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闭着眼睛随便乱刺

  “放心吧,老爸,绝对不会有事儿的。”李逸飞接过《狼牙匕》,小心翼翼的放入怀里,来到锻造室的一角,静坐修炼去了,感受着《狼牙匕》上传来丝丝凉意,竟然破天荒的安安静静修炼了一个时辰,没再东搞一下,西摸一次,像平时手不停,脚不住的乱动,真是神奇。

  李素和孙大鹏由于要打造大量武器、铠甲,忙得不亦开交,也没注意到今天的逸飞安静了许多。

  回家吃过午饭,李逸飞将《狼牙匕》藏在床下,便和村里的伙伴一起出去玩耍了,下午可是自由时间,没有任何限制呢,正好顺便自制了一个简易的皮质匕首套,方便以后使用。

  夜色渐近,天空出现一轮明月,李逸飞带着几分兴奋,揣上狼牙匕,急急忙忙跑到昨晚的地方,特意来早一点儿,抓紧点儿时间多跟四叔学些知识,却发现四叔早就在那儿等着了。

  “四叔,您来得真早,先喝点酒吧,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四叔接过酒葫芦,慢慢喝了一口,舔舔嘴唇,似乎回味无穷,“带了什么好东西啊?”

  李逸飞小心翼翼取出《狼牙匕》,小心翼翼地递给四叔,生怕伤着四叔的手,也像怕丢失了宝贝似的,忐忑不安。

  四叔拿着蓝微光芒的《狼牙匕》,仔细看了看,顺势做出几种“挑、刺、砍、拉”的动作,然后额头上的族记闪了一下,包围着《狼牙匕》发出微微青色的毫光,随手一划,似乎周围的空气都被割断一般,“呼呼”作响,把玩了一会儿,还给了李逸飞。

  “大哥的技术越来越成熟了,这把匕首叫什么名字?逸飞你再我看看这把,对比瞧瞧。”

  四叔右手往前一伸,手中突然多出一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匕首,仔细一看,正是昨晚切割兔肉的那把。

  入手冰凉、顺滑,长约十一寸,重八两,通体碧绿,造型古朴,流线型设计,两面开锋,双面刻龙。

  “四叔,我这把叫《狼牙匕》,感觉您那把要重一些,都是一个级别的,做工比我的更好一些,但两把匕首好像都是一样的锻造手法,也是老爸打造的么,叫什么名字呢?”

  “这是大哥为我量身打造的《游龙匕》,用的材料主要是百年《绿金》,主要特点是轻、快、锋利,出其不意。你那把《狼牙匕》主要突出是气质,嗜血、幽暗、阴森、阴险,意境上不同,效果也不同,只不过用的是十年《寒铁》,要不然用同样的材质,你那把要比我这把好得多,毕竟过了这么久,有些技术是再不断发展的,好了,今天先考验一下你生火的技术!我去去就来。”四叔说完,身形一闪,已看不到踪迹。

  李逸飞虽然没有带《擦火石》,不过在锻造室呆了几年时间,听老爸讲野外生火的方式就不下于十种。找了找周围,却发现没有《烈火草》、《卵生石》之类生火的好材质,只好捡些干枯的树叶儿、杂草绑在一断干树枝上,拿出狼牙匕对着树枝使劲儿来回锯,摩擦生热。过了一会儿,《狼牙匕》微微有些发烫,顺势猛的一吹气,枯树叶儿、杂草腾然窜起三寸高的火苗,让李逸飞小小惊吓了一把。

  “做得还不错。”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叔已经出现在背后,手里提着一只肥大的天心兔,还在不停的挣扎。

  “你知道进行烧烤时,首先要做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啦,四叔,就是准备好要吃什么?”

  “那好,这只兔子先拿去杀了吧。”

  “四叔,我没杀过,我害怕,不敢杀。”

  “那你还想不想学厨艺了。”

  “想。”李逸飞硬着头皮,心一横,反正迟早都要面对,抓住天心兔的两只耳朵,跑到一颗大树面前,用树藤死死的捆住兔子的双腿,倒挂在空中,不让它胡乱蹬人。

  李逸飞看着天心兔那红宝石般的眼睛,拿着《狼牙匕》的右手在不断的颤抖,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呼吸变得急促,却是半天不敢下手,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都不知道天心兔的心脏在什么地方,肯定一刀杀不死的吧,觉得自己好残忍,不忍心杀掉这只天心兔。

  “怎么胆小鬼,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不敢杀吧,还是让我来吧。”

  “不,四叔,我自己来。”李逸飞索性眼睛一闭,一刀向着天心兔刺了下去,也不知道刺中了哪个部位,“叽!”只听见刺耳尖叫声响起,心中更加慌乱,不顾一切的拿着狼牙匕胡乱猛刺。

  渐渐的右手有些发软,也不知道刺了多少刀,也没听见刺耳的尖叫声了,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傻傻地站在那里,呼吸变得平缓了一些,心也跳得没有那么快了,但半天不敢睁开眼睛。

  “好了,可以了,天心兔已经死了,逸飞,快拿去清洗一下。”

  李逸飞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天心兔已经身首分离,兔头已掉落在地上,全身数个刀孔,鲜血滴滴,树上也不知道被扎了多少刀,混着兔血,让人觉得好像是大树在哭泣、流泪,吓得连忙将《狼牙匕》一丢,往后一退,屁股一下子坐到了地上,不停地大口呼吸喘气。

  过了好一会儿,李逸飞才从地上爬起来,觉得全身的力气都用光了,慢腾腾的解去树藤,拎着兔身、兔头,拿着狼牙匕,向着河边走去,虽然迈着虚浮的脚步,但却走得异常的坚定,终于熬过这关了吗?

  四叔在不远处远远望着,微微颔首,练胆就是从这一步开始的,挺过这一关,见了杀生血,也算长大了。

  李逸飞浑浑噩噩的来到河边,紧了紧手中的《狼牙匕》,微凉的感觉传来,稳了稳心,才下手剥兔皮,掏内脏,双手沾满了血腥。

  “哇!”突然肚子里翻江倒海,把晚饭吃的东西一下子全吐了出来,一边吐,一边清理天心兔,直到吐无可吐了,才强忍着没丢下已是破破烂烂天心兔肉,用河水清洗干净,但是兔头却一脚踹进了河里。

  跑回火堆旁,看见地上摆满了可口的食物,却一点想吃的胃口都没有,还在不停的干呕,吐着青口水,将天心兔肉递给四叔,整个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躺在地上。

  “感觉怎么样啊,还好吧?咦,兔头呢?”

  “扔河里了,再也不想吃天心兔了,好恶心,太难受啦。”

  “哎,兔头可是美味啊!那,早点回去休息下,今天就到这里,好好感悟感悟吧,记得明天再到这里来。”

  “好的,四叔再见。”李逸飞听到“回家”两个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翻身爬起,一溜烟跑没了影。

  四叔将兔肉烤上,摸出一张小纸条,写上字,吹了一声口哨,飞来一只夜雪鸟停落在肩头,将字条绑在其腿上,随后放飞高空。

  李逸飞一回家倒床就睡,可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都在想,那血淋淋的天心兔头和临死前死不瞑目的红宝石一样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

  “不要啊,不要看着我。”迷迷糊糊中,李逸飞突然大叫,爬起来看看,才凌晨子时,睡不着,索性不睡了,抱着被子,蜷缩在床头,靠着墙角,呆呆出神,看着窗外天空中又大又圆的月亮,发出皎洁明媚的光芒。索性从床下拿出《狼牙匕》放在胸口,修炼起《呐息术》来。

  不知不觉的保持着修炼方式的逸飞稀里糊涂的睡着了,却不知道月亮照射到的身体上时,有一个小小的光点时隐时现,随着盘膝而坐,双手掌心相向,左手在上,右手在下,两只手的拇指都紧贴着小指的呼吸吐纳,变得异常活跃。

  “逸飞,逸飞,快起来吃早饭啦!再不起来,我就拉被子咯。”李逸飞的老妈走到床前,摇了摇逸飞,见没什么反应,贴着逸飞的耳朵大声喊道:

  “小懒猪,起来吃了饭再睡!”

  “嗡”,李逸飞脑袋一昏,醒了,伸伸胳膊,全身酸痛,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穿戴好,很机械地走到饭桌前,埋头喝完了碗里的稀粥,转身又要回去睡觉,早已经忘记了跑步的事儿了,全身发软,想跑也跑不起来。

  “慢着,飞儿,来再喝一碗。”李逸飞老妈手疾眼快一把拉住李逸飞再喝了一碗稀粥,看着李逸飞摇头晃脑地去睡觉了。

  “啊素,你看,逸飞没事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越过这道坎。”

  “没事儿啊,当年你、我也不都是这么过来的么?况且昨晚的四弟写的字条你也看过了,没什么大问题的,人嘛,总是要长大的,总要去面对应该面对的一切,不能做屋里的花朵啊。”

  原来昨晚的夜雪鸟飞到李逸飞家,被李素捉住,取出字条,上面写着:“大哥、大嫂,今天让逸飞杀生了,醒来后煮点稀粥给他喝,四弟。”

  李逸飞趴到床上,抱着被子,稀喱呼噜的睡得不亦乐乎,一直睡到中午,又被叫起来吃了午饭,才有了一点儿精神,但还是萎靡不振,没有睡够,又继续倒床睡觉,这后遗症还真有点儿严重。

  

第9章 闭着眼睛随便乱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