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黑鬼来了,大家快跑

  咦,试试看,秘籍上写的到底有没有有效果,这个小不点儿还在不断的长大呢,从芝麻大小转眼间就变成了绿豆大小,控制着它在丹田里轻轻跳跃,旋转,按照秘籍记载,尝试冲击一下一条封闭的经脉,哇,好痛,这经脉好难冲击,绿豆大小的小不点,又从大慢慢变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小点儿,不再动弹。

  不再管它,随着月光的照射又慢慢长大,看来我每天都得和它好好联系联系,刺激它的活跃度,让它快快成长哦,早日发挥出威力来,让小瞧我的伙伴们看看我的厉害,哼哼。

  还好,经过月亮石的测试,经过两年的不断修炼,现在我的幽月之力已经修炼到零阶五级巅峰了,在丹田里,紫色月形小点点已经长到小拇指一样大了哦,还时不时的闪耀一下,发出一丝紫色闪电,欢快极了,额头上的弯月形族记也逐渐凝实,扩大了一些,紫色已经填充到整颗月形族记的一半位置啦,等到布满整颗月形族记,那就就是一阶月形族记圆满的强者啦。

  成功打通了一条经脉,现在可以透过体外发出一丝丝的闪电,不过只能发一次就把幽月之力给用完了,一般都不怎么用。

  因为修炼很快,家里才没怎么约束我啦,但是也不能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操之过急嘛,还夸我是村子里百年难遇的天才,两只像月牙弯弯的大眼睛,再加上额头上的淡淡的紫色月形族记,都说我是坠落人间的精灵呢。

  月亮石可珍贵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全村也只有唯一的一个呢,拳头大小,通体白色,只要贴到额头上的月形族记上,根据颜色深浅,它就会自动显示出所相对应的等级数字啦,可惜它只能鉴定出一阶月形族记以下的幽月之力,据说是品质不够,密度太小了,不能容纳更多的幽月之力。

  这还是村里零阶五级祭祀王爷爷的传家宝呢,谁都不知道平时王爷爷平时放在哪里的,只有用到的时候王爷爷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怪神秘的,要不是王爷爷祖上把什么祭祀修炼秘典搞丢了,王爷爷现在才不是零阶五级祭祀呢,早就离开这个小村子啦。

  三年前,村子里新搬来了一家人,还特意开设了一间《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铁匠铺,锻造出来的器具可是受到了全村人的喜爱哒,其中有一位家庭成员呢比我大一岁,也就是李逸飞哥哥啦。

  逸飞哥哥来了以后,村里就多了很多乐趣啦,他胆子可大咯,每天带着我们东跑西跑,捉迷藏,丢沙包,掏鸟窝,都很新鲜,很快乐,有一次他被抓住了,屁股上挨了不少板子,我们看着都觉得老疼了,可逸飞哥哥虽然眼泪直流,但是一点儿都没哭出声来,还让我们不告诉他家里呢,老勇敢呢,我们都很佩服他。

  村子西头,靠着狮啸山脚一所毫不起眼的泥土糊成的房子里,整天关不上已经破烂的大门和窗,从来都不修复一下,家中灰尘满地,家徒四壁,除了一张破破烂烂的床以外什么都没有,破破烂烂的院子里也是坑坑洼洼,也从没修整过的地方就是杜发财的家。

  杜发财这人可焉坏焉坏的啦,都三十好几了还没找到意中人呢,高是挺高,就是脸上没肉,焉不拉几的,额头突出,双眼凹陷,吓死个人了。

  一年四季都穿着那一套一成不变的长布衣服,都没看见他洗过,蓬头垢面,可死脏咯,唯一的土房还是过世的父母留给他的,本来家境挺殷实的,结果因为赌,所以输得什么都没留下。

  痴酒如命,每天饭可以不必有,菜也可以不有,但是酒必须得有,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时不时的从这户人家的土地里顺手牵两个玉米,要么就在那家的土里挖两个番薯,尽做些上不得台面的鸡鸣狗盗之事呢。

  他自己土地里呢,啥都没种,一片荒芜,野草长得老高了,都成为了我们的捉迷藏的好地方,往里面一躲,不出声,保证没一时半会儿,绝对找不到人哒,空着大片的地方自己不种不说,也不让别人种,好浪费哦。

  好不容易看到他拿着不知道从哪儿顺来的竹编鸡罩,跳到河里捉鱼,唯一的工具呢还是大鹏哥给央求完成拜师任务打造的鱼叉,又叉又捉弄到了好几条鱼,一上岸就急匆匆的拿到集市去卖了换钱,转眼间就到酒馆里喝酒、赌博去了。

  赢了,兴高采烈,恍恍惚惚不可一世,买上好酒好菜,大摇大摆,扯着破嗓子,一边高声乱唱一边回家,那声音把路边树上的鸟儿都给吓晕了,“扑腾、扑腾”两下没飞起来,真是要命啊;输了,低眉耸眼,走路一点儿都不专心,不时地摔几个跟头或者碰着大树,额头青肿个大包顶在脑袋上,也毫不在意,跌跌倒倒的回到家,倒床就睡,可能还在想着输掉的牌局吧,村里好多人都笑话他,讨厌他,挤兑他,他自己却毫不在意,对这些眼光和评论习以为常,孤芳自赏,仍旧我行我素。

  那天早上,杜发财家隔壁的王婆婆养的报鸣鸡在屋顶上打鸣,他不知怎么的就被吵醒了,平时不论鸡怎么叫,都从不理会,总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的。

  那天却很早就起来了,之后就破口大骂,捡起地上石子向报鸣鸡砸去,还别说,靶子还挺准的,报鸣鸡不堪忍受被砸,在房顶上上蹿下跳,四处躲避,可躲过了初一,没躲过十五,没办法还是中了标,被砸到伤到了脚,站立不稳,恰好一头栽倒在杜发财院子里,被杜发财抓住,管他三七三十一呢,二话没说,直接开膛破肚,鸡毛拔光,往锅里一焖,就等着吃鸡喝汤,气得王婆婆直跺脚,却毫无办法。

  正好我们几个小伙伴在一起玩耍碰见,知道了此事,愤愤不已,最后还是去铁匠铺里找到逸飞哥哥,想了个好办法,慢慢告诉我们怎么、怎么做,让我们分头行动,我们听了都“嘿嘿”直笑,这下可有杜发财好受的了,非得给他个沉重的教训不可,逸飞哥哥的鬼点子可多着呢,就等着瞧吧。

  我们大伙儿都悄悄在杜发财家周围藏好,远远望见逸飞哥哥轻轻爬上杜发财家的屋顶,手里拿着一大把刚采摘的青草,蹑手蹑脚的走到烟囱旁边,把烟囱堵了个严严实实的,本来是炊烟袅袅的,却变成了丝丝白烟,时断时续,青草也慢慢的变黄,最后没烟再冒出来。

  杜发财正在往灶里吹气呢,这一吹却遭了秧,大量白烟从灶膛冒了出来,呛得他不断咳嗽,眼泪直流,跑出屋来一看,逸飞哥哥正站在房顶扭屁股呢,还不断挑衅他说:“来啊,来啊,来抓我呀,哈哈。”随后跳下了屋顶,拔腿就跑。

  杜发财气得火冒三丈高,右手里拿着一根灶膛里刚烧过的木棍,左手不经意的往脸上一抹,柴灰和炭灰将整个脸覆盖了一层,成了个《黑鬼炭王》,唯有那双眼睛不停的眨巴着,眼珠子乱动,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使劲儿追向逸飞哥哥,“你个小兔崽子,给大爷等着,别跑,看我抓住你,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我们躲着都快笑得不行了,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但是还是忍住没笑出声来,现在的杜发财不就是传说中的黑鬼嘛,接下来就该我们华丽的出场啦,好戏还在后头呢。

  王二丫是王婆婆的孙女,和我一般大,和我们一块玩了回来就碰见自家的鸡被黑鬼杜发财焖着吃这种事情,当然是急得哭了出来,所以逸飞哥哥给她布置了一个特别的任务,让她在路上结草绳,把小路两边的茅草拴在一起,打成结等着黑鬼杜发财从这里路过呢,好拌个大跟头。

  逸飞哥哥三步蹦做一跳,带着黑鬼兜圈子,时不时的停下来逗逗他,“黑鬼,快来抓我呀,你抓不到我。”约莫着到了王二丫藏着的地方,逸飞哥哥放慢了步子,小心的跳着前行,没过一个呼吸呢,“砰!”,“哎哟!”瞧,黑鬼以面扑地,摔了个四脚朝天,嘴啃泥,爬起来吐了几口,更加脏乱,王二丫看着可真解气。

  黑鬼杜发财追着追着,可遭了许多罪,小胖墩陈无涯躲在大石头后面和好稀泥,直接命中杜发财屁股;马飞用弹弓打中黑鬼杜发财背部;而我呢我悄悄地运转起幽月之力使劲儿发出一丝丝的闪电甩向黑鬼杜发财,黑鬼杜发财浑身打了个颤栗,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拉着罗小兰跑得远远的。

  可是黑鬼杜发财根本没停下来过,吃了秤砣,铁了心跟着逸飞哥哥追去,边骂边跑,腿脚也渐渐无力,眼看就要放弃了,却发现逸飞哥哥跑不动了,强自撑着一口气,立即抓住逸飞哥哥,拿着烧火棍就往屁股上打。

  打得那个狠啊,只听见空气中响起“啪、啪、啪”的声音,也不知道黑鬼杜发财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看着逸飞哥哥不停地流着眼泪,我们都哭得可伤心了,叫黑鬼杜发财别再打了,我们道歉认错,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情了,放了逸飞哥哥吧。

  

第11章 黑鬼来了,大家快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