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真正的齐宁远

  时值午夜,高楼顶上,两道身影四目相望。

  “我不想动手。”黄发拉下帽檐,原本握住刀的右手放了下来。

  “你伤不了我。”少女缓缓抽出小太刀,摆出姿势。

  “我不想和小孩子动手。”黄发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你才是小孩子,你全家都是小孩子!虽然身高只有一米五三,但是我好歹也是二十三的成年人了!你这个混蛋不良,去死吧!”林遥挥着手中的小太刀,几步间便是来到夜凌身后,一刀斩下。

  夜凌随即抽刀格挡,同时身形暴退,林遥紧随不舍一记袈裟斩切出,肉眼只见一道银光,夜凌再挡一记,行动中却是产生一丝空隙,林遥见状,伸手拔出另一把太刀,自上而下斩出。

  叮一声轻响,夜凌以刀柄迎向刀刃,随后冲向林遥怀中一拳格开她手臂,正欲再来一拳结束这个无聊的纷争时不想林遥迅速提脚踹在夜凌膝盖,一个后跃拉开距离。

  “身手不赖,值得一战。”夜凌给出诚恳地评价。当于善尧说林遥的身手比他们好时,他是有些不乐意的。身为华南分处除几位课长外第一近战战力,夜凌对自己那经历多年磨炼的身手可是非常自信。平白无故被人说打不过一个小个子女孩,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我的实力,不需要证明!”林遥再次疾步上前,手中双刀连挥,逼得夜凌连连后退,随即看准机会虚晃一招,左手刀再次斩出,直取咽喉。夜凌见她出手狠辣,心中一惊,带有铁指环的手指在刃上连点数次卸去力道,随后长刀直指像是要将林遥捅出个窟窿。

  林遥神情肃穆,侧身偏开这一刺,不料夜凌变刺为削,忙翻身避开。夜凌招式未老,一刀接着一刀斩出,刀光似团银光直追林遥。林遥屏气凝神,避让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夜凌的招式,趁着攻击的间歇一刀将那长刀拨开,弓步前冲,刀光掠过确实被夜凌躲开,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夜凌避开那一刀滑砍时,收回身形,再次冲向夜凌,手中双刀至上而下斩出,虽力道强劲,却是悄无声息,如风,飘然而至。

  毕竟夜凌实战经验惊人,再加上前几天和一个近战超群的家伙才斗过一场,这一反击技虽出人意料但对他而言想要破解并不是难事。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一斩不像那么简单。似虚非虚,似实非实。接与不接,都有问题。

  此情此景,只好远远退开。

  “只会跑么?像个老鼠一样。”很明显林遥对于夜凌的远遁很是不满,而且夜凌手上的那个铁指环也让她很担心。“你手上的刀和指环皆非凡物,不介绍一下吗?”

  夜凌闻言,双眼稍眯即睁:“此刀名为新亭侯,相传是汉末名将张飞初拜为新亭侯时,命铁匠取炼赤珠山铁,打造而成。至于这指环,是我偶然间得到的,谈不上什么来历。”

  “此双刀同出一门,一名镜花水月,一名明镜止水。是某个与我族有缘的大妖怪用蜕下的妖骨借用村正一族的锻刀之法打造而成。”林遥双刀一正一反交叉横于胸前。

  “既然都是圈里的人,那么都动真格的吧。就这么随便打打一点意思都没有。”夜凌提议道。

  “哼,求之不得。”

  话音落地,两人再次战成一团。

  不远处,特案组其他人皆是一副无奈的表情,边打着呵欠边强撑着精神。

  “这duang了特效的打斗感觉还没之前有意思。话说夜凌手上的到叫什么来着?新亭侯?以前他都没说过。”肆伍陆抱着水壶,时不时灌上一口鸟巢咖啡。

  “哦,新亭侯,相传是张飞的佩刀,后范强杀死张飞,此刀流入于吴。具体记载出自于梁朝陶弘景《古今刀剑录》。有人说这是克死主人的邪器,与妖刀村正有得一比。其实不然,张飞曾执此刀,纵横沙场,惩奸除恶,经年累月受其正气渲染,能引天地正气,专斩天下妖邪。”莫上邪再次开始科普。

  “张飞不是用丈八蛇矛的么?这刀又是哪来的?”肆伍陆有些纳闷了,这和他看的三国演义有些不一样啊。

  莫上邪闻言一阵无语:“你能看点史书么?《三国演义》毕竟是小说。像那个时代的武将马站基本上都是马朔辅以刀剑,像张飞惯使得就是单头马朔。刘备平定了荆州及其周边之地后,张飞才被封的新亭侯。那时意气风发,正当壮年,于是命著名铁匠取赤珠山的山铁打造了这把新亭侯刀,随身携带,四处炫耀,令得诸名将暗羡不已,纷纷仿效。”

  “那夜凌手上那个大指环又是什么来头?”

  “这我就不知道了。,当时夜凌进特案组的时候就戴着这个东西了。不过那玩意没有什么灵的波动,估计也就是材质比较特殊罢了。”莫上邪想了想,说道。

  此时夜凌与林遥正斗到酣处,忽然间,林遥失去了踪迹,夜凌小心戒备,忽闻背后传来破空之声,以刀代剑,一招苏秦背剑挡住一刀。

  “哇哦,这一招厉害了,是什么招数?”

  “镜中花,水中月。心如镜,明止水。镜花水月和明镜止水是那两块妖骨上附带的能力,一个是使进攻虚虚实实,另一个是隐匿自己的身形。”于善尧解释道。

  “妖骨啊,那可是大妖怪身上的精华所在,很少有什么妖怪会蜕去妖骨的。而且这种类型的能力,那个妖肯定是幻术型的吧。滑瓢?”莫上邪猜测。

  于善尧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我可不是林家人,我只是和燕家有关系罢了。关于这两把刀我只知道一些情况,你要是想知道更多的可以去问问霓虹那边的负责人。”

  “啊,算了算了,我的兴趣并没有那么大啦。华夏本土的收容物我还没有研究透呢,哪有时间去研究霓虹的物件。不过要是能让我知道锻刀方法,说不定能速成一批好刀出来。我手上可有一些妖骨不知道这么处理呢。”说着莫上邪拿出特案组专用移动式信息处理器,调出妖骨档案,印入于善尧眼帘的是一大批表明着详细信息的妖骨。

  “厉害了,这要是都搞成武器,给特战小组成员每人发一把近战武器,这实力至少得翻一番啊。”于善尧心中也是一片憧憬。“哟,你们打完了啊,看来是小遥胜了。对了,小遥你有没有锻造这两把刀的方法啊?”

  刚掐完一场架的林遥此时也显出倦态,匆匆答完于善尧的问题后就下楼回到房间洗澡睡觉去了。其他几个人守夜的守夜,睡觉的睡觉,各干各的去了,唯独齐宁远还留在楼顶,蜷缩身子看着夜空。

  他是在看夜景?还是在发呆?还是在回忆往事?或者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是在太废材不如死了算了?

  不不不,其实只是他发现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

  刚才夜凌与林遥互掐的时候齐宁远在一旁看着看着忽然发现自己的行为和意识竟不一致了!明明觉得无聊想要和身旁的肆伍陆聊天,可是身体却仍然蹲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窜上窜下。

  我去,这什么鬼?精神分裂还是癔症?为什么动不了?

  齐宁远惊恐地思考着,但想着想着脑中便是一片空白。勉强试了试,还是无法干预身体的行为。

  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谁?

  忽然间,在他脑海深处有一个声音传来,带着几分熟悉。

  你是谁?

  “我是谁?不对,我问你才是吗,你是谁?何方妖怪!我告诉你啊,我这儿有两个超级厉害的高手,他们挥挥手就能把你打跑了!你,你不要乱来!”齐宁远心神不宁,整个大脑快要混乱。

  你是谁?

  怎么回事?是无法回答我还是要我先回答?噫,我记得特案组的档案中都提到过这种先让你回答的玩意儿不是好东西来着。

  齐宁远迅速思考着对策。

  你是谁?

  那声音在一次传来,不过听着距离感觉像是越来越近了。不得已,齐宁远决定回答他。

  “我是齐宁远。”

  “不,你不是齐宁远。”

  这次齐宁远听得切切,这声音就在自己的耳边,可是现在的他依然无法控制身体。忽然间,身体站了起来,缓缓地向自己房间走去。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的身体被人占据了?”齐宁远早已手足无措,对于这种事情,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忽然间,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好像是与身体切断了五感。

  “你的身体没有被人占据,不,准确的说你才是那个占据他人身体的家伙。”

  慌乱中,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这次,齐宁远“看”见了那个家伙的身影。就在不远处的黑暗中,一片突兀的光明之中,一个面目模糊的家伙端坐在课长办公室的椅子上。

  “你是谁?特案组的人么?我也是特案组的!”

  “不,你不是。”

  “怎么可能!我是齐宁远,17年十月进入特案组,现在是五课行动人员。在特案组的人员名单上是可以查到我的!”齐宁远辩驳道。

  “不,你不是。因为你并不是齐宁远。想想吧,你究竟是谁?”

  齐宁远愣住了,他不是他自己?这是在开玩笑吗?他的各种证件上可都是齐宁远这个名字,而这个名字还是他那气管炎老爸翻书翻出来的。

  “那真的是你的父亲吗?”

  “诶?不是吗?”齐宁远有些懵了。

  “我不是说你的名字有问题,我想说的是,你不是齐宁远这个人!你和这个存在并没有太大的联系。换句话来说,你只是在扮演齐宁远这个角色罢了!”那个家伙站起身,缓缓走来。

  “我……我还是不明白。不管这些了,你究竟是谁?”

  “我?”那个家伙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内容,哈哈大笑了半分钟后快步走到齐宁远身前,捏住他的下把,将脸凑到齐宁远的眼前。

  齐宁远呆住了,这张面孔不出自于他身边任何一个熟人,但是,却是他每天都看到的面孔。而有些时候,他也常常忘了这家伙究竟长什么样子。

  这是,他的脸,“齐宁远”的脸。

  “我?我才是齐宁远啊!”

第二十章 真正的齐宁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