禁术。要么养小鬼,要么养行尸,当然了其他秽物也有可能。至于要祭祀的那个我就不清楚了,但肯定不会弱。”于善尧思索一番,给出答案。

  会禁术,实力还特别强,并且有着严密的组织。莫上邪在脑中迅速翻找这些年来华南积累下的案底,但没一个案例与之相关:“有什么相近的人选没?”

  “没有,我打电话问问秦爷。”

  “好。那我再去问其他三处的人看看,有消息了互相通知一下。你们这几个,也不要玩了,虽然时间没到但给我打起精神来,上街盯着去,一有风吹草动就告诉我或者善尧。快去快去!”

  “你们两孩子也去吧,我也有点事要问问常太爷。”

  很快,原本挤成一团的屋子就剩下向各方打听消息的三人。

  屋外,裴永瑞正分工。

  “我不管其他三处来多少人,说实话那些人我信不过。小仙你现在就是思雨的随行医生,叶语你就是助理,我是他司机,我们三个贴身保护好她的安全。肆伍陆,夜凌你们两个到时候我那边的安保人员换一下,拜托了。夏姬、林遥,这几天思雨日常生活还请你们两个和她在一起。对了,你们二位出马弟子想必在这个地界有熟人吧?这酒店的周围能帮我们盯梢好么?要不是不肯那就算了,我也不强求。”

  “没事,盯梢的话我一大帮帮手,而且口风绝对够紧。”说着,唐晋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灰老鼠,朝它耳语几句后便放开它,那灰老鼠一下地,风似地窜开,不一会就失去了踪影。“这是我一哥们的宠物,能听懂人话。他是这堂口的搞情报的,信得过。”

  裴永瑞眯着眼看向老鼠离去的方向,用力擤了下鼻子:“那就好。”

  “诶!我呢?这么没我事?正当我是多余的啦!”齐宁远在一旁喊冤。

  “对了,这有个活很适合你。到时候纤长会抽取一位观众上台和思雨一起唱歌,我到那时候做个假,抽到你你就上去。我怕抽到其他人会出什么意外。”裴永瑞的话很诚恳,但在齐宁远的耳中就和“你除了挡刀其实也没什么用”差不多。

  “得了得了,那就这样吧。”

第十九章 出马弟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