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双双铩羽

  老万大惊,只觉双腿发软险些跌倒。余魂稍定抬目看去不由一滞,面前站着一名女子,身穿绛红衣裙,腰束明黄丝带,器宇卓然。尤其肤白唇红、容颜秀美,身姿窈窕、气质雍容,端的是美艳不可方物。

  那女子一言不语,只笑嘻嘻地盯着老万。

  此时,老万身后的李孝虞却全身剧震如临大敌。

  之前临近客房他便闻到幽叠嶂的香气,心中早已生疑,此刻从老万身后瞧去更加惊骇,原来眼前女子正是昨夜闯入家中那妖女,正是她算计了姬如云,还险些杀掉二人。

  李孝虞心中砰砰直跳,大气不敢喘一下,只低头躲在万掌柜身后,一动不动。幸好那妖女只随意瞥了他一眼,再加上昨夜李孝虞痛哭受伤的样子较此时邋遢许多,一时也未认出,这才让小伙计逃过一劫。

  老万也无心欣赏卿卿佳人,见那女子笑得安宁心中不由打起鼓来,突然万般懊悔不该招惹这女魔头,这般想着便讪笑道:“女菩萨,在这住的可还舒适?小老儿想您老人家孤身一人多有不便,可需要小老儿为您效劳一二?”

  红裙少女笑道:“你怎知我是孤身一人?”

  万掌柜头皮发麻,干笑道:“既然女菩萨有同伴,那小老儿就不打扰了,告辞告辞——”说着便欲退走。

  那女子冷面一肃,美眸蓝芒闪烁,也不见她有何动作,一股怪风猛地袭来,那怪风围绕老万急转几圈,老万整个身子蓦然升空。

  只见他两腿乱踢,双手紧紧捂住脖颈,仿佛被人扼住喉咙般,吭吭哧哧发不出半点声音。他身后的李孝虞大急,正要掏出翀光镜与那妖女拼命,忽听“哎呦”一声,老万直直掉落地下,萎靡不起。

  李孝虞忙将万掌柜搀起,那万掌柜受此劫难全身瘫软无力,伏在李孝虞肩上气喘不定。经此一幕,二人均胆颤心惊,丝毫不敢动弹。

  那女子冷哼道:“若非看你是这家店的主人,你二人的小命早就没了。我苦心设计的法阵若被你们破去,长一百个脑袋也不够杀,快滚!”

  万掌柜吓得一个激灵,再也不敢停留,踉踉跄跄地扭头便跑。李孝虞也早就冷汗涔涔,跟在老万身后亡命奔逃。

  直至傍晚,醉仙酒楼才渐渐有了人气,但白日那桩命案的阴影依然笼罩酒楼,气氛颇显压抑。老万回来后便躲进内厢房不见人影,李孝虞、王招魅这帮小伙计们像往日一样忙前忙后招呼客人。

  李孝虞照旧在堂前迎宾,却迎来一名怪客,这怪客头戴斗笠遮去面容,身上穿着肥大的布衫,衣摆拖在地上更显得其身材瘦小。

  怪客经过小二哥面前时,掀开斗笠向他眨了眨眼,李孝虞见他不光戴着斗笠,还蒙着黑色面巾,看不到其容貌,也不知是否熟客,当下只能抱拳回礼。那怪客小声嘀咕了一句,甩开膀子自行走进酒楼。

  没过多久怀中一阵温热且有微动,李孝虞手心一探,触到翀光镜才恍然醒悟,这是另一面翀光镜的召唤,想必是皇甫璇施法所为。

  这翀光镜以天外玄石所造,一分为二,以秘术炼化便灵犀非常,既具神器之威,亦可作联络定位之用。此物原为数百年前妖族的幻伊圣女所有,当年人妖大战中曾大放异彩,也见证了幻伊圣女与仙君昊英的乱世纠葛。

  此镜以法术催动后,可引起另一镜的异动,以手掌捧握念动咒语即可在脑中感应另一镜具体方位,便如循音而去丝毫不差。

  李孝虞默念咒语,立即察觉到对方所在,忙向后院赶去。

  在后院围墙角落里蹲着一人,李孝虞走到近前方才看清,此人正是之前那怪客,头上的斗笠已经摘下,却依旧蒙着面巾。

  那怪客一把将小二哥拽到近前,摘下面巾低声道:“才一天不见连我都不认识了?”

  李孝虞见那人眉目清秀,年岁应当不大,只是下巴上却长了一把白胡须,不伦不类极为古怪。再加上天色昏暗着实难以辨清,遂道:“这位客官,我们可曾见过?”

  怪客瞪了李孝虞一眼,将白胡须撕下道:“你仔细看看。”

  “啊——皇甫璇,你怎么这身装扮?”

  “你小点声,我若本尊抛头露面,那妖人岂不被吓跑啦。”皇甫璇重又黏上万掌柜的白胡须,低声道:“你可发现有妖女踪迹?”

  李孝虞道:“有的,昨夜我差点被她害死,今日还把万掌柜打伤了。”

  皇甫璇双眸一亮,喜道:“干得好,快说她在哪儿?”

  得知妖女在天字号房,皇甫璇起身便要去擒妖。李孝虞忙拉住她道:“此前我和万掌柜去时,那妖女说房内设有法阵,我看还是另想计策吧。”

  皇甫璇得意地笑道:“哼,我自幼勤习仙术,为的就是能成为一名降妖除魔的盖世侠女,今日她敢来我自然敢去,难不成还怕她一个小妖?也罢,就教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说着挣开李孝虞,向前掠去。

  李孝虞无言以对,却也不放心她独自涉险,忙起身追了上去。

  却说皇甫璇来到天字号房直接破门而入,房内的一幕却令她花容失色。

  天字号房分为内外二厅,外厅会客、内厅休憩。那红裙少女前夜将内外二厅一番扫荡早已空无一物,又经她连夜布置,此时的外厅俨然成为法阵的世界。

  地面上烙印着玄奥的符文,那符文似是道道流光循环往复,青蓝二色交相辉映,璀璨夺目。更为惊人的是在那符文中央趴伏着一条青首黑蛇,鳞光冷冽,巨口獠牙,一对蛇眼射出幽蓝凶光,甚是阴森可怖。

  在那黑蛇上方还漂浮着一个巨大的蛇头虚影,与那黑蛇的青色蛇首一般无二,在那虚影周遭更有数条蓝光湛湛的锁链缓缓滑动,凭添几分诡异。

  皇甫璇一跃冲进房门,去势甚疾,眼见便要撞到那黑蛇,情急之下灵力一吐挥掌劈去,那掌劲方临近黑蛇三寸便如撞到铁桶一般四下崩溃。皇甫璇借这一掌之势身形逆转,正要回身而退。

  不料那黑蛇“嘶”地一声怒吼,上空那虚影上的锁链蓦地弹射而出,不待皇甫璇稍有动作,便死死将她缠住,那锁链上下游动越来越紧,任她如何挣扎也不能动弹分毫。

  黑蛇长长的红信子一吐,双眼发出一道蓝芒,那锁链困着皇甫璇迅速抽回,直至黑蛇前方一丈倏地停下。黑蛇巨口一张,一股腥臭之气猛烈袭来,皇甫璇心中作呕险些昏迷。

  她无论如何也料不到,仅仅一个照面,自己便已铩羽落难。

第十六章 双双铩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