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双英初会

  却说青髯文士与姬如云,走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便进了沙塘镇,轻车熟路来到醉仙客栈,被小二引了进去,就着饭点在酒楼点了些吃食。

  饭菜上齐,青髯文士自顾自地吃着,姬如云苦于口不能言,心中气闷,却是一口也吃不下。时而神色不善地狠狠瞪上青髯文士两眼,时而负气地踢两脚桌凳。青髯文士却不管不顾,好整以暇、慢悠悠地进着食。

  一旁的小伙计看着这二人,暗道:这位大人看着挺温和,恁地心狠,怎地也不让那小哥吃口饭,看他气成那样,现下连晚饭也吃不上,也忒可怜了。

  这小伙计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荣升前堂小二哥的李孝虞,此刻看着眼前二人,一个慢嚼细咽,一个怒气冲冲,心中不由暗中揣测。不过此刻正值酒楼客多,也顾不得多想,便径自忙去了。

  待得亥时,宾客渐稀。李孝虞得闲在前堂驻足,随时候命,正巧又看到那一大一小,仍坐在饭桌上,只见饭菜已吃去小半,那青髯文士饭毕,正悠闲地喝着茶水。

  而那小哥仍旧气鼓鼓,眼见青髯文士优哉游哉,怒气更盛,猛地一掌拍在饭桌上,这一掌声音颇大,径直将半碗茶水震出茶碗,差点便溅到青髯文士手上,桌上碗碟皆是哗啦一颤。

  李孝虞一惊,饭桌之前便被姬如云不断踢踹,再经姬如云那一掌,一条木腿明显已经劈裂,这些饭桌本已用得多年,奈何万掌柜心疼银两,迟迟不肯换新。

  此刻见饭桌不牢,李孝虞生怕那小哥再来上一掌,将饭桌打残,自己少不得又要被万掌柜一顿臭骂。

  小伙计不得已凑到二人身前,小声道:“二位仙长,这饭桌一条腿已经劈了,还请当心别砸了饭菜。”

  话音刚落,姬如云正无处泄怒,张口大骂道:“滚!”。

  李孝虞被他那阵势吓了一跳,眼睁睁看他明明已经喊出了“滚”字,口型都已对准,偏偏没有丝毫声音传出,这一刻李孝虞只觉得这世界蓦地前所未有的安静,一时反应不及愣在当场。

  而姬如云苦于被封了穴道,一时愤怒,空喊了一嗓子,却半点声音皆无,真个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窝火甚至。

  青髯文士看着眼前二人这般,不禁轻笑一声,索性也不理会,只看二人如何作为。

  先说那姬如云,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此刻又在人前吃了个哑巴亏,更加不忿,情急之下便要大打出手。他刚抬起掌,却见眼前的店小二一脸茫然地望着他,无悲无喜,眼中一片清明,竟让他心神一滞。

  只见姬如云脸色青白相加,踌躇片刻,硬是压下愤怒,缓缓收掌,却心有不甘,手指蘸了茶水,在桌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滚”字。为表心中怒火,刻意将字写的潦草无比,直如鬼画符般,最后一笔更是使足了力气狠狠地勾划了老远。

  李孝虞自幼随母亲习字,识字颇多,姬如云虽写的急躁,却也能辨出着实是个“滚”字。

  李孝虞出身低微,自知身份下贱,平日里也不知受了多少富绅流氓的窝囊气,见得惯了。此刻也不动怒,只心中暗道:这小哥受那大人欺负,心里定是气愤,却又是个哑巴,有苦也说不出来,真是可怜,我还是别气他了。

  这般想着便小心退了几步,那姬如云本想激他一激,但凡小伙计露出半点嗔怨,哪怕嫌字太大,或字迹潦草分辨不清,只消皱皱眉头,便要痛快打人,也不落人口舌。

  哪知小伙计非但不气,尚还恭谨退让,姬如云登时怒火中烧,无处发作,一掌便又向饭桌拍去,只听“稀里哗啦”一通乱响,那饭桌几经摧残终于不堪重负瘫痪在地,饭桌上的饭菜碗碟更是摔得粉碎,一时间杯盘狼藉满地菜饭,只剩一盏清茶留在青髯文士手中。

  “小畜生!整天给老子闯祸!再有下次老子教你喝西北风!”正是万掌柜听到动静,匆忙赶来。万掌柜饱经世事,只一眼便知晓前后事,这便上来将李孝虞一通好骂。

  骂完后便一脸讨好地望着青髯文士与姬如云二人,客客气气地拱手道:“二位仙长对不住,小伙计不通事理,冒犯之处还请两位见谅。”

  青髯文士尝了口清茶,放下茶盏,起身道:“掌柜无需客套,此事无关小二哥,都怪小徒顽劣。”言罢怀中掏出几块碎银子递向掌柜,看了看李孝虞,温言道:“小二哥,今晚我们留宿,可否给引间客房?”

  掌柜的接过银钱,登时眉开眼笑,暗道今日走运,碰上个大户。甫一闻言,便要张口回话,忽地一窒,沮丧道:“仙长有所不知,近日沙塘镇来了许多修道士,早已将咱客栈住满啦。”

  话音方落便见姬如云欺身凑了上去,想是不满万掌柜客房住满的说法,一把便扯住万掌柜的胡子,嘴巴张了张,索性不再说话,只狠狠地瞪着万掌柜,手中用力挣来扯去,时而龇牙咧嘴,摇头晃脑,作态凶恶。

  万掌柜疼得差点掉下眼泪来,眼见姬如云恶形恶状,也不敢还手,眼巴巴地望着青髯文士求饶。青髯文士眉头一皱,伸手便重重弹了姬如云一记脑门,姬如云吃痛不得不撒手,这才解了万掌柜的燃胡之急。

  万掌柜今日方被削去胡须,本自郁闷,此时又被个半大孩子扯了一顿,疼煞之余心中暗骂不已,眼见姬如云一副张牙舞爪、跃跃欲试的神态,再也顾不得生意,把银块还了回去,道了句“仙长慢走”便急急逃回内堂。

  青髯文士见状暗叹一声,沉声道:“你再这般乖戾,休怪我封你半月识穴。”姬如云闻言立时便蔫了下来,自在一旁生着闷气。这时青髯文士向李孝虞问道:“小兄弟,镇上可有其他客栈可留宿。”

  却说李孝虞没来由的被万掌柜一顿好骂,也不在意,看到万掌柜的白须屡次受辱大感滑稽,却强忍笑意不敢流露。此刻听到青髯文士问话,拱手道:“沙塘镇仅此醉仙客栈,却再无他家了。”

  “既这般那便告辞了,今晚叨扰还请小二哥不要见怪。”说着便拎着姬如云向外行去,姬如云似不甘露宿荒野,抬头瞪了几眼,霎时卯足了劲便要挣脱青髯文士束缚,挣扎几下却丝毫动弹不得。青髯文士拖着姬如云,边走边道:“你不愿也没法子,休想再使坏搅扰客商。”

  夜色粘稠,墨海尘涛,空气中凉意透骨。李孝虞见姬如云被青髯文士强行携着,背影一大一小,倒映于夜色,颇显苦寒,心中一时不忍,开口叫道:“仙长若不嫌弃,便去我家住一晚罢。”

  二人闻言一愣,纷纷回首,看到李孝虞略显清瘦的身影低低地伫立在客栈门口,面上无悲无喜,只那一双眸子清亮无比,在夜色中闪着异样的神采……

第四章 双英初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