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李家小院

  沙塘镇坐落于夕落山脚,仿佛屹立于巨人脚下,颇显静穆。此时业已深夜,万千灯火早便熄灭,极为沉静,由酒楼繁华乍入小镇暮午,恍如隔世。

  李孝虞领着青髯文士与姬如云二人,在小巷里穿梭而行,半柱香功夫,几人转至一家房前。

  “这便到我家了,二位仙长这就进来吧。”

  青髯文士与姬如云望去只见房舍简陋,土坯篱笆砌起一围合院。近前院门破旧,漆面斑驳,门板布满裂缝,好似沙漠待死枯木,又似暮年老翁,经年朽烂,垂垂诉说着家境窘迫。

  “吱啊——”随着房门沉沉的嘶哑,李孝虞率先跨进门槛。

  入目一片狭仄的庭院,虽泥墙土路,却清扫的整洁,墙根生了几丛青草,萋萋依依。院深处是一片花圃,一簇簇盛开的秋菊,嫣然绽放,便如碧海生明珠,绿油油的枝叶上探出大朵大朵红黄相间的菊花。

  花圃中间种了一株不知名的花树,高不过三丈,却银树幽花神姿非凡。看那枝干素白如蜡,晶莹透亮,时值爽秋,业已满树繁花,令人称奇的是那花色竟呈幽蓝,似是发着光,点点闪烁。

  更为奇异的是,这花朵呈蝴蝶状,乍一望去,万千斑斓蓝蝶浮于树冠,振翅翩跹,正欲破空冲天,仿佛群星隐曜,与那皓月流星交相辉映,端是仙境玄妙不可多言。

  在这寂静的庭院里,上天下地,花木扶疏,暗香四溢,竟似让人醉了。

  眼前美景怡人,青髯文士却身形一颤如遭雷击,面色大变,痴痴地望着那株花树,一时怔在原地。

  姬如云察觉有异,歪头看了他一眼,满心疑窦,却也不知所以然,抬头望去,只见前方正房三室,厢房一间,正房东厅烛火重重,依稀可见一道女人的剪影映在窗棂。

  李孝虞缓步来到厢房,低声道:“家中极少来客,便只这一间客房,平日都是我住的。仙长如不嫌弃,就在这将就一晚吧……”正说着方觉身后无人,回头看去不由一愣。

  只见青髯文士怔怔的站着,满面萧索,脸上隐现泪痕,神色苦楚,好似老了几十岁。姬如云则好奇地打量着青髯文士,再看看窗棂身影,不知心里揣摩什么,嘴角露出一抹坏笑。

  李孝虞走近两步,低声道:“仙长,你这是怎了?”

  小伙计问了两声,青髯文士却恍若未闻,只在那呆呆的愣着,姬如云见他神情失魂落魄,一动不动,便出手推了几下。

  青髯文士随即醒觉,缓缓抬手抚面,沉默半晌,又怔怔地望着李孝虞,似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说起,不由长叹一声,眼中便又闪出泪花,许久才温言道:“小兄弟,有劳了。”

  李孝虞心中不解,正欲相问,却听正房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

  “虞儿,是你么?”

  这声音温柔舒缓,尤其在寒夜,听来倍觉温馨,能发出这般声音,想来主人性情也是温婉可人。

  “娘,是我在。”李孝虞回应道,继而对青髯文士二人低声说道:“我要去和娘说说话,仙长你们先进客房稍事休息,少顷便回。”

  青髯文士听得那道声音,心情稍作平复,回道:“小兄弟无须客气,我二人无妨,你自去忙罢。”眼见李孝虞疾步行进正房,青髯文士携着姬如云也进了厢房。

  二人点起油灯,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去,只见房间布置极为简单,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两条木凳便是全部家当,颇见清寒。

  令二人赞叹的是木桌旁密密麻麻叠满了书籍,大小不一,厚薄各异,却排列整齐,不见丝毫纤尘,可见小伙计身份虽低,却心怀抱负不失气节。只是时下纸贵,也不知哪儿来的银钱洽购。

  青髯文士心境未平,拉开一张木凳自顾自坐着怔怔出神,好似心事重重。姬如云见他神思不属,大喇喇地坐在另一张木凳上,扭头盯了半晌,青髯文士依旧悲色如故。

  姬如云眼中含笑,叫醒青髯文士,用手指着自己的嘴巴,示意解开穴道,却见青髯文士只瞧了他一眼,便又转回头一动不动。

  姬如云见状登时皱眉呼气,大不愿意,眼珠转了转,便用手蘸了一旁的清水,在书桌上划了几道,又去拍了拍青髯文士。

  青髯文士正要瞪他一眼,视线扫过书桌,顿时心中一气,原来姬如云在书桌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奸”字。

  姬如云挑了挑眉毛,向青髯文士眨眨眼,又朝正房方向努了努嘴,一副“男人嘛,大家都懂”的神态。

  青髯文士瞪着姬如云,一时急不得缓不得。

  急着辩解训斥反倒显得心虚,着了痕迹,清白身也成龌龊人,可眼睁睁看他胡闹心中又难以排解,最后狠狠瞪了他一眼,便只能作罢。眼见姬如云不依不饶,暗叹一声,大袖一拂,姬如云登即笑出声来。

  姬如云穴道解开,满面喜色,笑呵呵地道:“师傅可是被我说中啦?”

  青髯文士充耳不闻,毫不理睬。

  姬如云见状心中更加笃定,自顾自地说道:“师傅,其实作为男人来讲,我大大理解你的禽……那个行径,男人嘛,七情六欲,你才只发扬了一情一欲呢。”

  “我才知道,黄毛小子也成男人了?”青髯文士斜觑他一眼,冷哼道。

  姬如云受不得激,登时嚷道:“没种的才是娘皮小儿,谁不是男人,脱裤子瞧瞧看!”

  青髯文士听他污言秽语,索性不再理会。

  姬如云偷瞄一眼,按捺不住,便又凑到师傅跟前,笑眯眯地道:“师傅,您这买卖真是划算呢,占了俏娘子的便宜不说,还白白得了个便宜儿子哪。”转念想到李孝虞傻里傻气的模样,倒有点师傅真传,不由哈哈大笑出来。

  青髯文士眉头大皱,正要出言教训,忽觉灵气波动,心中一惊,连忙噤声道:“别出声,呆在屋里不要动。”言罢一振身躯,便向门外跃去。

  姬如云见他去得急,忙不迭问道:“你要去会老情人么?”

  “放肆,休得胡来,好生呆在屋内!”声音犹在室内回荡,青髯文士却已消失无影。

  姬如云撇了撇嘴,没好气地自语道:“哼,看你老人家那猴急的样,就知道不干好事,我何等高风亮节,岂会偷窥你的兽行。”

  说着嘴角一挑,忖道:说不得明天就能多个师娘了,还能添个师弟,生活总算多些乐子。这般想着登时眉开眼笑,似是喝了蜜一般,便吹了灯,爬上了床。

第五章 李家小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