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情报要靠打

  “没想到,我堂堂特案组华南五课课长居然要出来搞侦查。真是的,到底是请我们来帮忙还是让我们来打杂工啊?”于善尧躺在后座,一副“离开了水本咸鱼快要死了”的表情。

  前面的玉琴无奈地安慰他:“没办法,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鬼怪数目突然增多,大部分侦查人员都去参与作战了。再说了,前辈你不是对鬼魂一类没有什么办法嘛,那就只好陪我们去侦查咯。”

  “打不到鬼还真是对不起了!”于善尧虎着脸,视线从未从手机上转移半步。“话说我也可以用桃木剑之类的加持型道具啊,只不过很容易损耗罢了。”

  “是是是,一年前那次讨伐鬼王我可没忘记呐。五虎山珍藏的雷劈木桃木剑被你用断了三根,太虚道长好险没把心脏病气出来。”玉琴接着在伤口上撒盐,一旁的莫杰闻言差点没笑出声。

  于善尧不知为何恼怒地将手机扔在一旁,恶狠狠地将莫杰到嘴的话给瞪了回去:“我靠蛮力也没办法啊,再说了,要不是我把那鬼王杀了肯定得多死很多人。不就三把桃木剑么,有那么小气……”

  玉琴闻言看了眼被扔到一旁手机没有作声,转而打开通讯频道询问其他侦察小组的情况,可惜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你们这样子侦查有用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里布下了暗哨好不好,这样他们还会顶风作案吗?”

  “可是我们之前就是这样侦查的啊,而且还破了很多案子。”出言反驳的莫杰。

  “你小子之前是警察吧?来特案组多长时间了?一直在和皮卡丘搭档?”

  莫杰听到于善尧的询问不觉间挺直了腰板,语气中带着一丝骄傲:“我毕业成绩是全警校第一,到现在为止已经在这里工作一年三个月,一共解决了灵异案件四十三起,所捕获灭杀的鬼怪数量为七百多,其中近魈级有十三个!”

  近魈级基本上就是很多普通特案组人员一生中所能解决的最强异人。这莫杰仅是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就能解决十三个近魈级魂体类异人已经是很难得的了,若是在华南,差不多也该够资格进入一课二课的次等作战小队了。

  华南五个课室中一课二课以作战为目的,下各设六支作战队伍,特等一支,一等二支,次等三支。三课工作与情报有关,其中也包括侦查。四课为清扫组,常解决战后的建筑修补与尸体清理工作以及防止无关人员卷入异人世界中。五课则是解决一课二课所不能解决的事情。除此之外还设有后勤部与医疗部。

  “哇,十三个近魈级,好厉害啊。这半年我不过就干了一个龙级外加一个半神,工作业绩真的好少啊,该不会要被踢出基金会吧。哎呀,我真的好害怕啊。”于善尧嘴里说着好害怕,可那表情怎么看都是“卧槽小子你给我当心点再显摆我就把你按在地上摩擦”这个意思。

  “龙级?半神?切,我才不信呢!龙是什么?华夏名族的图腾!能和龙并称的生物会被你击杀?这不可能!更别提什么半神了!”莫杰一点也不信于善尧的话。

  一旁的玉琴见他言语有些失态忙用胳膊肘捣了他一下,她可是十分清楚于善尧的实力,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单枪匹马击杀了一个邪教教主,据后来的实力评估,那个邪教教主至少也是龙级。所以,她对于善尧说的话没有半点怀疑。

  “那好,我问你,你既然那么厉害为什么上面要让你过来侦查,而不是去解决接连不断出现的恶鬼呢?还有啊,皮卡丘,怎么看你都不应该是侦查课的人吧?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我几个月前受了伤,碰巧侦查课的副课长牺牲了,老大就让我暂时顶上去。阿杰作为我的助手,也是一块跟过来了。”玉琴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于善尧从他的眼神看出了些什么门道。

  “罢了,我就帮帮你们吧,像你们这样查再给你们一个月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来。给我两辆车,我的人由我安排,必要时候你们也得过来协助我。记住了吗?”

  “这样……真的好吗?”

  “无聊没事做,再不动身子就要锈住了。不要担心我会被人阻挠,我的权限你是知道的,哪怕是魏老头出面也得看我心情。走了!”说着于善尧开门下车,在黑暗中转过街角消失在玉琴和莫杰的视线中。

  玉琴拿出终端讲这件事汇报给了西南分处的魏处长,随后又伸手将于善尧落在车上的手机拿了过来,思考了一分钟,最终还是没有打开:“阿杰,我有件事要对你说。”

  “嗯?玉姐你说。”

  “你以后不要和他说话最好不要顶嘴,把他惹气了你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莫杰又切了声,在他眼里那个胖子也就蛮力大了一些,要是真和他动起手来也不一定谁输谁赢,不过既然自己上司既然这么说了,那表面上还是要答应的:“知道啦玉姐,以后我会注意的。”

  “知道就好。”

  与此同时,于善尧那边。

  劲爆的音乐贯彻耳膜,年青男女在动次打次的旋律中尽情欢呼。酒保将手中的鸡尾酒递到一个个靓丽的美女手中,那些美女的身旁往往还坐着一个或帅气或痞气的男子。

  柳青就是这家迪厅的酒保,每天看着一些所谓的“道上的”过着麻木不仁的生活,有时,也会有一些寻求刺激的家伙无意间闯入这片虎穴龙潭,虽然往往相安无事,但有些时候摩擦是避不可免的。

  就比如现在。

  “肥猪!给老子滚一边去!”阿彪是个小混混,但是他自以为占领了一条街道的他就已经是黑道大哥了,所以他对人说话时都是恶语相向。比如今天,他想去迪厅喝一杯在和几个妹妹蹦上一蹦,但是他平常的“专座”却是被一个从未见过的胖子给占了。

  那胖子似乎很识相,被呵斥后就这么默默地端着酒杯离开了,不过离开的时候“很不小心”地摔了一下,杯中的酒就那么“很不小心”的洒在了阿彪的裤子上。

  “瞎眼了啊你!知道老子这条裤子多少钱吗!阿尼玛!八……百多!你赔得起吗!”

  阿彪凭借以往的经验认为这个胖子要么跪地求饶说自己没那么多钱,要么就是想以理服人,但最后的结局是不会有所改变的,都将被他暴打一顿然后拿走他身上所有的值钱物件。但他没想到,这个胖子可不是他平常遇到的那些家伙。

  “八百啊,我没钱,但是我可以赔你啊。”说着那胖子忽地抓住阿彪的脖子,将他一下子扔到柜台那边,发出一声轰响。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一时间,纷扰的音乐也阻挡不了这些家伙那颗不安分的心。

  “吾乃屠狗辈,一刀一百元。八百块,八刀。你看怎么样?”说着那胖子顺手抄起一个啤酒瓶,抡圆了朝阿彪头上砸去。阿彪虽然被砸蒙了,但他毕竟也是一路厮打过来的,眼见啤酒瓶砸来哪会坐以待毙,连忙闪躲。

  说来也怪,之前那胖子抓他脖子时的动作快到他根本看不见,而现在砸瓶子的速度居然和常人无异。阿彪思考了零点二三秒后没有想出答案,便放弃了这种“无谓”的思考,掏出弹簧刀准备给这个胖子放放油。

  可惜的是,这个胖子似乎早已料到他接下来的动作,一手抓住他的手腕,迅速向后扳倒。从手腕上传来的怪力令他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坐到了地上,而手上的弹簧刀也不知甩飞到了哪里。

  “老大!”阿彪见自己的马仔一个个站在那里只会叫喊不敢上前营救,顿时觉得自己是被猪油蒙了心,收了一群这么些狼心狗肺的家伙做自己小弟。眼见那胖子将破碎的啤酒瓶玻璃片放在自己那痞帅的脸上,那颗小心脏如敲鼓般咚咚地跳。

  “这位兄台给个面子,把他放了吧。七爷的人马上就下来,到时候你可走不了了。”

  就在阿彪闭上眼等待着自己毁容的那一刻来临,忽然间,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而这个男子居然在为他求情?!

  阿彪睁开眼转过头去,只见那个为他求情的男子居然这里的酒保!

  说实话柳青真心不想管这件事,但眼前这个胖子来这里的目的肯定不是简单地来挑衅寻事的。之前胖子抓混混脖子的速度他都看在眼里,虽然习武多年,但他自知自己达不到这样的速度。既然有这样的身手何不干净利落地打完走人,反而要和这个小混混纠缠呢?

  很明显他是在等人。

  等谁?自是管理这件迪厅的七爷。

  柳青和七爷毫无关系,更不想在七爷面前邀功什么的,但若是因为这件事而导致迪厅暂停营业或者永久停止营业那可就不是他想看到的事情了。毕竟他还要靠这个工作补贴上学的费用呢。

  可是,这个胖子似乎并不听劝。

  “七爷?我正要找他。”

第三十二章 情报要靠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