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圣旨?圣纸

  “至于我所说的奇遇,那不过是在战场上活下来罢了……”

  赵斌的声音出奇的沉重,说的话也出奇的沉重。看得出这个时候赵斌的情绪有些低落,那种拥有神功就能碾压所有人的故事,只是故事罢了。那种一个打十个就爱穷嘚瑟的那种,在战场上基本上就是那种被乱箭射死的结局。

  王小二疑惑的看了赵斌一眼。

  “我的二叔是我们部落里的战神,这些都是他跟我说的。”

  “那你二叔呢?也是在我们边城军吗?”

  “我二叔已经死了,或许战神最好的归宿就是战死吧。其实我二叔大可不必去死,但这也许是他们这代人的悲哀吧……”

  赵斌的声音那么沉重,沉痛的好像刚刚从一个噩梦中醒来,在诉说着一个凄凉的故事。其实王小二也没有听懂他二叔的故事,但是好歹也明白了这个时候应该沉默才对。

  善骑者坠于马、善水者溺于水、善饮者醉于酒,善战者殁于杀,这也许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那你是追寻你二叔的足迹,也想成为他那样的战神才想参军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铁血迷”?小时候影响确实是最大的,记得当时王小二五岁的时候以为自己是天线宝宝,在大一点儿的时候就开始要立志成为葫芦娃了,在初中的时候王小二一直为小时候做的事情深以为耻。那个时候他的偶像是超人,而孙悟空是他整个少年时代的超级英雄。

  幸好父母告诉他,这些东西是不存在的,这才终结了王小二的英雄梦。而想想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二叔,活脱脱的超级英雄,被小孩子崇拜也很正常的。

  赵斌深吸一口气,沉默了半响。目光有些阴沉不定,犹豫了半响终于张开了嘴。

  “从小的时候我就一直挨饿,从拥有记忆的时候开始挨饿的日子总是比吃饱的日子多。部落里的好多人都吃不上饭,大山里的东西总是供养我们部落里的人。我二叔是山里最好的猎人,每次进山都能打到好多好多猎物,山里的老虎、灰熊甚至是成了气候的妖兽都成了我们家桌子上的饭菜,记得那一段儿时间是我最开心的时候。记得小时候我家门口有个大石头,那时候最开心的就是坐在大石头门口一边编草鞋一边等着二叔回来,因为二叔一回来,我们部落里的小孩子就又能吃上肉了。”

  “渐渐地我长大了,有一天二叔进山去打猎满身鲜血的回来。他说山里的深处有个妖王,那个妖王再也不让二叔进山打猎了。二叔说他要去当兵,只要当兵了就会很多很多的粮食可以吃了,而且可以看看外边的世界。从二叔走后的第二年,每年都会有人往我们家里送粮食。云梦大泽的米、山东大地的面、燕云之地的粟、还有只有贵人们才能喝得起的茶。记得那个时候,是我们部落最开心的时候,部落里虽然还有人挨饿,但就是在更寒冷的冬天里部落里也没有饿死过人。”

  “再后来,二叔战死了。因为他的庇佑,我们部落里多生了好多好多孩子。天越来越冷了,再也没有人给我们寄送粮食了,大山供养不起我们部落的人口,所以我在我们部落里找了一批年青人出来当兵,就和当年我二叔一样。我们约定了,只要有人不死,我们就想办法供养大山里的那群娃娃。”

  赵斌缓缓地说道,抑扬顿挫的把这件事说着。仿佛一个漫长的画卷在王小二的面前缓缓的展开,置身于大山深处的部落、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一个健壮的青年、一场哀鸣的悲歌。时光荏苒,宿命轮回,战场战死的青年再也无法庇佑曾经的部落,为了山里孩子的生计。同样一批山里的少年踏上了青年曾经踏过的路线,走出大山沿着青年走过的路,他们同样是一无所有,只能拿着自己的命去撬动命运的齿轮。

  生命的壮美,可能也不过如此吧。

  再盛世的王朝,也免不了乞食的人,更何况着贫瘠到一无所有的大山里。春秋之际还好说,山里总免不了有些野果、野菜之类的。可是在冬季大山里一旦吃完家里的存粮,就得去进山巡猎了。

  这个世界可不是原来那个世界,山里的野兽可是会成精的,智慧不会低于人类,进山的人类十有八九都会葬生收口罢了。王小二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但是大半年的原始人生活还是让他明白了大山的残酷性。渔猎文明很少会留下自己的口粮的,游牧民族会有自己驯养的牛羊,农耕文明会有自己的粮仓。最起码在青黄不接的时候还能撑一下,可是渔猎文明……

  “赵斌,不要担心了。好好努力吧,以后只要跟着我混,窝肯定会让你和你的部落有吃不完的粮食的。”

  王小二说道,虽然话这样说但是他的心却还是一片茫然。虽然让自己做生意供养这个部落还是没问题的,但是谁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和华夏古代一样重农抑商。要是让人家当做肥羊,养起来最后一刀杀了岂不可惜?

  “小二哥,你周人吧。我的意思是说你原来是在大周那里的人吧。”

  赵斌突然的问道,话风转变、猝不及防。

  “周人?不是,我也和你一样,也是从大山里出来的人,我和陈将军是一个村落的。”

  王小二说道,同时心里也有些疑惑。

  “小二哥,你别骗我了。你不会打猎、不会捕兽、甚至身上连一点儿猎人的气息都没有。你肯定走出过大山,肯定到过我们没有到过的世界,见过我们没有见过的人生,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人和事。你和大家曾经说过南方那里比我们热,人们的食物都是从地里长出来的。那里的粮食一年能长好几次,那里一年如夏,人们甚至都不用劳作就能供养全家。”

  “你说过,那里的叶子最大能长到一人多高。大家都以为你是在开玩笑,但是我二叔曾经征战到云梦大泽的最南端,那里的树叶已经长到了手臂的长度。越热的地方叶子越大,在它的南端那里更热,叶子也能一定能涨到你说的那个长度。”

  “这你就可以断定我不是山里的人了吗?那些事情说不定我也是听我们族里的长辈说的呢,说不定我们族里也有长辈征战四方后回来给我讲的故事呢。你就这么笃定我是周人?”

  王小二看着眼前貌似有些癫狂的赵斌,此时赵斌眼中燃起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东西,就像是一团化验感染者王小二。狂热这东西是有传染力的,不知道狂热引起的羊癫疯有没有传染力。

  “大山的子民都是天生的猎人,虽然你刻意隐藏但是你连最基本的猎人都不是。山里的孩子都比你都要强,你博学多才、见识广阔,外面的世界怎么可能是山里的人能知道的?而且一开始看见你的时候饿的面黄肌瘦的,但是你吃肉的时候只挑着大腿骨上的精肉吃,山里的猎人都是吃完肉之后把大腿骨砸开,吃完骨髓之后才会扔掉的。只有南人才会吃饭这么挑剔。”

  赵斌姗姗到来,随着他说话语气越来越肯定,目光越来越亮。手中的刀已经被他磨得锃光瓦亮,在月光的照耀下映衬着一丝丝的寒光。

  “哦?那你凭借这些就能确定我是南人?”

  王小二平复了一下心情,思索着赵斌此时的用意。人做事情都是有目的的,之前王小二和赵斌这个人接触的最多,但是那基本上都是赵斌像王小二靠拢。

  尽管已经一年多了,但是王小二的生活习惯之类的还是保留了现代社会的一部分。平时的衣食住行都与这群山里来的兵蛋子无异,模样已经和这群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怀念那个世界方便的生活。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漏出了马脚让赵斌误会了,看来赵斌这个人也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只不过不知道他的目的罢了,不过今天晚上看来是友非敌。

  “当然不能,说不定你是族长的儿子,说不定你天生体弱多病,说不定你心地善良天生就不忍杀生,有太多可能解释了。不过有一项你无法解释,来我先给你看看这个东西。”

  赵斌说着就在手里拿出一张纸,递到了王小二的手中。

  什么鬼?

  王小二接过纸张,放着手里看着纸张上的内容,一字一句的读了出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王小二读出了开头,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赵斌。这怎么看像是一张圣旨啊,能跟自己有半毛钱关系?难道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是发生了什么天地异象,连皇帝都惊动了?

  “念,继续往下念,念完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是周人了。”

  赵斌把刀用身边的麻布擦了擦,然后伸手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看上去很有侠客的风范。

  “天下是我大周的天下,天下所有的土地都是我大周的土地,所有的子民都是我大周的子民。昔日我大周没落,你们赵氏替我大周治理子民,朕很高兴。现在我大周强盛了,要好好的封赏你们赵氏。我在长安给你们准备了上好的宅邸、美酒和女人,还要给你们封侯,世世代代都有大周的福利待遇。你们要是不从的话,东面的燕国姬氏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朕给你们一年的时间好好考虑,好好的商量一下。要不你们过来,要不朕的大军过去。明年的秋天朕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回复。

  大周皇帝姬令”

  ???

  有这样的圣旨吗?

  

第九章 圣旨?圣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