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姬矛

  国之大事,唯祭与戎。

  而军队,也分为不止一种。有那种民兵,国家义务征召的,类似于唐朝时候府兵。由半农半兵的军户,又叫屯兵,从三国的时候曹操就这么干一直到朱元璋,这种屯兵的方式就是一句话,经济实惠。

  总的来说,国家很少会有那种纯粹是为了打仗而供养着的军队。只有那些真正的边军,去防备游牧民族的时候,才会供养这些真正的军队。

  而边城的军队又是另一个情形,把军队放在这个地方,其实也能算是屯军。唯一的苦恼就是这里没有土地,自边城起,由西数千里是荒芜的大荒原。这里的草一年只长一季,由于生长的时间短,还没有长成就会被大草原上的马群吃掉。土地的肥力甚至供养不出一季的庄稼,冬天就会到来。往北是缠绵不绝的大山,山路崎岖,在山中便是另一个世界,这里的人基本上还保持着渔猎的习俗。往南就是宛如一片死海的沙漠,这片沙漠如同一把长刀,斩断了赵国与中原诸国的联系,隔绝了贸易。

  穷赵之名,在这片土地上存在了千年。

  赵国的东面就是燕国,现在它的名字叫做燕郡。这个地方其实也穷,但是北是草原,南为平原,东尽大海,富庶千里河山。所以边城里面现在所有的用度都是从燕国运来的,天下承平,无数的商队春起、夏至、秋收,都扎进了这片大山中。深秋时节才会离开返回南方,把无数的山中臻品兜售给南方中原的达官贵人。

  所以这个边城才会有存在的必要,每年的春天随着商队的到来,无数的粮食、生活用品会补充到军队里。这个城中所有的士兵都是被商队供养着的,商队进山也会随派着士兵的保护,随后就是可以领取相应的报酬。

  “佣兵?这不是拿我们当佣兵了吗?”

  王小二相当诧异,这是谁的脑子这么好使,竟然想起这个法子,难道古代的军队都是这个模式,这里的商人竟然可以指挥动国家的军队了?

  “还是小二机灵,一点就透。陛下圣明,以商贾之力供养陛下之军,商贾得利、世家得物、国家的赋、陛下成军,万民得利啊。”

  陈二将军说着又朝南方拱了拱手,一脸陛下圣明的样子,怪不得中国古代基本没有什么神权的存在,原来都是拿皇帝当神来崇拜的。

  “哦,原来如此。”

  赵斌猛然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看他的眼中还是一片迷离之色。这熊孩子就这样,总是爱干这种不懂装懂的事情,紧接着身边的众人皆是不约而同的“哦”了一声。

  “将军,那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商队进山、诛杀妖兽是吗?”

  “也不全是,不过也差不多。”

  陈二抻了个懒腰,最近军队刚刚改制不久,什么新兵还要进行什么狗屁的思想教育。放在以前哪里有那么多屁话啊,让他们干啥就得干啥,要是干不好了就一顿鞭子抽过去,保证这群新兵蛋子服服帖帖的,哪里会有这么多屁事啊。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明天就是你们新兵训练的第一天,你们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谁要是迟到了可是要挨军棍的,到明天可不要丢人。好了,那我走了。”

  陈二摆摆手,抽身离去。

  很快这个操场上瞬间变得空旷起来,这个地方俨然一个大号的小学课堂。刚才陈二将军那种填鸭式教育就像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种扫盲班。这群人就像是一群小学生,听着陈二在讲台上吹牛皮,还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

  无聊,不伦不类,不过还挺有意思。

  王小二也学过逻辑学,也懂那种能从片面反映出这个社会全面的意思。但是这个世界怎么就这么看不懂呢?按道理来说这是一个刚刚大一统的国家,其国家的发展程度也就是在封建主义阶段,权力高度集中,所有的权利都会在统治阶层中。但是刚刚那种普及式教育好像有没那么点儿民权主义的意思,难不成这就是古典民权主义的启蒙?

  怎么着王小二也没有从古至今走过一遭,这种想法想想也就罢了。现在纯粹是自己闲的无聊蛋疼着呢,才会有那么多为什么。

  “二哥,刚才陈将军说的你听懂了没?”

  此时此刻,赵斌又嬉皮笑脸的凑了上来,露出了一副贱兮兮的表情。

  “没有,滚蛋。”

  王小二不耐烦,刚才那个恍然大悟的家伙不是你了哈,真不知道你想懂那么多有什么用。

  “别骗我了二哥,咱这群人里面也就你能听懂。要不这样二哥,我这边打了个兔子晚上我到你那儿,咱边吃边聊?”

  “看在你这么好学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晚上过来吧,别忘了带点儿酒哈。”

  王小二搓着手,虽说军队上的饭是管饱,最近王小二也壮实了不少。但不知道最近是训练强度加大了还是怎么的,王小二总是吃不饱。常常在半夜里被饿醒,所以不介意晚上再加个宵夜。

  我这饭量,要是还待在村子里早就饿死了吧。想到这里王小二不禁佩服自己,还哲理的这个决定还是如此的英明神武啊。

  边城,向东五百里,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上。

  一群人衣着褴褛,神色疲惫,身上的血迹斑斑,显然这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公子,不行了。我们输了,我们输了啊。打不过啊,我们真的打不过啊,兄弟们都尽力了啊。”

  随军的一个士兵摊在地上哇哇大哭,嘶哑的声音发出鬼一样的嚎叫,声音凄惨而悲凉。

  “我大燕国立国千年,传承百世。自数十年前南周霍乱起,父死兄亡,赤地千里。我姬氏一族几乎绝迹,祖祠断绝祭祀,我姬矛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一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哥悲愤着说着,然后拔出身上的剑就要往脖子上抹去。眼中闪过无数的画面,从幼时的锦衣玉食到少年时候的颠沛流离再到现在的一无所有。姬矛总严爵自己的未来是一片的灰暗,习惯了吃肉的动物你再让它去吃草,这无疑是把人往死里逼啊。

  “公子,公子你不能死啊。姬氏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啦,公子你要是走啦,姬氏就绝嗣啦,这样你让我们怎么面对姬氏的列祖列宗啊。”

  一个随从紧忙抱住姬矛的大腿,一个劲儿的嚎叫道,凄惨的声音惊起了一阵阵飞鸟。

  啪的一下,长剑脱手掉在了地上,姬矛一下子就瘫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游历过生死的边境后,冷汗刷刷的从脸上冒出来,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是一阵阵后怕,可是想想明天的日子却又是一阵无奈。

  “诸位,你们都是我姬家的族臣。如今我燕国大难,姬家没落,承蒙诸位不弃。若有朝一日我姬矛能光复我大燕河山,矛愿与诸位共江山、同富贵。”

  说着,姬矛挣扎的坐起身,望着沿着的众人伸出了手指,一字一句的说着。月光的映衬下,这个世界一片银白,只有鲜血顺着姬矛的下巴滴滴答答的落下。

  “承蒙公子厚爱,我等敢不以死效命!”

  一开始劝住姬矛的人一个翻身,跪在了姬矛的面前。

  “承蒙公子厚爱,我等敢不以死效命!”

  脚下的众人纷纷反应过来,这个时候人家老大发了一大通话是为了什么?老大既然发话笼络人心了,那接下来就是属于表忠心的机会了。

  “那诸位,如今我等该如何是好啊?”

  姬矛长叹一声,眼下就要回归最现实的问题了。要兵没有,要人的话就眼前的这么点儿人,要是跟人家打还不够塞牙缝的呢。当时父兄安在的时候,纠集数十万大军,还不是让人家打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啊。要钱的话也没有,要名望的话,姬家的名望早就被着数十年的战争打的消失殆尽了。

  “公子,我等虽战而无力,但也不愿做周家的顺民。燕地我们是不能再留了,虽然我们再燕地还有根基,但是公子留在燕地必然会被周帝当成心腹之患。为今之计我们只有往西,往西有一个边城,是当年太祖征赵的时候所建。虽然处在边疆之地但是山中物产丰富,我们可以暂且安顿下来。掠劫山中行商,日后再图大事啊。”

  开始的那个人双眼一转,心中顿时有了计较。前一阵在东面自己家的地盘让人揍得留下了阴影,往东往南跑都是属于那种自投罗网。往北都是大山,进去了就成野人了,不到万一的时候怎么着也不能往北面跑。现在只有往西边跑了,虽然那边还是荒凉但是还是有人的啊。

  “好,那就依照卿说的。诸君,整备兵马,我们兵发边城。”

  公子矛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扬着刀在风中狠狠的一劈。刀上的血迹已经风干,十五的月亮映照着大地惨白一片,亮如白昼。一群百战残生的军士嚎叫着,亮起了长刀,在地上挣扎而起,发出了类似于野兽声音。

  “公子令,兵发边城!”

  “兵发边城!”

第七章 姬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