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那时的他

  一行人在商场稍微逛了一圈后便找了家咖啡店坐了下来,小声交谈着。

  “宁远,那个女孩子是你谁啊?前女友?”夏姬率先问道。

  齐宁远揉着淤青的脸颊,虽很疼痛但面色不起一丝波澜:“不是,是我曾经的邻居。”

  “就是原暗恋对象,看他的样子现在的暗恋对象应该不是那妹子了。男人的初恋大多都是不敢说出口的暗恋,一旦回想起,心中就有一阵酸涩涌出。”肆伍陆抓住杯沿,轻轻摇晃其中透明的液体,随后昂头一饮而尽。

  一旁的夜凌看不下去了,迅速给了他一个爆栗:“喝个水还要装,迟早要完!”

  “但是,他说的没错啊。虽然我一直说已经释怀了,但是,怎么可能啊。心中的疙瘩怎么可能就那么随便的消失?这又不是衣服上的线头,说剪了就剪了。哪怕是一根毛,连根拔起毛囊也会痛吧。”齐宁远叹了口气,慢慢喝完杯中的咖啡,又是低下头去一言不发。

  “你总得将那个藏在心里的话说出去吧。就算可能会被拒绝,但是总要将你的心意传达出去吧。而且,那个孩子其实也是喜欢你的吧,只不过当年她也没发现。世事弄人不是吗?人生总是最戏剧化的。”坐在角落里的于善尧趴在桌上,两个拇指在手机上迅速翻飞。

  话音刚落,肆伍陆便开始起哄:“哟,于课也是有故事的人啊!说出来给我们听听啊!”随后又被夜凌来了一记友情修正杀。

  “我去下厕所。”正当众人越发闹腾的时候,齐宁远放下杯子,站了起来。

  “哦,我也要去,一起去吧。”于善尧跟在身后。

  两人走到卫生间旁边的窗前,背靠在墙上,透过窗户看向远方。

  “人们总是会将身边的人忽略,却在失去的那一瞬间幡然悔悟。你说,这叫什么?”齐宁远挪了挪身体,但对于善尧的问题,丝毫没有回答的念头。

  于善尧见他不回话,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明天特案组的支援就到了,大概会顶替所有的安保人员。我知道你在这个计划中的身份比较尴尬,似乎没有出什么力,但你不要乱想,你这个位置是很重要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明知道会发生事情,还要过来演出?要是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导致普通人伤亡,那该怎么办?”齐宁远问出这几天常在他心中的问题。

  “我们不是完整的机器,无法在舆论方面主导地位。事实上,思雨早就准备退役了,从今年五月份起她就推掉了一切事务,但是这个演唱会涉及的太深。”说着,于善尧扭头看向齐宁远,带着一丝倦容的双眸微眯着。“没有人可以做到真正的随心所欲。”

  齐宁远有些不理解于善尧的话:“那十万人的性命难道就不重要了吗!”

  “没有十万,整个计划我早就安排好了,光我一个人就买了一千多张票。虽然我之前只是准五课课长,但是那活动经费也不是盖的。要不然你以为你们的门票哪来的?真是莫处发的福利?那可是都记在我头上的。”

  齐宁远觉得这种情况应该按照“以权谋私”来定罪。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这是正常的计划好不好?不过听说这次黄牛票价抄的挺高的。要是被别人听到这次演唱会内部人员就包了五万多张,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论坛上盖个万楼骂贴。”于善尧很难得露出笑容,虽然那笑容略贱。

  “不过票不是实名制的么?你是怎么一个人买一千多张的?而且,售票是在诅咒恶化之前吧?你为什么会选择买这么多的票?难道说……你早就知道在演唱会的时候会出事?”

  于善尧拍了拍手,表示齐宁远问到了点上:“虽然思雨现在正是大红大紫,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她并不想在娱乐圈呆太长时间。思雨的出名完全是因为那种怪异的气质,虽然她唱歌的确挺好听的。可是如果真是那种靠颜值的花瓶,那么在出道初期,会不断的接单刷屏,尽可能地让观众眼熟自己以求得到忠粉。但你也知道,思雨就发售了两部专辑,开了一场演唱会,拍了一部电影。完全没有一副想在娱乐圈混下去的欲望。”

  “所以,娱乐圈内的老人也不怕她抢多少风头,自是不会做出这等事情。而且叶思雨也不会异人界里的人盯上,那么作案的人只有与异人界有关系且最近三年才进娱乐圈的新人?我怎么觉得这个推理有些不对劲呢?”齐宁远顺着于善尧的思路思考下去,但随即就发觉这其实是引诱。

  “没错,就是那个思雨在大众面前的好朋友,那个出道两年来风头一直被思雨盖住的家伙。但是,她的本意并不是借此机会杀了思雨,而是让她出丑。我第一见到那个诅咒的时候,我可以担保,那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作弄人的咒语。”

  “可是,现在的咒语不是信标……有人改变了这个咒语?”

  看着于善尧偶尔一现的笑容,齐宁远知道自己这是猜对了,看来,于善尧早就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了:“那家伙难对付吗?有你、黑婆婆、裴永瑞,还有其他人的支援,也无法对付他吗?”

  “这件事我只敢告诉你一个人,你说我有没有把握?”

  “那为什么不告诉其他人,好让他们做做准备……”说到这里,齐宁远忽然想起一个事实:如果做再多的准备也没用,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知道这个消息。

  于善尧见他欲言又止,拿出特案组专属的移动终端,扔给他:“六星文档,密码六个一。一个人的时候看,不要被其他人发现。看完后还给我,我还要用。”

  收起终端,齐宁远跟在于善尧的身后走向其他人那里,刚才他借口上厕所离开,若迟迟不回,难免会被说什么。

  “哟,看来于课的心理辅导很有成效啊。”

  “总大将是最厉害的!”

  “思雨叶语,我们待会再出去逛一逛吧?”

  ……

  看着这吵吵嚷嚷的一行人,齐宁远攥紧手中的终端,不知为何,心中总有口气顺不下。

  希望……一切都能变好吧。

  是夜,齐宁远打开终端,从一众文档中找出了那个唯一的六星文档,输入密码,很快文档就展现了出来。只见,文档的第一行字就是红色的大字:“文档内容毫无吓点,请放松地往下看。”

  “这……这是于课的记事方法吗?”齐宁远有些汗颜。但当他放松地看完全文后,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循环浮现。

  坑爹呢这是这种人要是不可怕那么世界就是美好的人间了这次要死了明天一早还是给爸妈打一个电话吧然后和梓冬说出我多年来最想说的话当然了如果可以离开这里那就好了但是很明显于课是不会让我走的啊啊啊怎么办我还没谈恋爱还没牵过女生的手我特喵还是处男啊我不想在死之前连处都没有破神啊救救我吧玉皇大帝如来佛祖南海普渡观世音菩萨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

  这真的是一句话,虽然这句话很长。

  念叨了半天的齐宁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又想起于善尧说要将终端还给他,干脆穿好衣服去还终端。

  然而敲了好长时间的门都不见于善尧出来,齐宁远心里一阵嘀咕。忽然间,他看见走廊拐角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家伙正注视着这里。见齐宁远走向自己,鸭舌帽立刻转身逃跑,齐宁远也没想太多,看鸭舌帽要跑了,自己也是追了上去。

  齐宁远没怎么锻炼过长跑能力,但鸭舌帽似乎也不擅长逃跑,两人追追跑跑穿过了两条街后都停了下来,捂着肚子大喘粗气。

  “你,你,你谁啊?为什么要暗中观察我?”齐宁远缓了缓,上前抓住鸭舌帽的手,却见那顶鸭舌帽下面是一张曾见过的面孔。

  “你放手,你先放手啊!”鸭舌帽挣脱开齐宁远的手,连后退几步拉开距离。

  齐宁远记得她是柠梓冬的朋友,不知为何,她在酒店里出现:“你在那里干什么?”

  “开房幽会咯!要不然去酒店还能干什么?”鸭舌帽双手叉腰,理直气壮地喊出声来,一旁路人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无言以对。但是,不要试图接近我们,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接触我们你会后悔的。”说到这里,齐宁远发觉自己的话貌似耻度有些高了,就像是小说里那些富家公子对着主角说什么“上等社会不是你可以想象的”一样。

  “哈?两个世界?你们是外星人吗?你该不会中二未毕业吧?”鸭舌帽表示难以和中二患者进行沟通。“其实吧,我就是去找你的。我知道你,你叫齐宁远,是梓冬的青梅……竹马应该可以这样叫吧我也不太清楚……总之,我就是想和你谈一下和梓冬有关的事。”

  齐宁远闻言,心中已有了离开的打算:“我不想听到和她有关的任何事情。”

  “她从没有喜欢过你,不,准确的说她对你的情感不是喜欢,而是依赖。”

  刚走没几步的齐宁远停下了脚步。

  “你是她除了父母之外,最亲近的人。”

  “我不明白!什么叫做我是她出父母之外最亲近的人?那为什么,走的时候连句道别都没有?我等了那一句话三年多,三年多!电话也不通,信息也不回,我甚至连她搬去了哪里都不知道!我找遍了所有和她关系好的同学,但是!毫无消息!”

  雪,落了下来。

  “或许,那时的你,离她太近了吧。”

第二十二章 那时的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