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姬矛的夙愿

  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都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王小二痛苦的躺在床上呻吟着,压的整个床吱嘎吱嘎的作响。燕君征赵的时候在边城修了很多很多的房子,现在反而让这些军士们有了自己的房子。

  外面的军队已经出操,不过目前王小二可以不用去理会这些。陈将军特批王小二因公受伤、伤势较重,休养到好的决定。

  当然,有此殊荣的士兵也不再少数。

  时间倒退回一天前,比武竞选屯长大会。本来王小二是不想报名了,低低调调的走完这个流程,然后再去选择赵斌所在的那个屯。

  可是问题就来了,三千多名新兵蛋子全体报名。那群山里的熊孩子们一听说打仗就能当官的事情,就和疯了一样眼睛发绿,嗷嗷叫的冲了上来。

  虽然王小二手里有那种不报名的权力,还是耐不住自己的脸面。总不能三千人,就自己当一个逃兵吧?而且王小二当时心中还是有些小期许的,看着自己比以前强壮了不知多少倍的身体,摸着自己曾经朝思暮想的肌肉刹那间感到自己也很威武。

  万一赢了呢?万一自己也能当上屯长呢?

  很快,王小二就发现那只是一种错觉。当自己的右手被人家按在地上,发出“咔嚓”一声脆响的时候王小二就知道自己的梦该醒了。

  骨头断了不过还好命还在,现在王小二也就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不过所幸的是受伤的不只是王小二一人,有数百人收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在比武的第一轮参战的人小半数致残,然后陈二及时制止了比武,以后的比武都变成了身披防具、点到为止的切磋或者是摔跤。

  对了,王小二是第一轮第一招秒杀的。听到这个消息后王小二是后悔不已啊,暗叹没有赶上好时候啊。

  哼哼哈哈,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响起,王小二哼哼了一声下床关上窗户蒙上了被子。手上传来的火辣辣的剧痛让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阵阵的剧痛通过手臂传至大脑中让他的思维越来越混乱。

  这个世界不是仙侠世界,没有神功、没有宗派、没有长生不死的仙人、没有纵越千里的剑仙。

  这个世界是仙侠世界,有灵药、有神兽、有能一刀挥出数十米刀气的百人斩,大山深处有智慧奇高的妖王。

  脑海之中不再清明,王小二感到一阵阵无力感。科技上不算,在这个武力至上的世界里王小二无疑是被人家碾压了。

  碾压了……

  边城外此时正热闹无比,一架又一架的马车从边城中走出,缓缓的走在官道上留下了两道深深地车轮印。掌柜们笑着和城上的将士们道别,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在守城士兵手上留下两把“大周宝钱”。伙计们清点着车上的货物,计算着今年的收获。

  车上满载着北山中近乎所有出产,山中的玉石、兽皮兽骨、灵草奇药、山中的野货,只要是能想到的几乎都能在这支商队中找到。

  大批大批的木材被一群伙计们从城墙上扔进河里,这批木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在距离边城数百里的另一个城市里,那里早已经准备好的伙计会打捞起这批木材,通过马车运往长安。

  秋意加浓,大掌柜紧了紧身上鹿皮制成的大衣,眼睛快眯成了一个缝隙。从春初到秋末经过了快一年的努力,杨家所有的收CD在这里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庞大的车队就会咬着这条官路往东走数百里后南下越过燕云的平原、荒原,跨过大河后一直向南。那里气候温暖、土壤肥沃,遍地都是密集的城镇和人群。同样遍地也是杨家的店铺,这只商队会辗转数个大城,将货物屯在那里。在驾着空荡荡马车一路向南,行至数十天便到达了云梦大泽。从哪里再装上大批的粮食、盐、糖、铁器、生活用品悠悠晃晃的绕一个圈一路向北。行至一周,数十倍的利润便由此产生了。

  想到这里大掌柜的笑意更浓了,不知道是因为今年的收成特别好还是想起了下一个城市的姑娘。大掌柜作别了边城的守将,摇摆着矫健的身躯钻进了车厢里。

  “驾!”随着伙计的一声喊,庞大的车队缓缓出动。像一只爬行的长蛇,在大地上蠕动。这支庞大的商队无意也不屑与隐藏自己的车马,商队的护卫笑骂着谈论着下个城市的姑娘,吹嘘自己的过往。这片穷苦之地上从来都不缺乏盗贼,但是这样庞大的商队根本吃不掉反而会被撑死。

  边城向东数百里,一座荒山上。

  简易的寨子已经被搭了起来,塞子下面数百个身影忙碌着。有砍柴的、有生火的、有剥皮了、也有做泥瓦罐的,忙忙碌碌的寨子显得热热闹闹的。

  姬矛坐在塞子的顶子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嘴里叼着一根树枝,眼睛迷离着看着远处的远山。颠沛流离的生活过后,无疑现在他是十分的享受现在的安逸,但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他心中的没落感。

  未来在哪里?出路在哪里?

  周强如山,十倍于全盛时期的大燕。即使是当年全盛时代的大燕国,也在父、祖两辈手中丢了江山。虽然到自己这一代仍然是绝不降周,但是打到现在山穷水尽已经没有意义了。

  现在自己唯一拥有的,说不定也就这身骨头了。

  耳边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姬矛稍稍的抬了一下眼皮。

  “公子,您让我打听的事情我已经打听到了。明日傍晚,杨家的车队就会途经我们这里。”

  “嗯”

  姬矛点了点头,稍微动了动眼皮,翘了翘嘴角,伸手抓起一把野果子就往自己嘴里塞,边塞边嘟囔着问。

  “打听清楚了?多少车?多少人?多少货?”

  “商队长车五里,五百辆左右,护卫千人,都是精壮周军将士。车轮压的道路很深,全是山中的好货,估计杨家想赚钱想疯了。”

  来人狠狠的说道,语气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恨意。

  “杨家的车队?那就杀吧!”

  “可是对方护卫千人啊,都是一些精壮的周人士兵。杨家是世家,说不定他们是从军方调来的士兵来自充当护卫……”

  姬矛的双眼直愣愣的盯着燕三,双眼流露出一丝近乎泯没人性的光芒。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燕三记得曾经见过一只即将饿死的狼的目光,那只狼啃着囚笼、扒着地面,最后两只前爪血肉模糊。

  第二天燕三又忍不住去看了那只狼,当时那只狼已经死透了。它的两只前爪和头已经在囚笼中伸了出来,满身都是鲜血,强烈的挤压让肋骨刺破了皮毛,半截身子还卡在囚笼中。

  当时它的双眼中流露出绝望的眼神,绝望中带着死气,如出一辙。

  “深秋了,我们没有粮食过冬了,我想你应该比我晓得这里的冬天是什么样子。饿死和战死之间,你帮我选?”

  姬矛有些玩味儿的笑着看着燕三。

  “臣不敢,但是兵行险着,公子此一战不应犯险,请公子三思。”

  燕三拱手道,此时他的手微微颤抖,极力掩饰内心的不平静。

  “我和眼前的众人一样,都是些国破家亡之人罢了。此命不足以惜,我们身上都背负的太多,现在都走不了回头路了。沦落到现在的这个地步,我宁可自己当时懦弱降了周。不过今天既然走到了这个地步,就算只剩下我自己我也要走下去。”

  走下去……

  姬矛看着眼前塞子中的众人,尽管他们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似乎满足了眼前,但是他们眼神中充斥着太多的迷茫。

  六十年前,燕国全盛,君明臣能、百姓拥戴、社会繁荣,是千年未有之大盛世。

  然后,周帝北伐。一战败于关义口,围燕城十月,败尽燕国十八路援军后破燕城,燕王丧身于燕城。后来周帝因为国内叛乱回国,匆匆签下了停战书后回国,燕王的幼子继承了燕国的江山。

  十年治军、十年治民,经过二十年近乎疯狂的治理。燕国重新强大起来,国富民强、君臣一心。

  又然后,周帝北伐,破燕城,占据了富饶的燕云平原,杀光了那里的姬氏血脉。再北征。大军一路向北,如果不是那年的冬季特别冷,那年燕国就应该没了。从那个时候起,燕国再也没有还手之力。

  又二十年,荒原上的燕人一直挣扎在水深火热中。二十年前的一支铁骑破灭了燕人最后的理想,随着大军踏过的痕迹又是一路的尸骨。

  燕国国祚虽灭,但是老子的恨怎么可能就这么消除。人立于世,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活着啊。

  此生复国灭周的夙愿看来也只能在梦里做做了。等夺走这批货,换上一批粮食,来年春天再换上一批女人,姬矛就打算带着他们进山,宁为野人,也永生永世不做周民。

  “公子但有所愿,燕三敢不以死效命!”

  落日的残阳倾泻下来,映红了整片大地。红日被夹杂在两山之间,失去了应有的神采。微风吹过,姬矛感到阵阵的凉意,秋意更浓了。

第十一章 姬矛的夙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