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天眼、仙神

  “哎,大半夜的要我们出去,于课也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刘小仙边喝着咖啡边向坐在旁边的裴永瑞抱怨着。“刚刚接到通报,宁远貌似闯祸了。虽然碍于五课副课长的面子没有动他,但是我觉得,宁远接下来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们监视着。”

  “没那么严重吧,也就年轻气盛一点,回去处罚一下不就行了。话说宁远这个人之前不是挺好的么,胖子时不时抽风乱发脾气就算了,可宁远为什么也变成这样了?”裴永瑞头也不抬地给思雨发消息。至于为什么思雨在这凌晨两点多还没睡觉……夜猫子熬夜补番玩游戏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么!

  刘小仙摇了摇咖啡罐子,确信里面基本上没有后打开车窗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宁远的入会体检是由我来做的,我给他做了催眠,然后他就和我说了很多他平常不会轻易说出口的事情。”

  “哦?什么事?”裴永瑞仍然没有抬头。

  “他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是神。”

  裴永瑞闻言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了眼刘小仙,确认他并没有开玩笑后低下头去接着发消息:“嗯,然后呢。”

  “你看起来并不惊讶。”刘小仙很在意裴永瑞的反应。

  “我之前是做什么的你们应该也查过了,就算其他人没有但你肯定有一份。”

  刘小仙抿嘴一笑,从口袋中摸出一枚硬币,上面是一只半开合的眼睛:“这个玩意很珍贵,下次不要随手把它扔了。”

  裴永瑞迟疑地伸出手,拿起硬币仔细地看了又看,随后塞进兜里:“谢了。”

  “我知道你之前遇到过很多人说自己是神,当然了,最后肯定揭穿了他们的骗局,但是宁远不一样。当他另一个人格浮现出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这孩子的来历非同寻常。我不清楚……算了,没什么好说的。总之呢,宁远现在正处于一个特殊的阶段。”说着刘小仙又开了罐咖啡,随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褐色粉末倒了进去。

  “有什么特殊的,就像刚上过生理的小女生才知道男生下面长了东西然后对身心造成了一万点伤害那样?”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刘小仙一口气喝完咖啡,似乎车内温度有些高了,他伸手解开了衣服最上面的两个扣子,瘫坐下来呼了口气。

  裴永瑞从刘小仙半敞开的领口瞥见一抹深红色的印迹,心中虽有疑惑但也不好开口:“我就是随便说说罢了。怎么样?看到现在还没发现什么吗?我的运气才恢复没几天。可能不太准确。”

  “在地图上扔芝麻十次都有这个点,就算这里和希恶无关那也会发生点事情。我们特案组虽然嘴上说是基金会设立在华夏的分区,但我们都清楚,这里和基金会的唯一关联就是技术和收容物。说白了,我们就是处理特殊件的警察,只不过官方没有承认罢了。”

  “你倒是想得开。反正我认为自己就是一个跨过公司的员工,上级让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对了,听说你在我们华南是唯一一个开了天眼的人。哎,开天眼后是个什么样子?会不会和二郎神一样有三只眼啊?”裴永瑞对天眼的好奇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渴死从未见过员工活生生的例子,进了华南后一直想就这个问题咨询刘小仙,奈何没有找到机会。

  “二郎神乃氐族之神,氐族先民最早生活在华夏西北部,一直保持有黥额为天的习俗,就是用刀在额前刻上痕迹,然后在伤口涂上墨,墨长入肉中,形成永久的痕迹,看上去像一个竖起来的眼睛,这就是二郎神有三只眼的来历。东汉以来,氐人由陇南扩散到川北、西康,所以这一带不仅二郎神的庙很多,以二郎为名的山也很多,最著名的便是西康的二郎山。所以说啊,二郎神那个可不是天眼!不要把我的和他混为一谈。”

  说话间,刘小仙架了个剑诀,往额前一点,随后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就涌上了裴永瑞的心头,似乎全身上下都被刘小仙看了个遍:“这种感觉挺不好受的,你把它关上。”

  “这玩意可关不上,顶多隐了不让别人察觉到它。”刘小仙又捏个印往额头上一按,那种奇妙的感觉瞬间消失不见。“我架剑诀也只是让它显露出来,关是不可能关上的。有些阴阳眼可以用秽物遮挡,我这个可就算那黄泉秽土抹上去也不一定能遮挡。”

  裴永瑞之前那里见识过这样厉害的玩意儿,要知道黄泉秽土可是这个世上最污秽的玩意,只要抹上一点就算是神也能变成邪祟:“这么厉害!那这个天眼有什么说法吗?”

  对于天眼刘小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天眼的形成在特案组并不是保密权限过高的文件,更何况那本记载着天眼形成的古籍与现在的很多传说体系都大相径庭,很多人看了都嗤之以鼻。

  天眼源自太极,太极亦称太一,为世间万物之原质。后分化而出,轻清者为阳,上浮而为天;重浊者为阴,下凝而为地。就此天地形成。

  后阴阳二气互相吸引、混杂,化育万物。其中阴阳均衡者演化为人,至阳者化为天神,阳气高于人者化为山神、灵兽。至阴者化为虚空,散落在于世间各处。阴气稍重者化为无灵智的草木、野兽一类。

  万物生化之后,各自繁衍声息,而人尤为奇特。因阴阳二气均衡,人进可为仙人,退可为禽兽。而随着贪欲的增加,人之阴阳二气变质,一些本能也就随之退化,其中直觉退化最快,其次便为视觉。

  后人所谓“天眼”,实为先人本能。

  直至春秋战国,百家争鸣,三道九流中有阴阳道,研究阴阳五行、风水相术。后因焚烧坑儒、罢黜百家,五斗米道崛起取代阴阳教,并以老子为祖师,而阴阳教的阴阳师则散落于民间各地。

  汉唐时有阴阳师随霓虹学者东渡,后融入本土神道之术,自成一派。此处暂且不谈。

  阴阳道术开天眼的方式有二。一为静修,以此使得身体阴阳二气均衡,阴阳二气均衡自会耳聪目明,得见仙人魑魅。其二为开眼,用剑指为媒介以法术强行沟通紫府,以魂为眼。

  此二法皆有弊端,前者修行,天资、时间、机遇缺一不可;后者开眼,紫府洞开,无遮无挡,魂魄极易受损。

  常有人说天生阴阳眼,而阴阳眼恰恰代表此人阴阳均衡,有大造化,上可乘风而去羽化登仙,下可直达九幽坐地成魔,而刘小仙正是此中代表。

  “你……能成神仙?”裴永瑞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做梦呢!万事随性而为才是仙,东北的那些保家仙,哪里能称为仙?只是小神!好听点叫神那是受香火供奉,为万民做事;说难听点神就是一打工的,特别像是霓虹的八百万神明,万一长时间没人供奉就嗝屁消失。神我不当,仙呢又没那心境。当个魔到还好,为所欲为,但是估摸着于课会第一个把我灭了。他可是连半神都能杀的人,区区一个才入魔道的邪祟估摸着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那个黑风还真是半神啊?可我们那天就没听见什么动静,两个半神打架肯定会惊天动地吧?”裴永瑞想起春节前的那次行动,虽然布置的时候万分紧张,但是到了真正开战反而没一会就结束了。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

  资料上说的都是骗人的!

  刘小仙笑着摇摇头:“我问你,假如两个人实力相仿,在比斗的时候会做出一些很吃力但是没太大用处的花哨动作吗?不可能!要知道,真正的杀招往往都是那些平淡无奇的招式,那些需要喊着名字才使用出来的华丽大招,全都是可以躲过去的!”

  “再说了,发一道激光的轰碎一座山和直接用拳头轰碎一座山,你觉得那个消耗的多?肯定是发激光啊!激光在空中传播途中是会有能量损耗的啊!怎么想激光的能量损耗肯定要比肉身损耗的大。”

  “不过那也就是半神之间的战斗了,要是再往上一个层次,到了仙神级别的战斗那就不一样了。”说到这里,刘小仙摆正坐姿,一副“尔须听吾慢慢道”的表情。

  “之前说了至阳者为天神,后天之神则是受人供奉,而仙呢则是由阴阳之体修炼而成。而这三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能够触碰到世间的准则,并开辟出自己的小天地,而在自己的小天地中可以随意运用这些准则。仙神一级的比拼基本上都是拿各自的小天地对轰,看谁的小天地先承受不住。”

  裴永瑞听完仔细一琢磨,觉得这有个画莫名有些熟悉感:“怎么感觉就和两个小孩子用心爱玩具对撞一样?”

  刘小仙沉默了,裴永瑞见他不说话也沉默了。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但很快这个尴尬的气氛就被打破了,因为经过一夜的守株待兔刘小仙终于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男子。没办法,虽白色的灵将他紧紧包围无半丝波动流露得以骗过灵波测试仪,但犹如明月一般在他的天眼中是在太过于醒目。

  “目标出来了,跟上去!”

第三十四章 天眼、仙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