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诚聘,狗头军师

  有这样的圣旨吗?满嘴都是白话文,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土匪头子在对着人家敲诈勒索呢。

  逗我玩吧?

  王小二疑惑的望着赵斌,圣旨写在纸上就很扯淡了。本来干什么事都要大义凛然的朝廷这次居然不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反而像是一个流氓头子一样更让人匪夷所思。

  而且都是大白话,什么知乎这个也什么的都没有。

  这是为啥?难道皇帝不仅是个流氓,还是个文盲?

  “这是大周皇帝发与赵国王族的诏书,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这个圣旨确实是真的,只不过是手抄本。这个内容其实无所谓,你知道吗?你竟然能看懂这样的字?”

  赵斌接过那所谓的圣旨,撑在王小二面前指着这圣旨上的字。

  “你看看这是什么字?”

  这是什么字?

  此时王小二的心中早已经翻起了滔天巨浪,虽然他的脸上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但那完全是被吓傻了后痴呆的样子。

  这TM什么字?这TM是繁体字啊!

  终于王小二明白了自己一直忽略的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世界的语言他能听懂?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字他能看懂?

  为什么?

  因为尽管地方的方言不同,但是都是中国话。而刚刚他读出来的圣旨上的那些东西,都是用繁体字写出来的。

  平行宇宙?

  王小二才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鬼扯呢,能字体一个样、语言一个样?

  隐隐约约之间,王小二感觉到了这个世界与现在社会之间有一条无形的通道,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联系。

  “这是新文字,改于大周大业三年。由先圣改制,而后推行天下。距今不过数十年而已,天下诸国虽被周所灭,但并不认同新文字,陛下书同文、车同轨,数十年方有所成效。这种新文字,现在也不过流行在中原诸地。天下识字之人百中无一,而识字中人识新字者更不过十之二三而已。边陲远塞,教化还未有成效。”

  “更让我怀疑你的是,你对我们天生就有一种优越感。那是一种虎狼对麋鹿,贵族对平民的那种天生的刻在骨子里的优越感。你不够强壮、不会打猎,更看不出哪里比我们更优越的地方,所以我断定你是周人!”

  赵斌心中暗爽,王小二愣的发呆的样子已经被他完全的看在眼里。心中更加肯定了这是王小二被揭穿后“震惊”的画面,已经震惊的不能言语了。

  “我是周人,那又怎样?”

  王小二问道,既然如此被误会了索性不如就将错就错了。今天看着赵斌来找自己,所不定是友非敌,看情况再说,中国不来是老话吗。兵来将挡,水来土屯。

  “赵斌拜见先生,不知先生隐于军中,失礼了。”

  此时的赵斌双手一合,端端正正的跪做在王小二的面前,双手举过头顶就这样拜了下去。

  “那个、那个没事儿,不知者不罪,起来吧。我想你也不会是普通人吧,有什么话你起来说吧。”

  王小二还是第一次见这种阵仗,有些慌乱的把赵斌扶起来。

  “斌苟活于世,也不过是亡国遗民,新朝顺民罢了。”

  这就要变成王子复国剧情了,别闹了,哥哥是肯定不能陪你玩的。

  “你要我帮你复国!?”

  “没有!绝对没有!先生可不要多想,赵斌哪敢有此等妄想!”

  赵斌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跳起来说到,最后发现自己太激动了。看见王小二此时还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坐在那里,才有些不要意思的笑了笑。像是做贼一样的向外面张望了一下,才又是心有余悸的坐下。

  “先生可不要开这样的玩笑,我大周新立数十年,天命所在故而海内一统。陛下盛年,当为万世所系。我赵民以归大周,岂有反复之理?”

  咦?剧情不对啊?这会反倒是王小二心中的好奇被勾引起来了。

  “先生是读书人,博学多才,当为老师。”

  说着赵斌又是深深的一拜,弄的王小二挺不好意思的。

  “新兵入伍,明日将会编练成各个小屯。不知道先生可有意成为屯长?”

  (五人为伍,设伍长一人;二伍为什,设什长一人;五什为屯,设屯长一人;二屯为百,设百将一人;五百人,设五百主一人;一千人,设二五百主一人。)

  这件事情王小二也知道,明天编成小队之后这才会是练兵的开始。现在秋意渐浓,未来一个冬季将会是练兵的时间。现在边城军中的老兵其实不多,陈将军有意让他们自己在军中选将,现在新兵们可以选屯长。

  本来在边城,所有的任命都是出自边城守将的。但是边成军还要负担守卫大山,保护商路的责任。边城西面是赵郡的地界,东面是燕郡。按照这样的道理来说在这里住扎太多的军队没有意义,平时里只有一千军队在边城轮值,剩下的数万军队像一张张薄洒在了北面北山的入山路。五十人为一屯,屯一座山口。

  这样的屯兵也用边务农边练兵,所有的经济师收入来源都靠进山的商队们。北山横跨数千里,纵深上万里。山中出产各种各样的山货、灵药、奇兽另无数商队趋之若鹜,但是山中凶险商队的护卫是应付不来的。屯兵处作为商队进山的驿站、急求站,必要的时候也会随着商队进山。

  而屯长就是一屯的首脑,负责平时练兵、保护商队、进山剿灭妖兽等等工作。位置不大、实权不小,倒是对王小二挺有诱惑力的。

  “屯长?既然赵兄你知道了明日竞选屯长,那不知道明日用哪种方式竞选啊?”

  王小二疑惑的问道,赵斌这家伙肯定知道了什么内幕消息,才会对屯长势在必得。其实竞选屯长这件事前一阵还闹得沸沸扬扬的,引起诸多的老兵不满。不过原来的那些老兵都是征战南北而来的老周兵,不远万里来屯边精锐程度自是不必说。但是陈二将军一再的坚持要启用生生世世活在山里的赵人,进山猎兽、辨别方向、甄别药材相信没有比这群人更加熟悉这片大山。

  于是,才有了终上所说的这一幕,只不过王小二虽然有心但一直不知道竞选的方式,有些有心无力。

  “比武!肯定会是比武!大山的规矩,只有最强的男人,才有带着族群继续往前走的资格。”

  赵斌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说着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王小二忍不住有些泄气,要是什么演讲啊之类的王小二肯定犹豫都不犹豫的冲上去。至于比武,王小二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炼强壮了很多,但是肯定不是那群山中虎狼的对手。

  这要是玄幻小说,王小二肯定会在这场比武中斩五关过六将一路火花带开挂,成为本场中最大的黑马。就算不能得第一也得个前十什么的,享受男主角的荣光。

  可是眼前就很现实,你要是让这群山里的兵蛋子们上台说两句话、演个节目就木木呐呐的不好意思。但是你要是让这群家伙们打架,那不用说就算是亲哥们在比武场遇到了,没给你打个残废就是轻的了。

  打残废啊……能治好的还好说,治愈治不好的,你听说过古代还有给伤兵安置下半生的吗?

  想到这里,王小二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屯长职位小弟就不敢奢想了,赵兄有何高见?”

  “比武之后落伍的什长必然会选择屯长,如果先生选择我的屯,赵斌必会以师长之礼相待。”

  微弱的火光映衬着赵斌的脸,英武的脸上尽是一片庄重肃穆。王小二试图在他的脸上找出一向异样不同来,可是却徒劳无功。

  冷清的月光透过破落的窗户倾泻下来,外面凄凉的秋风带着几片枯萎的落叶吹在窗户上沙沙作响。风灌进屋子里,让王小二感到一阵阵的寒意。

  但是再冷的寒意也挡不住王小二那颗躁动的心。他娘的,不得不说古人拍马屁的功夫太绝了。不卑不亢、理直气壮的拍这种马屁,简直让王小二舒服到天上去了。

  尽管他是现代人,对着所有的“土著”都带着一种优越感。

  可是确切的说,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有一种被重视感觉。

  反正以后都要被人管制着,还不如现在就行动,以后说不定日子还能好过一点。赵斌这个人其实还不错,拒绝的话以后还真不知道自己会找一个什么样的上司,还不如现在就接受善意呢。

  王小二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刘备请诸葛亮之前是两顾茅庐都没顾着,第三次的话诸葛亮立马献上了隆中对,还给人家卖了一辈子的命。

  老板请员工的时候,绝对是高薪诚聘。但是老板始终是老板,员工始终是员工的规矩还是应该懂的。

  “赵兄如此盛情,小弟怎敢不从?他日若是小弟有纰漏之处,还请赵兄多多担待。”

  王小二一把拖住了赵斌又要下拜的手,两人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的眼神中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

  (看来在未来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要充当一个狗头军师的角色了。)

第十章 诚聘,狗头军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