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你认为的结局”

  第二十七章你认为的结局

  除了每天按时上班下班,秦晨回家后就分担点家务,陪着女儿。日子就这样没有波澜的过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柯希辞职之后先是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找了份幼稚园的工作,虽然每天很累但是她很开心,如果她和秦晨没有离婚的话,也许会在她一直要求下再生一个小宝宝。

  Sun始终没有和秦晨再联系,就像这个人从未出现过一样。其实他没有从世界消失,只是从秦晨的世界消失而已。

  秦晨偶尔会回到港市的房子里住一段时间,做满满一桌子的菜,然后第二天醒来倒掉。也有时会遇到sun的妈妈,她好像在港市找了个男朋友,所以留在这里一段时间。秦晨没有问过,sun妈妈也会主动给他讲一些sun在M国的事情。他学习很努力,他交了个男友,他和男友分手了,他又交了个男友,又和男友分手了。Sun妈妈在给他说这些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像是故意又像是无意。秦晨只是沉默的听着,连脸上都没有任何的表情。

  一晃四年就过去了,新年的钟声响起时秦晨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给母亲、柯希打完电话恭贺后,连灯都不想打开。那年的新年一群人在这个屋子里打打闹闹,如今的新年已是物是人非。

  秦晨不想再在屋子里自怜自艾,便拿了外套出了门。刚走出小区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两人相见,想说些什么,又尴尬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秦哥。”

  “阿明,新年好。”

  “新年好。”

  “你怎么会在这?”

  “只是出来溜达溜达。”

  “你也在这个小区住?”

  “是凌琳,凌琳她知道你和sun住在这里后,就也买了一套,说是这样能离你们近点。可是房子还没装修好,她...”

  “对不起。”秦晨不知道该怎么把话接下去,如果,如果凌琳还在的话,那现在他们应该都会在这里,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可是,可是凌琳不在了。“我们一起吃饭吧,你也一个人,我也一个人,过年一起要热闹点嘛。”

  “好,谢谢秦哥。”

  “那回去,我给做。”

  “嗯,听李城他们说过,秦哥做饭很好。”

  “还可以吧。高兴点,过年嘛。再喝几杯。”

  “好。”

  秦晨带阿明进了屋子,做了几个简单的菜,然后开了瓶酒,两个人就喝了起来。两人只是谈谈这几年的现状,有默契的没再提起凌家的兄妹。越经历过多,越明白了,深爱的人只能放在心中,而无法挂在嘴上。

  第二天秦晨约着阿明一起出去转转,想着和sun曾走过的那个路线再最后走一次。车还是那辆车,车内还是两个人,只不过开车的人换成了秦晨,坐车的人换成了阿明。一起到去过的那个小学,一起吃吃过的那个早餐,一起坐坐过的那艘船。

  “易大哥,对不起大过年的还请你出船带我们转一转。”秦晨提前给易大哥打了电话,相约在这里相见。

  “没关系,你都给三倍的价钱了。那个劳动法不都规定节假日给三倍工资就可以了,还有什么麻烦的。”易大哥憨憨的笑着,一如当年的模样,“那个你弟弟没有来?这位是?”

  “哦,我弟弟他去外国念书了,你知道国外是不过年的,所以没有假。这个是我,是我妹夫,也是自家人。”秦晨说话时中间停顿了一下,他本想自己已然面对,可是还是没忍心让自己破灭,他只是去读书了,他只是很忙,他会回来的,他就快回来了。

  “哦。”易大哥似乎看出秦晨的欲言又止,便不再多问。

  船在江中行,两边的景色如旧,可是身边却没有了那个熟悉的人。

  “看样子要下雨了,我们去船舱里避避吧。”阿明拉回正在发呆的秦晨。

  “哦,好。”

  “刚才你和那个人介绍说,我是你妹夫?”

  “嗯?哦,对不起,我只是随口说说不要介意。”

  “你一直把凌琳当作自己妹妹一样,这没什么。”

  “是啊。她...哎。”

  “我能问你个问题嘛?”

  “你说。”

  “你和sun,你们分开了?”

  “嗯。”秦晨回答嗯这个字时,感觉像针扎了一样。现实又一次告诉自己,他们分开了,分开了。

  “那你还住在他的房子里。”阿明的这句话像是问句又像是肯定的责备。

  “我,我买下来了。”秦晨似乎看到阿明的瞳孔放开,拳头握了一下又松开,也许是在自己眼花了吧。

  “是吗?”

  “是。”秦晨本想还接着说是用sun给的钱,但是却感觉出了说不出口,也不再说了。

  “凌琳最喜欢的就是他的哥哥,也因为他的哥哥,所以也特别的喜欢你。”

  “嗯。我知道。”秦晨看着阿明站起来又坐下。

  “可是,可是到最后是你害死了她。”阿明又站了起来,拳头这次握的紧紧的没有再松开。

  “不是,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秦晨看着愤怒中的阿明,想解释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真的和自己有关系嘛?

  “如果不是你怂恿着sun接管公司,如果不是你给凌琳讲什么纯粹的爱情观,她怎么会为了不为难哥哥而要私逃,她怎么会为了不和我结婚而打掉孩子,如果没有你,也就没有这一切的错误。”阿明慢慢的靠近秦晨,怒目圆睁。

  “我先出去,你自己静一静。”秦晨不想争辩,也许自己是有错的,但绝不是阿明说的那样。

  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因为临近下雨,所剩的一点光亮也被乌云遮住了,江上升起的雾使能见度更低了。

  秦晨一个人靠在船栏上,身边的风呼呼的吹过,脸夹像是被刀刮一样的疼。他想起了那个提着行李从柯希家走到火车站的自己,他想起了在sun家里不断清洗身体的自己,他想起父亲死后还紧紧拉着父亲手的自己,那些无奈,那些自己无法承受的痛。

  “扑通”。在秦晨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阿明就猛然扑过来把他推进了江里,然后迅速拿起身旁那个铁头的撑船杆向着水花的地方掷了出去。

  棉衣被海水浸泡的越发沉重,蹬腿努力抬起头却在海风凌虐下显的更甚寒冷,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一切时,下一秒却被一个尖锐的物体砸在头上,红色的血水在黑暗的夜景中更加恐怖异常。“算了吧”,秦晨绝望的想着,“就这样睡去也好,我太累了。”

  “你干什么?”易大哥听到船甲上的声响,过来就看见这一幕。来不及问清原由,就脱下外套和鞋子进江里救人。等把水里的人拖到船上,船上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江里好像又多了一个大水花,易大哥没想再下去。

  血还在继续流着,再大的叫喊声,秦晨都没有一点反应,也许是救不活了吧。

  以灵魂的轻度,飞到他的身边,再看他一眼也好,不枉费我此生如此爱着你。

“第二十七章 你认为的结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