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爽口的味道是什么

  月明星密,村中一片寂静,偶尔响起虫鸣鸟叫之声,伴随着零星的灯火而显得异常安宁,大多数人都已早早入睡,等待着黎明。

  “嗯?好香哦!”随着一声轻叹,只见一道娇小身影如风而过,迅速钻进树林,朝着散发出香味的源头急速奔去。

  “噼里啪啦”,干枯的树枝伴随着跳动的火焰爆发出最后一点能量,随即化作黑灰飘散,架在火焰上的天心兔,全身裸露,正“滴答、滴答”的演奏着烤熟的舞曲,金黄色的皮肉,被一刀又一刀的小心切割着,却不掉落,随着一些调料的不断渗透,发出浓浓的肉香味,不焦不嫩,让人闻之食欲大动,肚子发出“咕咕”强烈的抗议。

  “小兔崽子,赶快出来吧,别躲躲藏藏的,我早就知道你已经来了,你的肚子已经出卖了你的人。”烤着兔肉的是位年轻的汉子,随手割下一条兔腿肉甩向树林的一丛。

  “咯!”张口一咬,映着火光,闪身而出,正是闻着香味而来的那道少年身影,眉清目秀,虎头虎脑,人未到,声先到,取下口中的兔腿,从怀里摸出一物。

  “四叔,接着!”回甩过来的是一个青褐色葫芦,伸手一捞,颇沉,分量不轻啊,这小子力道还挺大的嘛,这么远都能甩过来,拨开葫芦塞,深吸一口,淡淡的清香夹杂着竹笋的味道,扑鼻而来,等不及啦,轻轻喝下一口,胸中顿时生出一团火,似冬季的太阳,全身暖洋洋的,驱散了些许野外的寒冷,说不出的舒服。

  “好酒,《竹叶青》。又从家里偷出来的吧,你说你小子偷酒又不喝酒,你拿酒来干嘛?不会只是孝敬我的吧,还拿去给谁品尝了?还是拿去换钱用了?”

  “嘿嘿,小秘密啦,四叔您就别问了,反正我也没拿多少,家里还多着呢,不用担心。对了四叔,您烤得这么香,能不能教教我啊,以后我烤给您吃,也好孝敬孝敬您。”

  “呵呵,赶明儿你也惦记上这点微末的手艺了,看在这壶酒的份量上,就教教你吧。况且你也不小了,应该学些本事,学到我这手也不致于饿死,将来讨个媳妇,也好管住她的胃,就等于管住了她的心,怎么也逃脱不了你的小手掌心。”

  “四叔,还早呢,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倒是四叔您现在应该好好找一个四嫂才对。”

  少年从容走到火堆面前,挨着年轻汉子右旁席地而坐,望着汉子那张饱经风霜的脸,额头上显现出三颗青色的像弯月一样的月形族记,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显示着四叔强大的三阶风属性幽月战士实力,倒插的剑眉下闪烁着点点寒星的眼神,似欲刺穿苍穹,宽大的鼻梁稳若泰山,薄薄的嘴唇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哎,先不提这事儿了,现在可没心思理会这些事情,如信今国难当头,哪有时间去思考儿女情长。”

  年轻汉子伸出右手,放在少年脑袋上,拇指轻轻抚摸着少年的额头中间印堂上那一抹深刻的月牙儿疤痕,慢慢的回想起几年前一幕场景。。。。。。

  当年,风华正茂的大哥被家族安排到月族北部地区,与星族交界处的苍月州,去学习星族的精密锻造技术,执着而勤奋的大哥非常努力,很快获得了师傅的真传,并且闯出了一片天地,在苍月州内小有名气。在一次苍月州全州锻造大会比赛中,偶然邂逅一位身份神秘的星族少女,一见生情,决定娶她为妻,通过不懈努力追求,终于取得了少女的芳心,不料被家族知道后,遭到家族的极力反对,仅有二阶幽月之力的大哥自然人微言低,没办法,为了追求真爱,毅然决然带着少女私奔,逃离了家族的监视,过着不为人所知的颠沛流离隐居生活。

  这可让家族气极败坏,宣布剥夺原本属于大哥的下任家主之位,并且全力抓捕大哥回家受审,下任家主之位暂由二哥代理,可是多方寻找,都没有找到大哥的消息,似乎从月族地区蒸发了一般,或许另有缘故吧。

  直到三年前,自己一步一步收集线索,才发现一点踪迹,原来大哥一直未离开过月族的领土,生活在与日族交战的赤月州边境地区,想来越是危险的地方也就越安全。

  当亲眼见到大哥时,正好在半路抓住一只带消息的金燕隼,立即赶到,才发现日族的大规模入侵偷袭,来不及准备的月族小城凤鸣镇里,人们显得惊慌失措,城门已破伤亡惨重,鸡飞狗跳,四处杀声、喊声、哭声混在一起,一片慌乱,大哥带着一名妇女跳下城墙,与入侵的日族炎阳战士展开生死搏斗,妇女时不时的回头,看向一一间打铁铺里突然跑出一名幼小的孩童,立即着急的呼唤:“逸飞,快跑!别过来,快离开这儿!”

  可这时,战场中一名幽月战士和炎阳战士对战所产生的气爆,硬生生将打铁铺周围不远处的山石齐齐炸开,数块巨石不偏不倚向奔跑的孩子砸来。

  危机时刻,救人要紧,额头上二颗青色的月形族记瞬间亮起,运转起风属性的二阶幽月之力,使出《万箭齐发》之技,凝聚出二十道细小的青色羽箭锁定巨石,攻击而去。

  “轰”!羽箭命中巨石,纷纷化为飞灰,随风轻扬,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未能将全部巨石轰碎,当中一块较大的石头砸中了孩子头部,顿时鲜血淋漓。

  随着城外大量军部援军的到来,迅速结束了这场战斗,粉碎了日族大军入侵的计划,而被石头砸中的孩子,由于失血过多,好不容易才抢救过来,才得知这孩子正是自己的亲侄子,年轻的妇女正是自己的大嫂,恨不得当时就把自己的双手砍下谢罪,侄子额头上正中间也因此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月牙儿疤痕,导致应当在六岁之时应该觉醒的幽月之力迟迟未能觉醒,这也是家族反对大哥婚姻的重要原因之一,不是同族的婚姻,后代觉醒幽月之力的机率也就越小。

  虽然大哥两口子没有怪罪自己,但是自己却因此而自责不已,发誓今生一定要好好保护侄子,不让他受到伤害,连自己经过仔细搜索都能找到大哥,家族里其他人不可能找不到啊,看起来,这里面有猫腻啊,既然没人说,那就同他们一样向家族隐瞒找到大哥的消息,同时也帮他们转移到了现在地方,月族西南部荣月州的一个小村子里,远离前线战火的大后方。。。。。。

  “四叔,快跑,‘黑瞎子’来了!”

  “站住,别跑,谁告诉你,遇见黑熊就得跑的,你跑得过它,越跑就越没命,也不要躺在地上装死,只能待在原地与黑熊对视,一般黑熊都是没有敌意的,可能是它闻到香味了,我把兔头割下来给它。”

  一头黑熊步履蹒跚的朝着火堆走来,一张口却咬到四叔投**准无比的兔头,“咔嚓、咔嚓”几下下肚,抬头又望着火堆的方向,没填饱,再割下半边兔子仍到树林的一丛,黑熊连忙追逐而去。

  “吓死我了,四叔,刚才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一直没把手拿开啊,把我头都弄疼了。不是真的想找个四嫂给我生个弟弟了吧,哈哈哈。”

  “唔,没什么,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你不是要跟我学习么?先看看我是怎么用刀的吧,从明天开始正式教你学些有用的东西,其实你最应该跟你老爸学习怎么去锻造。”

  “真的么,太好了,谢谢四叔教我,老爸那些我偷偷学着呢,没落下,可是老爸不教我。”

  年轻汉子眼中隐隐有泪光闪过,左手握住叉着天心兔树枝不断翻转,右手反握着匕首从兔肉身上轻轻掠过,只见金黄色的兔肉一片片地飞到已洗净铺在地面的芭蕉叶上,很自然的排成一列,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儿。

  “噗”树枝叉不住没有肉的净骨,掉到或火堆里,混着油滴燃起三丈高的大火,随即没了燃烧的养料,又恢复到原状。

  “趁热赶快吃吧,过会儿冷了,就变了味儿,不太好吃。”年轻的汉子时不时的添加一些柴火,让火堆不至于熄灭。

  李逸飞抓起两片兔肉塞入口中,顿觉满嘴清香,带着丝丝沁人的冰味,炸时全身毛孔张开,加上夜晚灌入丝丝冷风,怎一个“爽”字了得。

  闭上双眼,嚼着嚼着,还没回过神来,突然上下牙一磕,“咯”一声脆响,才发觉嘴里已经空空如也,唇齿留香,欲罢不能,又抓上两片塞入口中,边嚼边说。

  “哇,四叔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会有冰冰凉凉的味道呀?刚才切得太快了,根本都没看清楚您一共切割了多少刀啊?”

  “呵呵,刚才一共割了五十二刀,比上一次又多了一刀,以后只要你用心学习,一样可以做到甚至超越我的,冰凉的味道是因为夜晚湿气重,刀的速度过快,带起的水雾渗入到了肉里,肉的高温融化水雾造成的冰凉,要是待会儿凉了再吃,高温把水蒸发掉,冰凉的味道自然也没有了。”

  

第4章 爽口的味道是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