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参军入伍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作为古今中外死亡率最高的职业,不是豪门大族把持社会的杠杆,就是穷苦百姓最后的一根稻草。只要当前社会情况还算稳定,这根稻草基本上不会有人愿意去碰触它。

  当兵的,基本上都是那种最穷苦的人首先。譬如被地主剥削的一干二净农民,譬如破产的商人,譬如收编的盗贼,譬如王小二。

  这片山真的是太穷了,穷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偏僻。在王小二看来这片山有着无数的珍宝,珍贵的兽皮、兽骨,珍奇的草药,山中的巨树。这都是活脱脱的野生资源啊!但是这片山中出产的食物太少了,少到了山中的每个人都会饿肚子。

  饿肚子的人,就会想办法。最基本的办法就是游牧民族的方法,逐水草而居。但是这里不是大草原,但是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走出去,走到物产丰富的地方去。

  所以,当陈二在第二天征兵的时候,几乎这个村庄以一种欢呼的态度去接受了。正处在青春期的小伙子不知道是出于对外面世界的向往还是对陈二承诺每日三餐有鱼有肉感兴趣,村里的一小半人都去参军了。

  王小二横跨长刀,坐骑神驹。身前是一望无际敌军,身后是壮志满酬的袍泽。

  寒风冷冽,残阳如血。

  王小二长刀挥向前,身后的士兵如同长龙一般踊跃而出。敌人的防线如同纸一样被捅破,横七竖八的尸体躺在大地的各个角落,血流成河。

  好吧,以上的一切都是王小二对古代战争的幻想。实际上现在王小二扛着长刀,背着口粮,气喘吁吁的走在出山的路上。按照陈二将军的说法,驻扎的地方离大山其实不是很远,跨越两座山就到了。

  没问题,不就是跨越两座山吗?这是王小二当时的想法,但是走了一天之后才想起来原来还有一句话叫做望山跑死马。问题是还没有马,所有的马都是人家原来长官的,宝贝的不得了。走山路的话恨不得让马骑着人,那天回村的盛状也不过是穷嘚瑟。

  夕阳西下,安营驻马。

  疲劳了一整天的王小二又累又饿,唯一可以值得安慰的就是可以吃着香甜的饭菜,啃着流油的肉。不得不说当兵的确实是伙食好,尤其是在这身边都是上好的猎手情况下,王小二着着实实的沾了不少的光。

  抱着长刀,因为王小二也算是第一个参军投效的人,所以被封了一个小什长。但是一切都是刚刚成形,就算是个小什长守夜还是得守夜啊。

  大周王朝,海内一统。据说数十年前这个大陆上的国家太多了,强国数十、小国数百。相互之间连年征伐不断,大陆上的人们深受其苦。结果这个大周朝的皇帝陛下横空出世,把这些国家全部都一股脑儿的给烩了。到现在才有人们安居乐意的好日子。

  王小二听着听着就有些发懵,这丫的不是秦始皇统一天下的节奏吗?难不成以后还要天下大乱?二世而亡?但是这个世界可不是历史上的那个时代,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妖怪。

  这块儿大陆上但凡是好地方七七八八都让这个大周王朝占据了,这里也从原来的赵国变成了赵郡。这个赵郡是大周国统一天下中唯一没有动过刀兵的国家了。

  自古赵地多贫瘠,王小二不知道这个赵地和曾经历史上的那个赵国有什么关系。但是这里确实是有一个特点,一个自古以来困扰着赵国的致命缺陷,那就是穷。

  特别、特别、特别的穷。像是王小二呆着的那个小山沟,基本上就是赵国的常态。赵国就趁两种东西,缠绵起伏大山和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如果还非要找第三样东西的话,那就是穷人了。穷到了中原诸国连年征战,但是谁有没有心思去打这个赵国一下,真的得不偿失啊。

  要钱没有、要土地也贫瘠、整个硕大的赵国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战马,还奔腾在大草原上让人欲所欲求。赵国的君王活的更像是个丐帮的头子,除了吃喝不愁外,其他用度还不如中原大族。当大周的皇帝派了无数的商队运着大批大批的粮食、器具、金银往大赵一运。这个建国数百年,有着数千年历史文化传承的大国就消失在历史中了。

  “将军,难道赵国的国君就真的这样放弃他的国家了?连反抗都没反抗一下?”王小二有些不可思议的问着,这历史也未免太扯淡了一些吧。更何况按照道理来说陈二和他都属于赵国人,怎么着也属于前朝遗民啊,一点儿悲伤感都没有,还夸夸奇谈前朝的种种。

  “反抗?怎么反抗啊?整个赵国甚至连一年的粮食都没有积蓄下来,我大周根本不用大军压境。只需数万精骑,不停骚扰就行了。论兵甲将士,赵国哪一个能和我大周相比?不出一年,赵国必会自溃。”陈二喝了一口酒,得意洋洋的说到。这样浓度的酒只有上好的粮食才能酿出来,这样的行为在原来的赵国就是犯罪。看得身边的几个小伙子眼睛都直了,喉结不断地上下耸动着。哈喇子都快流了下来。

  “将军高见,那原来赵国的君主怎么处置了?”亡国之君,少见会有好的下场,基本上都是族灭的下场,看的电视剧中那什么仁者之君饶过了原来国家的君主,都是扯淡。

  “陛下仁义,赵家父子都被封为安乐侯,世袭罔替,送往长安那个花花世界享清福去了。”陈二有些羡慕地说着,说到长安城眼中闪过一丝迷醉。

  “长安?咱大周的都城叫长安吗?那里是不是特别的好?”长安?顿时王小二的大脑感觉不够用了,那不是大汉的首都吗?直觉告诉他两个世界,两个王朝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

  陈二赞赏的看了看王小二,这个问题问的特别好。看来这个王小二还是个有文化的人,如果是其他的山里的孩子肯定会问特别白痴的问题。

  “咱大周的首都就是长安,那里可是这个世界最好的地方啊。繁花似锦、人山人海,要是你们干的好的话就有机会去长安述职,到时候肯定要好好的见识一番。”

  “那将军,首都是什么?”

  果不其然,还是有个白痴孩子提出白痴的问题,白痴到陈二恨不得找个树上撞死。而且陈二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对啊,长安是首都,首都是长安。可首都究竟是什么?可总不能说首都就是长安吧,万一那个倒霉孩子在问一句长安是什么,那陈二将军还不如撞死算啦。

  “首都,就是皇帝陛下住的地方。”

  王小二用一句特别简洁的话让这个问题画上了句号,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哦了一声,做出一副深刻了解的样子,也不知道是真的懂了还是装懂。陈二感激的看了王小二一眼,心想果然没看错这个小伙子。看这股机灵劲儿,是不是该给他生生官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明天我们还要赶路呢。”陈二赶紧的挥散了身边的众人,深怕再被提出什么受不了的问题。

  众人散去,一夜无话。王小二躺在帐篷里望着缝隙外的天空久久不能入眠,这两个世界应该不会是什么巧合。怎么着呢?这两个世界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我王小二既然能从一个世界穿越到这里来,肯定这两个世界之间有着一种联系。可我丫的到底是怎么传过来的呢?头痛,真TMD头痛。人家有雷劈的、有淹死的、有掉到古墓中去的、也有被外星人绑架的。可是王小二平时也算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吧,至少没有对生活产生什么绝望,现在想想还是留恋原来的世界。

  没道理啊,没道理是我穿越啊。

  “二哥,怎么啦,睡不着觉啊?”

  帐篷被撩开,一个精壮的小伙子看着睁着大眼的王小二问道。

  “睡不着,想事情呢。你怎么才回来?”

  “没事儿,刚才和那几个小伙子聊了一会儿,睡不着。二哥,你懂得好多啊,你是不是去过长安?”

  这个小伙子叫赵斌,是这个山中另一个村子里招上来的。本来不熟悉但是山里的小伙子天生就有种熟络的劲儿,聊了两句之后就熟络的不得了。这小子天生就有股子好奇劲儿,成天问东问西的。

  “没有,我哪去过那个地方?安心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王小二把头一蒙,我的那个乖乖啊。这群山里小伙子可是龙精虎猛,精力无限啊。尤其是吃饱了之后。这哥们侃大山能跟你侃一个晚上,成天问那些弱智问题。

  “二哥,二哥。你先别睡啊,你跟我说说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啊?”

  赵斌抓住王小二的胳膊,摇啊摇,摇啊摇。摇得的王小二瞬间头大了几分,这倒霉孩子怎么好奇心这么重呢?

  

第五章 参军入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